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冤家路窄 下

小说: 无限幻想之我是阴阳师 作者: 午夜不眠 更新时间:2018-11-08 21:59:26 字数:3284 阅读进度:204/208

我在夜市中听到了毛羽天和铁面的声音,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诸葛青云,见到他之后,就知道他还对上次我胜了他的事情耿耿于怀,也对我的式神‘勾陈’,怀有深深的惧意!

但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在闹市中发动攻击,此刻的我并没有使用式神,也没有使用阿木的能力,诸葛青云的攻击让我措手不及!已经来不及使用拘灵之术,我急忙抬起右手,刚想使用勾陈的力量,一只白皙嫩滑的手,抓住了我的右手,将我拉到一边!

即便背对着对方,我也知道这是个年轻的妹子,她胸前那对高耸柔软的双峰,此刻正贴在我的后脑上,不过她好像被刚刚的银针刺中,轻声发出了一声*声!

我转过头来,不禁再次吃了一惊,诸葛青云也看向我身后的女人,低声开口,“狐狸,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还护着这个家伙,你们是不是上过床了?”

狐狸呵呵笑了起来,“我可是为了‘老爷’您着想,要是您老人家杀了卢昊,在铁面大人那里,可吃不了兜着走!”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推开了依旧抱着我的狐狸。

我的手不自觉间碰到了狐狸肩头上,刚刚被银针刺中的部位,她的眉头再次微微一皱,接下来显出一丝失望的表情!诸葛青云哼了一声,“不要用铁面大人来压我,老子想要杀卢昊,谁也拦不住!”狐狸笑着摇头,“你我都清楚铁面大人的恐怖之处,要是您老人家就这么被铁面大人干掉,我可舍不得!”

诸葛青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却不敢当真下手,犹豫了半晌,这才重重地唾了一口,“狐狸,把你的骚气留给那个死胖子吧,老子不吃你这一套!”说完使用法力,将五十几根银针收回,这才大步离开。

狐狸肩头上的两根银针也破体飞出,回归到诸葛青云的手中,狐狸这才长出一口气。我低声开口,“方小雨,谢谢你!”狐狸没想到我竟然会称呼她的本名,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想要谢我还不容易,咱们找个地方,你把我伺候舒服了,就当你谢我了!”

狐狸说完话,却没有听到我的回答,看向我注视着她的眼神,呵呵笑了起来,“卢昊,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轻轻叹了口气,“不是这样!不过……暗之阴阳师的人,和想象的好像也不太一样!”

狐狸听到这句话,再次楞了一下,但立刻摇了摇头,故意摆出一个嫌弃的表情,“真是个不懂风情的男人,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劲!”狐狸说完就想要离开,我急忙喊住她,“方小雨,那个……铁面和毛羽天是不是也来了?”

狐狸微微冷笑,“还以为你回心转意了,想不到原来是想从我这里骗情报,门都没有!”说完消失在人群中,我轻轻摇了摇头,其实我刚刚真的只是觉得狐狸和平时给人的印象有些不一样,并不是为了套取情报!

我刚想离开,却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目光,这一丝目光十分凶狠,而且一直都在盯着我看!我急忙转身,见到了一个人影在人群中一闪而过,不过这个人身上的法力清晰可见,即便在人群中,也想萤火虫一般明显!

我急忙快步跟上,但这个人影好像有意躲开我,在人群中三绕两绕,终于消失不见,我不禁站在原地发呆,今天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竟然在这个夜市遇到了这么多阴阳师,还是说将有大事发生!不过刚刚这个带着法力的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只是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既然想不起来,我也就不在多想,在夜市随便找了一些小吃,当然也时刻留意着四周是否存在法力,不过却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在夜市逛够了,这才拦下一辆出租车,返回了安宁机械厂。

我距离安宁机械厂的大门不足三十米,但却停下了脚步,“什么人?出来吧!”很快从马路边的阴影处,五个年轻小伙子走了出来,每一个手里都拿着铁棍和球棒,带头的那个竟然是几个小时前见过的张宪东!

我暗暗摇头,难怪这么容易被发现,原来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不过他们都是平民,还是尽量不动手的好!我摇了摇头,“小伙子,你来找我,是因为毛羽倩的事情吧,其实这件事……”

我的话还没说完,张宪东哼了一声,“小子,你他妈也知道!”他说话十分不客气,我不禁眉头微皱,旁边的几个小伙子也跟着起哄,“东哥,这个小子认怂了,要不放过他吧,别把他吓哭了……”

我的眉头皱的更紧,张宪东却觉得十分有面子,“小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只要跪下说声‘对不起’,以后也别再纠缠小倩,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他说这话来到我面前,伸手指向我的鼻尖。

我还是不禁被他激怒,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只是微微用力,他就立刻惨叫起来,“疼……疼……放手……”我咬牙切齿地开口,“小伙子,让我来教教你,什么是礼貌?”

张宪东不住地喊痛,他带来的那四个伙伴,相互看了一眼,纷纷拿着武器冲了上来。我一只手掰着张宪东的手指,另一只手用来对付四个学生,依旧轻而易举,很快就将他们打倒在地,但我却暗叫一声‘糟糕’!

面前的几个人都是普通人,要不是我真的动了怒,也不会和他们动手,但即便如此,我也只是将他们打到,却没有让他们受伤!不过我的注意力都在这四个学生身上,却没有留意张宪东,直到他的手指发出了骨折声!

我看向我手里握住的那根已经变形的手指,这才知道自己闯了祸,即便只是手指骨折,但这个男孩也要花上几个星期住在医院!我松开了手,张宪东倒在地上惨叫,余下的四个大男孩,显然都吓坏了,急忙扶着他离开。

看到他们离开,我这才回过神来,硬着头皮返回了安宁机械厂,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我躺在床上,我猜测如果张宪东给毛羽倩打电话,以她的脾气,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找我,但这个晚上却十分安宁,毛羽倩也并没有来找我算账。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洗漱之后,来到楼下食堂吃早饭,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但毛羽倩还没有来到这里,我到窗口那里要了一碗豆浆和几根油条,找了个地方吃着早饭。

我时不时看向大门口,留意着毛羽倩是否到来,她依旧没有出现,但一个声音响起,“看你贼眉鼠眼的样子,到底在打什么坏主意?”我转过身来,和我说话的人是毛羽良,他的眼神十分冰冷,冰冷之中还带着一丝厌恶!

我暗叹一口气,这也难怪,上一次和他比拼,我还出言讥讽,虽然并不是我的本意,但使用了拘灵之术后,难以控制自己的言行,可那毕竟是我亲口说出的话!

我摇了摇头,“毛大哥说笑了,我哪有什么不良的居心,只是……”毛羽良眉头一皱,“不要这么称呼我,你我之间没有那么熟!”

我不愿再和他继续加深误会,只好客客气气,“毛大哥大我几岁,这么称呼你也是理所当然!上一次和毛大哥交手,小弟对大哥的本事十分钦佩,好在大哥手下留情……”

我说着违心的话,不住地拍着马屁,但毛羽良并不买账,“卢昊,用不着这么虚伪,上一次如果继续下去,我不可能胜过你,这种事我心里十分清楚!不过……你也别得意,我一定会把上一次的事情,连本带利讨回来!”

没想到毛羽良对我的敌意竟然如此浓厚,这让我不禁有些为难,我正不知道如何回答,毛羽倩刚好走进食堂,快步来到我的身边,满脸都是怒意,“卢昊,你是不是当我们毛家的人好欺负,竟然敢招惹羽良哥哥!”

我见毛羽倩虽然动了怒,但她好像还不知道有关张宪东的事情,笑着摇了摇头,“不要误会,我只是和毛大哥说几句话,我这就回去了!”说完离开了食堂。

离开食堂之后,我并没有返回自己的房间,而是一路上打听,找到了毛家长辈们居住的宿舍楼。这座宿舍楼相比晚辈们居住的那一栋,要小上许多,这栋楼也仅有三层,每一层的房间也少了许多。

我刚刚走进大门,迎面走来一个差不多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我仅仅看了一眼,就发现他身上蕴含着强大的法力,不仅如此,就连气度也与众不同。这个男人也显然注意到了我,打量了我一眼,“小伙子,你找谁?”

我不敢失礼,急忙毕恭毕敬地回答,“我叫卢昊,想要求见毛佑夏叔叔!”男人略显吃惊,“你就是卢昊,我叫毛佑秋,听二哥和我的女儿羽倩提到过你!”我心里一惊,不会这么倒霉吧,竟然遇到了毛羽倩的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