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游戏,天殇与三层楼 第337章 急转

小说: 我们的灵异世界 作者: 风筝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3:40 字数:2140 阅读进度:358/364

第337章急转

“呵呵……”

“怎么会是……哎呦……”猛得翻身坐起的杨羽,表情痛苦得捂着肋下那道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裂开的伤口,“我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是哪儿啊?”

现自己此时正身处于一片黑暗的杨羽,下意识得想要进入凝血瞳状态,然而他的双眼刚刚泛起了些许微弱的血光,一阵异常强烈的眩晕感,便瞬间让他倒回了冰凉的地板上。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小样儿呢?雷先生呢?那个姓汪的领路人呢?还有……”借着地板上不断传来的丝丝凉意,让自己的头脑逐渐清醒起来的杨羽,努力的思考着,“笑声……对了,笑声……”

不知想到了什么以至于怒火上涌的杨羽,忽然感到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为了避免再次陷入昏迷,他竟是狠狠一口咬了自己的舌尖上。

舌尖传来的剧痛,嘴里浓郁的血腥味儿,以及,看不见任何希望的未来。杨羽忽然觉得,命运,似乎真的很爱和自己开玩笑。平常人一辈子都不见得赶上一回的诡异经历,短短5年间,自己竟然接连遭遇了3次,而且每一次的过程,每一次的主角,还都出奇的相似。

“是该和它做个了断了……”

既然已经想明白自己是怎么来的,那么接下来自然就该考虑一下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了。而已然恢复冷静的杨羽,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检查自己的伤势,以及随身携带的物品。检查的结果喜忧虑参半,杨羽身上的各个零件,虽然仍旧好端端的呆它们本该的位置上,可是……“连根火柴都没给我留下。”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当杨羽现自己的所有物品竟是全部被洗劫一空的时候,还是免不得一阵沮丧。手头没有任何光源,多少带些夜视功能的凝血瞳也暂时无法使用,独自被困黑暗的杨羽,感觉自己的头似乎又开始疼了。

想不到什么好主意的杨羽,性也不再去折磨自己本就疼得快要裂开的脑袋,而是直接原地躺好,一边揉捏着身体各处酸疼的肌肉,一边恢复着力气。

“凡事得往好的方面想。”生性豁达,且从不轻易放弃的杨羽默默得安慰着自己,“至少这里没有幻象。”

没错,杨羽目前所的这个地方,确实没有幻想。这一点,是他现无论如何努力,也仅仅只能勉强看清自己手掌的大概轮廓后确定的。因为如果现仍处于类似轮回隧道那样的环境下的话,杨羽的所能看到的东西,或者说他自我认为能看到的东西,绝不可能这么有限。

就这样歇了不知多久,直到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已经基本有了一战之力后,杨羽方才重缓缓坐起,开始小心翼翼得探起周围的环境。

“地面很平整,也没摸到什么灰尘或是细碎的石子,这显然不会是自然形成的产物。那么这里应该就是人工修建的某种……嗯,类似于囚室之类的所……”记忆仅止于笑声响起的杨羽慢慢攥紧了拳头,他有些担心下落不明的赵样,担心仍那个小木屋等着自己的龙沫瑶,“该死,我连自己昏迷了多久都不知道……万一现要是已经到了晚上……”

“一定要赶天黑前把一切搞定,否则,会生非常可怕的事情。”杨羽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雷先生那张写满忧虑的脸。

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咦?这是……“金属栏杆?哈,运气还不错。”已然认识到自己八成是做了人家俘虏的杨羽,颇为欣喜得抚摸着触手冰凉的金属栅栏,“随便选一面摸过去就能摸到牢门,好兆头……”

既然找到了对于大多数牢房来说,理论上容易破坏的组成部分——牢门,自感时间无多的杨羽自然也就不再打算向其它几个方向摸了。现他要考虑的是如何把这门打开。

虽然明知不可能,但杨羽还是习惯性得握住金属条,用力晃了几下。金属条不出所料得纹丝不动,甚至连点声音都没有。

“很真结实呢……”杨羽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挽起了衣服袖子,“看来,只能如此了……”

深呼吸,闭目,抬腕,张嘴……真疼啊……这就是杨羽想到的办法,唯一的办法——生生咬开自己的腕部血管,凭借大量的失血,来激自己的“不屈”属性。然后,要么血流干前弄开牢门,要么,就直接死这里。

“要是还有那个什么朱厌的超强恢复能力就好了……”杨羽狠狠吐出了一口混杂着些许碎肉的血水,“说起来……七蛋那小子不知道咋样了。那块死玉,应该是被他妈给拿去了……这个白眼儿狼,看到我被人偷袭,居然都不帮忙。就算偷袭我的是他亲妈,好歹也该提醒我一下嘛,亏我……真疼啊……”

“应该……差不多了……”不知是因为疼过了头,还是因为不小心咬断了手筋,总之杨羽现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左手的存了。但相应的,不屈属性的强大加成能力,也开始挥作用了。

单手握住栏杆,猛然力,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嘎怪响,原本笔直的金属条,竟是生生被弯成了弓形。眼见法子奏效的杨羽,赶紧又着朝自己齿痕纵横的左腕上来了一口。

或许是由于失血过多的缘故,杨羽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体温也低得可怕,但即便如此,他的头脑却是出奇的清醒。滚烫的血液纷扬而下,金属条间的距离,不断扩大……“一定……来得及!”

“嘎嘣嘣……”又一次倾全力的拉拽之下,两根严重变形的金属条,终于现出了一个足够杨羽钻出去的口子。

“终于开了……哎呦……得赶紧止血,止血……”

“吱——”

就杨羽满心欢喜得撕扯着自己衣袖的时候,原本一片死寂的黑暗,忽然传来了一声怪响。杨羽的心,瞬间一沉。直到此时,他方才幡然醒悟,有牢房的地方,又怎么可能没有狱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