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74章 小镇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8 字数:3399 阅读进度:295/364

第274章小镇

相传神医就住祈宁村,直到现他还住那里。但他并不是鬼狼的后代。至于这位神医的身份,始终是个谜。有人说他是天神下凡,也有的说他曾是一名云游医生,等等等等。传说就是这个样子,你不可能指望它会把每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解释得清清楚楚。

言归正传,那么祈宁村的年轻猎人,为什么要将这些事情通知大家呢?因为他们,是奉神医之命,希望能和帝炎山区附近的所有山民们,共同抗击那只已经陷入疯狂的鬼狼王。

“后来的故事,就没什么意了。无非就是***战胜邪恶,所有人幸福快乐得帝炎山繁衍生息。”山娃滔滔不绝讲了快半个小时的传说故事,似乎终于要接近了尾声,“哦,还有值得一提的就是,成功击败鬼狼王后,神医许诺,只要帝炎山的山民们害上了山外医生治不好的病,就可以去祈宁村找他。就是因为这个,咱们才会这里摸黑爬山。”

听到这里,正向身上猛泼驱蚊水的杨羽,又提出了一个令他诧异许久的问题:“是啊,我一直想问,咱们干嘛非要下午出啊。要是清晨走的话,不就不用走夜路了吗?”

不知何时将一把开山刀拎了手的山娃,嘿声冷笑着答道:“哼,还不是因为那个坑人传说里的,坑人神医。之前说得天花乱坠,什么只要来,就肯定能把病治好。那你倒是把祈宁村的具体位置告诉大家啊。不仅如此,他还立了个规矩——如果想找他瞧病,就必须夜里去。帝炎山这么大,找个小村子已经很困难了,还非要我们夜里去找。这tnnd已经不是存心坑人了,这是存心坑爹啊……”

“山娃!你说什么呢?!”杨羽抬眼望去,现这说话的,原来是怒容满面的阿,“出去上了几年学,就不记得咱帝炎山的规矩啦?你还敢对山神老爷不敬?!”

刚才还义愤填膺,一副恨不得和那个传说的神医捉对单挑的山娃登时就蔫了。耷拉着脑袋,根本不敢还嘴。好有杨羽相劝,阿这才没有继续训斥山娃。

“想不到你哥平时看起来那么老实,起火来倒是挺吓人。”阿走后,杨羽同情得拍了拍山娃的肩膀,“不过他也是为了你好,怕你犯忌讳……呃……不过,你除了给我讲故事外,似乎也没干嘛别的?”

偷偷张望了几眼,确认此时走队伍前方负责开路的阿,不大可能听到自己的话后,山娃小声得说道:“小时候,听过鬼狼和神医的故事后,大人们都会加上这么一句:鬼狼无忌,神医莫言。意思就是,帝炎山,你可以随便说鬼狼的坏话,但却绝对不能言语冒犯神医,甚至不能将神医的事情讲给山外人听。所以,我给你讲这个故事,就算是犯忌讳了。不过这种吓唬小孩子的话,也就只有哥会信。连他爹王大叔都为此嘲笑过他呢。”

“至于他说的对山神不敬。则是因为相传老山神死后,那位德高望重的神医被天庭册封为了帝炎山的山神。所以啊,说神医的坏话,也就等于是说山神老爷的坏话咯。”

满头冷汗的杨羽,目瞪口呆得看着眼前这个居然敢帝炎山,说帝炎山神是坑爹货的年轻汉子,半天没有说话。

“嘿嘿,没事的。我敬的,是全心全意保护山民的山神老爷,可不是欺世盗名的老骗子。”似乎知道杨羽是被自己的大胆行为给震住了的山娃,无所谓得笑了笑,“再说了,反正我这山里也呆不长,过完年,我就要去城里打工讨生活了。娶个城里的媳妇,然后城里买套房子,再也不回这个穷地方了。”

显然,年轻的山娃并不知道,如今的城里,买房子,可要比娶媳妇难上太多太多倍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相信我?”从幻想回到现实来的山娃,很快注意到了杨羽古怪的表情,“我当年泗水技校上学那会儿,也是小有名气的,很多老师的手艺都没法儿跟我比呢。你知道泗水?天朝北方沿海,t市……”

炊烟飘,狗儿叫,斜阳夕照。有的人走了,就再也没回来。有的人去了,就再也见不到。然而,过去小小的回笼村,如今小小的回笼镇,却日复一日得维持着她小小的宁静,或许,这宁静会永远得延续下去,当然,又或许,这宁静很快就会被打破了……目送着杨羽消失小路的头之后,赵样与龙沫瑶,便相携回到了阿的家。她们俩会和香香一起住这里,直到杨羽和阿等人回来。

嫂是个很内向的女人,比她老公阿还要内向。至少阿不会做好饭后,因为不敢叫客人来吃,而把凉掉的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好出屋找水喝的龙沫瑶,无意间现了嫂这一既可爱又可气的行为。否则,真不知道这顿晚饭要等到几点才能吃上了。

嫂的厨艺并不十分精湛,所用的食材也很一般,晚饭的质量自然就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早已饿得有些头晕的3个女孩儿,却是没心情意这些了。

仍沉浸于离别所带来的伤感之的龙沫瑶,似乎完全没了说话的兴趣。香香还是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而作为主人的嫂则是连头不敢抬。至于赵样,不用想也知道她此时的表情了——那就是没有表情。

4个各怀心事的女人,一种异常诡异的气氛,沉默得吃完了这顿迟来的晚餐。

饭后,嫂自觉得收拾桌子刷碗,原本龙沫瑶还想上前帮忙的,可当她看到嫂用的洗碗布后,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们俩要出去一下,你留这里陪嫂好吗?”会用这样商量般的语气和香香说话的,只能是龙沫瑶了。

“别跟她废话,快走。”这才是赵样说的。

靠坐一张木椅上的香香,讷讷得点了点头。自从到了回笼镇,见过了生命垂危的老猎人王大叔后,她就没再说过半句话了,就连精神都似乎有些恍惚了。

“有事的话就打我们的手机,之前告诉过你的。”虽然知道嫂会照顾香香,但龙沫瑶还是很不放心,“又听见瑶瑶说的话吗?听见呢就点点头嘛。”

看着龙沫瑶写满担忧的俏脸,缓缓点了下头的香香,忽然很想大哭一场……这是一座显得异常老旧的小楼,墙皮斑驳,窗棂开裂。就连门口挂着的那块写有“回笼镇卫生所”的牌子居然都缺了一角。不过,小楼的周围倒是出奇的安静,仅这一点就比城里那些建闹市区的,所谓的大医院强上许多。

小楼门口忽明忽暗的路灯下,两个异常美丽的女孩,正低声交流着什么。

“赵样姐姐,咱们已经到呢,可是……”换了一身黑色运动装的龙沫瑶,默默得打量了一阵眼前这栋灯火全无的下楼,“可是这里似乎没有人喔。怎么办?”

“没事儿,别担心,里面肯定有人。”墨镜黑衣酷劲十足的赵样,神情淡然得说道,“刚才那位大妈说了,方圆里内只有这么一个卫生所,要是这里没人值班,哼哼……”

龙沫瑶点点头,不再说话,径直向那扇紧闭的大门走去。然而她刚走没几步,就被赵样叫住了。

“先别急着去敲门,告诉我,现咱们周围是什么环境?有人路过么?有其它建筑吗?”赵样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问题,让龙沫瑶很是费解,但素来对赵样深信不疑的她却并未追问原因。

“周围……有几间同样黑着灯的房子,但不多。到现为止,也没看到有人从这边经过。”左看看右瞧瞧的龙沫瑶如实回答着赵样的问题。

垂沉吟片刻后,赵样却又提出了一个让龙沫瑶加费解的要求。

“把三儿叫出来。”

三儿是一个很普通的鬼魂,可如此普通的它,却有着大多数鬼魂,梦都不曾有过的经历。当然,对于它来说,这些不同寻常的经历,可能并不算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呜呜呜,你们终于把我弄出来了,打死我也不回那个手环里去了,太可怕了……”一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角落,可怜的三儿浑身颤抖着趴伏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得哭诉着。

“闭嘴!别哭了!不就是个楚霸王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你这点出息。”赵样烦的就是哭哭啼啼的人,何况现这哭泣的家伙还是个男人,不,应该是男鬼,“好了,看看你周围,认识这里吗?”

说起来做鬼也确实有做鬼的好处,至少鬼魂没有眼泪,也不会因为哭而止不住得抽泣。

“回笼镇卫生所?这是回笼镇!”三儿可不傻,虽然至今为止都未曾见识过赵样的厉害,但从小就社会上讨生活的他,却一早就看出来,谁才是众人之真正的老大了,“大姐,谢谢您带我回家……”

“你,去周围转一圈,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别的鬼魂。”说着,赵样又拍了拍龙沫瑶的肩膀,“当然,如果你不想回来了也无所谓。我想,小狐狸手环里的那位,并不介意和你过上两招。”

“奇怪吗?”感受到属于三儿的那阵微弱的凉意逐渐远去后,赵样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当然奇怪呢……”

“知道为什么只有人死了之后,才会长尸斑吗?那是因为死人体内的血液已经停止了流动,而如果,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就不可能有血压!”龙沫瑶捂着嘴巴,惊疑不定得望向不远处死气沉沉的回笼镇卫生所。

事情,真的越来越复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