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玄婴交手

小说: 无敌修真女婿 作者: 李文妖 更新时间:2019-09-11 06:55:23 字数:2303 阅读进度:868/884

“古漠天,你什么意思!?”韩厉天眼睛一红,厉声叱骂的道,“他杀害我亲子,这个事,难不成你想管?”

古漠天出手的及时,阻断了他一击杀招,他心头愤怒不已,丝毫不给面子。

尊者之气,形成对峙的僵局。

“韩兄,消消气。”古漠天淡淡的道,丝毫不为所动,“陈凡现在是我门下的弟子,有什么事,我这个做师傅的自然要过问,该怎么处罚,我自然也会处理。”

“倒是韩兄,不分青红皂白,一声招呼不大,上门就来杀人,还是我刚收入门下的弟子,这个事情传出去,别人该怎么看我?说我古漠天无能,连一个弟子都看不住?”

“其次,陈凡天赋很不错,未来,巨柳大庆,他就是主力,我甚至还想推选他入道院。”

“假以时日,说不定还能培养为一位玄婴,韩兄怎能说杀就杀?”

“这么说来,你就是想保下他了?”韩厉天眼神一阴沉,他不是傻子,古漠天这些话,话里话外全是借口,“杀害我青竹,谁挡我,谁死。”

“到时候,别怪我不给你这个面子,古漠天,这个人你保不住!”韩厉天冷冷的道,上前一步,空气中的威势,一下再上升了一倍,看韩厉天这个样子,已经有发怒之趋势了,脸上一头银色的狮子幻象,浮现开来,狰狞不已。

古山之上,这玄婴的气势在积蓄,越是积蓄,越是强大,隐约有上药夜空,双雄并立的趋势了。

古漠天脸色凝重,今晚,这两位玄婴一旦打起来,这个后果难以预料,这个古山被夷为平地也有可能,韩厉天果然很强硬,丝毫不给他面子。古漠天道,“陈凡杀死你儿子的事,我也有所耳闻,天遗宫里,是你儿子仗势凌弱,袭击陈凡,被陈凡一拳轰杀,这个事情充其量,不过就是自卫而已,再说了,修真界弱肉强食,再正常不过了,要怪,只能怪你儿子不争气。”

“其次,你韩厉天正妻一人,纳妾三十六人,生子嗣也有五十几人了,区区一个韩青竹,还是一个私生子,天赋奇差的私生子,死了就死了。”

“我弟子陈凡是何等天赋,命还没有他金贵吗?想动他?不可能!”

“你要是想动手试试,老夫奉陪到底!”古漠天也动怒了,掷地有声,扔出狠话,上前一步,怒睁开眼,花白的眉毛之下,从虎目里透出剑意,射出瞳孔之光,整个人身子挺拔如一杆长枪,身躯里剑意冲天,燎原而起。

两位玄婴大能一言不合,就要为了一个陈凡大打出手。

“好,很好。”韩厉天怒目而视,“你我快百年不曾切磋过了,好的很,我韩厉天也正想领教一下,你古漠天昆仑剑道的厉害。”

韩厉天勃然大怒,满头黑发根根倒卷,任凭古漠天说的再天花乱坠,他也克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愤怒之情,不出手,难以泄愤。手上一掐诀,黑色之光直接冲天,却见一只巨大的黑色大手,从这个天空之上落下,就向着古漠天拍了下来。

这一掌已经极为克制了,但是一掌抬起,直接覆盖了整个山头,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抬起头,一脸的惊疑不定,纷纷惊骇不已。

古山上下的弟子,脸色恐惧,不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掌拍下。

“好,老夫也正好想讨教一下。”古漠天冷冷的道,说着,人就上前一步,呼吸在这个时候都变的清欢了一下,手上一掐剑诀,人眉毛都为之飞扬起来了一些,一袭白袍,在这个夜空之上猎猎而动。

嗡的一声,从他的周身之上,漫天的剑意都冲天而起,剑意璀璨,一时之间,古漠天整个人就是一把剑。

他的身上,就是剑意!

古漠天浸染剑道已经无数年了,几乎修行到了一举一动,呼吸之间,皆为剑意,平时不发怒还好,现在一发怒,这个剑意之强大,几乎叫人感到无法呼吸。

“大剑师境界。”看着这一幕,陈凡不禁喃喃,古漠天这个剑意算是很强了,在剑修之中,也成为上是“匠人”了。

剑修当然也分三六九等,分为剑徒,剑师,大剑师,剑仙。

剑仙这个境界,就真的是收发如心,人心御剑,而现在,古漠天尚且还停留在,“以人御剑”,这么一个层次境界上,所以古漠天还差上了一截,只能称之为“匠人”,而不是剑仙一流。

这一步差距看似不大,实际上却是天壤之别。

剑意一出,古漠天两根手指并拢,尚且不用剑,但剑意却比有一把利剑神兵在手,还要锋利上无数,向着韩厉天就劈了过去,一道璀璨之剑意一下就冲天而起,这个剑意之耀眼夺目,直接吞噬了整个夜空,把这个夜空一分为二。

这样的一剑,就向着韩厉天狠狠劈去,韩厉天的大手握去,剑意劈下,韩厉天这个大手在为之消融了起来,剑意不断的侵蚀,破灭这个力量。

一剑劈下,只是这随手一劈,却从这个韩厉天背后,整个古山之上被劈出了一道巨大的沟壑!

沟壑化为一道直线,一直笔直的蔓延了出去,足足蔓延出去数千米远,直到消失在人视野的尽头,随手一劈,就有如此之阵仗和实力,简直叫人感到匪夷所思。

剑光消失,韩厉天一连退出去了散步,头顶之上发丝飘落下去了一缕,他脸色略有一抹难看,剑修剑修,果真是这天下最为难缠的存在。

何况这个剑修不是别人,而是这古漠天!

“你当真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不成?”韩厉天脸上愤怒重重,怒火几乎要吞噬了古漠天。

“总之你要杀他,就不行。”古漠天冷冷的道,语气十分之坚决,一边说,一边还在沉声的道,“韩厉天,何况他也罪不至死。”

“难不成,他杀我儿子,这事就这么轻轻一笔揭过了不成?”

韩厉天胸口怒气在乱撞,撞的他心头一阵生硬的疼,今晚这一晚上,他都是咄咄逼人,丝毫不肯退让,可见这个态度之坚决,古漠天迟疑了一下,最后道,“那你想怎样?”

他叹了一口气,实际上已经知道,以韩厉天的性格,今天想要放过这个陈凡,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能豁免他一死,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再多的,做不到。

韩厉天冷冷的道,“投入幽禁狱,五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