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83章 公司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6 字数:3897 阅读进度:104/364

第83章公司

一片广袤的树海之,微风拂过,碧叶如涛。

水声潺潺的溪流边,一处有阳光洒下的角落。

一名席地而坐的优雅男子,正将手轻轻得探入冰凉的溪水。若是有人走近观瞧,定会惊讶得现,这优雅得男子,竟是生得无比的好看,黄金比例般完美的身材,希腊神祗般迷人的面庞,任何有关于英俊的词汇,都可以毫无保留得安他的身上。可以说,你心的美男子应该是什么样,他便是什么样子……只是,这优雅俊美到极点的男子,却长着一头诡异的紫色长,眼眶,亦生着一双妖异的紫色眸瞳。

“情况就是这样了,你不想说点什么吗?”紫紫瞳的男子开口说话了,声音极富磁性。但是,四下里却并没看见能与他说话的对象。

“没什么可说的。”听起来有些飘渺的回答,突兀得凭空响起,声音传来,却找不到说话的人。

“呵呵,你还是老样子啊。”紫男子长笑一声,站了起来,“我走了。”

“你……真的决定了?”还是那个凭空响起的声音。

“哈哈,还是要说几句……当然想好了。”紫男子优雅得笑着,一双妖异的紫瞳精光四射。

“人很多。”

“再多,也只是人类。”

“”

静立片刻,见那看不见的人没再答话,紫男子微微一笑,再次出言问道;“你,也决定了?”

一片静默。

“你这样,值得吗?那个……说不要就不要了?”

这次,那看不见的人,终于做出了回答:“一点虚名而已,不要又何妨。”

“哼,那可不仅仅是点虚名而已啊。”紫男子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究竟为何存?”

还是静默。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未来?”

呼,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静谧祥和。

“唉。”一声轻叹,紫男子飘然离去,长舞动,衣袖翻卷,步伐迅捷,疾若飞鸟……许久,这溪流上空,才幽幽响起一个男人,无比沧桑的声音。

“当然想过。”

t大一间阶梯教室,杨羽面容扭曲得看着班导孟老师,刚刚到他手的通知单,关于军训的……他的身边,是一脸无所谓的赵样。万里等人嘿嘿贱笑得躲远处幸灾乐祸。

“因该生军训期间,态极其不端正,多次无故缺勤,故作出以下决定……不就是少去了几次嘛!至于把军训学分都给我扣了吗?”杨羽恶狠狠得将通知单甩桌面上,一脸郁闷,“哎?小样,你呢?也被扣学分了,别难过啊……喂,你叠纸飞机的那张纸是哪儿来的?你上课从来不带书的。”

“通知单。”赵样面无表情得将叠好的纸飞机直接飞出了窗外,“2学分而已,无所谓。”

“呵呵……阿羽,表难过,大学生活漫长着呢,以后有的是各种扣学分的机会……啊,我是说挣学分的机会……哎呦,你真打啊!”万里捂着肚子,脸上的五官痛苦得皱作一团。

“那边,那两个男同学,起立,站到后面去!不要妨碍别的同学听课!”远处的讲台之上,一位戴着厚厚镜片的老先生,不满得喊道。他忍这两人很久了,从一上课就窃窃私语,现居然又打闹起来,“你们看看旁边那位女同学,多安静,多认真,你们呢?连书都不带,还。”

杨羽这才现,自己带来的毛概课本,不知何时已然被赵样拿了手……“行了,杨羽,我很担心你再这样弄下去,万里就被你勒死了。”308宿舍内,庞欢语气平和,面带微笑得,轻轻拍了下正勒住万里脖子的杨羽,但是,正不紧不慢吃着包子的他,却丝毫看不出有担心的样子。

杨羽终还是老大李麟的劝阻下,放了万里一马。几人又闹了一阵,终于说起了“正事”。

“杨羽,怎么样,听说你军训时就把赵样给拿下了!而且,还有人看到你带着另外一个混血美女,去赵样的公寓过夜喔!我的天,双飞啊!你到底是怎么。”这种问题,自然是不知死的万里问的。

“滚!”

“兄弟,美色当前,一定要清醒,时刻铭记,亏什么都不能亏了自己的肾啊,那个,杨羽,我听说学校后门开的一家烧烤店的烤肥腰很是美味,不如今晚你做东。”这是白白胖胖的庞欢。

“滚!”

“杨羽,别理他们,和你说正经的,你军训学分没了,得赶紧想辙啊,我听说,咱们学校好像有不少社团正纳呢,你赶紧和赵样一起选一个参加,也有学分拿的。”

“滚!啊……呃……老大,我是说谢谢啊。”

随意得笑笑,年龄长的李麟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丁玲丁玲”杨羽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出赵样的号码。

“速,来我住处,开会!喀拉。”电话断了。冰凉简略,赵氏风范。

“回来告诉我双飞的心得啊!”“别忘了!肥腰!”

望着杨羽匆匆离去的身影,李麟无奈得揉着太阳穴……完了,看杨羽这样子,以后估计这宿舍就剩我一个正常人了……当杨羽用配的钥匙打开赵样寓所的门锁,进入房间后,他才现,龙沫瑶竟然也屋里。两个美丽的女孩,正忙着将一碟碟闻起来就十分美味的菜肴端上餐桌呢。

“杨羽,你来呢,快洗手准备吃饭!今天赵样姐姐下厨喔!”龙沫瑶仔细得摆放着碗筷,看起来心情很好。

三人先是和谐友好的气氛下共进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接着,便开始谈起了刚刚结束的意人酒事件。

杨羽仅医院躺了不到1周,便奇迹般得提前出院了。心怀诧异的他,终将这功劳安了那奇怪的血色杨羽头上。之后的几天,他也曾再次将那个诡异的血色杨羽召唤出来,与赵样一起研究,但是,除去知道了这怪东西每天只能出现3分钟,每次出现时杨羽都会突然的心跳加速外,就没有别的有价值的收获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杨羽的灵气终于恢复了正常,不再诡异得停留枯竭期。可喜的是,当杨羽再次将灵气聚满之后,他才惊讶得现,自己血液灵气的容量,和纯都提高了许多,自己已经可以念出字真言的第三个字了!

至于因赵样而起的,关于阴阳眼的研究,倒是有了一些收获。先,杨羽看来,正常情况下的正常人,是不可能看得见鬼魂的,除非,那鬼魂盯上了你,有意让你看见。又或者,是人身体多病虚弱的情况下,由于阳气稀薄,故而才有极低的概率,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而已。例如龙沫瑶,虽然她也有些与众不同的能力,但是单就见鬼这一能力来言,她还是与普通人无异。无论是酒卫生间,还是后来的地宫,若不是那群恶灵或英灵们,全都因为不同的目的盯上了她的话,她是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的。赵样则完全不同了,她的阴阳眼完全天生,其效果比杨羽后天练就的凝血瞳还要出色,连杨羽都看不到的鬼魂,她都能看到。着实让这些年来,坚持不懈的刻苦训练,才终于有了些许成就的杨羽,很是羡慕了一阵。

唉,咱是输起跑线上了啊……“我觉得,我的阴阳眼,应该和我时时作的头疼有些关联。”赵样轻抿着一杯加了冰块的洋酒,悠悠说道,“意人这档事之后至今,我的头没再疼过。”

“可是,你之前不是也能看见吗?”捧着亲自从楼下便利店买来的可乐,杨羽奇怪的问道,“那时候你也会头疼?”

“不一样的,以前的我,多是能偶尔看见一两只鬼魂,而且我也看不到你曾经跟我提起过的那个什么,怨气团的位置。这头疼就好像……是人长个时,伴随着的骨头的阵痛一样,只是强烈了许多……现看来,我应该是长成了。”将洋酒一饮而,赵样又转向了安静得听两人讨论的龙沫瑶,“小狐狸,你也会头疼对吗?地宫里还疼得昏倒过。”

“嗯!12岁就开始疼呢,经常疼得失眠,要不人家怎么总挂着黑眼圈嘛。”龙沫瑶又撅起了嘴巴,样子很可爱,“可是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太厉害的特异能力啦……只是能看见别人灵魂的颜色,又没什么用。”

“长成了或许就会很厉害呢,你比小样年龄小,能力成熟晚些也正常,而且,谁说你没厉害的特异能力啦,你一个没修炼过的人,颂起经来的效果比我这个专业的效果都好!”杨羽这是大实话。龙沫瑶那近似歌唱的诵经声,他至今记忆犹,“我觉得你应该天生灵力就别人强,跟着我背经,以后再遇到上次那样的情况,就完整得念出来,效果绝对好!”

“你是念经,小狐狸那是唱经。”白了杨羽一眼,赵样难得的夸奖了龙沫瑶一句,“小狐狸,你去网上一下各种佛经的曲子,以那个为蓝本学着唱。快熟练。杨羽,我看你还是放弃这个什么真言咒,你不适合。”

杨羽大张着嘴巴,傻傻得看着赵样:“不是,我练了很多年了,你一句不适合,就让我。”

“实战效果不好,就应该果断放弃,走你擅长的战斗路线。我看那个‘牟嘛呢叭咪吽’的字真言你用的还不错,这个保留,其他几种真言咒,以后就由小狐狸负责了。”赵样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我,我行吗?我以前从来没接触过佛经呢。”龙沫瑶有些不自信。

“我说你行,你就行,给,拿好这个p3,里面已经存好了我觉得会用上的佛经歌曲,今天就开始练习。”将一个红色的p3丢给龙沫瑶后,赵样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

“那……我咋办?字真言咒虽然威力大,可我以后也不能一和鬼魂干起架来,就用直接它?消耗很大的,字越多消耗灵气越多。”杨羽委屈得望着自斟自饮的赵样。

“用你的血啊,还有你身体里那个血人啊,这都想不到吗?”赵样的语气很不屑,“过两天会有一批设备运过来,到时候我再详细得给你们布置一下以后的战斗方法。”

“等等,小样,不对啊,什么叫以后的战斗方法?你这是要干嘛?”杨羽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还有,那20万呢?咱们是不是该拿钱出去happy一下。”

赵样妩媚得冲杨羽一笑,杨羽顿时觉得自己的骨头都酥了,不过是冻酥的。

“钱,全用来置办那些设备了,基本没剩下什么了。”杨羽无力得默然捂脸,一副我就知道的痛苦表情,“至于我要做什么……给,看看这个。”

一张崭烫金的营业执照,飘飘摇摇得落杨羽和龙沫瑶的面前。营业执照上,赫然写着:“天殇人间民俗化传播公司”法人代表:赵样……“你,你要开公司?”杨羽差点把刚喝下去的可乐给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