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192章 线人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5 字数:2868 阅读进度:213/364

第192章线人

清晨的阳光,穿过剔透的玻璃窗,暖暖得洒医院的走廊。查房的护士,像往常一样不急不徐得走向雯雅所的病房。所有负责5楼高级病房的护士都很清楚,503号房的雯雅是个好病号,不会吵也不会闹,很是让人省心,只是喜欢唱歌罢了。虽然这一唱就是一整天,但她唱歌的声音却很小,并不会骚扰到别人。另外,其实雯雅的嗓子,也确实不错呢。

“咦?怎么今天不唱了?”年轻的护士小声嘀咕着,推开了雯雅的房门。

病床上的雯雅安静得睡着,睡得无比安详,甚至,她那张精致却有些苍白的俏脸上,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释然的微笑。

“终于不唱歌了,或许是病情有所好转。”年轻的小护士认真得检查了一下雯雅的状况,现雯雅确实只是睡觉之后,她的心竟是有些小小的欣喜,“唉,这么年轻就遇到这种事情。”

一声房门关闭的轻响过后,503号病房再次安静了下来。没有人会想到,雯雅这一睡,就睡了一辈子……“梦,和老公过一辈子,也算是一种解脱。”带着墨镜的赵样,低声嘀咕了一句,用力踩了一脚油门。红色的别克君威轰鸣着飞驰而去。

“她多也只能再活7天而已,哪里是一辈子嘛。”坐后座上的龙沫瑶,眼泪汪汪得吸了吸鼻子。

坐赵样身边的杨羽,出神得望着后视镜,飞速远去的医院,轻轻抚摸着胸前冰凉的死玉。

“两个人一起走过七天,还是一个人孤独得渡过几年,你会选择哪个?”收回目光的杨羽,随手按下了车载音响的播放按钮。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能承受岁月的变迁……多少人曾你生命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你身边……一生有你……有你,足矣……方家的别墅内,神情憔悴的何健飞,皱眉端详着手的一副钢笔画,久久无语。画得是一名长相平凡的女人。画这女人的身子微躬,双腿并拢得站着,脑袋向前探出,长长的头遮住了部分的脸庞。这种诡异的站姿,让人看了很是难受。而引人注目的,却是她的那双眼睛,猩红的眼睛。

“你们是从哪里弄来的。”放下那副看着就让人有些后背凉的画像后,何健飞又拿起了另一副画。结果他的后背凉了,因为,他刚拿起来的这副,竟是那女人的脸部特写,“呃……这是,是什么东西?”

“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坐何健飞对面的杨羽,直接忽略了何健飞的第一个问题。站落地窗边品着红酒的赵样,满意得冲他点了点头,“画是瑶瑶画的,据目击者称,这画基本就和那女人的照片一样了。”

“目击者?”将那两张很是让人不快的画像,随手交给小穆之后,何健飞又疑惑得望了一眼表情肃穆的杨羽,“哪里来的目击……哦,好,商业机密,是?”

杨羽双手一摊,无奈得耸了耸肩,没说什么。

“好好,机密就机密。反正只要能赶‘那些人’接手前,摆平这个罪魁祸就好了。”何健飞苦笑着摇了摇头,抬腕看了眼手表,“一会儿有个线人会过来,我想他提供的线或许会有些帮助。”

赵样奇怪得望了望笑得异常神秘的何健飞,冷哼一声,继续品起酒来。

想让我问你?做梦……这个丫头,和她爹真是一模一样啊。

望着赵样寒气逼人的侧脸,何健飞的脑海,忽然浮现出一个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背影。那背影无比的高大,却也无比的落寞。

“赵紫隆,你小子可是生了个好闺女啊。”

“长好,穆哥好,帅哥好,美女们好,哇,这房子也很好。”一名头凌乱,胡子拉碴,相貌猥琐的大龄青年,点头哈腰得和杨羽他们打着招呼,“小弟我本名牛大宝,不过我朋友们都叫我牛叉,几位要是赏小弟的脸,就也叫。”

“行了,快过来坐下。”似乎是领教过牛叉无敌碎嘴子的小穆,厌恶得指着一把实木的椅子,“让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听你废话的。”

站小穆身边的杨羽,微微皱了下眉。

哪有这么和人讲话的,穆哥这什么态嘛,还人民警察呢……没错,这位牛叉,便是何健飞所说的线人。几天前,正是他将夜归的雯雅送回了水岸假日小区,并与雯雅生了短暂的争执,后,他还给了雯雅一张他的名片。而这张名片,现就躺小穆的公包里呢。

“你好,牛先生。”杨羽客气得与牛叉握了下手,被杨羽的友好态,感动得满面红光的牛叉,似乎又准备开说了,好反应迅速的杨羽,及时出言阻止了他,“我就单刀直入了。你认识雯雅?”

被杨羽一把按回椅子上的牛叉,表情纠结得望了眼不远处的沙上,面沉如水的何健飞。

“算是,认识。就见过一次。”将目光从何健飞身上移开的牛叉,涩声答道。他似是想起了一些不是很愉快的回忆,“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事儿。那天晚上,是我把她从开区拉回这个小区的。”

“你知道,雯雅她。”

“冤枉啊,太冤枉啦,这不关我事啊,昨天晚上我已经交代过一遍了啊。”杨羽的话刚说了个开头,牛叉便急不可耐得跳了起来,哭丧着脸很是紧张得分辨道,“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那天我原本已经都打算收车回家了,就是因为去街边买了10块钱的烤串,结果这么一耽搁,那位姐姐就上来了,我哪儿知道她会死啊,要是知道会现这样,打死我也不会拉她啊,唉呦喂呀,我以后再也不吃烤串了。”

杨羽傻傻得看着眼前滔滔不绝,口沫横飞的牛叉。此时的他,终于理解刚才小穆为什么是那种态了。

“停停停!谁告诉你雯雅死啦?没死,至少现还没死呢!另外,我没兴趣知道t市哪家的砂锅好吃,说重点!明白吗?重点!”强忍着没有动手打人的杨羽,咬牙切齿得恨声说道。而牛叉,竟然已经论述“关于天朝经营人体盛的可行性”了。

几分钟后,小穆和杨羽愤怒的眼神注视下,明显萎靡了许多的牛叉,终于安静了下来。

“那天晚上,你对雯雅讲了一些话对吗?”心情稍微平静些许的杨羽沉声问道。

牛叉点头。

“你说的那些话,让雯雅很不高兴,对吗?”

牛叉先是很坚决得摇了摇头,但小穆一声冷哼过后,他又神色尴尬得点了下头。

“你都对她说了什么话,现重复一遍。”对牛叉的表现较为满意的杨羽,继续问道。

牛叉的表情忽得有些痛苦,犹豫半晌后,他才讷讷得问道:“真要听我再说一遍?”

这次换作杨羽点头了。

“好,苍老师是个很可敬的人。”

“你故意的是不是?”小穆猛得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别净说这些没用的!”

被小穆吓得一激灵的牛叉这次是真的快哭了。

“穆哥,我,我哪儿知道哪些是有用的啊,到现你们都没告诉我这位叫雯雅的姐姐到底怎么了啊,你到底要我说嘛呀。”

杨羽看了一眼默然无语的何健飞,心很是不解。

“杨羽,我也有我的无奈。我的领导,要求我未破案前,必须对这两起案子严格保密。”何健飞郁闷得叹了口气,“我擅自把你们三个卷进来,已经是违反规定了。至于保密的原因,恐怕你也能猜到。”

杨羽等人,集体沉默了。

原因很简单,为了以后彻底掩盖事情的真相呗……“牛先生,雯雅下车后,你曾问过雯雅,她家里平时有没有供奉些什么神明之类的东西,对?你为什么要这么问?”缓缓坐直身子的何健飞,一脸凝重得问道。

被何健飞严肃的表情吓得一愣的牛叉,眨巴了几下眼睛,讷讷得说道:“是,是说过,呃,那是因为……因为。”

“因为这个小区,不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