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78章 狭路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8 字数:2767 阅读进度:299/364

第278章狭路

鬼狼无忌,神医莫言。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或许不过是一句写传说后的劝诫,然而于我而言,却是一种威胁。不履行承诺,死。消极怠工,死。擅言神医之事,死。这是那个自称山神的声音所立下的规则。

“至于怎么死……你们看到了,就是像这样,狼毒作。”似乎有些疲倦的刘安,软软坐倒地,闭目低语道,“那个声音,似乎对医学院的制并不很了解。于是,我骗它说我必须上满7年大学才能毕业。幸运的是,它信了。我的狼毒也因此被它暂时压制了下来。”

离开帝炎山后,我开始疯狂得寻找治疗狼毒的方法,为此我甚至休学了1年。我查遍了能找到的一切资料,问过了能问到的所有医学专家,可是直到现,却依然毫无头绪。有时候,我不禁会想,或许,鬼狼真的是山神创造出来的……就这样,我认命般的回到了回笼镇,成为了这里为数不多的主治医生之一,为那个自称山神的声音做起了事。先后,曾有4个人被我骗去了帝炎山,他们无一例外,全部有去无回。而我,每个月后一天的夜里,都会办公桌上现一个包裹。包裹里面装着钱,以及一瓶用来压制狼毒的药水。”

“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矛盾吗?”此时的赵样也不急着走了,而是主动与刘安交谈了起来。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看起来随时会挂掉的男人的身上,应该还隐藏着许多有价值的线,“从你刚才的话来看,你应该对那个所谓的山神很有意见,可你刚才为什么一想要袭击我们?直到后来,被小狐狸的役鬼狠揍了一顿,却又变得格外配合,甚至不惜触犯体内的狼毒,也要告诉我们真相……不要告诉我,你是被小狐狸那一句话给感动的。”

“感动啊……当然,感动了……”视线开始模糊,心跳越来越慢,刘安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不过,多的,是因为,我从你们身上,看到了希望……呼……战胜那东西的,希望……去祈宁村,战胜它,办公桌,抽屉,地图,笔记……”

狼毒作的刘安,已经说不出话,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爸,妈,儿子真的努力了,可是,没办法啊,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不过,至少,你们的儿子,死得很有价值,希望……“走。”赵样拽了一下龙沫瑶的小手,淡淡得说道。她可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的死而伤心,“拿上他说的地图和笔记。还有很多人等着咱们去救呢。”

眼圈微红的龙沫瑶,难过得吸了吸鼻子。虽然刘安对于她来说,同样也是个只认识了不到1个小时的陌生人。

走出回笼镇卫生所已经很远了,但龙沫瑶还不停的回望,她总觉得,那个和杨羽一样,拥有暖红色灵魂的男人,似乎还隐瞒了一些东西,当然,只是“觉得”而已……鬼狼,神医,山神……传说都一一成真了,哼哼,有意思。

“咱们也去祈宁村。”微微冷笑的赵样,继续摆弄起了那部高科技手机,“所有的线都指向了那里。现看来,郭公子的怪病,应该也是拜那位自称山神的东西所赐。”

“杨羽不会有事?”不再胡思乱想的龙沫瑶,忧心忡忡得问道,“那个山神,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呢……”

“放心,有七蛋那小子跟着,他不会有事的。我先给他打个电话,把咱们的现告诉……嗯?怎么可能?”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什么高科技?我呸!”一脸愤然的杨羽,狠狠将那部号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打通的手机丢了地上。但是没过多久,他却又灰溜溜得将手机捡了回来,“唔,算了,毕竟是小样儿给的,要是让她知道我敢乱丢她送我的东西……”

将仅是沾了些灰尘的手机小心收好的杨羽,愁眉苦脸得望了眼身后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阿等人,不由得又是一阵愤慨:“七蛋你个混蛋,怎么有个这么不讲理的老妈?”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万籁俱寂,漫无边际的迷雾悄然而至。对这一幕,可谓是刻骨铭心的杨羽,立刻将七蛋叫了出来。一阵血光过后,红通通的七蛋小朋友闪亮登场。然而,令杨羽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刚一出来,竟然就现出了实体……可怜的阿,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嘿嘿和,大哥,说,这次揍谁?”完全把地上的阿当作空气的七蛋,嘿嘿坏笑着捏了捏小拳头,俨然一副打手嘴脸,“啊哈,七蛋看见了,是那边的几只垃圾?大哥你……哎?”

作势欲冲的七蛋,忽得顿了空,两眼直勾勾得望着远处逐渐靠拢的白雾。

“混蛋!先隐身!”蹲地上猛掐阿人的杨羽,气急败坏得低声吼道,“你还想吓死多少人啊?”

“妈妈……是妈妈……”对杨羽的吼声充耳不闻的七蛋,表情呆滞得喃喃自语着,“哈哈哈!妈妈来接七蛋啦!真的是妈妈!”

一声兴奋异常的欢叫,一道讯若惊鸿的血光,七蛋顷刻间消失了原地。好不容易悠悠醒转的阿,险些又昏了过去。不过这一次,阿却并不孤单。或许是因为思母心切,本该怕光的七蛋,竟是直接从明晃晃得篝火上冲了过去。可怜的石头和阿良,有幸近距离欣赏到了七蛋兴奋到扭曲的小脸……暗叹口气的杨羽,默默得从随身背包,抽出了那根许久未用的甩棍,默默得用刀片自己的手掌上切开了一条血口。

浓雾越来越近,而营地央的篝火却是越来越微弱,而起到了后来,那原本桔黄色的火苗,竟是变成了青绿色!感觉到气氛不对的山娃,刚刚站起身向着杨羽这边走了几步,便扑通一声栽倒地。杨羽清楚的看到,此时山娃的背上,正站着3只短手短脚,面目一片模糊的矮胖鬼魂。

“怎么,又来给你儿子找身体吗?”随手将几张大悲血咒交给浑身瘫软的阿他们之后,杨羽缓步走向了山娃,“你那位死对头居然没干掉你,真是老天无眼。”

怒目,咬牙,握拳,那些本该远去的记忆,那些本该远去的血泪,刹那间涌上心头,翻腾激荡,与七蛋之间深厚的友谊,并没有冲淡杨羽对七蛋母亲的恨意。

“哼,老天本就无眼。”浓浓雾气,幽幽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杨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咦?说话倒是比以前利多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身手也比以前厉害了……牟!嘛!呢!叭!”

暴起的金光,血红的双瞳,挥舞着带血甩棍的杨羽,一往无前得扑向了远处那团逐渐聚成人脸的雾气。不必废话,没有迟疑,自从5年前鸡蛋被带走的那一刻起,这个不死不休的结,便注定再也无法解开。

“嘭嘭嘭”接连三声闷响,三只不自量力妄图拦下杨羽的矮胖小鬼,登时被字真言轰成虚无,表情冰冷的杨羽,一棍抡了那张由雾气组成的女人的脸上。

“嘶——”女人脸应声散去,一击得手迅速后退的杨羽,微感惊讶得看了看手的甩棍。

涂了殇血的甩棍冒烟,那么应该是打了,可这手感也太奇怪了,就像……就像是打了布上似的……“不错,你竟然能伤到我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女人声音依旧冰冷流畅,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本来看你照顾小七的份上,想饶你不死的,现嘛……既然小七那么喜欢你,你就永远陪小七玩,不过,是以鬼魂的身份……”

叽——浓雾忽然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紧接着,杨羽面前的地上,缓缓钻出了两个黑乎乎的人影。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