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90章 抵达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6 字数:3546 阅读进度:111/364

第90章抵达

“呀,这么巧,你也穿的这套啊。”杨羽主动迎了了上去,“来瑶瑶,正好你同学也来了,跟大家做个介绍。”

跟着龙沫瑶一起到达的这名女生,其实杨羽也是见过的。她就是上次意人酒,那个先现段锦晕倒,而当场惊呼的,梳着许多小辫子的可爱女生。她叫袁笑,天朝南端的南岛人。看着挺好相处,就是有些腼腆。董维和韩克袭的眼睛同时一亮,接着又恶狠狠得互瞪起来。

“这颜色搭配得,真是不会选衣服。”杨羽转移谈话焦点的计划显然没能实现,赵样抱着胳膊,缓缓踱至龙沫瑶身前。

“我觉得挺好看啊,和我肤色很搭的呢。”

“白化病。”

“讨厌讨厌,你是嫉妒我比你白!”

“豆芽菜。”

“讨厌讨厌,你这个又胖又丑的老女人!”

“小白虎。”

“讨厌讨厌!你说过不告诉别人的!哼,那我也说,你这个有纹身的坏女人!”

“你。”赵样是真急了,双手一攥拳……“哈哈,我来介绍一下。”就此时,杨羽一把将赵样搂入了怀里,接着又伸手握住了龙沫瑶的小手,“这是赵样,大一,这是龙沫瑶,n大的,同样大一,哈哈,她们俩一高兴就爱抬个杠,拌个嘴,其实俩人平时关系好得不得了……唔。”

赵样狠狠一记肘击,撞了杨羽肚子上,微红着脸,一言不得走开了。龙沫瑶愤愤得冲赵样的背影扮了个可爱的鬼脸,之后便心疼起杨羽的伤势了。

好歹算是混过去了,这一肘,挨得值……志远社众人,整齐的笑着……暧昧的笑着……风波暂息,铁鸟乘风,穿云破雾。带着志远社全体社员,直直得向遥远的庸城飞去。

算不得漫长的飞行后,志远社全体成员及家属,一行11人,顺利到达庸城荷花机场,由于韩克袭家的老宅,位于远离庸城市区的山里。因此,几人又出钱,包了一辆巴车做为代步工具。11名年轻的男女,满怀憧憬得,向着照片上,那个远离喧嚣的世外桃源,飞速行去……然而,谁又猜得到,有多少年轻的生命,会因为这次旅行,而黯然凋零……庸城原本也是一座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的城市,但韩家大宅,却并非坐落那些人流如潮的风景区,而是地处庸城郊区,一片尚未被开出来的林海之。这里,除了一个高档的别墅小区外,便再无其他人烟。近的镇子,也要开车半个小时才能到达,而且,通往镇上的路,还基本都是山路。

繁华褪,什么。

“哼,人家是为了陪袁笑才把杨羽让给你一下下的。”龙沫瑶看着靠杨羽肩膀上,闭目养神的赵样,暗暗生着闷气。

“快到了,大家醒醒了,检查下各自带的东西,别忘车上!”看绿色看得有些疲劳的杨羽,正有点半梦半醒之际,忽然听到了社长老王的声音。揉了揉眼睛,定睛远望,车窗外,一座小楼,正绿意环绕下,若隐若现。

“就是这里了,大家把行李搬进去,一会儿得先打扫一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巴车会5天后来接我们去机场。”王天朔一边帮社员往下搬着行李,一边喊道。

还好是坐飞机,赵样执意要带的那两箱危险品,居然顺利托运了过来。现,杨羽就是一手一个大箱子,背上3个包得,艰难移动着。恢复正常的赵样和龙沫瑶,正一身轻松得并肩打量着这栋有些老旧的3层建筑呢。至于龙沫瑶的室友袁笑,倒是不用杨羽他们费心,韩克袭和董维早就已经互相推搡着跑过去献殷勤了。

这是一栋以砖石结构为主,混合些许木质材料建成的三层大宅,造型很别致,有些欧美式建筑的味道,红顶白墙,古色古香。

推门而入,想象尘土飞扬的情景没有出现,屋内居然是出奇得整洁干净。

“咦?很干净啊,不用打扫了啊。”背着一个巨大旅行包的郭四开心得说道。

“奇怪啊……没听说我家近有人来过这里啊。”韩克袭握着门钥匙,愣愣得环视着干净得不正常的屋子,喃喃自语。

“别瞎想了,少干活还不好,别堵着门,闪开!”和韩克袭熟稔已极的董维一把将他拨开,拎着袁笑的行李直接进屋了。其他人也跟正他一起谈笑风生得鱼贯而入。

“好了,既然屋子很干净,那么就不用清扫了,刚才镇上,我和老韩特意购置了足够咱们吃5天的食物。”王天朔见大家全都进了屋,便挥手示意众人先聚过来听他讲几句话,“不过食物都是生的,需要大家亲自动手烹调啊,哈哈,这一定会很有意思的。”

“太有意思了。”杨羽偷看了一眼正检查自己那两箱弓弩是否有损的赵样,心暗想。

“现来分一下房间,这房子一共4间卧室,两大两小,2,3层各有1间主卧,1间客卧,1个卫生间,主卧另外自带卫生间,大家看看怎么分。”韩克袭努力抛开心的疑虑,开始简单介绍起这宅子的房型。

一番讨论后,终的分房结果如下:郭四,阿雅两口子住3楼客卧;韩克袭,董维,徐哲,住3楼主卧;女孩,年龄长的包蓉,带着赵样,龙沫瑶,袁笑,一起睡2楼的主卧,杨羽和社长王天朔共住后那间客卧。

待收拾停当后,已是日薄西山,仅飞机上吃了点“猫食”的众人已经饿得不行了,简单洗漱之后,饥肠辘辘的大家,便包蓉的带领下,开始动手做饭。当然,几名女性绝对是当仁不让的主力,男同志嘛,就打打下手好了。

出乎意料丰盛的晚餐过后,场的几名男性又开始暗暗羡慕嫉妒恨起来。

郭四:“杨羽命太好了……一找就找两个女朋友,个个儿漂亮不说,还一个温柔可爱,一个身段性感功夫好,又做得一手好菜……唉……人比人真得死啊……哎哎,你别掐我啊,刚才那些话我只是心里想想而已啊,真的……哎呦哎呦。”

董维:“杨羽的存太伤害我们脆弱的心灵了……唔哇哇!我也想要小白虎啊!我也想天天吃长腿美女做的美味饭菜啊!”

韩克袭:“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唉,我还是琢磨一下怎么把那个袁笑拿下。”

王天朔:“包蓉,好好跟她学学,总有一天你也能做成这样的!”

徐哲:“还有菜吗?”

吃饱喝足的众人,闲来无事,见屋外月光皎洁,便纷纷提议搬着屋内的躺椅到屋外畅饮赏月,风雅一番。虽然韩克袭也曾警告过大家这个月份的蚊子不好惹,但仍是没挡住汹涌的民意。

明亮的篝火,用石头围出的圈内跃动,11张年轻的脸庞映着摇曳的火光,气氛欢乐而温馨。

“老韩,你又骗人,这哪里有半只蚊子?”捧着啤酒瓶子的董维不断奚落着韩克袭。

“不应该啊,太奇怪了……怎么可能没有蚊子?有一年夏天,我来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咬肿了啊……怎么可能。”从刚才一出来,浑身驱蚊水味儿的韩克袭,便开始这样自言自语了。

“大家轮流唱歌!我先起头了啊!”兴致很高的包蓉大方得站了起来,组织大家唱歌。

欢声笑语,杨羽,赵样,龙沫瑶却悄悄凑到了一起,不知低声说着什么。

“庸城我以前来过呢,这里确实应该蚊子不少的,老韩没有骗人喔。”龙沫瑶秀眉微皱,不知想什么。

“我刚才问过老韩,这屋子的钥匙只有他们家的几个直系亲属才有,而且,来之前,他已经问过那几个亲戚了,他们近期绝对没来过这里。”杨羽双手随意得把玩着一根枯枝,望着篝火出神,“而且,那屋子的干净程,不正常啊。”

“暂时没现什么异状,起先我也怀疑这房子不干净,但是我的阴阳眼却什么也没看见。”赵样却是神色如常得拿着那种蓝瓶装的洋酒,不紧不慢得喝着。

“唉,咱们不会又这么倒霉?”虽然自己是很乐意碰上些什么东西,活动一下,但如今有这么多普通人陪着,杨羽还是有些担心,“还好,小样你和瑶瑶住一起,可以照应着点那两个女生,当然,你们俩得注意安全。”

“放心,我的避邪手环一直带着呢!再说,还有赵样姐姐保护我呢!”龙沫瑶一扬胳膊,那个古朴的金龙手环正戴她白嫩的左腕之上。

看了几眼这个自己见过许多回的手环,杨羽心的疑惑越浓郁:“瑶瑶,这个手环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从地宫出来后,我就问过你,当时你支支吾吾得不肯说,现。”

一阵响亮的掌声突兀得响起,打断了杨羽三人的交谈。

“下面该来的社员表演一个节目了,杨羽,你们谁先来?”侧目望去,篝火旁,包蓉正一脸笑意得望着杨羽。

按捺下因为交谈被打断的小小不快,杨羽还是很礼貌得笑道:“我唱歌难听的要死,让她们俩来。”

众人再次看向还喝酒的赵样,和正低头抚摸着左腕上手环的龙沫瑶。

“我来唱个歌,赵样姐姐要喝酒呢。”龙沫瑶轻咬下嘴唇,终于不再摆弄手环,桃花眼一弯,站了起来,“这个是近一直练的歌曲呢,你们可能没听过……献丑呢!”

又是一阵掌声叫好声。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哆夜。”梵唱悠然,意境深远……“停停!咱不唱这个,换一换一。”刚听了没几句,杨羽的面色陡然一变,急急起身拉住龙沫瑶的小手。

“这是往生咒,荒郊野外,深半夜,很容易把周围游荡的孤魂野鬼给招来……还是唱心经。”杨羽小声提醒着龙沫瑶。

“啊!那里有东西!有东西跳!”原本安静得坐郭四身边的阿雅,突然间指着远处黑漆漆的林子,出一声刺耳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