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156章 故事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4 字数:3259 阅读进度:177/364

第156章故事

杨羽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清楚得告诉他:这可不是做梦,你小子达了!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脚步有些虚浮的赵样,有些不耐烦得催促道。

猛得打了一个激灵的杨羽,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窜了过去,双手颤抖着,扶住了赵样的香肩。

“扶我,上床,头有些晕。”赵样说话的声音越的含糊。缺心眼都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

搀扶着几乎全裸的赵样,缓慢前行的杨羽,内心一阵天人交战。说实话,这个时候,不想做点坏事的男人,绝对不是正常的男人!杨羽当然很正常,可是……这边杨羽还犹豫,那边的赵样,却已经扑通一声趴床上。

光洁的皮肤,唯美的纹身,诱人的翘臀,雪白的大腿……杨羽的脑袋一阵轰鸣,他的右手,慢慢得伸向了赵样……“不舒服,就睡,明早我叫你起床。到时候再洗澡。”轻轻将一床薄被,盖了赵样身上,杨羽红色的瞳孔,竟是没有一丝的邪念,“下次别这么诱惑我了,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万一哪天我把持不住……呵呵。”

浑身燥热的杨羽,转身跑去外间冲冷水澡了。这时,趴床上的赵样,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傻瓜……轻轻呢喃着的赵样,幸福得微笑着。她的右手,缓缓从枕头下挪了出来。

夜,静静得流过……转天早晨,原本说好会叫赵样起床的杨羽,反倒是被赵样从床上踢了下来。

“你就是这么叫我起床的?”早已洗过澡的赵样不屑得说道。

睡眼惺忪的杨羽,讪讪得笑着,他哪里好意思告诉赵样,自己之所以没起来,完全是因为昨天晚上,他的生理反应实过于激烈,所以,他只得依靠大量的运动,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了。结果,这一运动,就一直运动到了凌晨6点……赵样的催促下,匆匆吃过简单的早餐之后,严重睡眠不足的杨羽就拿着赵样给的地址,开车出去找线了。至于赵样自己,则是留酒店,继续网上寻找一些有用的信息。

靠着gp,以及路人的指点,1个多小时后,杨羽终于来到了,那处闻上提到的,作为拆迁户家的小区。

这处位于城市边缘的小区第一眼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不错的,至少的那种奇怪的方言,杨羽就完全听不懂了。

来这里之前,杨羽便已经想好了调查线的方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而有了是非就会爱调停是非的人。比如,居委会的大妈,大爷等。所以杨羽刚一将车停好,便直接找上了小区门口的保安,希望通过他,来找到这样一位大妈,或者大爷。当然,若是这位大妈或大爷,还是从老城区搬迁过来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自称青年作家的杨羽,并没费什么力气,就那位热心的保安帮助下,找到了他需要找的人——业主委员会,马阿姨。

这位马阿姨60岁上下,胖胖的身材,慈眉善目,非常能说,总是一副充满活力的样子。她正是从老城区搬迁过来的居民之一。妙的是,当年,那处老小区居住的时候,她还是居委会的主任呢。

业主委员会的办公室内,被书名大妈包围起来的杨羽,先是讪笑着回答了一些关于自己婚姻状况的扯淡话题,这才有机会,讲明了自己的来意。

“呀,原来你是要把那个事情,写成小说呦,真是不得了。年纪轻轻的,又这么俊俏,要是哪家闺女。”马阿姨两眼放光得瞅着杨羽,据杨羽了解,马阿姨貌似正好有个尚未谈朋友的孙女儿。

话题再次偏离了……几小时后,费周折的杨羽,终于问出了那段,关于44号楼的离奇故事。

那处出问题的小区,名叫“欣然”于1988年7月建成并投入使用。而马阿姨应该算是欣然小区早的一批住户了。关于44号楼的各种传言,马阿姨也是知之甚详。

其实,早那件空屋死人事件之前,44号楼2单元,202室,便已经成为了,流传于欣然小区居民之间的,一桩怪谈。当年,由于是集体迁入,欣然小区的住户们,都只顾着忙活自己家的装修,搬家具之类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44号楼的某件屋子,有什么异状。直到欣然小区,投入使用的第二年……“先觉得不对劲的,是住202房楼下的老王家。”捧着茶杯的马阿姨,肯定得说道,“这件事情还是他和我们一起打牌时,无意提起的。”

老王和他老伴,都是退休的老人,平日里很少出门。可是,他们却现,住他们楼上的这家人,似乎比他们这两个土埋半截的老人,不喜欢出门。1年多的时间里,他们根本就没见到有人从202出来过,没有人进去过。为奇怪的则是,202号房,从来就没有亮过灯。可是每到半夜的时候,老王却分明能听到,有脚步声从楼上传来。同时,也有一些晚归的人,声称黑暗的202号公寓内,看到过有人影晃动。

好奇心及其旺盛的马阿姨,也曾去物业询问过关于202号公寓的事情,却惊奇的得知,202号房的业主,竟是一次性就交付了整整20年的物业费。后来,马阿姨还得知,202号房的水,电,煤气等,竟是根本就没有开通过。没有水电煤气,没有人进出的房子,会有人住吗?可是,深夜老王听到的脚步声,以及夜晚屋内晃动的人影,又是怎么回事呢?

“再后来,就生了那个小偷的事情。具体情况你应该也从闻上了解到了。”热情得递给杨羽一个苹果后,马阿姨又开始继续讲故事了,“但是,有不少事情,闻上,根本就没有报,或者,我想应该是不能报。死人的那天,我和居委会的几个同事,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而真实的情况,其实是这样的。”

马阿姨所讲的真实情况,竟是比闻上所报道得,要恐怖得太多太多了……事情的开始部分,基本与闻上所说的,并没什么差别,但是,那名被马阿姨称为小郭的年男子,敲门进入202号公寓后,所看见的景象,却是完全不同了。

死者,的确是小偷,但他并不是仰面躺屋子央,而是双眼圆睁,嘴巴大张,直挺挺得靠客厅墙壁上死去的。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竟是整个人都僵硬了。而且,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这位倒霉小偷的右手腕子上,还印着一个清晰的黑手印!

“小郭当时差点没吓死啊。后来我赶到现场的时候,还好是屋子里人多,我当时身体也条件也还好,要是搁现再让我经历一次……唉。”马阿姨摇了摇头,疲倦得闭上了眼睛,看样子仅仅是回忆,就已经很让她后怕了,“你是不是以为,那个小偷是把202的房门撬开后,才进去的?”

已经被事实震慑到的杨羽略微回忆了一下后,迟疑得说道:“闻没说,只是提了一句,那个屋子的门是开着的,我就以为。”

“那个小偷,是从窗户翻进来的。至于敞开的房门,其实是那个小偷想往外跑,结果,却又被什么东西给拽到墙上去了……那个手印,应该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唉,这些事情怎么会报呢?要不是我那个做警察的儿子告诉我,他们房门里面,被拽坏的门把手上,现了小偷的指纹。”

后来杨羽又问了一下,2年前,政府通知大家欣然小区要拆迁时,202号公寓是否有人出现过。但是得到的答复却是:没有任何人出现过。终,似乎还是政府派人出面,将202号房里的那些很是破旧,却异常干净的家具,物品等,给运走的。但是,具体运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

告别了马阿姨后,满怀心事的杨羽,直接返回了酒店。他需要快将这些消息通知赵样。但是,当他推开酒店房门的时候,却猛得愣住了。

装饰豪华的商务套房内,除了脸若寒霜,端坐书桌旁的赵样外,屋内的地板上,竟是还一动不动得躺着3个生死不明的壮汉!

“他们是谁?”紧皱着眉头的杨羽,用力踢了几脚地上的壮汉,却现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被干掉了?”

“身份不明,但他们倒是没死。”站起身来的赵样,随意得活动了几下自己粉嫩的拳头,“功夫那么烂,竟然还敢来找我的麻烦?哼。本来我的心情就不好。”

“需要报警吗?”杨羽掏出了手机,但是拨打电话之前,他还是觉得应该征求一下赵样的意见。

“不必。哼哼,犯了错误是需要受到惩罚的。”赵样冰冷的笑容,让杨羽一阵头皮麻,“找几条结实的绳子,或者宽胶布。”

20分钟后,杨羽带着胶布回来了。

“说说你有什么收获?”忙着撕胶布的赵样,随意得问道。

于是,杨羽一边与赵样合力,用胶布将这3名昏迷的不速之客,绑成了粽子,一边将从马阿姨那里得到的消息,如实复述了一遍。

“也告诉你我的收获。”用力将毛巾塞入后一名男子的嘴巴后,赵样伸手擦拭了一下额角的汗珠,沉声说道,“h市,要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