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164章 剥茧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5 字数:3481 阅读进度:185/364

第164章剥茧

“好啦,不要为难我大伯,他知道得还没我多呢。”撅着小嘴的龙妞,气哼哼得瞥了寒气逼人的赵样一眼,“好,我承认,我是跟踪你们了,那个纸鹤也是我弄的。可是,那是因为你们行迹确实可疑嘛!不但身边跟着一只至少戾魂级的小孩鬼,而且刘畅那家伙与你们分开没多久,就由于阴气透体而陷入昏迷,后来,你们又鬼鬼祟祟得出现那个是非之地。”

“戾魂级?戾魂。”杨羽反复念叨着龙妞所说的话,似是回忆起了一些很久远的事情,那时,他还不是修士,那时,侯大爷还陪他身边,那时,有肖震,有秦诺……“鬼分很多等级……灵界,一般称这种类型的鬼为——戾魂,再厉害些的,则被称为恶鬼。”当年,侯老爷子长途汽车上讲课的情景,仍然历历目,然而今时今日,却早已物是人非……“怎么,小帅哥,你不知道鬼魂的等级划分吗?”龙妞满脸的不可思议,她看来,身为灵界传奇,侯紫老前辈的高足,却不知道基本的鬼魂等级划分,实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灵,魂,鬼,三等级,这些灵界常识,侯老前辈没教给过你吗?”

杨羽讪笑着点了点头,尴尬得说道:“那个老……师父,还没来得及教我这些基础知识,就匆匆南下了。所以。”

“什么?连基础知识都没教?那他都教你。”

“喂,先把你们龙家的历史讲清楚好吗?现是翻这些八卦的时候吗?”好奇心起的龙妞,还待追问几句,可是一直横竖看她不顺眼的赵样,却忍不了了,“哼,一点都不识大体,我真替你师父赶到悲哀!”

被赵样说得一阵火大的龙妞,差点又要翻脸,好有龙毅寒一旁不住劝解,这才没有让局势再次向全武行展。

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勉强压下心头怒火的龙妞,咬牙切齿得继续讲解起来。

原来,江南龙家,本是灵界相当著名的通灵世家,几年来,也曾出现过无数响当当的厉害修士。灵界法术,共分4大流派。灭灵,御魂,炼魄,化鬼。而龙家为厉害的家传绝学,正是御魂术。不过,可惜的是,曾经盛极一时的龙家,传到龙毅寒这一代时,却生了一件天大的祸事。

讲到此处的龙妞,表情忽得有些黯然,顿了片刻,她才继续说道:“爷爷奶奶,一共有两个儿子。我爸行小,他从懂事的那天起,就对灵界的事情有着莫名的热情,他大的梦想,也是能够成为一名,荡人间一切邪祟的伟大修士。而大伯,却正好相反。”

“正是因为如此,同为修士的爷爷,奶奶,才一直不是很待见我大伯……大伯,我实话实说,您别生气哈!后来,我大伯负气跑去北方上了大学,而我爸则是留江南,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修习灵力,并终得偿所愿,成为了修士。”

“可是,就沫瑶表姐1岁,而我刚刚出生的那年,龙家出事了。爷爷和爸爸与一只极厉害的鬼魂斗法时,失败了。爸爸当场身死,而爷爷也因此变成了白痴,没过多久,就去世了。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奶奶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从此再也不愿过问灵界的事情。”

“再后来的事,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大伯做了官,沫瑶表姐慢慢长大,他们家从此与灵界绝缘。而我,或许是继承了父亲的基因,和他一样,我也对灵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不过可惜,奶奶不愿意再教我,于是,我终拜了奶奶的好友,步凡道长的门下。如今,5年过去了,我也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修士。r。”

从始至终,赵样都只是静静得凝神倾听着,不曾插过一句话。可能是因为同是单亲的缘故,赵样再看向龙妞的眼神,似乎柔和了许多。

“赵小姐,我们龙家,现可真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了,怎么样,有什么高见吗?”拍打了几下龙妞肩膀,以示安慰的龙毅寒,平静得望向低头沉思的赵样,沉声问道。

所有已知的情报,全部摆了赵样面前,而思许久的她,也并没有让人失望。

“先要确认的一点是,我们的敌人是谁?”赵样说出的第一句话就很让人惊讶。

敌人?当然是就是那个常江了,哦,应该还得算上那个,现已经被基本铲除干净的黑蛇会。

所有人都是如此想的时候,赵样却给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

常江是敌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现他仍没有把柄落我们手上,因此,可以暂时不去理他。接下来,黑蛇会,据龙毅寒的部下调查后得知,那批死赵样手上的武装人员,正是黑蛇会的人。于是,虽然龙家的人毫无伤,但是常江借刀杀人的目的,却是达到了。

敢于如此明目张胆得,政要云集的华庭小区,持械围攻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这是神马行为?这是神马性质?好,谁敢跟政府对着干,政府立马就让他难看。仅仅一夜之间,曾经风光无限的黑蛇会,便彻底消失了。包括黑蛇会龙头大哥内的20余名头目,因持枪顽抗,被当场击毙。

但是,问题却远比表面上要复杂得多。

“那晚,围攻我们的人,全部是被鬼魂附体的。你们觉得,正常情况下,常江会有能力控制这么多厉害的鬼魂吗?”抱臂翘腿的赵样,耐心得分析道,“那么,只会有两个可能,一,常江其实是个很厉害的御魂流修士,二,常江的身后,还隐藏着别的人,或者,别的鬼。”

凭着多年来与常江的明争暗斗,朝夕相处,龙毅寒肯定的表示,常江绝对不可能是修士。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常江并不是唯一的敌人。他的身后,另有其人。不过,据赵样推断,这个一直藏身于常江背后的家伙,八成就是传说,20年前,常江醉酒后遇到的那个“好心”鬼魂。

关于这一点,赵样是从黑蛇会的遭遇上分析出来的。梁邦曾经说,常江取走过他们大哥的一滴血,而从那之后,黑蛇会就立刻飞黄腾达起来。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血,是要滴到异宝上,才能有效果的。那么,这血,谁来滴?常江吗?他若是有机会将别人的血滴异宝上,他还有必要冒险联合黑蛇会杀人吗?所以,即使常江真的将黑社会大哥的血,滴到了异宝上,也绝对不会是他自己去滴的。谁滴的?当然是鬼了。

然而,赵样为什么没说,这个隐于常江身后的家伙,十成十就是那个20年前的鬼魂呢?还是因为黑蛇会的遭遇。黑蛇会覆灭了,黑蛇会老大,也挂了。可若是黑蛇会老大的血,真的被滴了那件异宝之上,那么,黑蛇会的结局,就绝对不会如此凄惨。由此可见,黑蛇会大哥,恐怕是被骗了。

所以,赵样得出的结论就是,他们如今将要面对的敌人,有八成可能是常江,和20年前的那只鬼魂;还有两成的可能,是常江,及一名精通御魂流法术的邪道修士。

之后,赵样又不无担忧得提到了昨天晚上的厮杀。她看来,无论是常江也好,邪道修士也好,甚至20年前的鬼魂也好,他们祭出如此豪华的阵容,摆下这般宏大的场面,其真实目的,绝不可能仅仅是借刀杀人,除去黑蛇会而已。

“他们,是想杀掉你们全家啊。”神情冷漠的赵样,轻轻指了指脸色阴晴不定的龙毅寒,“鬼魂与被附体的黑蛇会成员,双管齐下,这样一来,若是你们死光了,这件事也只会被算倒霉的黑蛇会头上。即使像现这样,你们毫无伤,他常江,也不会有半点麻烦。”

可是,为什么常江要等到今时今日,才对龙毅寒家下死手呢?

先,从目前常江的行为来看,他应该是个很有心机,且谨小慎微的人物。对自己没好处的事,不做。会让自己有危险的事,不做。分析出了他的性格,也就不难想到,常江之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动龙毅寒的原因之一,应是因为当时的常江,尚没有和龙毅寒生根本利益上的冲突,或者也可以说,当时还不是市长的常江,根本没必要,也没有资格和早已是市委书记的龙毅寒生矛盾。

其次,据目前收集的情报来看,无论是常江所仰仗的那件异宝,亦或是那位隐于其身后的神秘人物,它们的力量源泉,应该是相同的,那就是横死之人的鬼魂。近20年过去了,h市横死之人不计其数,可异宝却仍未出土,这就足以说明,异宝所需的鬼魂数量是相当庞大的。于是,为了供应异宝的需求,那位精通御魂术的神秘人物,只能将h市大部分的横死者灵魂,拱手相让,而自己,只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可以说,昨晚出现华庭小区的那批鬼魂,即使不是常江他们的全部家底,应该也已经差不多了。

“再有,就是得感谢你们的列祖列宗,给你们留下了件好宝贝。”皱眉喝了口白开水的赵样,有点怀念自己存t市冰箱内的伏特加了,“还记得2年前,你们家的那把绝情刀曾短暂得振动过一次?我想,其实那时,常江就已经派出了部分鬼魂去你们家试探了,只是,知道绝情刀存的情况下,出于谨慎的考虑,他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昨晚,他应该是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才会下定决心,出全力一击。可惜,他算漏了一点,那就是,我和杨羽,竟然有如着足以扭转整个战局的实力。”

没有理会一旁小声嘀咕着“一点都不谦虚……臭屁……有什么了不起。”之类碎碎念的龙妞,好整以暇得翘着二郎腿的赵样,又抛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大胆猜想:“后,要说的一点是。我怀疑,包括常江内的所有人,或许都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