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95章 迷惑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1 17:44:26 字数:3751 阅读进度:116/364

第95章迷惑

下午,当志远社的大部队开始自由活动的时候。郭四与阿雅则是韩家大宅的一楼大厅里闹着别扭。

原因很简单,郭四其实是很想和大家一起外出活动的,但是阿雅那么虚弱的卧床不起,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当然不可能就这么丢下自己的女朋友不管。于是,郁闷的郭四只得选择了和阿雅一起留守。

然而,当王天朔带着大部队远去之后,阿雅竟然又没事了!甚至能自行下地找吃的,看电视。惊讶不已的郭四略一询问,这才得知,原来,阿雅竟是因为讨厌赵样和龙沫瑶,不愿意和她们一起活动,才不惜装病的。

这下郭四可不干了,一个劲的埋怨阿雅小气,不懂事。而已经将压迫郭四看作理所应当的阿雅,自然不会示弱,言语恶毒得指责起郭四,说他完全是因为贪恋赵样和龙沫瑶的美貌,才这么上赶着要跟大家一起活动的。被骂出真火的郭四,和蛮不讲理的阿雅,就这么唇枪舌剑得吵了起来。终,郭四愤然丢下阿雅,摔门而去。对阿雅“你敢出去就别再回来找我!”的叫喊充耳不闻。

可是,郭四的心里,终究还是装着阿雅的,闹归闹,气归气。老宅前院转了不知多少圈的郭四,后也没舍得将阿雅一个人丢这地处荒郊的老宅里。可是,就这么回去,面子上又不光彩,思来想去,郭四只得一屁股坐老宅大门的台阶上,生起闷气来。

坐了没多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呆坐门口,无聊赖之下,郭四掏出了买的手机,玩起了手机游戏。希望以此打时间,熬到王天朔他们回来,到时大家一劝,他再说几句软话,这事也就过去了。正玩到兴头上的时候,郭汜却忽然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小心!”

这声音对于郭四来说实是太熟悉了。是阿雅。可还没等郭四寻声抬头呢,一只毛绒绒的爪子,忽然出现,一把就抢走了郭四拿着的手机。当郭四回头看去时,只瞧见一只棕色毛皮的猴子,啸叫着捧着他的手机,远远的跑开了。

本就因为和阿雅吵架而生了一肚子气,如今竟然又被一只野猴子抢去了和阿雅一起买的情侣手机,恼羞成怒的郭四想也没想,直接大吼一声,抄起丢院,拨弄篝火用的木棍,飞快得追了出去。

阿雅此时就站靠近宅子大门的落地窗前,方才,她原本是想来看看郭四是不是真的丢下她一个人走了,结果一下楼,郭四那宽厚的背影就映入了她的眼帘,心暗自甜蜜的阿雅,正犹豫着是否要给郭四一个台阶下时,却忽然瞅见,一只目露凶光的猴子,正悄悄接近着郭四,因此,她才会出了那声喊叫。

眼看郭四越追越远,阿雅不禁有些慌了手脚,脑袋一热的她,竟然也不管不顾得追了上去。就这样,郭四追着猴子,阿雅追着郭四。1猴2人越跑越远……不知追了多久,就阿雅感觉自己有点力不从心的时候,她忽然现,前面的郭四,停下来了。继续咬牙坚持着跑了几步,筋疲力的阿雅,终于追到了郭四身边。此时,有些迟钝的郭四才知道,原来阿雅竟是跟着他跑了一路。

虽然心感动,郭四却知道这会儿不是亲亲我我的时候,因为那只追了许久的猴子,此时就站他们两人身前不远的地方呢……“这猴子终于不跑了,我非得弄死它不可。”郭四紧了紧手的木棍。

“嘘,别吓到它,万一它被你吓得拿着手机继续跑,我可没体力再追下去了。”阿雅徐徐喘着气,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样子和善点,咱们慢慢靠过去,别惊动它,瞅准机会再一棍子抡死它!让这死猴子这么折腾咱们!”

果然是毒妇人心……郭四闻言,深以为然,于是,连忙收起了棍子,挤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同阿雅一起,小心谨慎得向那似乎已经跑累了的猴子,靠了过去。

这只抢手机的猴子的表现很奇怪,不叫,也不跳,只是安静得抱着手机,趴地上,可怜巴巴得看着慢慢向它接近的人类。

“这猴子……是不是刚才受伤了啊,怎么一点都没有跑的意思?”郭四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从没听说过猴子会这么老实得趴地上不动,“阿雅,你觉不觉得这猴子很人性化啊,你看它的眼睛,好像,好像流眼泪?猴子哭?”

阿雅闻言,连忙定睛看了几眼。确实,那只棕色的小猴子真的哭呢!表情委屈,泪珠不断,完全一副受了欺负,默默哭泣的小孩子的模样。

“阿雅,要不,咱们拿回手机就算了,仔细看看,这猴子还是挺可爱的……我,我有点下不去手。”已经站到猴子身边的郭四,有些犹豫起来,“你看,我们都离它这么近了,它都不跑,可能真是受伤了,或者。”

“闭嘴,先拿手机!然后一棍子打死它!害我差点跑断气,该死。”阿雅可是杀伐果断,绝不含糊。

郭四嘟囔了句什么,但还是俯下身,伸手向手机抓去。而那只猴子,竟然也很是配合得放下了手机,任由郭四来取。

“也许它只是想和我们闹着玩,阿雅,我看还是算了,别……哎呦!我靠!”郭四惨嚎一声,握住了自己的右手,指缝间,淋漓的鲜血不断涌出,“它咬我!”

一声奸计得逞的欢快尖叫之后,那只狡猾狠毒,演技精湛的猴子,便飞也似得窜上了近的一棵大树,几个起落,便消失了树林间。恍惚,阿雅似乎看见,那猴子刚才临走之际,竟然回头冲着她和郭四,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猴子跑了,手机找回来了,郭四的手指却被狠狠得咬伤了。此时,这两个流年不利的小情侣,才猛然现,他们,迷路了。

天色渐暗,可郭四与阿雅仍没有找到回去的路。揣着一部欠费的手机,捂着血流不止的手指,力回忆周围景色的郭四,有点悲观。

“阿雅,这里咱们好像刚才来过,我认得那棵树。”

“闭嘴!你认得,你认得,你要是早认得,咱们至于迷路吗?真是没用,被猴子抢劫,被猴子牵着鼻子跑,被猴子咬,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连个猴子都不如?”

郭四心怀愧疚,不敢还嘴,只得任由阿雅唠叨。转来转去,两个人只是觉得,周围的那些树啊,石头啊,似乎是陌生又熟悉,然而,却肯定不是韩家老宅附近的树和石头。

残月映荒山,冷风弄杂草,树影摇曳似魔怪,夜枭低鸣如鬼嚎。就二人彷徨无依,悲观绝望的时候。他们俩,碰上了一个怪人。

“你们走错了。”一个嘶哑的男音,突然间诡异的响起。阿雅被吓得一声尖叫,直接扎进了郭四的怀里,郭四自己也是心尖一颤,后背瞬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忍着疼,壮着胆,郭四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喊了一声:“谁!谁那里!”

“我,能给你们指路的人。”阵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伛偻的人影,不紧不慢得从林间走了出来。

握着木棍,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郭四隐约看到,眼前出现的这人,正披着一条破烂不堪的毯子,几缕花白的头夜风轻轻舞动,应该是位老人。

“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哪里?”郭四有点害怕。

“韩家老宅是那边。”怪人没有答话,只是伸出根苍老干枯的手指,遥遥指向了一个方向。然后,便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郭四喊了几声,那怪人却并不理会,没多久,便再也看不见那人的身影了。

“后来,我们按照那个人的指示,就真的走回了这里。”老宅二楼,主卧床边。郭四疲倦得捏着眉间。

点头感谢郭四的补充,韩克袭再次站了起来:“郭四他们的遭遇大概就是这样,而我们今天的遭遇,刚才也总结过了,大家还有什么补充吗?”

环视四周,无人应答。韩克袭叹了口气,道:“那么我就说一下,我总结出来的疑点。先,今天,不论是外出远足的大部队,还是郭四阿雅他们,都遇到了猴子。而这猴子,现看来,绝对是有问题的。它们极其人性化,智慧不低,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狡诈,行为与正常的猴子大不相同,喜欢添人,具有较强的攻击性。我怀疑,这些猴子有可能是尚未被人类现的陌生品种,或者……是被人饲养训练过的猴子。那么其次,是老王和杨羽他们俩遭遇的那两头会搭人肩膀的狼,我想大家应该也都清楚,那种脑袋瘪了还能吼叫的狼,绝对不可能是正常的生物。后来它们莫名其妙的离去,同样说明,这种怪狼,很有可能同那些猴子一样,也是被人饲养的。后,就是郭四他们遇到的,那个批着破毯子的怪人了。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底是人,还是……唉,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了,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说。”

沉默,死寂,无人出声。

“你们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就听我说说。”一阵清脆的击掌声响起,众人抬头看去。那拍手说话之人,正是杨羽。

“几天下来,虽然接触得不多,但我还是感觉得出来,座的诸位,都算是良善之人,我杨羽,也愿意把你们当朋友看待了。”杨羽露出一个标志性的阳光微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敲着沙的扶手,“既然是朋友,我也就不妨给你们透露一些,你们原本不知道的东西。”

“我,赵样,还有龙沫瑶,开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名字,叫作‘天殇人间民俗化传播公司’。”杨羽的语速很慢,神态轻松,一副随意闲聊的样子。

“杨羽,我不是故意想打断你,可是。”一直对杨羽心怀感激的王天朔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讲出了他的不解,“现,咱们可以说是四面楚歌了,这种时候谈你们的公司,是不是,不太。”

王天朔说到这里便停住了,只是一脸苦笑得望着杨羽。

大得笑笑,杨羽丝毫没有生气:“呵呵,王社长,我就要说到关键的地方了……你们可知道,我们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做什么吗?”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慢慢飘向赵样手的那把漆黑的狙击弩……“该不会是绑票勒。”董维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们是捉鬼驱邪的?”

杨羽心一惊,诧异得侧目看去,远处,坐床脚,轻抚药箱的徐哲,正目不转睛得盯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