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73章 跋山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8 字数:3564 阅读进度:294/364

第273章跋山

金乌西坠,倦鸟归林,2月本就不高的气温,又随之降低了几。莽莽帝炎山间,一支小小的队伍,正不紧不慢得行进着。队伍负责头前开路的,是两名身高臂长的青年汉子,这二人身后,两名年纪略大,表情严肃的男子,正一前一后,合力抬着一名脸色蜡黄,须花白的老人。从老人那紧皱的眉头,以及时不时出的几声微弱***来看,应是害了什么严重的疾病。而走这队伍后的,却是一名衣着穿戴明显比之前几人好上许多的男青年。然而,此时这位男青年的心情,似乎并不很美妙。

“难怪当初阿不让我开车进山……”杨羽仰头猛喝了口冰凉的矿泉水,无精打采得回望了一眼身后那条用开山刀生生劈出来的,根本不能被称之为“路”的路,“这种地方,别说是路虎了,就算是擎天柱大哥来了,也得被折腾得吐血……不,吐汽油?”

无处不的烂泥,不离不弃得粘着你的裤腿儿,如影随形的飞虫,兴高采烈得感谢着你的盛情款待,遮天蔽日的植物,乐此不疲得阻碍着你的道路,如此种种曾经听都没听说过的鬼东西,早已将杨羽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来帝炎山之前,杨羽一直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充满了自信。然而,他跟着阿以及阿的那3名好友,翻山越岭得连续走了3个多小时后,他竟然开始有点自卑了。

“那帮家伙平时都是怎么锻炼的啊?抬着个病人,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是这种路上。”深感无力的杨羽,狠狠拍死了一只落自己肩膀上的不知名的小虫,“唉,佛祖啊,您老人家可一定要保佑弟子能够不虚此行,成功找到有价值的线啊。要不然今天这罪,就真td受得太冤了……”

就这样,咬着牙,骂着街,时不时回忆一下赵样和龙沫瑶绝美的容颜,杨羽终于盼来了阿的那声“大家休息一下”。

阿选择的休息地点,是一处较为开阔的草地,周围并没有那些令杨羽作呕的高大树木,只有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

“哗啦”

虽然天气仍有些凉,但杨羽还是义无反顾得将整个脑袋都浸入了溪水之。丝丝直透入骨的凉意,驱散疲倦得同时,也让杨羽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杨兄弟,快擦擦,当心着凉,气温会越来越低的。”撩开滴水的长后,杨羽看到的,是一张年轻的笑脸,以及一条略显肮脏的……这应该是毛巾?

似乎是注意到了杨羽有些犹豫的眼神,这名年纪不大的山里汉子顿时羞红了脸颊,讷讷得将那条貌似毛巾的物体收了回来。

“谢谢啊!唉,当初真是没想到竟然会走出这么一身汗来,现可是2月份啊。”一把抢过那条毛巾的杨羽,强忍着心的不适,笑呵呵得擦起了头,“不好意思,把你的毛巾弄脏了。”

说到后这句话时,杨羽不免有些亏心,但这位淳朴的山里汉子却似乎很高兴。

“您这样的大人物,肯用我的东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自称山娃的年轻汉子,露出一口整齐而雪白的牙齿,嘿嘿傻笑着,“没想到您的体格竟然这么棒,一直跟着我们走到现都没喊累。之前来我们这里旅游的城里人,都比你差远了。刚才我还和石头他们打赌来着。嘿嘿,后我赢了。”

“难得你这么信任我,哈哈。”暗叫一声惭愧的杨羽,干笑着将那条味道比样子还要古怪的毛巾,还给了一屁股坐草地上的山娃,“你们打赌我能走多远吗?”

“对啊,阿哥没心情打赌,就我们三个参加了。”山娃回身从背着的口袋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类似肉干的东西,不由分说得塞给了杨羽,“尝尝,我自己晒的。嗯,他们一个说您多能坚持2个山头,另一个猜您多坚持1个小时。只有我觉得您能撑上2个小时,所以,还是我赢。”

含着那块味道比卖相好上许多的肉干的杨羽,心情复杂得看着对面笑盈盈的山娃,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嘿嘿,瞧那两个倒霉蛋,正愁回去后怎么向花花求爱呢。”

杨羽顺着山娃的指点远远望去,果然看到那两个围坐阿身边的青年汉子,正愁眉苦脸得低声交谈着什么呢。

“花花是谁?”又向山娃要了一块那种肉干的杨羽,好奇得问道。

“镇长家养的老母猪。”

杨羽忽然觉得,山娃的笑容原来如此邪恶……与性格内敛的阿不同,年轻的山娃非常健谈,杨羽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便从他那儿得知了许多有用的线,包括,之前阿死活不肯讲的,关于神医的传说。

“阿哥什么都好,就是脑子有点死。”与杨羽并肩走队伍后的山娃,偷偷指了指前方不远处,抬着担架健步如飞的阿,“还不如他爹开明咧。唉……说起来,王大叔这么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前些日子他还说要给我介绍个漂亮的对象呢……”

“喂,不是还活着呢嘛。”杨羽善意得提醒着陡然间变得有些消沉的山娃。

“唉,你别安慰我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大叔肯定是不行了。”此时俨然已经成为杨羽死党的阿,说起话自是随意了许多,“我们之所以肯陪着哥去找那个什么祈宁村,也就是看阿哥平时待我们不薄的情分上罢了。”

杨羽忽得一愣,他注意到,阿提到祈宁村时,用的竟然是“找”,而不是阿所说的“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知道祈宁村哪里吗?”杨羽试探着问道。

“鬼才知道……”小声咕哝了一句的阿,似乎有些愤慨,“阿哥这个笨蛋,人家刘大夫不过是被他逼得没辙了,随口敷衍几句而已,他还就真信了。d,什么祈宁村,什么神医,根本就是老人们编出来糊弄小孩子的!”

完了,今天这罪怕是真的白受了……“呃……能给我讲讲这个故事吗?我很感兴趣。”杨羽有不死心得追问到。

“好,反正这么干走着也无聊。嗯,要说神医的故事,就得先从鬼狼讲起……”

略过前面大段与香香之前所讲基本相同的故事内容后,山娃终于说到了杨羽感兴趣的部分。

面对众人的质疑,那两个神秘的年轻猎人无奈得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他们,竟然是鬼狼的后代,而所谓的祈宁村,则是鬼狼族人聚居的地方。

传说,鬼狼是受到山神诅咒的不孝之人变化而成的,因此鬼狼便拥有了人的狡猾,智慧,以及狼的凶残,嗜血。但即便鬼狼再如何强大,但它曾经终究保留了曾经为人的记忆。想来,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愿意一辈子披着狼皮,茹毛饮血,与野兽为伴。好山神倒也并没有做得太绝,他给鬼狼们留下了一丝希望。

那就是吃掉100个像他一样不孝的恶人,即可变回人身。

“所以我才说这些故事都是编出来的,一头畜生,即便是有着人的思想,也根本不可能分辨得出谁孝顺,谁不孝顺?”天色越来越暗,杨羽已经看不清山娃此时的表情了,但他的语气却是充满了不屑,“那些运气好,吃够了100个不孝子的鬼狼们,后确实变回了人身。但山神的诅咒并没有就此终结……”

虽然山神信守诺言,解除了诅咒,但却那些由狼变回人身的不孝子的身上,留下了一个到死都不会消失的印记——他们每个人的胸口上,都生着一块灰色的狼皮。

这个样子肯定是没法儿回到人类社会了,因此,这些同病相怜的不孝子们,便一起隐入深山,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那个传说的祈宁村,便是这么出现的。

“那后来的鬼狼王,怎么会吃掉山神的?还有那天夜里的地震,倒塌的山神庙又是怎么回事?”山里的夜晚来得异常的快,几句话的功夫,杨羽他们便已经需要用手电来照亮了,“哦,还有,你一直没说到那位神医呢。”

地震的时候,我爷爷还没出生呢,所以到底是不是真有地震,而且还那么邪门儿的只震倒了山神庙,我确实不知道。不过关于鬼狼王为什么会吃掉山神,我倒是还记得。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被诅咒的鬼狼多了,自然也会出现一两个狠角色。传说那个晋的鬼狼王,就是这样一个连神仙都会头疼的家伙。据说它做人的时候,就丧天良,无恶不作,自灭满门,横行乡里,被山神变成鬼狼之后,不但没有悔改,反而因为仇恨,以及狼的凶性,而变本加厉起来。别的鬼狼都是拼了命得去找不孝子吃,它却专挑孝顺的好人吃。而且,它吃得好人越多,反而越厉害。渐渐的,有一些欺软怕硬的鬼狼,也学着它的样子,开始吃起好人来了。

不过,诅咒就是诅咒,这和厉害不厉害没有关系。不吃够100个不孝子,就是变不成人。鬼狼王开始愁,它很想变回人的样子,可它又不愿意向山神屈服。于是,它想出了一个疯狂的主意——吃掉山神。

它想来,只要下诅咒的山神死了,那么山神的诅咒自然也就破解了。

就这样,鬼狼王带着那些聚集它周围的鬼狼们,找上了帝炎山的山神。终,鬼狼群死伤惨重,然而寡不敌众的山神却也惨遭了鬼狼王的毒手。然而,事实证明,鬼狼王错了。事情并没有向鬼狼王设想的那样展。山神陨落了,可鬼狼依旧是鬼狼,糟的是,自此之后,即使鬼狼吃掉再多的不孝子,也变不回人身了。

“嘿嘿,接下来才是重点。”用手电自下而上照着自己脸的山娃,摆出了一副很吓人的表情,“失去了做人希望的鬼狼们,彻底疯狂了,它们要将怒火泄所有的人类身上,它们要吃光全世界的人类……呃,这话我也觉得很扯淡,但是传说里就是这么说的,我也就这么给你讲了。”

“就这危急的时刻,那位神医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