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193章 变迁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5 字数:2154 阅读进度:214/364

第193章变迁

大约5,6年前,一块比邻t市心公园的土地,被围挡圈了起来。据周围的居民说,那里是要盖高级住宅区。这块曾经并不起眼的地,便是后来的水岸假日花园小区。

t市是一座拥有悠久历史的老城,经过了无数次的拆迁扩建之后,方才有了今日的繁华锦绣。同样,无数次的拆迁与扩建,也不可避免得湮没了无数旧时的建筑,与旧时的故事。水岸假日花园小区的前身,正是一处有故事的地方。

出租司机牛叉,是一名土生土长的t市人,祖上八辈都是喝t市那条著名河流的水长大的。因此,本身年纪并不算大的他,却也从自己的父辈那里听到了不少关于老t市的传说。

“很早以前,心公园这边,有个刑场。”表情凝重的牛叉,阴恻恻得沉声说道,那样子有点像是讲恐怖故事,“据说老t市的死刑犯,都是这里被处决的。而且,一些没有亲朋收尸的死刑犯,行刑后,就直接被埋了刑场旁边。久而久之,一个乱葬岗出现了。”

很久以前,心公园附近,只是远离老t市城区的一处偏僻的郊区而已。当时的政府将刑场设鲜有人迹的这里确实无可厚非。至于后来慢慢形成的乱葬岗,则是因为没人反对,又远离城区,政府官员门也就干脆懒得去管理了。

但当时的人们,哪里会想到t市展的如此迅猛,连过去的刑场,乱葬岗,如今都变成城市心的一部分了。结果,出事了……“心公园的一部分,就是以前的刑场,而这个水岸假日小区,则是正好就盖了乱葬岗上。”喝了口龙沫瑶端来的热茶之后,牛叉讲得来劲了,“所以这里的风水一直都不好,做买卖的赔钱,住这里的经常生病。应该就是因为阴气太重,以至于人和风水都受了影响的缘故。”

这个相貌猥琐的牛叉,虽然废话很多,但他知道的东西倒是确实不少,连这些赵样都没查到的资料,他也能如数家珍得娓娓道来。

“难怪阴气这么重。”听得有些入神的杨羽,缓缓点了点头,“刑场不应该有这么重的阴气的,但要是乱葬岗的话。”

“杨羽,好,好可怕,人家不想住死人堆上啦。”一听说这水岸小区的前身,其实是一个乱葬岗,龙沫瑶的心登时一紧,不怕鬼是一回事,可天天与尸骨相伴,却是另外一回事了,“赵样姐姐,咱们不要这里住呢好不好。”

眉头紧锁的赵样,根本就没功夫搭理龙沫瑶。此时的她,正因为自己没能收集到完整的情报,而郁闷着呢。

该死,那群混蛋真是该死……竟然连这里是刑场还是乱葬岗都没搞清楚!

“你说的这些,只是野史罢了,未必就一定是真的。”狠狠瞥了眼得意的何健飞后,坐回杨羽身边的赵样,很是不屑得说道,“道听途说来的东西,能有多少可信?”

牛叉登时就急了,双眼圆睁的他很是愤怒得急声说道:“你,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是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誓,我牛叉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比24k金还真!要是我有半句虚言。”

向来多疑的赵样冷哼一声,将脸转向了一边,懒得再理睬越说越激动的牛叉了。

“好!好!你不信是,你不信,那我就说一件实实生过的事!”脸红脖子粗的牛叉,狠狠擦了下自己已经开始冒白沫的嘴巴,“这事情就生水岸假日刚刚开始打地基,修地下车库的时候!”

牛叉向来好说,而能说,又敢说的人一般朋友都会很多。而牛叉众多的聊友之,恰好有一位,曾水岸假日花园小区的建筑工地上,工作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次,醉酒的他,无意间透露出了一件,生水岸假日小区,建设期间的恐怖故事。

众所周知,盖房子,都是要挖地基的,而盖高层,是要挖很深的地基。原来水岸花园小区这片地方,从来没有出现高于5层以上的建筑,因此也从来没打过太深的地基,可现不一样了,水岸假日花园小区,是要建至少25层的高层的。于是,这地基自然浅不得。于是大量的工程土被清运了出去,一个个高层的地基,也越挖越深,终于,某天的午后,有东西被挖出来了。

这东西并不仅仅是一件,而是一堆,一片。一片凌乱,惨白,堆积如山的枯骨!

当班的建筑工人们当时就被吓傻了,有人立刻就哭喊着跪倒地,不停磕头,有甚者,一些胆子小的竟是被直接吓昏了过去。但是,多的人,却只是傻愣愣得望着那片诡异的尸骨海,不知所措。

人,就是这么奇怪。他们并不好怕活着的同类,却反而会害怕死去的同类……挖地基挖出大量的尸骨,这种事情当然是不能传出去的。否则,这房子盖好后,还怎么卖出去?没有人会愿意住坟地上?于是,当水岸假日小区的开商,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先想到的,并不是如何安葬这些无主的尸骸,反而是第一时间联系到工地现场负责人,语气严厉得要求他务必将这件事情的真相封锁起来,为此,他还特意拿出了一笔数目不详的巨款,作为建筑工人的“封口费”。

至于如何处理这些尸骨,那位身家上亿的大老板却只说了一句“你看着办!”

身为老板亲戚的工地负责人,忠实得执行了老板的指示。每名工人都拿到了一笔,他们看来,确实不少的封口费,而这件挖出白骨的事情,开商的恩威并施之下,竟也真就被这么瞒了下来。至于那些白骨,则是被偷偷埋工程土内,被一辆辆卡车,不知倒去了哪里。

“不过,这之后,还生了一件事情,知道的人就少了。”满意得扫视着杨羽等人,无比震撼的表情,志得意满的牛叉继续爆着猛料,“今天之前,一直只有3个人知道。那就是当初水岸假日建筑工地的负责人,我的这位朋友,还有我。”

“其实,被挖出来的,并不仅仅只是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