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32章 孤芳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7 字数:2862 阅读进度:253/364

第232章孤芳

通往住院部的走廊内,满面春风的刘主任,紧紧得黏妖娆娇俏的赵样身边,热情洋溢得向她讲述着,关于这家历史悠久的著名医院的诸多奇闻轶事,各处建筑布局,以及一些院内医护人员必须要遵守的规则。至于那位刚才还跟刘主任身边的年轻护士小张,却是早已不见了踪影。想来应该是被喜厌旧的刘主任,给支去别处了。

“哈啊?这里的规定好严格喔,那可怎么办呀。”给自己编造了一个“本该去查房,却不慎迷路的实习小护士”身份的赵样,可怜巴巴得望着刘主任,红色的杏子眼水汽朦胧。从刚才起就始终没再将目光从赵样身上移开的刘主任,顿时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人家现还是试用期呢,会不会因为这个被炒掉啊,呜呜……”

“没事,没事!有我呢。”心窃喜的刘主任,一脸正气得轻抚着赵样的后背,看似是安慰,实则却是揩油。不过,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对了,你还没说到底是哪个医生带你啊,别怕,不是跟你吹,总医院还真没人敢驳你刘大哥的面子。”

“刘主任,您人真好。”笑语嫣然的赵样,再次将话题巧妙得引向了别处。赵样那倾国倾城的笑颜攻势下,刘主任眨眼间便迷失了。

我的天啊,这个小妞实是太要人命了!这身材,这脸蛋儿,这媚劲儿,这水灵灵的红眼睛。绝对不能便宜了其他那几个科室的老家伙们,务必要快拿下!

“刘主任,干嘛总盯着人家看嘛,人家不好意思呢……”赵样强忍着恶心,一边模仿着龙沫瑶的说话方式,一边扭捏得低下头,隐蔽得看了眼同样得自于那名小护士的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

“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唐突了。哎呀,主要是你刘大哥从来没见过女孩子带红色的美瞳嘛,所以才多……”

“砰!”“砰砰砰……”

先是一声,两声,继而一连串的轰鸣声,险些将酒色过的刘主任吓得一屁股坐地上。

“这是,这是枪,枪声?”下意识得蹲到墙脚寻求掩护的刘主任,无比惊恐得四下张望着,这种声音他很熟悉,不过都是电影电视上听到的,“医院怎么会有枪声啊?”

“哇,好可怕,救命啊!”脸色苍白的赵样,惊声尖叫着扑进了刘主任的怀里,埋头抽泣起来。又怕又喜的刘主任,愣愣得感受着怀的软玉温香,一时间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快快!那边!该死,她哪儿来的枪啊!”正当色胆包天的刘主任,刚刚稳下心神,打定主意冒死也要多占些便宜的时候,这条走廊的头,却突然窜出了一群荷枪实弹,面色阴沉的警员,“大家小心点,据说她枪法特别准!”

被枪声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警员们,一个接一个得从刘主任和赵样的身边匆匆跑过,似乎没人想对这两位躲墙角的医护人员说些什么。当然,心暗爽的刘主任,压根儿也没想让这群凶神恶煞的电灯泡们留下来。

可惜,天总是不遂人愿,一名跑后的年轻警员,迟疑着停下了脚步。

“你们赶紧离开这里!5楼有一名受伤的犯人逃跑了,很危险!快走!”这名年轻警员,好心得为刘主任他们指出一条为安全的撤离路线后,便急急火火得追赶他的同事去了。

“走,咱们先去我的办公室避一避。”此时的刘主任全然不见有丝毫害怕的样子,幸福得牵着赵样小手的他,已经考虑白日宣淫的可行性了,“咦,你怎么不走啊,咦,你这是……啊!”

一拳将倒霉的刘主任撂倒地的赵样,哪里还有半点妩媚的样子,一张如罩寒霜的俏脸上,满是森然的杀气。

“哗啦”这个声音,对于躺地上捂着肚子,疼得直抽凉气的刘主任来说,同样很熟悉。不过也是只电影电视上才有机会听到。那是,拉枪栓的声音。

“不想死?”望着顶自己脑门上的手枪,刘主任疯狂得摇头。

单手便将至少十来斤的刘主任一把拽起的赵样,一边用那把得自马洪的手枪死死顶住刘主任的后心,一边迅速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此时住院部的方向,隐约传来了阵阵喧闹的人声,与杂乱的脚步声。

已经成功让医院陷入骚乱,接下来,就该是趁乱脱身了。

“带我去你的汽车那里。”

欲哭无泪的刘主任,很是听话得配合着赵样,寻了一条略显迂回,却很是清净的路线,顺利避开了医院内哭闹奔逃的汹涌人流,以及为数不多的,焦头烂额的警员,向着医院后身的员工停车场快步走去。

头一次被枪指着后背的刘主任,再一次开始庆幸自己当初并没有拒绝那些厚实的红包。因为如果没有那些红包,自己便不会有这台汽车,而要是没有汽车……当前引路的刘主任,小心翼翼得瞥了眼紧自己背后,神色冰冷的赵样,心一阵后怕。

“啊呀,刘主任,你听到枪声了吗?乖乖,太吓人了。”人迹稀少的员工停车场上空旷异常,负责值班看车的葛大爷,热情得和刘主任打着招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太吓人了。你说医院里怎么会有人开枪啊?”

“是啊,我也正纳……呃。”对这位葛大爷的絮叨颇为了解的刘主任,本想靠着聊天来拖延到有人来救他的,可惜,赵样轻轻用枪顶了下他的腰眼后,他立刻就蔫了。

“咦,刘主任,怎么今天这么早就走了啊。”现刘主任似乎有些不对劲的葛大爷,狐疑得望了眼已经钻进汽车后座的赵样,“我看你脸色不大好啊……”

“刘主任说要带我去吃早点。”隐藏起自己真实面目的赵样,再次露出了那副男女老少通杀的妩媚笑容。看到赵样笑容的刘主任默默流泪,而年过半的葛大爷,却是当场就步了刘主任的后尘——嘿嘿傻笑着迷失了。

半小时后,t市某个偏僻的角落,双手抱头趴方向盘上的刘主任,痛哭流涕得哀求着。

“女英雄啊,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能带你去我家啊,我女儿才11岁啊,求求你啊,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啊。”

赵样有些意外得重审视起眼前这个让自己无比讨厌的年男子。愚蠢好色,无耻下流,贪生怕死。这便是赵样给刘主任下的定义。可没想到的是,当赵样提出要去刘主任家暂避一下的时候,这个已经被赵样上“该杀”标签的猥琐男人,却是哭嚎着拒绝了。

理由很简单,刘主任有个女儿。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丁点儿威胁或伤害,哪怕他将为此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没想到,你不是个好人,却是个好父亲。”端详着刘主任钱包内照片的赵样,不无羡慕的低声呢喃道,“你女儿真幸运。”

“啊?”已经做好挨枪子儿准备的刘主任,以为自己幻听了。

“以后,祸祸别人女儿的时候,好好想想,若是你的女儿被人这般玩弄,你会是怎样的心情。”

涕泪横流的刘主任停止了哭泣,默默得望着自己的鞋尖,半天没有吭声。

“嘭!”刘主任脖子一歪,软软昏倒了座位上。或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刚才那番下意识的保护女儿的行为,竟是意外得保住了他继续做男人的资格。因为,这个世界上,凡是敢于像他那样占赵小样便宜的男人,全部都已经不再是男人了。甚至一些情节严重的,是连人都没得做。

“那么,可以开始计划的后半部分了。”将刘主任那辆银色的雷克萨斯,缓缓开到一处僻静的小区后,便弃车步行离开的赵样,忽得驻足转,目光深邃得望向远方初升的朝阳,轻抚着点点朱唇上,那近乎消失的樱花印,喃喃自语,“杨羽,你以后,还会记得,曾经有一个脾气很差的坏女孩儿,叫赵小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