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46章 峰回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7 字数:2655 阅读进度:267/364

第246章峰回

“你说什么?超级病毒?”何健飞紧皱着眉,痛苦得揉着脑袋。来自各方的压力,连日的奔波,以及老搭档兼挚友的意外事故,种种接连不断的苦难,终是让这个傲骨铮铮,永不低头的北方汉子,感受到了一丝难以抑制的疲倦,“这也太离谱了?”

冬日,午后,明媚的阳光斜斜穿过纤尘不染的玻璃窗,此时,本就不大的公寓,显得格外拥挤。沙上相拥而坐,神色萎靡的凌霄鹏小两口。特意抽空赶来,与杨羽等人商量对策,交换情报的何健飞。与杨羽一起席地而坐,抱着膝盖默默呆的龙沫瑶,以及,趴屋内那唯一的双人床上,呼呼大睡的龙妞……“一点都不离谱。”窗外晴空万里,可杨羽的表情却是阴云密布,连说话的语气都显得有些阴郁。因为他刚刚从龙妞那儿得知了一些关于赵样的消息,一些怀得不能再坏的消息,“二战时期的某个轴心国,就曾针对这种超自然武器进行过研究,而且据传说,他们似乎已经获得了不小的突破。只不过这些研究成果还没来得及投入使用,战争就结束了。”

好怒过,恨过,心疼过后的杨羽,并没有就此失去理智。此时的他竟然仍能保持着相当的冷静,与何健飞一起探讨目前的局势。只能说,杨羽确实长大了,不再是曾经那个动不动就会热血冲脑的莽撞少年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种,呃,能改变人性情的病毒,是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昨天至今,只飞机上迷糊了一会儿的何健飞,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好,我不乎它到底是谁制造,我只想知道,这个鬼东西怎么会这么恐怖?到底有没有办法消灭它?”

叹息,低头,轻抿一口龙沫瑶亲手冲泡的咖啡,袅袅热气,杨羽的眼神显得异常深邃。

“我们给这种病毒起了个名字,叫阿红。而且病毒改变的并不是性情,而是,灵魂……”

虽然尚不知晓这种传染性极强,隐蔽性极高的“阿红病毒”到底是何来历,但经过几日来的短兵相接,特别是昨夜一战,杨羽和龙沫瑶,已经基本弄清了这种病毒的特点。

与现今已知的病毒不同的是,这种“阿红病毒”的主要感染对象,并非是**,而是灵魂。感冒,烧等等**上的症状,只不过是灵魂被感染后的附属现象而已,并不会对人造成太大的伤害。真正足以致命的,是它对灵魂的改变与扭曲。

先,感染病毒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被感染者会反复听到一种类似心声的声音。这些声音看似源自被感染者内心的真实想法,实际上却是灵魂被病毒侵袭后所产生的幻觉。不同的人,会听到不同的声音。有时是鼓动你去杀人,有时则是说服你自杀。

而后,如果你心理素质过硬,没有这些声音的蛊惑下去杀人,或是自杀的话,便会进入下一阶段——幻觉。

这个阶段的被感染者,除了依会听到声音外,还会看见许多本不存的幻影。昨天夜里,杨羽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由无数病毒组成的阿红,根本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鬼魂了,因此,它也就根本不可能会使用鬼魂的专有技能鬼打墙。这一点,是因失血过多而濒临休克的杨羽,被七蛋从3楼的楼梯间内救回来后,由龙沫瑶推断出来的——杨羽遭遇的并不是鬼打墙,而是幻觉,是幻觉让他以为,他始终徘徊7楼而已。

除了让人产生空间与时间的幻觉外,这种病毒还会带来另一种杀伤力大的幻觉——恐怖幻觉。水岸假日花园小区,那两名死楼道的巡夜保安,凌霄鹏黑暗捡到的断指,甚至当年郝建设接到的那些由空号打来的电话,以及妻子阿红被红衣女鬼抓走的场景,应该都是这种阿红病毒的作用下,产生出来的恐怖幻觉。

而这种种幻觉的终目的,则是为了让被感染者精神崩溃,疯狂,自杀,或者杀人。

如果你的神经坚韧得足够逆天,以至于上述种种幻听,幻觉都没能将你成功击垮的话,那么恭喜你,阿红病毒将带你进入被感染的后阶段——力量暴增,速变快,成为无异于超人般的存。但与此同时,你也将彻底爆的阿红病毒的改造下,完全丧失理智,变成彻头彻尾的嗜血恶魔。

目前来看,唯一一名,曾坚持到进入后阶段的被感染者,就是雯雅的老公了。但可惜的是,人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到底是怎样一种伟大的信念,支撑着这个平凡的男人,与恐怖的阿红病毒斗争到后一刻的了。

杨羽的话说完了,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如果是医学能够解决的病毒,那还好说,可这个阿红病毒,却是属于灵魂领域啊……”沉默半晌后,双眼满是血丝的何健飞,神色凝重得涩声说道,“我们,该怎么办?”

捧着咖啡正要喝的杨羽闻言忽得一愣,就连他身旁的龙沫瑶也是一脸疑惑得望向何健飞。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何健飞不解得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是有个从地下挖出来的盒子吗?”何健飞那不似作伪的无辜表情,杨羽的心猛得一沉。

“可那盒子早就几年前,就被郝建设连同他那套水岸假日小区的房子一起卖掉了。那套房子后来又被转卖了好几次,现根本就查不出初的买主了。”何健飞一摊双手,很是无奈,“我当然知道那盒子关系重大,可现……”

“刑名这个名字,你没听过吗?”与龙沫瑶互望一眼之后,杨羽的表情越冷峻。

“没有。”人老成精的何健飞,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怎么,我应该知道这个名字吗?”

该死!被骗了!

“买的芝华士12年。”一间外观与内饰同样简陋的平房内,将长扎成辫子的轮椅帅哥木子,轻轻得将盛满琥珀色酒浆的玻璃杯摆了桌上,“但是别喝太多,对身体不好。”

与木子相对而坐的赵样冷冷得扫了木子一眼,一把抢过了木子手的酒瓶。

“好,好,看来你恢复得不错,都能从我手上抢东西了……”摇头苦笑的木子,无奈得叹了口气,“说说那个倒霉蛋。”

“又被我扎了一针,至少得睡到明天早晨了。”喝了几口酒的赵样,精神明显有所好转,“你呢?你是怎么摆脱盯梢的?”

正专心得往盘子倒着牛奶的木子不屑得挑了下眉毛。

“我局里那会儿,曾带过一个徒弟。”木子弯下腰,小心得将一只胖胖的黑猫抱了起来,“现那个笨小子,竟然成了安全局器材研究部院的主管。”

赵样不喝酒了,而是安静得伏桌边,出神得望着那只添牛奶的胖黑猫。

“你对动物毛过敏?”

低头挠着手腕的木子动作忽得一僵。

“没事儿,我有药。”

“为什么过敏了还要养猫?”赵样的声音很轻,轻得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因为你爱猫。”手腕已然有些红肿的木子,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胖黑猫幸福得品尝着盘的牛奶,赵样目不转睛得望着幸福的胖黑猫,木子出神得注视着赵样美丽的脸庞……“想听听18局那边的消息吗?”从恍惚回过神来的木子,有些不自然得低下头,“那个用假笔录糊弄你们的家伙,因煤气罐爆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