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2章:青梅竹马篇,可能要对不起你

小说: 误嫁天价老公 作者: 旧时绵绵 更新时间:2019-08-13 12:48:22 字数:2128 阅读进度:1952/1986

“你这是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我们马上去医院看看。”杭靳不仅不嫌弃,还忙前忙后,一会儿帮池央央拍背,一会儿又送上漱口水让她漱口。

不知道吐了多久,吐到池央央已经筋疲力尽了,她才无力地抬起头:“你别担心我,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突然觉得恶心想吐。”

杭靳蹲在她的身前,让她靠在他身上:“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不去。我哪里都不想去,我只想好好休息。”她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但又挣扎着推开他,不想借助他的力量,但她刚有动作又被杭靳一把紧紧扣住,“池央央,你吐成那

样了,还乱动什么。”

“呕”又一波强烈的恶心呕吐感迅速袭击而来,池央央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杭靳,转头又抱着马桶吐起来,看得杭靳担心得脸都快黑了。

胃里的东西早被池央央吐得干净,现在这样子看似胆汁都吐出来了,杭靳哪里还等得了,急急忙忙打算打电话把熟悉的医生连夜叫到家里来。“杭靳”池央央趁他不注意一把拍掉他手上的手机,用她现在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吼他,“我也是医生,我说我没事就是没事,是我表达得不够清楚,还是你听不懂我在说

什么”

“池央央,你”杭靳也想吼回去,但是看她那虚弱的样子,他哪里忍心,不管她的挣扎,他将她一把抱起来,“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我不要去医院我说我不要去医院,你听不到是不是”池央央吼闹着,挣扎着,但是杭靳丝毫不为所动,迈着稳定的步伐往门口走去。

池央央气不过,抓着他的手臂狠狠咬上,那股狠劲儿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

可是他像不知道疼一般,迈出的步伐没有半秒钟的犹豫,池央央心疼得都快哭了,又不忍心再咬他,她吸吸鼻子:“靳哥哥”

无论何时,“靳哥哥”三个字就是池央央对付杭靳的杀手锏,这三字一出口,果然杭靳停住步伐。

她用软软的略带哭腔的声音说道:“靳哥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都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是请你让我自己选择好不好不要带我去医院,我想好好休息一会儿。”

她望着他,眸子里闪着泪光,此时哪怕她说要杭靳的命,杭靳也会毫不犹豫送上,更何况她只是想回房休息。

杭靳步伐不受控制地转变了方向,将她抱回了房间:“那现在想休息就先休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我们及时去医院。”

“嗯。”她点点头,拉起被子将自己盖上。

杭靳在她的身旁躺下,将她搂在怀里:“小四眼儿,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就说,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嗯。”池央央在他的怀里轻哼了一声,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出声,“我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我没有我自己以为的那么坚强,我和大家一样会害怕很多事情

。我害怕出去见到别人,我害怕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害怕有人指着我说看,那就是大毒犯池亦深的女儿。”

杭靳心疼得不停地拍着她的背以示安慰:“我们都是普通人,会害怕是人之常情,但是小四眼儿,你一定要弄清楚,池亦深是池亦深,你是你”“我知道,你又要说我和他两个是完全独立的个体,可是他是我父亲,我身体里流着的是他的血液,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以为我能做到无所谓,然而事实告诉我,我不

能。”池央央长长叹息一声,又道,“不说别的受害者,我现在连去见飞扬姐的勇气都没有。”

杭靳:“飞扬的事情错不在你,她也不会怪你。”“她不怪我,我就用内疚了么我就可以心安理得么”池央央摇着头,想到过去,又笑了,“从小到大,飞扬姐都像亲姐姐一样照顾我,有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而

不是志扬哥。然而我的父亲却用计陷害她,让她背上杀人的罪名,差点无法洗清。你说我有什么脸去见她”“小四眼儿,你不能再乱想了。”杭靳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池央央的内心果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平静,池亦深让她受到的震撼与打击,怕是靠她个人很难走出来

,他得想想其他办法了。

“靳哥哥”她又叫他。

“我在。”他说。

“爱情到底是什么呢全心全意去爱一个人又是怎样的呢我们都结婚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好像还不是很懂呢。”

“总有一天你会懂的。”

“万一这一天会等很久很久呢”

“没关系,多久我都愿意等。”

他说,多久他都愿意等,他是不明白她真正的意思还是傻啊

池央央突然想哭,却又把眼泪憋回去:“靳哥哥,其实你对我的好我心里都清楚明白,但是很抱歉啊,我无法做到你对我的十分之一,我可能还会让你伤心难过。”

“没关系,我不介意。”他抱紧了她,但是不安感却越来越浓。

“那你让我一个人静静好不好”她朝他笑,但是笑容比哭还难看。

她的意思,杭靳懂了。

“好。”杭靳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既而起身,“我就睡在次卧,我不关门,有需要你大声叫我,我就能听到。”

“嗯。”她点头,他不知道他对她越好,她就越是不知道怎么办。

离开主卧,杭靳并没有去次卧,而是来到书房,打电话给他和秦越共同的同学萧擎河。

萧擎河是著名的心理咨询专家,杭靳猜想他可能能在这件事情上帮到池央央。

杭靳电话打过去,刚好萧擎河就在江北,两人约了上午见面。眼看天快亮了,杭靳也没心思再睡,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去见友人,出门前看池央央睡得还不错,他也没有去跟她交待,哪知道他再回来时,池央央已经离家出走了,床头柜上有一张留给他的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