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十万火急

小说: 王牌护花雇佣兵 作者: 黄河之子521 更新时间:2019-09-11 05:26:20 字数:3792 阅读进度:221/283

一天的高强度训练,已经让我们浑身疼痛,瘫软不堪。在这一天里,我们要完成两个五公里负重越野长跑、硬气功、实战格斗、倒功、射击等多项训练任务,身体的承受能力几乎到了极限,这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急切地盼望着收操。然而上校队长不会轻易让我们收操带回,他会利用一组障碍赛来检验我们的训练成果。用上校队长的话来说,这叫做‘巩固巩固,消化消化。’以至于,每次收操时,我们一听到上校队长说到这八个字,便吓的脸色煞白。在某些程度上来讲,单纯的越障碍训练并不可怕,但是在身体已经虚脱到了极限的时候,再跑几趟障碍,那简直就是一种炼狱。

四百米的障碍,让累了一天的队员们望而生畏,这里的一切器材都显得那么恐怖,四米深的战术坑,两米高的独木桩,还有五米高的障碍墙,再加上足有五十米长的铁丝网……每跑一趟,身体几乎都已疲惫到了极限的极限。

上校队长在越障前都会重复一下规则:咱们分四组进行,一组九个人,每组的第一名可以不用受罚,其它的八人再进行比赛,再从这些人里面胜出一名,其他的七个人接着战斗,直到剩下最后一人为止。明白了吗?

大家强忍着痛苦异口同声地喊道:明白!

部队领导在折磨人方面,绝对有着惊世骇俗的天赋。这种规则的比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速度最慢的那个人,至少要前前后后地跑九次!这是什么概念?当过兵的都知道,别说是警卫队这种增加了难度的四百米障碍场,就是普通部队练的百米障碍,连续跑个七八次也非得休克不可!

没办法,这上校队长脸长的黑,心更他妈的黑!

一声令下,我们象是一群三天没吃饭的野狼,争分夺秒地冲进障碍训练场,跨栏,翻越障碍,跳进三四米深的大坑,然后用手支撑着身体爬上来,接着钻进一眼望不到边儿的铁丝网,匍匐前进,这铁丝网不是一般的铁丝网,带着刺儿,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刮伤屁股,因此匍匐前进的时候,身体必须得特别的低,屁股得紧贴着地面。

细心的队员能发现,在这些铁丝网上,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些血迹,这些都是历代警卫队队员们遗留下的光辉印记。四米高的障碍墙,中心部位因为每日的踢打和跨跃,已经形成了一片巨大的磨损,上面的黑漆也都掉光了。

这些生命已经不属于自己的狼群们,拼命地呼喊着,谁都不甘心落在后面,狠狠地向前冲着,跨过一道一道的阻碍,疯狂地向着目标前进,再前进。

我因为自身素质还算比较突出,因此在第一场角逐中就脱颖而出,而剩下的八个人,在上校队长的催促下,象野狼一样狂奔着,叫啸着,一次又一次冲锋,疲惫的身躯越来越慢,身上的汗水湿透了迷彩服,有的人因为磕磕碰碰,脸上出了血,鼻子在流血……这些都已经不重要,因为谁都知道,这障碍场虽然没有硝烟,却也是一个特殊的战场。一次又一次的跨跃,一次又一次地输了再跑,跑了再输……最后,直到每个小组只剩下一名队员,四个小组共四个人。

上校队长从来不给这跑到最后的四个人留面子,也不会可怜他们,相反,他会挥着自己手中的教杆,拼命地赶鸭子上架。

历经磨难之后,上校队长开始整队集合,他的表情有些复杂,扫视着这群钢铁一样的警卫队队员。

我们的脸上,是被灰尘包裹起来的伤痕,我们的迷彩服基本上都已经是伤痕累累,破旧不堪,衣服上尽是被铁丝网刮破的口子,有的甚至还往外渗着血迹。

上校队长问:同志们,累不累啊?

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不累!

上校队长再问:苦不苦啊?

我们仍然响亮地回答:不苦!

上校队长淡淡一笑,这种笑,仿佛蕴含着一种欣慰的元素:警卫队训练,不苦不累,那是扯淡!摆在你们面前的是一条光明的大道,很光明,但是这条大道上却充满了常人无法逾越的艰难险阻,苦和累,酸和痛,是这条路上最普便的东西。你们即将成为成为一名光荣的国家特级警卫,那是任何部队的战士都无法奢求的荣誉。现在,你们正日益成熟,也学会了很多本领,但是这些远远都不够。你们还需要更加努力,更加勤奋。局里观摩我们汇报表演的日子也日益临近,有可能是突击性观摩,也有可能是提前通知,但不管是什么形式,我希望咱们大家都能做到,整装待发,精神抖擞,随时拉出来,随时都能完成任务。大家有没有信心?

众队员齐喊:有!

但队员们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

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警卫队还没等特卫局下达观摩通知,就接到了一道急令。

在某些程度上来讲,相当于十万火急!

这个急令让上校队长焦头烂额,竟然禁不住咒骂起了上级。

急令的内容,让这位久经考验的警卫队队长既无奈又紧张,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急令是特卫局下达的,内容与观摩有关。急令中指出,两天后总参首长以及北京军区首长、中办各单位领导及下属单位、卫戍区警卫部队以及第九特卫师(化名),将来教导大队观摩警卫队训练成果。

表面上看,这个急令并没什么。但是实际上却暗藏玄机。首先这种观摩,没按常规出牌。一般情况下,凡事打提前量,是中国军界政界一直遵守的潜规则,不管上级有什么重要安排,都会提前通知相关单位做好应对准备。并将时间、地点、出席领导一一敲定到位。而且这种提前,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一两年。但这次,这么多的军队和政府首长来警卫队观摩,却只给警卫队两天时间,的确是太过仓促。已经习惯了在军队潜规则下生存的领导干部们,接到这个急令后,当然会觉得万分地不适应,甚至开始手忙脚乱,不知怎样应对。

在某些程度上来讲,这次急令简直是打破常规,开天辟地第一次。一直按常规出牌的警卫队领导和局团领导,都有些猝不及防。换句话说,倘若是只有特卫局、团领导两天后观摩警卫队的训练成果,那警卫队不至于乱了方寸。毕竟是自家人莅临,稍微有个失误闪失,都在情理之中。但是这次来教导大队观摩的,却是总参、中办的首长,以及友邻部队。警卫队一旦出现任何闪失哪怕是小的纰漏,就都很有可能会为特卫局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甚至会被友邻部队说三道四。一直以来,特卫局号称天下第一军,肩负着保卫党中央和中央首长的重任,其它部队看特卫局,既神秘又神圣。彼此之间的交流也比较少。但这次打破常规,如此大规模的一次观摩,堪称史上第一次。两天的准备时间,实在是仓促他祖宗-----老仓促了!

上校队长向姜副局长反映出了自己内心的不满,觉得两天时间很难完成准备工作。更何况,警卫队一直都是在进行系统地训练,还没有合练过。姜副局长把上校队长痛骂了一顿,直接问他,能不能干?不能干给我打背包滚蛋!哪来这么多的理由?给你两天时间准备已经不错了,要是在战争年代,小鬼子来扫荡,会提前通知你吗?

上校队长被骂的狗血喷头,打电话向付副局长反映此事,希望局里派人过来一起统筹此事。付副局长当然能看出上校队长的盘算,他无非是想从局里拉个垫背的,要死一块死。或者是一旦出了问题,把责任往局领导身上一推,自己的问题则被淡化了。对于上校队长的诉苦,付副局长的表现和姜副局长如出一辙,把上校团长狠狠地批斥了一通,勒令他迅速准备,大不了这两天晚上就不要见周公了,秉烛夜战!

上校队长叫苦不迭,但是既然遇到了情况,也只能面对。他集合警卫队召开了一次临时会议,开始商定表演内容和程序,敲定指挥员。

当然,局领导们也没闲着,姜副局长在大队领导的陪伴下,选场地,指挥部署。一时间,整个教导大队沉浸在一种特殊的紧张氛围当中。付副局长则直接赶来警卫队,督促和指导警卫队安排工作。在某些程度上来讲,大队的各项准备,都是皮毛,警卫队的表演才是具体内容。部队工作一向讲究内外兼修,既要在表面上华丽高贵,又要展示出实际内容。付副局长聆听了警卫队领导的初步计划后,开始着手挑选指挥员,进行紧张操练。

整个警卫队三十多名队员和上校队长、几名教官,一起被拉到了训练场。付副局长理所当然地要做一番动员,在队前语重心长地强调了一下此次观摩表演的重要性。然后站在一旁,静观指挥员选拔。然而实际上,警卫队的几名教官,都属于那种在单项技能方面比较突出,但却不足以指挥全部表演内容。比如说拳术教官,仅仅是指挥拳术训练比较出色,对于其它方面的指挥并不在行;队列教官则只懂队列,对拳术、刺杀等其它课目的指挥能力欠缺。如此一来,几名教官一一上场之后,都被付副局长否决掉了。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上校队长只能亲自操练。付副局长对他的指挥能力赞不绝口,但却表示对他另有重任,不能参与实地指挥。这样一来,问题就比较棘手了。

这也就意味着,指挥员将会在队员当中产生。

然而还剩下只有两天时间,谁敢趟这弯浑水?指挥的好还行,指挥不好的话,将会被局团领导打入十八层地狱,成为难以翻身的罪人。

付副局长亲自沙场点兵,当场表示,凡是能担当此大任者,特卫局将给予记三等功一次的奖励,并且赋予‘忠诚卫士’称号。但即便是付副局长抛出了这两颗重型的糖衣炮弹,仍然没有队员敢出来一试。

无奈之下,付副局长只能挨个试水。但实际上,几乎所有队员都不敢轻易接手这项任务,因此在被动指挥的时候,都难免流露出了一些紧张和逃避的元素。三十几名队员一一试水后,付副局长禁不住摇了摇头,只能是矮子里面选将军,将自认为口令还算标准,指挥还算娴熟的几名队员叫到了队前,逐个淘汰。当然,我也位列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