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13章 失踪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6 字数:2689 阅读进度:234/364

第213章失踪

“你,你回来了。”一个浑身湿透的年美妇,脸色苍白得站门口,泫然欲泣得望着愣当场的郝建设。看到自己老婆这个样子的郝建设自然免不了询问缘由,只是他得到的答案,却很是离谱。

“家里,家里太热了,所以,所以就冲了个冷水澡。”裹着被子,瑟瑟抖的女人,强笑着说道。望了眼窗外呼啸的秋风,又看了看女人被冻得紫的嘴唇,郝建设忽然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红,你要是不希望我去打牌,可以直接对我说,你这样又哭又闹的是什么意思?”强压着火气的郝建设,用量平静的语气,一字一顿得说道,“知道我被你吓成什么样子了吗?刚才我差一点就把车开河里去了,站门口时,我手哆嗦得连钥匙都拿不住了!”

蜷缩床角的女人,沉默得低下了头,闪亮的泪珠轻轻得坠落紫红色的床单上。然而此时怒火烧的郝建设,却是再没了半点心疼之感。卧室内的气氛有些凝重,一时间,无语静坐的两个人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当然,或许,是不能说什么……“你睡,我走了。”看着自己老婆可怜巴巴的样子,不忍再说重话的郝建设,无奈得叹了口气,站起身,扭头向门口走去。

“啊?你,你等等,你,你要去哪里啊!都这么晚了!”泪流满面的女人,惊慌失措得从床上跳了下来,死死拽住了郝建设的衣角,泪眼婆娑得哀求起来,“求求你,别走,留家里陪我,我……我害怕。”

眉头紧皱的郝建设,用力将衣角从女人手拽了出来,不耐烦得随口问道:“这么大的人了,怕什么怕?锁好门,关好窗,楼里有邻居,小区有保安,实不行还可以打电话找警察!怕?哼……说啊,你怕什么啊?”

被惯性带得踉跄几步的女人,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子。面对着老公的厉声质问时,女人呢喏了半晌,却终是没说出半个字来。

“就是,就是想让你,别走……我害怕。”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显然只会让郝建设加不满,于是……“咣当”大门,被重重得关上,屋内,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沉重的大门,隔断了外面未知的危险,隔断了刺骨的寒意,同时,也隔断了,后的希望。卧室内,灯光暗淡,女人赤着双脚,披散着长,垂站冰冷的地板上。

“啪”一声轻响过后,黑暗瞬间降临。如水的月光穿过剔透的玻璃,映照着纤尘不染的卧室。

“唦唦。”

此时,楼下,刚刚打开车门的郝建设,回头望了眼身后灯火全无的高楼。那里,某个黑暗的格子,便是他的家。

“这次就算是给你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这么无理取闹。”钻进驾驶室的郝建设,低声嘀咕道。他的余光,那个黑暗的格子内,一个穿着红色睡袍的女人,正默默得望着他。

那是郝建设后一次见到他的老婆。

“这样……就完了?”反复琢磨了几遍郝建设的话后,臧暗月仍是有些不理解,“老郝,说实话,我感觉,嫂子应该只是和你闹别扭,暂时躲起来不见你而已,这和鬼……似乎没关系?”

听到臧暗月的质疑,郝建设的表情陡然间狰狞了起来,霍然起身的他声嘶力竭得咆哮道:“不,是鬼!就是鬼!就是鬼把她拐走的!”

“好好,郝先生,你,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牛叉越来越后悔自己竟然为了几个免费的烤串,就跟着阿月一起来拜访这个精神严重有问题的病人了。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真的,真的有鬼。”牛叉和臧暗月的再三劝解下,终于平静了些许的郝建设,可怜巴巴得望着臧暗月,不停得解释道,“那个鬼穿着红衣服,一到了晚上,就这屋子里飘来飘去,还时不时得‘唦唦’鬼叫!所以,所以当初阿红才会害怕,就是这个鬼把阿红拐走的。”

臧暗月苦笑着转过头,望向身边同样苦笑着的牛叉。两个人的心极为默契得想到:精神病医院的电话是多少来着……“阿月,我没疯,我真的没疯。”似乎看出二人心所想的郝建设,痛苦得闭上了眼睛,“我也希望阿红只是和我闹别扭,暂时离家出走了,我也希望,关于那红衣鬼的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可是,可是事实不是这样啊。”

挥手将臧暗月和牛叉赶开的郝建设,独自喘息了片刻后,继续讲起了他的遭遇。

那晚,心情郁闷的郝建设离开家后,并没有再去打牌,而是找了一家洗浴心,凑合着过了一夜。折腾了一宿的他直到转天午才悠悠醒来。身为部门经理的他虽然并不需要每天按时到公司报道上班,但是整个上午都不见人影,也实说不过去。于是,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的郝建设,便直接开车赶去了公司。至于那个水岸假日花园小区的家,以及他的老婆阿红,此时正给自己琢磨着迟到借口的郝建设,却是根本没心思去想了。

晚上,当又饿又累的郝建设,有气无力得推开家门时,却猛然现,这个家,似乎与平时,有些不一样。没有灯光,没有声音,加没有那熟悉的饭菜香。阿红不见了!

“哼,长能耐了,竟然跟我玩这一套!”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半个人影的郝建设越愤怒,此时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好啊,犯了错误,不但不认错,还变本加厉得用失踪来吓唬自己,这种不正之风必须及时遏制,否则以后这婆娘还不反了天了?

现自己老婆竟是连手机都丢家里之后,郝建设彻底放弃了主动联系他老婆的念头。气呼呼得吃了一包方便面后,跑出去找人打牌了。这一走,又是直到凌晨才回家。

“还没回来?”凌晨3点半,熬得双眼通红的郝建设,愣愣得望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郝建设的老婆阿红,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村妇女。勤劳美丽,却异常的胆小含羞。和郝建设青梅竹马的她,自从嫁人之后,便基本没再上过班,只是一心得家操持家务。而事业逐渐有成的郝建设,也乐得有个如此本分懂事的老婆他身后默默得支持他。试问,一个性格如此内向腼腆的家庭妇女,怎么可能会有离家出走的勇气?何况,自从3年前,郝建设的老丈人病逝之后,整个t市,阿红便再无亲人了,无亲无故得她,又能跑去哪里呢?

“哦,是吗,不啊,那,那……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黑着灯的客厅烟雾缭绕。脸色阴沉得吓人的郝建设,用力得将手机摔了沙上。虽然已是凌晨时分,但心急如焚的郝建设,还是将阿红为数不多的朋友们,挨个儿问了遍,然而询问来的结果却只能让他加绝望。

你,你到底哪里啊……“铃——”被陡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的郝建设,疑惑得望向远处茶几上,不停振动的三星手机,那是阿红的手机。整个城市,除了郝建设外,仅有不到10个人知道阿红的电话号码,而这几个人,郝建设刚刚才联系过他们……“喂?”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串陌生的号码,似乎是座机。

“”对方没有说话,话筒里出奇的静。

“喂?说话,请问您是哪位?”不好的预感越强烈,说话的语气也加紧张。

“你老婆,不见了?”一个嘶哑而低沉的声音,阴恻恻得说道。

郝建设的心顿时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