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50章 复生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7 字数:2650 阅读进度:271/364

第250章复生

崎岖不平的小径上,深一脚浅一脚得艰难跋涉着的马洪,除了将大部分注意力放远处那栋黑灯瞎火的破房子上外,还会时不时得环视一下周围的环境。

成片的枯草,荒芜的田垄,几棵光秃秃的老树,一汪被砸出了许多冰眼儿的池塘。这就是驾车飞速行驶了近90分钟后,所到达的地方。死寂,荒凉,渺无人烟,马洪甚至怀疑这地方连电都没有。因为这一路走来,他根本就没见到过电线杆子。

就是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竟然会出现一栋独门独院的房子。马洪实想不出有谁会这种地方盖房子……想着想着,那栋处处透着诡异的平房已是近眼前,而前方引路的杨羽一行,也逐渐放缓了脚步。马洪与秦锋对望一眼后,连忙快走几步,站了赵样身边。

“刑名是这屋子里?”虽然秦锋自己也觉得这话有些多余,但他还是问了。只因为此刻他们面对的,是赵样。没错,放眼望去,这附近能藏人的地方,也就只有这里了,但谁能保证这个从不按套路出牌的可怕女人,不会把人藏冰窟窿下,树干里,或者其它什么正常人绝对想不到的地方……“你们准备怎么处置刑名?”低头站距离平房5步开外的赵样,并没有立刻回答秦锋的问题。

马洪与秦锋同时皱起了眉。她又想玩儿什么把戏?

眼见没人回答自己的问题,赵样并不着急,只是安静得站那里,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可就是不看一旁的马洪与秦锋。

“如果你们关于他的推测全部都成立的话。”不想再节外生枝的马洪,思考片刻后,沉声说道,“审讯之后执行死刑。”

似乎对马洪的答案还算满意的赵样,终于将目光移了过来。

“我劝你好还是将他直接击毙。”赵样的神态异常轻松,根本不像是谈论一个人的生死。

马洪没有说话,依旧一脸严肃得望着赵样,但他的右手,却是隐蔽得缩回了袖子里。

“这里面存着他的口供。”赵样笑盈盈得自口袋取出了一枚u盘,“你们看过之后,就会同意我的观点了。”

“赵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探手入怀,握住手枪的秦锋,面色阴沉得说道,“该不该杀,什么时候杀,你做不了主,我们也做不了主。别再浪费时间了,说,刑名到底哪里?”

“把u盘给我,我用手机看看。”就场内气氛逐渐紧张起来的时候,马洪突然上前一步,向赵样伸出了手,“如果情况属实,可以考虑你的意见,直接将刑名击毙……”

“唰——”马洪的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枯树下,竟是陡然冲出了一道速奇快的模糊人影。

“嘭!”闷响过后,那道向着门口众人猛冲而来的人影,踉跄着停了下来。定睛看去,那黑影原来是一名相貌平凡的青年男子。

“力量,很强。”刚刚与这男子对过一拳的杨羽,脸色苍白得握着不停颤抖的右手,声音艰涩得说道,“比不屈状态下的我还要强……”

“哗啦啦”一阵异常清脆的拉枪栓声。赵样,马洪,秦锋,三个人,三把乌沉沉的手枪,齐齐指向那名神情木然的青年男子。

“沉不住气了?”长轻摇的赵样,笑魇如花,“臧暗月……”

被赵样说破身份的臧暗月,不以为意得笑道:“再沉下去,刑名就死定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出现这里呢?”

“因为你对上的是小样儿。”昂挡臧暗月身前的杨羽,手法娴熟得挥刀挑开了自己的腕部血管。

“既然打算伪造笔录,你就不应该再让我们见到何健飞和小穆。假死的想法挺好,可惜你找的那两个替死鬼,与你们俩的身形相差得太多了……而重要的一点,虽然你抢走了盒子,但盒子的使用方法却我这里。”冷笑连连的赵样,不紧不慢得娓娓道来。一头雾水的马洪与秦锋,也终于从这只言片语,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对于臧暗月这个名字,马洪他们并不陌生。当初得知正是他和另一个叫牛叉出租车司机,帮着何健飞将一份重要资料送到杨羽一行人手上时,马洪甚至还特意派人将他和牛叉暂时扣押,并亲自盘问过他们。

后来因为这两人的态格外良好,不用人问,就主动说出了所有该交代的问题,忙着分析两人所提供信息的马洪,便将他们放了回去。

18局混了将近20年的马洪,已经不是第一次处理灵异案件了。虽然不是修士,但他对于各种鬼魂的了解,却并不比一般的修士少。所以他仅仅看了一遍何健飞整理出来那份内容诡异的资料,便已经能够确定,这次生t市的连环命案,八成不是活人所为。然而当时的他,却仅仅是将女鬼阿红视作了一般的冤魂。

随着案件的展,死得人越来越多,t市的形式也越来越负责,马洪也开始怀疑,这个行踪飘忽的女鬼阿红,似乎与一般的冤魂有些不大一样。但遗憾的是,直至后,他也没能查出事情的真相,反倒是被越扑朔迷离的案情,弄得晕头转向。只因为,他与秦锋,都只是把注意力集了郝建设亡妻阿红的身上,而忽视了那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金属盒子。

直到那天的小型会议上,听过何健飞的详细讲解,他们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女鬼阿红并不是鬼,而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超级病毒。可是的问题又出现了,两个本该死于意外事故的小人物,竟然被查明是假死,这无疑又为刚刚明朗些的案情笼上了一层阴霾。

都方面一次紧过一次的催促,t市警方日益严重的猜疑,掌握了案情关键的赵样得而复失,身背重大嫌疑的刑名又人间蒸,深感无力的马洪,终只得选择了向赵先生求助。

万幸,赵先生的撮合下,以撤销一切对赵样的不利指控为代价,马洪与秦锋终于看到了破案还朝的希望。可就这时,竟然又杀出来一个臧暗月。而且,听过赵样与他的一番对话后,马洪现,这个令人头痛不已,一波三折的倒霉案子,竟是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

似乎,那个曾被自己忽视的金属盒子,不只是一个盛放超级病毒的容器……“赵小姐,你所说的盒子,是那个从水岸假日花园小区地下挖出来的,盛放超级病毒的金属盒子吗?”此时,马洪看来,被三把手枪指住的臧暗月已经不可能翻出什么风浪,弄明白那个金属盒子的秘密才是头等大事,“你说的控制盒子的方法又是怎么回事?”

“控制了盒子,就能控制你所谓的那种超级病毒。”突然迈步向赵样走去的臧暗月,神色如常得说道,他似乎根本没将那三把已然上膛的手枪放眼里,“盒子我手上,而盒子的使用方法,却是这位赵小姐手上。”

臧暗月所指的“使用方法”,应该就是至今不见人影的刑名了。

“你好不要动。这枪里装着的可是人鬼通杀的特制子弹。”秦锋冷笑着扬了扬手的枪,声色俱厉得大声喝道,“不想死就立刻抱头跪下,否则……”

“否则你开枪打死我?我死了,你们一辈子也别想找到那盒子!”臧暗月笑得很不屑。

“砰!”

臧暗月的笑容凝固了,他的胸口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弹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