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小说: 我是仙三代 作者: 萌够回家 更新时间:2020-03-26 10:49:43 字数:2383 阅读进度:280/300

‘龟缩龟壳’‘小人行为’。

这两个词引起了众多弟子的兴趣,他们相信,凭着这两个词,那沐卿师兄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

不要看他现在和和气气,一副读书人的样子……要真是这样,那六千外门弟子就不会死了。

是的,现在沐卿在外门弟子比武上做的事情整个宗派都差不多知道了。

像什么“仗义执言,怒斩六千恶徒”

“引人嫉恨,天劫下搏杀十八真仙”

“天资出众,得众长老哄抢……”

这些只是其中的几个小故事,发布人……沐卿和几个不知名的副宗主。

当时沐卿都惊呆了,几个副宗主一起下手,那是多看得起我啊。

至于妖澜庭顺带侮辱了他们仙一品全体弟子一句......他们并不是太在意,沐卿师兄自然会处理好一切,别忘了,他背后可是整个仙一品的高层!

综上所述,这大多数弟子认为沐卿敢斩六千弟子,那今日面对妖澜庭的侮辱就不会……

“锵!”

金铁交鸣声瞬间传开。

那妖澜庭眉心前不足一尺处便是沐卿的墨痕剑,而在剑尖前,则是一块黑色的玄铁令牌,上面‘妖煌’两字尤为瞩目。

妖澜庭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就在刚刚,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沐卿身上传来的杀意。

也就是说,这一剑并非是吓唬自己,而是真的想把他杀掉!

“大……大胆!”妖澜庭语气有些虚,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底气忽然就有了,他抬头挺胸望着沐卿,语气中有一种特殊的傲慢感。

“吾乃云霄阵法师亲传弟子,你今日敢对我出手,这个仇,我妖澜庭记下了!”

沐卿叹气,这家伙简直就是上天给他派来的最好的辅助,这要是不好好利用,岂不是辜负了这妖澜庭。

思索一番,沐卿语气平淡道:

“妖兄此言差矣,先前你对我小有侮辱,我以为你只是无心之言,所以并未在意。

但是你这最后几句话却是激怒了我,这混元一决阵乃是我师尊亲手传下,你说他是乌龟壳?抱歉,纵使家师不出手,我也要将你教训一顿,以儆效尤。

其二,你这最后一句是羞辱了我仙一品全体弟子,我出手也只是为了维护我们仙一品的荣誉与尊严。”

长剑收回,沐卿脸色瞬间变冷。

“莫要以为你有一位好师傅就可以在这仙一品横行霸道,胡搅蛮缠,我告诉你,不仅我不答应,这仙一品上上下下全部都不答应!”

“好!”

“沐师兄说得对!我们仙一品还轮不到这种人来撒野!”

底下,叫好声不绝于耳。

沐卿心底笑笑,这陆琪就是好用,看来他的渡劫阵法的重要性可以往上稍微提一提。

不错,这下方叫好的弟子有三分之一是陆琪安排的,代价嘛,上次赌场赚回来的灵石。

听说开盘的那个家伙这次输的底裤都没了.......

至于剩下的那三分之二,应该有一半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有一半则是真的被自己这番话感动到了。

估计是宗派的老弟子了,对宗派有强烈的归属感。

......

妖澜庭面前的令牌缓缓回到了妖煌圣尊手中,此时,妖煌圣尊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或者说,自从坐到这里之后他的脸色就没有好看过。

“澜庭心性浅薄,不知好歹,让诸位道友见笑了。”

“哪里哪里,我倒是觉得这澜庭别有一番勇气,敢在沐卿剑下还能威胁他的人可不多见,你们妖煌圣地倒是有个好弟子。”

李九歌说起话来毫无顾忌,言语中也有些针对的意味。

这下,妖煌圣尊的脸色更难看了。

思索一番,妖煌圣尊也不敢说话反驳,这李九歌老狐狸的名称可谓是传遍仙界,他自然也是知晓的。

也很清楚这老狐狸的话术到底有多惊人。

当然,可能是方才才知晓,因为......他白白给了仙一品十五个去遗迹探险的名额。

妖煌圣尊此时都已经不太敢和李九歌说话,担心再被敲诈点什么出去,至于嘲讽自己一下......那肯定是为了故意惹恼老夫,接着就是一圈一圈的套环。

哼,老夫才不会上当!

这么一想,妖煌圣尊心情立马好了不少,接着看底下的画面。

李九歌见到妖煌圣尊不上钩,心底默默叹口气,对着牧云的方向悄悄打了个手势。

牧云心底了然,同样以手势回应。

李小蝶扯了扯嘴角,这两个家伙离这么近直接说话不就行了,还打手势。

你打手势就打手势嘛,为什么还要躲在我背后打!

牧云似乎感受到了李小蝶的情绪,悄悄那了一串上好的仙果塞到李小蝶手里,对于各个长老的喜好,习惯,他这个宗主那是一清二楚。

所以戒指里时常也会存储一些特殊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像这串仙果,还是他在几十年前偶然得到的......

果然,有了仙果的李小蝶,那不满的情绪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牧云也能安心的和李九歌打手势去了。

......

妖澜庭此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指出沐卿杀气浓郁,不是正经的修仙人,巴拉巴拉,话里话外就透着一个意思。

这沐卿就是魔教的人,你们仙一品被骗了。

沐卿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因为......这种挑拨太低级了,他都懒得回应,只是静静地等待时机,想要把墨痕狠狠的刺到他的脑子里,他要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脑浆!

当然,只是单纯的让他看到自己的脑浆,沐卿相信,堂堂顶级势力,更是一位仙级上品阵法师的弟子。他妖澜庭会没有些好宝贝?要是没有的话......谁信啊!

沐卿似乎感觉有了机会,眼神一凌,手中长剑已经出现。

杀气瞬间弥漫,冰冷的感觉笼罩住了妖澜庭,妖澜庭身体一抖,看着面前的长剑想要往后躲,可是那长剑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瞬息间,长剑刺入眉心。

“锵!”

熟悉的金铁交鸣声,长剑被玄铁令牌击中,瞬间挣脱了沐卿的手,直直的插到了擂台上。

剑身插入擂台毫无阻碍,只余一个剑柄留在了上面,其余,皆是没入到了擂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