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场游戏(完)

小说: 我真的不是大佬[无限] 作者: 风月不知 更新时间:2020-05-23 07:14:51 字数:3625 阅读进度:170/179

在最开始的时候, 少年还是有自信的。

因为他虽然知道白若栩杀了他一个还不错的吸血鬼手下,可当时她也很狼狈。

再说了, 他也不准备自己一个人上。

直接喊了旁边的人都来帮忙。

但是很快, 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一个变态如唐周, 一个人挡了他们三分之一的人, 一个白若栩,居然不比唐周弱。

“你不是普通人。”少年眼神阴郁, 他腹部被捅了个对穿,还是凭借吸血鬼的体质愈合不了的那种。

他比平时的脸色要更苍白,此时看着白若栩的眼神,仿若是看负心汉:“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就算你是人类, 我也可以初拥你。”

“喜欢?”白若栩嗤笑。

她就从没感觉到这人有真的对她喜欢过, 她面容淡漠, 就在少年想要继续软化她的态度,好和旁边的人临死反扑的时候, 他忽然感觉心脏一疼。

“你……”少年低头, 明明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她就是知道,自己的心脏被人给捅穿了。

随之而来的,是疯狂流失的生命力。

少年脸色恍惚的看着白若栩, 骤然成了一捧灰。

白若栩冷淡的移开眼,她从来不会对敌人心软和同情。

既然站在对立面了,就不要假惺惺的同情。

何况……少年也够不上她敬佩的敌人的程度。

这一场厮杀, 持续了七天。

七天时间,死了很多人,也死了很多的吸血鬼。

人死了还有尸体在,吸血鬼死了就成了一捧灰,找都找不到。

等这一场战争结束的时候,山谷里能站着的人不多了,还活着的人也不多了。

就是唐周这种体质出奇的强的人,也形象全无的靠着石头坐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很想就这么瘫软下去。

“成功了……他们真的成功了,实在是太好了。”艾薇儿眼中有激动的泪水。

“是啊,成功了。”白若栩喃喃。

“白。”

一位老人家走到了白若栩身边,她眼神温柔的看着白若栩,由衷的说:“谢谢你。”

“不用谢我。”白若栩指尖动了动,忽然说:“婆婆,我在W城认识了一个医生,胡子也认识的。如果她没有胡乱杀过人,我希望你们能稍微帮我照顾一下她。”

“我们会的。”老人家眼神更温柔:“你要走了吗?”

“对。”白若栩不意外老人家的敏锐。

毕竟艾薇儿应该也早就知道了,只是艾薇儿什么都没说。

老人家看了白若栩半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她只温柔的祝愿:“希望你以后,一切顺利。”

“多谢。”

白若栩又应了一声。

——

仿佛有光怪陆离在眼前闪过,白若栩鬼使神差的认真看着那些画面,意外发现,这些画面居然好像是一个个不同的世界?

而且里面她勉强能看清的,是她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世界。

这里……是最靠近游戏的地方吗?

白若栩似懂非懂,她手腕上一热,低头一看,她看到手腕上出现了一个标志。

一小片树叶的标志。

这个标志就在她左手手腕上扎根了一样,牢牢占据她的手腕。

“若栩。”

唐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白若栩顺着感觉往一个方向走,很快就出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你得到了印记?”唐周第一时间看向白若栩的手腕。

白若栩挑眉,她明白了一切:“你是故意带我来的,为的就是这个印记,对不对?”

“对。”唐周坦荡荡的点头,他对着白若栩一笑:“果然,我没有猜错,你就是它选中的最后一个人。”

白若栩没出声,静静等他说话。

“刚才这个游戏场也有点累,咱们先回去找个地方边吃东西边说?”唐周提议。

白若栩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唐周带着白若栩去了一家私密性很高的餐馆,老板好像还是周唐的的人。

进了包厢,等上了菜,唐周还甩了两个隔音隔绝探查的道具出去,才认真的看向白若栩:“你可能也发现了,这个游戏在选拔一些人。”

“嗯,看出来了。”白若栩咽下口中的食物,喝了点水,才说:“实际上,在第一次回现实世界后,我就去找了一些类似的书看,我们这种经历和有一种题材很相似:无限流。”

“但是我看过的不少无限流都是很残酷的选拔,甚至玩家与玩家之间也有很大的竞争。”

“但是这个游戏不一样,它对玩家反而挺友好,不赞同玩家之间互相残杀,甚至还鼓励玩家之间互相帮助。”

“但是它的游戏场并不容易,当然,想要获得活命的机会,原本就应该要付出代价。”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游戏。”

“嗷。”

刚说完,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声,白若栩表情都差点没绷住。

她脸色细微的变化唐周没有漏掉,他问:“怎么了?”

“没什么。”

看样子唐周并没有听到。

白若栩顿了顿,继续说:“你说的选拔,我有猜到一些,但是我不明白选拔究竟是要做什么。”

“其实很简单,它需要有人帮忙清理游戏场。”唐周沾了点茶水,在桌上画了个圈:“加入这是这个游戏对于游戏场的容纳量,里面有大大小小聚集的游戏场。”

“而游戏本身还可以继续收集更多的游戏场——这不仅仅是我们周唐查出来的,包括其他几大势力,甚至残余的,十几二十年前就在的玩家,也能证明这一点。”

“如果只进不出,游戏场会膨胀爆炸,如果有其中一个失控了,可能会因为太近,影响到其他游戏场。”

“而我们需要帮它清理掉那些无用的,或者失控的游戏场。”

“那我们能得到什么?”白若栩问出来这么一个问题。

这一个问题一出来,她脑子里就响起某个家伙不停嗷嗷嗷的声音。

白若栩:实在是你一个光团,看起来也不像是兽类啊,怎么偏偏喜欢这么叫?

算了,这不是她能管的。

她忽视了游戏的嗷嗷声,专心和唐周说话。

唐周对于白若栩的问题,只轻笑:“我们在游戏中延续了生命,虽然一个月只有两天可以回去,可也比当初就死了好。”

白若栩:“……”

这种一听就太光明正大的理由,居然能让游戏赞同的嗷了一声。

那声音听起来还挺骄傲的。

白若栩盯着唐周,忽然一笑:“唐周,你确定要和我说这种话?”

“好吧好吧,反正瞒不过你。”唐周严肃了起来:“按理说,游戏对我们既然没有恶意,也就不存在特意将我们困在这个世界的事情,可现在游戏没有送我们走,我们估算,可能是因为它想让我们做一些什么。”

“比如说清理那些游戏场。”

“或许清理到了一定程度就能回去了。”

白若栩觉得这个理由有可能,她眼中带着些思索。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之前可能第一个世界就吸引了游戏的注意力?毕竟她把试炼游戏场都崩了。

“你好像想到了什么。”唐周语气肯定。

白若栩只微微笑了一下,她问:“你说的‘我们’,是手腕上有印记的人?”

“对,我们有四个人,加上你就是五个。其实算起来,咱们这应该算是五行了吧。”唐周将手腕伸出来给白若栩看。

他手腕上一直都戴着手表的,此时将手表拨开,就能看到手腕上那个小水滴一般的印记。

“水?”白若栩看了看自己手腕:“木?”

“对,还有金,火,土,有一个在这个安全城,但是其他两个不在,我下次联系了一起见一面吧。”唐周提议。

白若栩对他的提议没有意见。

相比于见其他几个,她更想知道……为什么游戏好像赖在她身边不走了。

游戏:“嗷嗷嗷嗷嗷呜!”

什么叫做赖在你身边?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只是我不和其他人说话而已。

白若栩忍不住想,一直在身边的意思,难道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在?那……**是不是没了?

“小栩栩?”白瑜趴在桌上,看着忽然走神的白若栩,眉头皱了起来:“你怎么回事?怎么从周唐回来就成了这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嗯……”白若栩笑了笑,“是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不过影响不大,你放心。”

白瑜:我放心个屁。

早就知道唐周这人肯定有麻烦,不说善意恶意,反正他看起来就不像是个能好好处的,白瑜此时可担心白若栩了。

白若栩那些混乱的思绪收敛,她看着白瑜,低声说:“你不用压制自己的实力了。”

“哎?”白瑜愣了一下:“不用压制了?”

她还做好了多压制的准备的呢。

白若栩:“对,而且你如果进入了游戏场……你还记得我做了什么吗?”

“哎?”白瑜琢磨了一下,对比她曾经过的游戏场,以及白若栩和她一起过的游戏场,脑海中有一丝灵光闪过。

“你要去帮他们解脱。”白若栩说着,笑了笑:“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你尽力而为就好。”

白瑜狐疑的看着白若栩:“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居然这么提醒我?”

“是知道了点什么,总之,记住我今天说的,总不会有坏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