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凶多吉少

小说: 王牌护花雇佣兵 作者: 黄河之子521 更新时间:2019-11-24 06:31:29 字数:3755 阅读进度:223/283

抱着一种特殊的信念,我坚定意志,决心要创造奇迹。

我将这两天的训练方案给付副局长口头汇报了一下,付副局长思量了片刻,不反对,也不明确支持。诸位警卫队领导也没提出任何意见。

上校队长冲我说了句:小李,你自己看着来吧。我们把大权都交给你了,到时候只看效果。至于其中的过程,由你自己灵活掌握。时间紧任务重,抓紧时间吧。

我回到训练场地,见队友们正躲在阴凉处聊天。我掏出口哨来一阵猛吹,但队友们根本不买我的账,慢慢腾腾地站起来,却没有要集合站队的意思。孙玉海带头起哄,骂道:狗日的你装什么逼啊,吹什么JB哨?

其他队友也跟着谩骂,怨声载道。我大喊了一声‘集合’,才陆续有人零零散散地走过来集合。

我掏出手机来,一边看时间一边道:十秒钟,超过十秒钟站不进队伍里来的,自己去找队长解释!十,九,八------

我这一狐假虎威,大家倒是有些怕了,赶过来站队集合。

做动员,提要求,安排课目。两天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关键。因此我必须要争分夺秒,迅速地投入到了组训中去。

然而实际训练起来,并非易事。警卫队的队友们,不是十分配合。尤其是以孙玉海为首的几个队员,在队伍当中无精打采,颇有应付公差的嫌疑。我反复地警告了几次,收效甚微。幸好姜副局长和付副局长,在关键时候赶到训练场,做了一次热情洋溢的动员,才将大家的士气提了起来。

当天晚上,我们一直训练到十二点。姜副局长指示警卫队队长,晚上搞通宵战术。对此大家很是不满,但仍然半闭着眼睛训练了一夜。

第二天,仍然是重复。我这个临危受命的指挥员,不敢有半点懈怠。按照计划一遍一遍地操练着。警卫队队长和几名教官,轮番在训练场上监督实施,指手画脚。我李正最烦的就是在自己指挥训练的时候,别人非得装清高,对我进行遥控指挥。尤其是一位专教拳术的洪教官,一会儿纠正我示范不标准,一会儿又抱怨训练方法有问题……

在忍受了这位洪教官三番五次的‘骚扰’之后,我终于暴发了,指着这位教官骂道:要么你就给老子闭嘴,要么你来担任这次汇报表演的指挥员!叽叽喳喳像个娘们儿!

洪教官脸胀的通红:不虚心,一点儿都不虚心!我看你这次拿什么给付局长交差!半天时间,还有半天时间!

我将了洪教官一军:你就这么幸灾乐祸?告诉你洪教官,我李正现在代表的,不是我自己一个人。是整个警卫队甚至整个特卫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洪教官被我骂的狗血喷头,跑到警卫队队长面前告我刁状。结果队长反而是将他痛斥了一顿。更难能可贵的是,我冲动之下与洪教官之间的冲突,对整个警卫队起到了震慑作用,训练效果反而好了起来。而实际上,警卫队队员,无非也尽是些见风使舵的家伙,人都有着这样一种心理,被同级别的战友指挥自己操练,难免有几分逆反心理,很难心甘情愿地配合。但是大家见我如此犀利地跟洪教官对着干,并且骂了洪教官后,警卫队队长反而还在支持我。于是风向一下子就开始偏了起来。他们心里肯定要掂量掂量,我李正为了这次汇报表演倾尽心血,连教官都敢骂,更何况是他们这些队员了!而且,局领导和警卫队领导,给了我独揽训练大权的权利,谁敢再跳出来冒个泡,肯定会被领导记上一笔,当作反面典型。

中午吃过饭后,我向领导们请示,休息一个小时再练。毕竟人不是机器,得讲究劳逸结合。好在领导们都比较开明,同意了我的请求。

警卫队的战友们得到了这一消息后,士气大增,顾不得脱衣服便纷纷扑到床上去见了周公。一时间,呼噜声、梦话声,分外妖娆。大家昨晚训练了一夜,太累了!

仅剩下半天时间,我当然睡不着。打着哈欠我把表演程序重新推敲了一遍,然后重点明确和规顺了一下汇报词和讲解词。在某些程度上来讲,这次观摩堪称史上空前,中办、总参重量级领导都会莅临,而且很多友邻部队也会过来看看热闹。操作队伍的动作,是第一位,是万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的。同时,指挥员的口令、素质,精神面貌,也是影响此次观摩效果的重要原因。我当然不能丢了芝麻拣西瓜,光顾着去操练别人,把自己这一摊子事情给淡化了。

我突然记起了上次姜天天送给我的几盒金嗓子,禁不住笑了笑,这丫头还真有先见之明,这几盒金嗓子,还真就派上用场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本想招呼大家开始训练。便是眼见着队员们都还睡的踏实,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于是又让大家睡了半个小时,才极为不忍地拿出口哨吹了起来。

训练场上,队员们挥汗如雨。

两个小时之后,我开始拉程序。将各种表演项目都一一拉了一遍后,决定奔赴靶场拉一遍射击程序。

刚要带队启程,我突然感到自己眼前一黑,一股熟悉的香气渐渐清晰了起来。我听到队员们禁不住都笑了起来。

不知是谁从我背后用双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抬手就把捂住我双眼的那双手扒拉开,扭头骂道:干什么你?

姜天天委屈地望着我:你干嘛这么凶吗?

我强调道:我正在组织训练!你胡闹什么?没规矩!

姜天天道:正因为你在训练,所以我才特意赶过来给你加油助阵哩。

我冷哼道:你这哪里是加油助阵,明明就是添乱!我没时间陪你玩儿,该干嘛干嘛去!

对于姜天天的出现,我心里是万分恼火。心想这丫头怎么也不分个轻重缓急,跑到训练场上来捣乱。于是在将她斥责一番后,我兀自地带队赶往靶场。

姜天天在后面气的直跺脚,冲着我追骂:李正你个吕洞宾!没良心的!

骂声越来越远,队伍里开始有人轻声议论,被我一声呵斥后,乖乖闭嘴。

进了靶场,我让一名队员通知教导大队值班参谋,具体地熟悉了一下场地和道具。

一天又这样过去了。

这天晚上,大家美美地睡了一觉。次日早上四点半起床,跑到靶场上拉了一遍程序。局领导、大队领导和警卫队领导们,一齐观摩,并提出了几项小问题。不难看的出,对于这次突击性观摩,领导们心里都在敲鼓。

上午八点钟,各单位官兵开始陆续赶来,在靶场上集结。此时,靶场上已经挂起了横幅,欢迎各位领导及战友莅临观摩。

九点钟,中办、总参和特卫局的重量级领导们,开始进入靶场,坐上主席台。放眼望去,光将军级领导就有十几个,大校上校根本没资格坐上主席台,只能坐在第二排。孙副局长主持了此次观摩大会,首先客套一番,对诸位领导和友邻部队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感谢,然后开始口头汇报警卫队训练成果。

而实际上,一直候在侧门处整装待发的我,心里是相当的紧张。我实在不明白,如此空前的一次盛大观摩,为什么只给了我们两天的准备时间?

也正是在这一刻,我突然之间恍然大悟一般,猜测出了某些内在方面的东西。在某些程度上来讲,如此浩大的观摩规模,如此众多的观摩领导和官兵,不应该只给两天准备时间。中国官场和军队办事一向讲究打提前量,像这种盛事至少也要提前半年通知准备。但是这次却来了一个突击观摩,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特卫局在无意当中招惹了哪位重量级首长,首长很不满,于是便要借这件事来给特卫局穿穿小鞋,出出丑。谁都知道,两天时间太仓促了,要想把训练成果完美地展现出来,那简直太难了!

这样一想,我禁不住冷汗直流。我这两天一直潜心操练,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事情背后的真相。怪不得所有队员甚至是警卫队领导们,都不敢趟这弯浑水。只有我李正傻乎乎地应承下来,充当了替死鬼,甚至是牺牲品。

我深深地意识到,此举凶多吉少。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我再一次成了领导的炮灰。只不过,这次炮灰炸的更光荣一些,是整个特卫局的炮灰。

至于上级领导之间发生了怎样的纠葛,已经无从考证。但是单从这种奇怪的现象当中,便不难推测出某些表面之外的东西。这次仓促的汇报表演,我李正再次成为领导人权益恩怨的子弹,这一飞出去,也许能击中别人,也许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但我已经没有任何退路。而且我强迫自己不要把事情想象的那么糟糕透顶,我宁可认为,这只是上级首长一时兴起,故而要观摩警卫队的即兴表演……但实际上,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至少在正常的情况下,不会出现这种不正常的情况。

局团、大队以及警卫队领导,围在我们周围,你一言我一语地嘱咐着。从他们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领导们都很紧张。姜、付二位副局长,分头行动,付副局长负责临场统筹现场,姜副局长开始运作后台操作。重量级领导亲自督战,更是意味着情况的特殊。但不一会儿工夫,主席台上传来了一阵喊话:姜副局长,付副局长,请到主席台入座,姜副局长,付副局长,请到主席台入座……

连续几次喊话,付副局长叹了一口气后,对警卫队队长嘱咐了一番,然后小跑着到达主席台。与此同时,姜副局长也匆匆赶到主席台上坐了下来。

待二位副局长坐下来,孙副局长吹了几下话筒,终于正式宣布:下面有请警卫队上台表演!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

正要指挥队伍上场,警卫队上校队长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微微地点了点头:全靠你了,小李同志!

我皱眉埋怨,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你吓我一大跳。本来这么大的场面,我心里难免有点儿紧张。让你这神出鬼没地一拍,更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