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94章 不死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6 字数:3270 阅读进度:115/364

第94章不死

狼搭肩,属于比较罕见的一种情况,这是指体型较大的恶狼,人立而起,从背后,用前爪搭人的肩膀之上,趁不明所以的人类回头观望之际,咬住人类的咽喉……这种情况,多于人烟稀少,野狼活动频繁的地区,庸城,并不多见。天朝西部边远地区的牧民们,就经常会遇到野狼。而狼搭肩的情况,也时有生,因此他们都有随身带刀的习惯,一旦遇到这种情况,便直接抽刀,给身后的恶狼一记狠的。所以,这些地区,是不能随便拍人肩膀的。

曾听自己的老太爷,讲过此类故事的杨羽,自然知道此刻绝对不能回头。

没有利刃身,也不可能依靠腰间的甩棍摆脱危险,但杨羽却依然没觉得害怕。这么多年跟着侯大爷夏三伏,冬三的苦练,对付两只搭肩膀的狼,还是不成问题的……稳定心神,耸肩,接着骤然前扑,以手撑地,前空翻,同时,紧跟着一记凶狠迅捷得朝天脚,重重得踢了正猛扑而下的恶狼下巴上!

飘飘落地,毫不停歇得杨羽再次双腿力,飞身一记凌空侧踢,准确得命正搭着王天朔肩膀的恶狼。

接连两声凄厉得狼嚎,几乎同时响起。这就是强大的爆力,这就是纯粹得唯快不破!

落地站定,一抖甩棍,杨羽杀气腾腾得护了两腿有些瘫软的王天朔身前。

“老韩不是说这里不会有狼的吗?”杨羽的肩膀一阵火辣辣得疼,刚才,自己虽然已经将速挥到了极致,但终究还是被锋利的狼爪,双肩上抓出了几道深深的口子,“社长……不对,不对!这狼也有问题!你看!”

隔着杨羽高大的身形,王天朔壮着胆,看了一眼正冲着他们二人低声咆哮的恶狼……“它们,它们的眼睛怎么是红色的?”对野生动物有些研究的王天朔,惊恐得叫道。

“不止这些呢。”杨羽轻晃着手上的甩棍,死死盯着眼前的敌人,语气凝重,“我对自己出手的轻重,绝对有信心,那只,搭我肩膀上的狼,它的下巴肯定已经碎了,可是,你看它,哪里像下巴碎了的样子?还有那只搭你肩膀的狼,我踢得可是它的脑袋!那一脚是下了死手的!你注意看它的脑袋。”

王天朔眯起眼,借着手电光仔细观瞧,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它,它的脑袋瘪了啊!怎么会!怎么会不死的?”

杨羽说的没错,这两只恶狼很不正常。一只狼,满口是血,下巴无力得耷了下来,却兀自红着眼睛瞪着杨羽他们,喉咙还不时出呜呜得低吼。另一只看起来可怕,刚才被杨羽踢的头部,已经塌陷了下去,殷红的血,混合着豆腐脑般白色的脑浆,不停得涌出,既恶心,又渗人……然而,它们却全都活生生得站远处,时刻威胁着杨羽和王天朔的安全。

“杨羽,怎么办啊!狼一般不会独自行动的!要是这种不会死的狼,来上一群。”王天朔绝望得扫视着四周黑漆漆的树林。

深深吸进几口有些血腥味的清凉空气,杨羽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你会爬树?一会儿,我冲上去解决这两只恶心的狼,你趁机爬到树上去。咱们身后这棵就挺合适。”

“那,那你呢?你怎么办啊?”王天朔有些感动,他万没想到杨羽居然会愿意牺牲自己,而给他争来一线生机,一时间,这个向来和和气气,甚至有些“肉”的男人,忽然觉得,自己平静了多年的血,又开始沸腾了起来,“不行,我好歹也是个爷们儿,我和你一起,和它们拼了!”

杨羽没有回头,只是黑暗无声得咧了下嘴角。

“行了,我死不了,你还是赶快上树,我一个人上,也没有顾虑。”杨羽活动了一下双手,“我就不信,这倒霉狼脑袋掉了还能接着咬人吗?别废话,我数到三,你就上树,生什么事也别下来!”

王天朔犹豫了一下,思考良久的他,终于沉重得点点头,道:“好……你,你可一定要活下去啊!我把你们活蹦乱跳得带到这里,也一定要把你们活蹦乱跳得带回去!”

“1。”杨羽不再回话,而是直接进入了凝血瞳模式,登时,眼前的世界变成了血红色。靠着凝血瞳的夜视效果,杨羽甚至能够看见那两头狼呼出的热气。

“2。”曲腿,弓腰,握紧甩棍,杨羽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攻击计划,冲过去后,先是跃起,一记回旋踢,将扑来的狼扫开,接着……“3……上……哎?这是,这是什么情况?”刚准备力前冲的杨羽,猛得定住了。只因为,远处,那刚才还一副凶狠样子的两头恶狼,忽然间,齐齐收声,沉默了下来,紧接着,又极其迅速得跑开了。眨眼间的功夫,便彻底消失了黑暗。

呼——夜风吹过,冷月孤悬,树叶沙沙,寂静得林间,似乎什么事情都未曾生过。

莫名其妙遇袭,又莫名其妙获救的杨羽和王天朔,终于回到了灯火通明的韩家老宅。当杨羽敲开大门时才现,原来,韩克袭和董维,早已等候了老宅豪华的大厅之。赵样冷着脸,怀抱着那把狙击弩,警惕得守门口,龙沫瑶和袁笑无精打采得坐沙上着呆。然而他却并没有看见失踪的郭四,阿雅,以及包蓉,徐哲。

“什么?你们遇上狼了?还被狼搭了肩膀?不可能!这里从来没出现过狼!”韩克袭颓然得坐倒欧式复古风格的沙,双眼无神,“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郭四被猴子咬了,你们也被狼袭击了。”

“老韩,冷静!你先告诉我,郭四呢?他伤得重不重?阿雅呢?”王天朔着急得晃着韩克袭的肩膀。

“老王,你还是先让老韩静静,郭四就二楼躺着呢……,要不是他们俩乱跑,能有这些事儿吗?”董维慢慢走到王天朔身边,拍了下他的后背,接着一指楼上,“徐哲正给郭四处理伤口呢,嫂子也上面,你去看看。靠,就伤个手指而已,反倒害得杨羽。”

龙沫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一边抽泣,一边给杨羽处理着伤口。

“傻丫头,哭什么,我又没死,一点小伤而已,几天就能好。”伤口其实很疼,抹酒精的时候疼,可杨羽还是勉强得笑着,“平时没事我还给自己放血玩呢,这……嘶……真的,真的没事。”

“呜……瑶瑶,瑶瑶就是觉得自己好没用,每次,只能哭着给你包扎伤口,可是,你拼命的时候,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呜。”看见杨羽疼的脸都白了,龙沫瑶哭得伤心了。

“哼。”

杨羽忽然听到一声冷哼,接着,自己后脑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

“小样!你干嘛呀,眼珠子差点被你拍出来!”这个时候还下得去手摧残杨羽的,除了赵样,还能有谁?

“废物,两只狼就把你搞成这样了。”转到杨羽身前的赵样轻蔑得看着杨羽的伤口,口出恶言的她,却不由得轻皱了下眉,但是很快,她便又恢复到了冰冷的表情,“就算那两只狼奇怪一些,那你干嘛不直接把它们脑袋拧下来?我就不信,没脑袋的狼还能咬人。”

龙沫瑶愤愤得抗议着赵样对杨羽的不人道行为,杨羽哭笑不得。

半小时后,2楼主卧之内……志远社的全体成员都聚集了这间巨大的卧室之。郭四的右手食指上,正缠着厚厚的绷带,脸有愧色得和阿雅并肩坐床头,阿雅倒是没有受伤,只是精神看起来有些萎靡。王天朔搂着包蓉,沉默得坐一边的沙上,不知想着什么。杨羽三人,就坐王天朔对面,同样的沉默着。徐哲自顾自得整理着药箱,不时看看大家的表情。袁笑低泣,董维正抓耳挠腮得安慰着她。只有这间宅子的主人,韩克袭,似是终于恢复了正常,此时,正不停得屋子间来回的走动。

“我从头讲一下今天生的事情,大家认真听,一起分析。”韩克袭终于不来回走了,而是找了把椅子坐下,表情严肃。

屋内冷场,无人应和。韩克袭很沮丧。

“好了,大家别这么丧气,还没有到世界末日,我们现应该做的,是冷静下来,思考对策,而不能只是这么沉默的傻坐着!”杨羽拍了几下巴掌,将屋内众人的注意力引了过去。

“哼,你们,真是够废物的。”见众人似乎还有些颓废,赵样也忍不住冷哼出声,“干嘛这么害怕?就算这林子里的动物全疯了,一起冲出来要吃咱们,也不需要你们去冲锋陷阵啊?我和杨羽,就足够把它们全部杀光了……哼,男人……哼。”

一边是淡定自若的杨羽,一边是挂着杀气凛然的冷笑的赵样,屋内的众人,终于恢复了些精神。

“嗯,是我错了,作为社长,我没有起好做用,对不起大家!”深深点头的王天朔长身而起,一扫刚才颓废的样子,“现,我宣布,志远社紧急会议正式召开,先由老韩介绍一下目前的情况!有什么遗漏,大家补充,老韩,说!”

感激得看了一眼兀自微笑的杨羽,和又恢复到冷漠状态的赵样,韩克袭轻咳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