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297章 鬼狼来袭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38 字数:3157 阅读进度:318/364

第297章鬼狼来袭

昨晚鬼狼来袭时,那个先鸣枪示警的人,便是钢。先与鬼狼接触的他,很不幸得成为了鬼狼群的主攻点,当闻讯赶来支援的许超和唐狼与他汇合的时候,钢已经被前仆后继的鬼狼,抓得遍体鳞伤,就连左手的手指也被咬下去的两个。

合兵一处的许超等三人,一边护着伤势颇重的钢且战且走,一边大声招呼着留营地的飞鸟赶紧带着所有人撤离。赵样等三女,也正是这个时候,趁乱离开了大部队。

逃亡途,早已迷路的许超等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身何方,他们只是程序化得射击,后退,紧跟同伴的脚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许超等人,基本可以算是被飞鸟一路引来这个山洞的。

现山洞的人,是那位摄制组的记者。但那样一个所有人都疲于奔命的情况下,若是飞鸟早就已经算计好要让某个同伴“无意”现这个异常隐蔽的洞口的话,她需要做的,也仅仅只是“无意”将某个同伴撞向洞口罢了。

自从进入这个山洞之后,飞鸟便始终没有离开过那群记者。随后巨狼来袭,拖着钢消失山洞深处的飞鸟,也基本没再露过面,直到钢死去。

后见到钢的人,先现钢死去的人,以及唯一与那群记者近距离接触的人,全部都是飞鸟。

眼满是血丝的许超,静静得听着赵样和唐狼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析,静静得看着一旁席地而坐,表情木然的飞鸟。

刚才,吃饱喝足后,怀抱自动步枪树下小憩的许超,忽然被一声女人的惨叫惊醒。当他跳将起来,循声望去的时候,便看到满脸是血的飞鸟极为痛苦得倒地上***,而距离飞鸟不远处的香香,则是正一脸惊恐得擦拭着嘴角的血渍。

然后还没等许超有何反应,洞口观望许久的唐狼就已然冲上前去,三两下将飞鸟绑成了粽子。

“香香泼她脸上的,是我的殇血,如果她没有被鬼上身的话,为什么会表现得那么痛苦?哼哼,殇血对人类可是半点效果都没有的。”冷笑,移步,缓缓走到飞鸟面前的赵样,随手从腰包里摸出了一个装满了红色液体的小瓶子,“你们若是还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再试一次……”

“不要!把那东西拿开!离我远点儿!”原本如木头人一般的飞鸟,刚一见到赵样手的血瓶,便立刻声嘶力竭得喊叫起来,此时她的声音,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唐狼略感惋惜得叹了口气,他隐约觉得,自己可能又要失去一位好战友了。

“你是谁!你把飞鸟怎么了?说!”疾步上前,一把掐住“飞鸟”脖子的许超,凶神恶煞得厉声质问道。他真的受过了,受够了这些奇奇怪怪的鬼怪邪神,受够了这该死的帝炎山,也受够了战友离去时,那阵撕心裂肺的痛。

目送兀自咒骂着的许超,被唐狼连拉带拽得弄到了一边之后,赵样好整以暇得坐了“飞鸟”的对面。接下来,又到了她喜欢的环节了。

“你知道刘安?就是回笼镇卫生所的那个大夫。为了协助,同时也为了监视他,你的主子他身边安排不少孤魂野鬼。前天晚上,我们有幸碰到了其的几只,并促膝长谈了一番。”赵样目不转睛得盯着已然恢复平静的“飞鸟”,不紧不慢得说道,“从它们那里我有幸得知,这世界上,竟然还存着一种对阳光具有一定免疫能力的神奇鬼魂。它们不仅可以长时间得附活人身上,一段时间后,甚至可以就此取代那被附体之人的灵魂。”

目光呆滞的“飞鸟”根本没有反应。赵样微笑着拧开了血瓶的盖子……“你想让我说什么?你不是已经都知道了吗?”“飞鸟”猛得哆嗦了一下,乖乖说话了,“我也是被逼的啊!太阳落下去后,我会自行离开这个女人的身体,她多也就是大病一场而已。但是,如果你再用那种血泼我的话,我可就不敢保证这个女人的……呜啊啊啊啊……”

扬手将一整瓶殇血兜头盖脸得泼过去后,赵样又掏出了另一个装满殇血的玻璃瓶,再次拧开盖子……“你疯啦?你会害死飞鸟的!”许超大叫着想要冲上去制止赵样,但却被一直守他身边的唐狼拦了下来。

“一,乖乖说出有价值的信息,然后滚回那个山洞里去自生自灭。二,被殇血慢慢浇到消散,或者,忍不住从飞鸟的身体里跑出来,被阳光烧成虚无。抱歉,这里面没有你刚才说所的那个选项。另外,我可不会乎什么飞鸟的死活,她又不是我的同伴。”笑魇如花的赵样居高临下得望着趴伏地,一动不动的“飞鸟”,“你要明白,我现之所以会浪费时间和你聊天,并不是因为你所掌握的信息对我们有多重要,而仅仅只是想铲除内奸的同时,看看是否能从内奸身上掘到什么意外收获罢了。你说,固然是好,不说,宰了你后,我们照样可以按原计划杀去祈宁村。哦,你看,说话的工夫又浪费掉了2分钟,你好还是我失去耐心前,赶紧想出一个不让我弄死你的理由。”

“飞鸟”如死人般一动不动得伏地上,那些被殇血浇到的位置正不停得冒着青烟,样子很是凄惨。连赵样都不由得开始怀疑,那个附飞鸟身上的鬼魂,是不是已经被自己给折腾死了。

“你……能保证,我说了以后……就……放过我?”陌生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得响起,包括赵样内的所有人,都暗自长出了一口气。

“那就要取决于你所提供信息的价值了。”轻轻将血瓶放“飞鸟”脑袋旁边的赵样,淡淡得说道。

“我们,被山神的信徒们,称为领路人……”

3年前,我所参加的旅行团,被另一个领路人引到了帝炎山深处,几天后,我们便遭到了大批鬼狼的袭击。有些人,与鬼狼搏斗的时候死掉了,多的人,则是被鬼狼抓了去。而我,正是这诸多俘虏的一员。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我被山神选,改造成为了的领路人。

所谓的改造,便是将普通的灵魂变成如我现这样,可以长时间附体,并且一定程上对阳光免疫的特殊鬼魂。改造是一个非常宽广的洞穴进行的,过程很简单。那天,我先是被要求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然后仰面躺一个巨大的圆盘上面,很快,我慢慢睡着了。当再醒来时,便已经是灵肉分离,成了现这个样子领路人一共有5名。其有2个已经获得了活人的身体,包括我内的剩下3个,则依旧是鬼魂状态。

很奇怪?山神将我们的灵魂强行与**分离后,又费心思得为我们寻找的**。其实原因很简单,据山神讲,经过改造的我们,已经几乎到了灵魂不灭的程,只要不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并且有足够多的,合适的肉身的话,我们就完全可以像神话故事说的那样,长生不老。

胡萝卜和大棒,向来都是搭配着来的,这位帝炎山的山神同样也是这么做的。

我们每个领路人,都有一部分的灵魂,被留了山神那里,只要山神愿意,塔随时可以让我们魂飞魄散。

那两个已经有了肉身的领路人,是不住山里的,他们一般都是混迹于人类社会,伺机蛊惑的受害者来帝炎山送死。至于灵魂状态的我们,平时一般都是住祈宁村的山神庙,有任务的时候,才会离开。

我是昨天夜里奉命找上他们的。本来,我是打算他们刚刚到达那个山坳时,就动手的,而且,我当时计划附体的对象,也并非是这个叫飞鸟的女人,而是他,许超。因为我现他就是这些人的领。可我万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脑袋里都长着肌肉的家伙,不但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我的存,而且还掏出了一个看看都会让我浑身不舒服的护身符四处乱甩。

我不幸招现形,但好那个护身符的威力并不如我想象那么强大,而他们也没有过多的理会我。稍事休息后,我又追了上去。

上这个女人的身,是她将那个叫钢的男人拖进山洞深处的时候。

“等等,你说,你是飞鸟他们进入山洞很久后,才上了飞鸟的身的?”赵样急声打断了“飞鸟”的话。

“是的。因为之前他们几个始终呆一起,我担心许超身上还有别的护身符,所以就一直躲山洞的里面,没敢靠近。”说了这么半天,“飞鸟”的状态明显有所好转,连说话都流畅了许多。

“你说你一直躲山洞的里面?那么说,你是比许超他们先进的山洞咯?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进到那个山洞里的?”微蹙着眉头的赵样,似是想到了什么。

“因为他们之,本就有一个拥有着固定**的领路人了。是他让我守这洞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