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162章 情殇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5 字数:3641 阅读进度:183/364

第162章情殇

“只是暂时查不到而已,你不要得意的太早。”默然半晌的龙毅寒强自镇定得对赵样说道。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擦干净手的赵样,性坐了起来,面带微笑得望着貌似平静的龙毅寒,“你调查的结果,应该只有4个字,对?”

龙毅寒不说话了,只是死死得盯着赵样的眼睛。而赵样却也是毫不示弱得瞪了回去。没过多久,或许是觉得这样盯着人家小姑娘的眼睛看,有**份,龙毅寒率先收回了目光。

“龙书记,是?”见对方不再那么咄咄逼人,赵样的态也逐渐缓和了起来,“我想,这个时候,咱们两方,似乎不应该再内斗了。敌人暗处,而且,看起来实力也很强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您说呢?”

官场混了半辈子的龙毅寒绝对不是没脑子的人,昨天晚上那阵势,他可是亲眼见到了。可以说,若不是杨羽和赵样神奇得及时赶到,或许,此时的他,早就已经变成一张挂墙上的黑白相片儿了。思量再三,龙毅寒也隐隐觉得,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对于一个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孩子来说,或许确实有些过分了……不过,龙毅寒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做法是错误的。谁让杨羽这小子,竟然妄想着一脚踏两船呢?碰上这种事,哪个正常的父亲会不火?他这么做,已经算是很理智了。

觉得赵样的话,确实有道理的龙毅寒,答应杨羽他们,下午再和龙沫瑶一起过来后,便匆匆离去了。病房内再次恢复了平静,但是,杨羽的心,却没法儿再平静了。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查出4个字?”坐赵样病床前的杨羽,表情很严肃,他已经被这些问题困扰得太久了,“是不是赵先生他的身份。”

“少废话,问那么多做什么?”冷冷得白了杨羽一眼的赵样,气呼呼得躺回床上,“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懂吗?”

被赵样一阵抢白的杨羽,愣愣得望了一会儿赵样的后背,几次张嘴,终却只是有些沮丧得低下头,默默走回了自己的病床。可正当躺病床上的杨羽,无聊得望着天花板起呆的时候,他又忽然听见,隔壁床的赵样,说话了。

“我,我不告诉你,我的身份,会让你觉得别扭,觉得不舒服吗?”赵样的声音很轻,语气也有些犹豫,但却足够杨羽听明白了。

“不会。”杨羽毫不迟疑得答道。

“为什么?”翻过身来的赵样,疑惑得望向对面床上,同样正望着自己的杨羽。

“因为,你是我的小样儿,我的女孩儿。”杨羽笑了,笑得很阳光。

赵样忽得愣住了,一些早该消逝的记忆碎片,刹那间拼合成了一幅,早该忘记的画面。一个目光坚毅的高大男子,斩钉截铁得对年仅12岁的自己说道:“要走就走,要恨就恨,但是,我永远不会怪你,因为,你是我的小样儿,我的女儿!”

两份来自不同的人,不同的性质,却同样源自本能的爱,让赵样的精神一阵恍惚。

他对她的爱,就是这么单纯,这么简单。却单纯得义无反顾,简单得刻骨铭心。

“龙毅寒查到的那4个字,应该是‘国家机密’。至于我的真实身份……我只能告诉你,我。”

“没事,不用了。”再次将目光,投向空无一物的天花板的杨羽,兀自笑着,他的笑容,无比洒脱,“我问你这些事情的目的,也只是不想再眼看着你一个人,孤单得背负着不愿回的过去。仅此而已。”

小小的病房内,再次恢复了安宁,一种名叫温馨的味道,空气默默得弥漫。和杨羽一起仰望着天花板的赵样,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和你一起,不孤单……“什么时候,我们3个,才能永远得守一起,这么惬意得呆呢?”

“贪心鬼。”赵样冷哼了一声,不过她俏丽的面庞上,却始终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或许,这一天,不远了。”

龙毅寒很守时,杨羽和赵样刚刚吃过午饭,他便出现了病房门口。陪同他一起来的,除了眼圈红红的龙沫瑶之外,还有一个褐色短,眼睛细长,一进来就盯着杨羽猛看的可爱女孩儿。据龙毅寒介绍说,她的名字,叫做龙妞,是龙毅寒弟弟的女儿。

“h,小帅哥!早就听表姐提起你了,今天终于见到活的啦”先龙沫瑶一步,抢至杨羽跟前的龙妞,两眼冒光得握住了杨羽的手,死活都不愿松开了,“哇塞,眼珠子还是红色的呢,你太有型了!啊呀,走近一看才知道,原来你身材这么好?啊呀呀,这就是传说的胸肌吗?我可不可以。”

“龙书记,一会儿我们要谈很重要的事情,能不能让这个小妖。”面色极其难看的赵样,恶狠狠得指着口水似乎都快流下来的龙妞,咬牙切齿得说道,“这位小姐回避一下?”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请求,但看赵样那表情,恐怕若是龙毅寒胆敢蹦出半个不字,她就要跳下病床砍人了。

“不能!”依旧抓着杨羽不放的龙妞,指高气昂得望着脸色越难看的赵样,“这病房是你家的?想让谁走,谁就得走?怎么,舍不得啦?吃醋啦?这男人身上写你名字啦?沫瑶表姐怕你,我可不怕!”

赵样二话不说,直接跳下床来,一脚踹向了龙妞的肚子。虽然没有想到赵样会如此干脆的直接动手,但这个看似顽皮可爱的龙妞,身手竟然也算不错,松手后撤,水蛇腰一扭,赵样势大力沉的一脚,就这么被闪开了。

“啊呀,你这个凶女人,竟然敢踢我?我要你好看!”险些被赵样一脚踢飞的龙妞,恨声咒骂着挥拳砸向赵样。赵样是那种吃亏的人吗?于是乎……“赵样姐姐,别,别这样啦。”眼看着两个互不相让的暴力女人,这就要病房内分个生死,表情尴尬的龙沫瑶连忙站出来打着圆场,“龙妞她也是修士,昨天晚上,要不是她,我和爸爸就危险呢……你们别打呢!杨羽,你快拦着点呀!”

终,还是仗着自己身体结实,恢复力又变态的杨羽,硬抗了赵样的一记鞭腿,和龙妞的一记手肘之后,这才将两个已经打出真火的女人勉强分开。

短暂的骚乱过后,终于能谈点正经事了。

既然已经决定联手抗敌,龙毅寒自然也就没必要再有所隐瞒。刘海如何请来德高望重的老修士帮忙,老修士如何被人暗算,峰光如何惨死,老修士如何请来他的好友侯紫,侯紫老前辈又是如何神秘失踪,侯紫老前辈失踪之后所生的爆炸,集体死亡,甚至刘海官复原职的计划,等等所有龙毅寒已知的信息,他都一字不落的讲了出来。

“本小姐,就是刘海请来的那位老修士的唯一弟子啦!”自豪得拍着并不丰满的胸脯的龙妞,不屑得扫了一眼,连看都不愿看自己的赵样,“我师父可是道家正统,本小姐也是系出名门,和某些来历不明的人,可不一样。”

话一说完,就连忙做好迎敌准备的龙妞,却奇怪得现,赵样竟然并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打算。

从龙毅寒刚一说起侯紫,侯老爷子的时候,赵样便一脸担忧得望向杨羽,因为,她的第感明确得告诉她,侯老爷子,怕是已经不了。后来,就连思想单纯的龙沫瑶,也跟着赵样一起,紧紧握住了杨羽的手。这时,两个女孩才现,杨羽的手,竟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您说的那个,侯紫,是什么时候来的h市?”杨羽拼命压抑着心的不安,试探着问道,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已然近乎嘶哑。

“我想想,应该是……国庆假期刚刚结束的那几天。”龙毅寒疑惑得望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的杨羽,问道,“怎么,你认识他老人家?”

“他,是我师父。”

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被掏空的杨羽,失魂落魄得喃喃说道。

“你是天殇门下的?”捂着嘴的龙妞,失声惊呼道。她看向杨羽的眼神,竟是越的炽热。

“杨羽!你别吓我们,你怎么呢?不要这样。”

“杨羽!冷静!你这样没有任何意义!喂,说句话呀!”

此时的杨羽,已经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事物。他的世界,仿佛知道侯老爷子死讯的同时,便已经崩塌了。耳,是夹杂着阵阵轰鸣声的“你个逆徒!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眼前,是尘土飞扬间,侯老爷子勉强接住自己的拳头后,露出的欣慰的笑脸,“您会空手劈砖头吗?”

“不会。”

“您会胸口碎大石吗?”

“喂,小子,老夫不是街头卖艺的!”

“您什么都不会教我什么啊?”

“老夫能教你怎么打的着别人,别人却打不到你,别人打你一拳,你没事,你打别人一拳,那人就废了,怎么样,比劈砖碎大石有用?”

“哦,好,我想学!”

“孺子可教。”

“那个,侯大爷,我还是想知道,别人都打不到我了,怎么还会打我一拳,我没事啊?”

“咳……以后你出师了就知道了,现少废话。”

11年前,第一次见面,那时的您,精神矍铄,气宇轩昂,那时的我流着鼻涕,懵懂无知……“还记得我当初对你的要求吗?”

“做个,好人。”

“是啊,做人难,做好人难,但是师父觉得自己这个徒弟很是聪明伶俐,他不会做不到,对吗?”

“那是自然,像您徒弟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天赋异秉,能能武。”

“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你小子总也没个正形。”

“师父,您什么时候走?”

“原本是想后天走的,既然今天你找来了,为师该说的也都说了,那就,明天。”

“师父。”

“又做什么?”

“不要随便死外面啊。”

“混帐东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2年前,后一次见面,那时的您桔皮鹤,老态龙钟,那时的我朝气蓬勃,意气风。

娃娃大了,爷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