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96章 飞鸟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8 字数:2743 阅读进度:317/364

第296章飞鸟

黑暗,深邃,迎面而来的冷风,仍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半蹲山洞深处的唐狼,神色复杂得拧开了手的军用防水强光手电。他记得很清楚,这样的手电,应该还有5把,全部都是由许超亲自从仓库领来的,当时许超那个二五,还兴冲冲得给所有手电都做了个记号。说是只要有了记号,等用完之后,库管的那位领导,八成就不好再收回去了。

5把手电,人手一把,备用一把。每一把上都刻了主人的名字缩写。

r,超人。然而如今,这把本该属于许超的手电,却是由赵样手上拿过来的。

唉,看样子,她们昨天晚上,跑得还真是悠闲啊,居然都有时间晃回营地,把所有用得上的东西都取走了。

“另一个出口哪儿呢?”两束雪白的强光,晃动着接近了正自感慨不已的唐狼。那是打着同一款手电的赵样和龙沫瑶。

前往祈宁村,干掉所谓的帝炎山神,救出生死不明的摄制组幸存者的计划很快就被敲定。原本因为所有辨向工具集体失灵而导致的迷失方向问题,也赵样胸有成竹得声称自己完全记下了所有曾走过的路后,而就此宣告解决。毕竟,只要知道了目前所的位置,再加上一份详细的地图,便可以通过观察太阳的位置,年轮的稀疏程,等等土方法,轻而易举得密林去寻找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但是,该计划的始作俑者——赵样,却并没有立刻带着这一众满腔血海深仇的大内侍卫们,气势汹汹得杀向祈宁村。而是执意要让大家原地休整半个小时。与此同时,她也很想亲自去看一看,那个凭空“吞掉”了4个大活人的诡异山洞。

于是便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不远了,转过前面那个弯就能看见。”收拾起心情的唐狼,用手电光陡然低矮起来的洞顶上随意晃了几圈,“从这里开始要小心脑袋。”

“谢谢你,我们会注意的。”龙沫瑶可是个讲明懂礼貌的好孩子。

“啊,哈,呵呵……”耳听得身后传来的温软细腻的甜美声音,貌似对龙沫瑶很有好感的唐狼,免不了又是一阵面红心跳,还好,这里是黑暗的山洞,没人能看清他的傻样子。

果然是他……与龙沫瑶相携而行的赵样,冷冷打量着唐狼模糊的背影,猩红的双眸杀意暗涌。

“喏,如你所见,就是这个了。”唐狼一脸愁容得半蹲一个直径多不过20公分的窄小洞口边,颇为无奈得说道,“我们检查过很多遍,整个山洞,只有两个与外界联通的洞口。我实想不明白,那几个记者是怎么……哦?赵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借着脚边洞口透入的微光,唐狼分明看到,自己身后不远处的赵样手,正紧握着一把乌沉沉的手枪,那是下地洞之前,唐狼刚刚借给她的。

早都一起参加集训的时候,唐狼便经常听许超讲起关于赵样的故事,虽然他始终不相信一个普通女孩子的枪法竟会那么神奇,但是天长日久的,唐狼也多少有了“一个叫赵样的女孩子会用枪“的印象。于是今天,当活生生的赵样,真的走到唐狼面前,笑盈盈得向他借手枪的时候,唐狼便很是干脆得将自己的佩枪递了过去。

毕竟,能多一份战力终归是好事嘛,另一方面,唐狼其实也很想亲眼见识一下被许超吹得神乎其神的赵样,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可让唐狼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佩枪竟然会掉转枪口指向自己。而糟糕的则是,为了保证洞外留守的许超,飞鸟和香香等人的安全,唐狼还将那把自动步枪交给了许超。

唐狼也曾想过先用手电晃一下赵样的眼睛,然后趁乱夺枪。可惜,他此时所的这个位置,正好是山洞的头,两边洞壁之间的距离仅仅3米,洞高不过1米5左右,就算找个瞎子来这里随便开上一枪,都有很大可能击唐狼,何况从赵样的握枪姿势来看,她明显是个用枪老手。

“如果是恶作剧的话,那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成功吓到我了……喂!你到底要怎么?!”

赵样冷哼一声,轻轻推开了手枪的保险。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静心,凝神,俏立赵样身边的龙沫瑶,居然朗声唱诵起了大悲咒真言咒。

“某医学院学生刘安,某位朋友的提议下,随一驴友团进入帝炎山后,意外遭遇鬼狼袭击,终被迫成为帝炎山神的手下,该名与他同时进入帝炎山的朋友,至今下落不明。y市大学生香香,应某富家子弟号召,随朋友进入帝炎山区游览。几日后,意外遭遇鬼狼袭击。截至目前为止,该团7名成员,其4名成员回到y市后的短短3天内,相继因各种意外死亡,1名成了植物人,唯一存活的香香则是身鬼狼毒……但是,这7人,却有一名疑为此次远足活动真正起者的,叫做汪达的男性大学生,从此人间蒸。甚至都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曾跟着香香等人一起去过帝炎山。”婉转动听的大悲真言咒,悠悠回荡狭窄的山洞之间,而隐隐将龙沫瑶护身后的赵样,则是自顾自得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同样是某位朋友的建议下来的帝炎山,同样意外得遭遇鬼狼袭击,故事的后,这位朋友又同样得消失不见……唐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回答赵样的,是一阵沉默。

“很好,我就喜欢像你这样不肯配合的对手,你们总能给我的人生增添不少乐趣。小狐狸,唱完大悲咒后改唱字真言咒,威力不大没关系,我们慢慢熬。”赵样美丽冻人的俏脸上,洋溢着异常妩媚的笑容。

5分钟后。

“谁会猜得到你竟然患有轻微的人格***啊?!你一会儿像个冷静的杀手,一会儿又像个情窦初开的傻小子,我当然会以为你就是那个被鬼魂上身的卧底啦!”狠狠瞪了满脸无辜的唐狼一眼后,觉得自己这就算是道过歉了的赵样,又扭头望向身边笑得异常尴尬的龙沫瑶,“让香香汇报情况!”

那边的龙沫瑶闭目蹙眉,尝试着与香香建立心灵感应暂且不提,这边被自己的配枪指着,生生听了半天奇怪咒的唐狼却是沉不住气了。

“虽然龙小姐的歌声很动听,但我还是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抱着胳膊,席地而坐的唐狼面色不善得望着身前不远处若无其事的赵样,一字一顿得质问道。

“该解释的都已经解释过了,再不明白的话,就是你的智商问题。”赵小样显然是宽以待己,严以待人的典型。

“你怀疑我们之,有人是帝炎山神的奸细,我明白。你因为我反复无常的性格而怀疑我就是奸细,我也可以理解。只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被鬼上身了?你见过有大白天被鬼上身的人?”唐狼努力压抑着满腔怒火,用量平静的语气再次追问道。

“当然见过啊。”赵样很是不屑得扫了面露惊讶之色的唐狼一眼,“有个和香香一起进过帝炎山的男孩子,就是被3只鬼魂同时上身,而且一直持续了4天之久。”

“香香说洞外很安静,许超吃过东西后就坐到树下闭目养神去呢,飞鸟望着钢的骨灰呆。”再次张开双眼的龙沫瑶,有气无力得描述着香香看到的情景。

“你觉得超人和飞鸟有一个是……”心里陡然一沉的唐狼,瞬间联系到了一个令他万分难以接受的可能,“难道,钢是被他们的一个给……”

“通知香香,对飞鸟动手。”迈步向洞外走去的赵样,斩钉截铁得命令道。

“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