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65章 苦思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5 字数:3525 阅读进度:86/364

第65章苦思

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是地缚灵呢?刚才似乎是一听到这东西的特征,脑子里便突然跳出了这么一个名词,然而,当自己再想知道些多的信息时,脑袋里又变得一片空白。面对赵样和龙沫瑶,关于地缚灵的追问,杨羽也是无言以对。只好决定先进入凝血瞳,检查一下赵样的身体,如果那个所谓的地缚灵真的厉害非常,七天便能人性命,那么,既然它骑过赵样的脖子上,自然就会留下些什么,比如,当初老汪体内的那种怨气。

“没有?怎么会没有?”血红色的视线,竟然一切正常,赵样还是那般一脸倦容得躺床上,没有任何负面能量淤积而产生的黑气。

“还有救吗?”赵样语调平静,似乎她所问的事情并不关乎自己的生死一般。

沉思许久,终还是思不得其解的杨羽,也只能如实相告自己暂时什么也没看出来。仅仅哦了一声便没有其他言语的赵样,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又闭上了眼睛继续养神。

“那么,说。”就杨羽继续尝试着压榨自己的脑瓜,看能不能再灵光一闪,想出点关于地缚灵的信息时,赵样说话了,“关于你的阴阳眼,关于你,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很好奇。”

“我也很好奇呢。”龙沫瑶此刻,毫不犹豫得和赵样站了同一条阵线上。

“呃,其实这不是阴阳眼。”两双美目齐齐盯着自己,自己对这二人又确实抱有莫名的好感,于是,杨羽这个意志并不特别坚定的家伙,很痛快得招了。

“后来侯大爷就再也没回来,我就开始自己修炼了,就是这样。”终于能将自己的秘密完整彻底的和同龄人,特别还是两个如此貌美的同龄人分享,杨羽心一阵快意,“赵样,你这个天生的阴阳眼,看来比我现这个凝血瞳要厉害不少呢,等咱们过了这道坎,以后也许还需要你来帮助我呢,哈哈。”

赵样正努力消化着杨羽所说的,关于那个似远实近的灵异世界的信息,忽听得杨羽说以后想请自己帮忙,于是,不置可否得撇撇嘴,轻声道:“看你表现。”

这下,龙沫瑶不干了,使劲掐了下杨羽的胳膊,气哼哼得大声宣布:“阴阳眼有什么了不起的,哼,我还能看见灵魂的颜色呢!通过颜色,还能识别人性的好坏呢!”

抽着凉气默默忍痛的杨羽闻言一愣,老天爷,您老不是和我开玩笑呢,长这么大,就现这两个女孩子能和我谈得来,怎么就没有一个是正常人类啊?

很是不屑得听完龙沫瑶对自己能力的讲解,赵样冷哼了一声,道:“完全是废物能力嘛,对付人还需要看他的灵魂颜色吗?不顺眼的,打丢了他就好,打不过的,一枪崩了就好,切。”

“你!讨厌啦!我的能力怎么是废物了嘛!哼!反正我现就能看到,你这个虚伪女人的灵魂完全是黑乎乎的一片呢,杨羽,你可不要被她骗了哦!”龙沫瑶张牙舞爪得要杨羽给她主持个公道,原本白皙的小脸粉霞氤氲,很是可爱。

直到说得自己几乎要脱了水,杨羽才终于将又掐起嘴架的两个女人安抚下来,同时,赵样也“勉强”答应,让被今晚的诡异事件,吓得有些草木皆兵的龙沫瑶留宿一晚。

“看杨羽面子上我就不说什么了。”赵样似乎加疲倦,有气无力得揉了揉眼睛,“杨羽,渴了就自己去拿饮料喝,冰箱里。”

杨羽没敢动。

“呵呵,怕我下药吗?”赵样很是妩媚得一笑,明亮的杏子眼秋波流转,看得一旁的龙沫瑶不断小声嘀咕:“哼,你才是狐狸精呢,你才是呢。”

杨羽尴尬得笑笑。

“都是没打开过的,还不放心吗?”忽然,赵样的脸上露出一丝失落,“不信任我就算了,反正也没人相信过。”

“别别,怎么能呢。”利得窜到冰箱边,开门,拿出一罐没开封的听装可乐,开启,也确实是口渴难耐,咕嘟咕嘟喝下去半罐,舒服得长叹口气,“啊……好舒服啊,真是渴着我了,赵样,你别瞎想啊,我可不是不信任你,我刚才……哎?眼睛怎么又花了?头……头晕。”

“把可乐放好,别洒地上,我现虚弱得很,你要是把屋子弄脏了,我只能让这个小狐狸精打扫了哦。”赵样苍白的脸上绽放着和煦的微笑。

“杨羽!你怎么呢?杨羽……你个坏女人,你对人家的杨羽做什么了嘛。”

“哼,这小子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啦?”

“讨厌!你个黑灵魂的坏女人!”

“豆芽菜,等我身体恢复了我要你好看!”

“你个讨厌的老女人!”

“什么?信不信我现就把你赶出去?”

有过一次经验的杨羽,失去身体控制权之前,便熟练得将可乐罐放好,而他昏睡前后一个念头,则是:小祖宗们,别吵了。

然而,已然不醒人事的杨羽,并没能看到,强打精神和龙沫瑶斗嘴的赵样,不动声色得,将他刚刚放床头的温水,一饮而。

有多久,没敢喝过别人给我倒的水了。

这次,被凉水弄醒得杨羽,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拿着水杯,穿着一件白色肥大t恤的,小脸儿通红的龙沫瑶。

完了,连瑶瑶都被带坏了。

经过了一夜的休息,赵样的身体依然没有起色,还是那般虚弱无力。再次用凝血瞳检查了一遍她的全身,可结果还是一样。

“今天还是军训,不去也罢,你多睡会儿。”杨羽倒是没有记恨赵样,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药倒了。

“我得给健身房打个电话,上午有我的课。”赵样指了指放书桌上的杨羽的手机。

“什么?为什解雇我?”赵样的脸色越不好看。

“唉,赵样,我也没办法,这是老板的意思,我虽然是经理,可不一样也是打工的嘛。”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女人略带无奈的声音。

“好,知道了。”说着,赵样挂断了电话。

“他们为什么解雇你?”手机音效不错,正往面包上抹果酱的杨羽听得一清二楚。

“谁知道。破工作不去也好。”赵样恶狠狠得嘀咕了几句,愤然将手机丢飞,又躺倒回床上。

“滴滴”摔沙上的手机一阵蜂鸣,似是收到了一条短信。

杨羽有些心疼得捧起可怜的小机机,轻点显示选项。

“赵样,这个应该就是你的手机号了,我是李经理。唉,其实,我和这里的所有教练都挺喜欢你的,这次将你解雇,我们都很无奈,想了好久,还是觉得应该给你一个理由。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一早,老板的儿子带着一位个子很高的年轻人来了健身房,他们一来便直奔教练们的照片墙,两个人指着你的照片嘀咕了一会儿,然后就笑着走了,没多久,老板的电话就来了……唉,抱歉,我真的无能为力,望你以后一切顺利。”

杨羽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这次是自己把赵样给连累了啊。

“杨羽,你怎么了嘛?脸色好难看喔。不舒服吗?”龙沫瑶咬着杨羽亲手送上的面包,很是关切得看着杨羽的侧脸。

“赵样,对不起,好像,是因为昨晚那档子事,你的工作才。”

赵样没有言语,睡着一般,乖巧的龙沫瑶似乎也已经猜出了些许,只是默默得将面包吃完,擦干净小嘴,便告辞回学校,参加军训去了。当然,临走前还是免不了要叮嘱杨羽几句:“千万要小心这个女人喔!不许再被她骗呢!大笨蛋!”

将龙沫瑶送上出租,又给宿舍去了个电话,互报了下平安,并让他们帮自己和龙沫瑶带个假,后,隐约传来的万里那猥琐的笑声,杨羽挂断了电话。

再次回到赵样的屋里,默默得坐床边,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永远将自己藏重重武装之下的,卧病床的美丽女孩。杨羽没来由的一阵心痛。

“不用你可怜,我很好。”敏感的赵样似乎是看穿了杨羽的内心,冷冰冰得冒出这么一句,“你不想我死吗?”

“废话!”

“那就赶快找出来,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你所说的地缚灵又是怎么回事。”赵样平静得看着杨羽的眼睛,平静得说着,“实找不出来,也不要紧。”

杨羽愕然。

“等我死了,替我照顾一下那些猫,它们都没有家,我就是它们的亲人。”

“你胡说什么呢?”

“等我死了,不要火化,也不许尸检,直接把我往海里一扔。”

“闭嘴!”杨羽恨不得给赵样那冷脸一巴掌,“有我,你就不会死!躺好!别说话了!我就不信,一个小小地缚灵会比七蛋他们娘俩还厉害?”

“七蛋?那是谁?”

“别说话,躺好!”

赵样皱着眉,似是要反击几句,但是,望着杨羽那严肃认真的表情,她却又释然了,沉默得眨了几下眼睛,撇了撇嘴,秀眉舒展,妙目轻合,居然没有再反驳。

没有人能命令我,除了。

“观自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还是那安魂定神的心经,还是那般静谧祥和的韵律。用心调动灵气输出的杨羽暗暗心想:以不变应万变。

不知念了多少遍心经的杨羽,直到感觉自己的灵气已经几近枯竭,这才堪堪打住,抬眼看表,已是将近午,自己,竟然整整念了一上午的心经啊!而赵样也是早已睡去,脸色红润,呼吸均匀,只是那一直微皱着的眉头,还告诉杨羽,她难受。

出神得端详着赵样妖娆不乏英气的侧脸,杨羽轻轻说道:“傻丫头,放心,有我,你不会死!

咦?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