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当面杀人

小说: 我是关陇老秦人 作者: 月冷秦关 更新时间:2018-04-16 09:52:01 字数:2631 阅读进度:371/375

“军爷,我等是从北边回国的,去的时候还没有见到派兵驻守,今天刚刚从陇川回来,咋就会出现这种事情?”嬴康装作不知的说道,“若是这样,今后我们还能不能跟北边的戎狄进行贸易呢?”

“我是这里的什长,我家君上说了,既往不咎,既然你们是刚刚从秦人那边回来的,也就算了,今后不要再前往陇川进行贸易了,要想跟戎狄进行贸易,就从西边的秦岭一带翻山过去。反正从这里向北是不允许前往了。”散国守军什长答道。

“为何会出现这种事情呢?从散国往西要翻越秦岭,路途遥远,而且道路崎岖;明明从这里往北走路更近一些,为何不允许我等前往呢?”嬴康不解的问道。

“我等只管听从诏令,至于具体是和原因,我等一概不知。”作为守军只管执行任务,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命令,他们就不知道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群灾民扶老携幼向这边走来。

“站住,你等这是要做什么?”守军见状,不再跟嬴康等人闲聊,挥戈向前拦住了准备向北而去的灾民。

“我等要前往陇川。”灾民中有个别胆大的上前说道。

“君上有令,不许灾民前往陇川。”

不许灾民前往陇川?

灾民一听就有人不愿意了,“陇川也是王室的地方,为何不许我等前往?”

“不许去就是不许去,哪来如此多的废话?”守卫的散国士兵恼火的对灾民吼道。

灾民毕竟是只是一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和庶民,哪里有胆量跟官军斗争,见人家硬气了,于是便有一两个上年龄的老者上前,低声下气的对官军说道:“这位军爷行行好,我等也是散国百姓,现在遭了灾,官家又不救济我等,已经有好多百姓饿死在散城了,我等好不容易从城里逃出来,你们总不能眼看着我等饿死在这里吧。”

岐山发生了大地震,关中国家无一幸免,特别是虢国、散国这些靠近岐山的国家受灾的情况更加严重。

但是这些国家的当政者却并没有暗处有效的救济办法来救济灾民,而是一味地等待灾民自救。

“胡说---,分明是你等懒惰,不想办法自救,偏偏要等着官家来救你等,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老者的哀求并没有引起守军的重视,反而被呛了一顿。

“自救,我们的庄稼都被地震破坏了,我们的房屋也被地震震塌了,我等手无寸铁,拿什么自救呢?”身后有灾民忍不住喊道。

“哎吆吆,这是哪位竟然长脾气了,说话声音怪大的。不过爷今天把话撂这儿了,不管你等再费劲口舌,也别想从这里前往陇川。”守军头领狠狠的说道。

“你们这些官军只管自己享乐,都不愿意拿出粮食来救济我们,现在陇川的秦人愿意拿出粮食来救济我们,为何不让我等前往陇川呢?”灾民中有人喊道。

“哼---,我不管这些,反正上面已经有命令了,就是不许你们这些刁民前往陇川。”散国守军执拗的说道。

这下,灾民没办法了,左右看了看,随后大家像约好了一样,既不离开也不前进,更这里的官军软对抗起来。

“滚---,赶紧从这里滚开。”守军的头领见状对这些灾民大吼道。

这时从灾民中走出几个衣着稍微差不多的人上前道:“我等是虢国的百姓,有事要前往陇川,还请放行。”

虢国的百姓要前往陇川?

守军什长看了看,确信对方确实不是自己国家的百姓,于是笑着道:“对不住各位了,我家君上有令,不管是哪国的百姓,都不允许从这里前往陇川。”

啊?

这些士兵不但不允许本国的百姓前往陇川,甚至连外国的百姓都不允许从这里前往陇川,这算是怎么回事呢?

“大夫,这是怎么回事?”见此情景,嬴照不禁轻声问道。

嬴康抬手制止了嬴照继续问下去,“先不要问那么多,静观其变。”

果不其然,还没等嬴康把话说完,就看见那几个上前问话的虢国百姓不答应了,“你们散国这是作甚,竟然敢阻难我们虢国百姓前往陇川。说---,你等到底是何居心?”人家毕竟是虢国的百姓,从底气上要比散国足一些,既然双方已经撕破了脸皮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几个虢国百姓上前质问散国士兵道。

“是何居心?你个庶民百姓竟敢质问本大爷,那好我就实话告诉你,我等之所以敢再次阻难所有的百姓前往陇川,也是奉了君上的命令。既然君上敢让我等再次阻难所有的百姓前往陇川,当然有他的道理。怎么?你等不服气?”这些散国的当兵的也是横惯了的人,怎能容忍几个虢国百姓对自己无理,于是也很气盛的回敬道。

“哼---,我等才不管你们散国的命令呢?”带头的虢国百姓扭头对身后的几个人说道:“走---,我们虢国人不用管他们散国的诏令,只管一起前往陇川。”

“走--,我们一起走。”身后的几个虢国百姓一起上前,准备闯关前往陇川。

“谁敢动一步,我就杀死他。”守护的散国士兵什长也怒了,直接拿起长戈对准了准备闯过来的虢国百姓。

“我就不信你们这些小小的散国小卒敢动我们虢国人。”领头的虢国人也不甘示弱,直接向前走去。

“噗嗤---”一声,散国士兵什长的长戈刺进了领头的虢国百姓的胸膛,“爷就不信还管不了你们这些刁民。”

杀死一个虢国的百姓之后,散国士兵狠狠地说道。

“啊---,你们杀人了,你们竟敢杀我们虢国人?”见这些士兵杀了人后,刚才还准备闯关的几个虢国人愣住了,吃惊的望着手持长戈的散国士兵。

“哼,谁知道你们是哪国人呢?来人啦,将这几个带头闹事的刁民给我抓起来。”刚才还对虢国百姓客客气气的散国士兵什长立即翻脸,命令手下上前将几个虢国人抓了起来。

眼看着散国士兵动手抓人,刚刚还准备趁着机会逃向陇川的散国灾民这下都扭头向回跑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帮胆小如鼠的刁民,还想从爷的底盘经过,想都别想。”眼看着刚刚还准备从这里前往陇川的几十个灾民一下子作鸟兽散了,散国什长得意的笑道。

“头---,我们可杀了人家虢国的百姓,这事情不好交代吧?”手下上前担心的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上头追究,我们就说这人是散国的刁民,想强行闯关,我们被迫无奈只好将其杀死。”虽然杀了人,但是这位什长似乎并不担心。

“这样行吗?”虽然什长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手下还是有些担心。

“干你的事去,爷的手中又不是没有人命,就这点事不算什么。”什长很不在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