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烫手的山芋

小说: 王牌护花雇佣兵 作者: 黄河之子521 更新时间:2019-09-11 05:26:22 字数:3304 阅读进度:222/222

这让我禁不住想起了当初在学兵队时临危受命的场景。以至于,有一种激情在心里涌动,我很想自告奋勇,接手这次艰难险重的指挥任务。但是我又意识到,这次汇报表演,不同于学兵队汇报表演。学兵队汇报表演时,莅临观摩的领导都是局团一级领导,属于自家人关起门来验收。而这次汇报表演,其规格之高,观摩首长级别之高,令人不得不在心里多几分思量。因此这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扔了可惜,吃了又怕汤一嘴火泡,得不偿失。

我这才充分地理解了中庸之道的含义。既然无把握出头,那就干脆保持中立,不积极也不消极。有了这些思量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变了个人似的,在部队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我李正变得世故了、圆滑了。不再像以前那个激情四射、逢敌便迎的李正了。但是在某些程度上来讲,这种世故与圆滑,恰恰是迎合了部队的发展要求。很多时候,要想生存,就必须要学会圆滑。

结果,这几名队员一一试过之后,付副局长禁不住皱眉摇了摇头。

一位教官建议请外援,上校队长骂他放屁。警卫队里面藏龙卧虎,还他妈的用请外援?

付副局长抽了支烟稍作思量,突然将我从队伍当中叫了出来。

我战战兢兢地望着付副局长,心里忐忑至极。既不希望被付副局长委以重任,又对这个急难险重任务存在一定的幻想。

付副局长道:小李,刚才你那指挥,不像是你的真实水平啊。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指挥能力,从口令到指挥员自身的精神面貌,还不如你当战士的时候。现在我命令你,拿出精神头来给我再指挥一遍,要是不能让我满意,我让你结不了业!

付副局长也许是意识到了问题出现的关键,因此干脆使出了一招威慑手段,逼我就范。

一时间我心里五味翻滚。一直以来,我李正在指挥方面相当自信,每次也从不放过当指挥员的机会。但是这次,我心里是真的没底。两天时间,意味着什么?这就像是逼着一棵刚刚发芽的西瓜种子,在两天内长出西瓜来!

难啊!

付副局长见我面露迟疑,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怎么,怕了,怂了?

我不知所措地摇了摇头:不是,这-----

我支吾着,突然间觉得自己和警卫队的同志们,都穿越到了文化大革命时代。那时候流行‘大跃进’、‘浮夸风’,一亩地能产上万斤粮食……而现在,领导却要让我们利用两天时间,准备出近十个内部的汇报表演内容。虽说警卫队一直在积极训练,但是两天的时间去磨合消化,未免显得太仓促了。

付副局长见我面露难色,干脆直接敲定下来:就你小子了!你有丰富的指挥经验,还带过示范分队,指挥员非你莫属!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在两天之内,把程序好好地给我拢一拢,磨合磨合。要是在汇报的时候拉了稀,我拿你拭问!

我赶快道:付局长,恐怕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我-----

付副局长皱眉骂道:你什么你?这是命令!我不管你同意不同意,这块石头就压在身上了!要么把石头给我磨成玉,要么被石头把你压扁。你自己选择!

很多时候,领导下达任务,就是这么干脆直接。领导都非常擅长‘压力转移’,潜移默化地将一份重于泰山的压力,转嫁到了我李正头上!

我找谁说理去?

没等我开口,付副局长接着道:你小子给我抓紧时间准备,就两天时间!完不成任务,你提头来见我!

随后,付副局长倒背着手,招呼着上校队长和几名教官,离开了训练场。

我迎着风目送领导们离去,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风轻轻地吹,我的眼睛像是长了沙眼,被风吹的直痒痒。我心想我李正他妈的招谁惹谁了,凭什么把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强塞进我手里?

三十几名队友,待领导们走远后,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这是一种庆幸,或许还夹杂着幸灾乐祸的成分。我望着这些朝夕相处的同志们,想哭,想笑,想向天鸣冤。我突然间觉得,什么狗屁的战友情,平时都跟兄弟似的,有方便面同吃,有烟同抽。但此时此刻,这些没有被雷电击中的幸运儿们,纷纷向我投来了异样的目光,甚至有人连连窃笑,要拭目以待,看我李正怎么吃下这个烫手的山芋。

一群落井下石的家伙!

范晓辉在队伍当中左右张望,禁不住感慨道:看吧看吧,领导们都撂挑子了,两天,两天哪!就是戚继光重生,也不可能用两天时间,把所有的预演课目弄利索。这次汇报表演,肯定是乱成一团麻。李正,你小子就等死吧。

程光明也捏着下巴感慨良多地道:是啊是啊。小李同志,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怨政府。这事儿摊上了,谁让领导这么信任你呢?

蒋文涛禁不住骂道:信任个球!你们这些家伙,就知道幸灾乐祸。谁都能看的出来,李正现在的处境是骑虎难下,咱们不应该再给他火上浇油。依我看,李正你就给领导玩儿一次太极,把这烫手的山药蛋子给扔出去。

我感激地望着蒋文涛,握住他的手求教道:怎么个扔法?

蒋文涛凑近我的耳朵:装病!实在不行你就去水笼头上往嘴里灌凉水,腹泻拉肚子,指挥不了,这烫手的玩意儿不就扔出去了?

我冲他竖起大拇指:文涛兄果然是智慧过人!想必这种手段,你平时没少用吧?

蒋文涛脸胀的通红:李正你小子不识抬举!我一心一意想要帮你,你怎么还恩将仇报?

我骂道:你帮我个屁!你是惟恐天下不乱啊!

这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孙玉海同志发了言:李正同仁,蒋文涛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你也不想想后果,两天时间,一旦你汇报表演那天指挥出了半点差错,那你小子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领导这是把你推上了风口浪尖,拿你当挡箭牌呢。你可别以为这次汇报表演,能像你在学兵队的时候那么幸运,不是一个档次,也不是一个级别。你消化一个鸡蛋容易,但给你一个恐龙蛋,你吃得下吗?依我看,识实务者为俊杰,你自动退出得了。大不了在自己大腿上划两刀,来个苦肉计把这苦差事推了,没准儿还能幸免于难。

众们队友齐声欢笑。

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小丑,被大家数落着,嘲笑着。

一股子莫名的勇气,突然在心里深刻起来。与其把这项指挥当成是一种负累,倒不如振作起来拼两天。不成功便成仁,我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但实际上,队友们的幸灾乐祸,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他们像看小丑一样看着我,时不时发表几句落井下石之言,怡笑四方。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下达了‘稍息,立正’的口令,在队伍前强调道:时间紧任务重,下面我们开始先拉一遍程序,然后重点巩固薄弱环节。我希望大家思想上引起重视,这次汇报表演,关系到警卫队乃至特卫局的荣辱……

谁想我话还没说完,队伍已经乱成一团。大家嘻笑着议论了起来。孙玉海甚至起哄道:李正你丫的就别装的一本正经了,你还真想揽下这活儿?乖乖,你是人,不是神。神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你能做到?

我义正辞严地道:做不做的到,也要做。我别无选择。

孙玉海讥讽道:又异想天开了吧?

范晓辉也跟着笑道:不自量力!两天时间,警卫队领导都觉得头疼,你李正逞什么二百五?难道你比队长还懂指挥?

我提高音量愤然道:这个二百五,我还就真当定了!

众人一片哗然。

我指挥着三十几名警卫队队员,将预演项目一一拉了遍程序。感觉效果很不理想,单人动作到位,整体配合不佳。情急之下,我将三十几名队员,分为三个组,各指任一名临时小组长,负责有针对性地巩固薄弱环节。

然后我一边思考一边回到了警卫队值班室,付副局长正在跟上校队长和几名教官研讨汇报表演一事。见我回来,都是微微地吃了一惊。我能看出,他们都有点儿心虚,冷不丁地将这烫手的山芋扔给了我,他们担心我有没有胆量把它消化掉。

付副局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直接追问:有什么困难?

我摇了摇头:没有。我刚才拉了一遍程序,问题很多。我想跟领导们一起研究一下,这两天的训练计划。

付副局长如释重负,欣慰地笑了笑:好,好啊。坐下,快坐下来。

一时间,我突然间觉得自己简直成了警卫队和特卫局的大救星。我自嘲地笑了笑,已经抱定了迎接此次挑战的决心。

但实际上,我能看的出来,就连警卫队的领导们,心里也没底儿。毕竟,时间太仓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