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二次入坟

小说: 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 作者: 粗寒 更新时间:2020-08-01 18:37:28 字数:4366 阅读进度:365/379

“哦,晓得了。”唐砂现在还在记仇,这群人前段时间说了雀灵的坏话。

“你可以呀,没想到还有几分脾气。”那人撞了一下唐砂的手肘。

“所以,还是别惹我的好。”施锦既然施锦都成了自己这边的人,那么在这个牢房里也没什么好装的。

那群人也发现这个人和刚来的时候不太一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化这么多呢

施锦也是觉得唐砂命大,那天那么乱的场景,居然也是毫发无伤。她难道会武

这段时间唐砂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小十一那边说,陈庭已经来事让他接触一些政务上的事情。

刑部尚书的儿子虽然说要让唐砂多待一个月,可是第二天就送来了棉被什么的。当然是说每个女犯人都有一条新棉被。

不仅如此,伙食不知道改善了多少。居然还出现了大鱼大肉。

唐砂都有点懵逼,现在当犯人的待遇这么好的吗还是叶悬渊回来了

一想到这里,唐砂立马坐起身来。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自己当初在贫民窟的时候,有人保护自己。陈迎杰欺负了自己,然后就被人阉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证明,叶悬渊回来了。次京城离皇城并不是很远。

现在北方因为瘟疫的问题战事消停了一些。

叶悬渊现在能回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唐砂最终还是没能在牢房里待够一个月,因为,陈庭落网了。

他依然没有因为自己处在了风口浪尖之上停手。次次都银子本来就是属于他们陈家的。

所以他这一次贪腐的力度,大于了先前任何一次。

这天风雪醉的人带来了一个人和一份合约。内容正是小十一买卖的协议。

那人当场招供银子是陈庭的。风雪醉的人也作证确实是陈庭要的人。

十万两白银不是一个小数目,谢川立马带人差这个案子。把陈庭逮捕。陈庭打死不认这个钱是他的。

这也没有办法,只有去他府上找人。

陈庭早有打算,让幻紫把小十一藏到了密室里。告诉小十一不要做声。

最后小十一还是被人找了出来,顺带还从密室带出来一些东西,是陈庭这么些年贪污的具体数目。上面还记载了很多人。什么原因,什么时候,谁,分成怎么分都记载在册。

证据确凿,陈庭无可申辩。小十一对自己被买卖的事情供认不讳。

唐砂那天也偷偷的跑去看了审理的情况。这件事情也是三堂会审。

这么短时间内发生两次三堂会审也是难得一见的事情。

陈庭跪在公堂之上,只是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啪”大理寺卿惊堂木一声响,色厉言辞“堂下陈庭,你贪赃枉法,在你就认户部侍郎期间。第一,共贪污受贿八千万两。第二,恶意杀害无辜之人草菅人命。第三,残害手足,致使族弟陈清扬身中数刀。你可认罪”

在事情没有揭露之前,或许大家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当所以得事情摆在阳光下,那种恶臭就蔓延到了每个人都鼻腔。忍不住让人作呕。

除了这些事情以外,还有这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比如奸淫良家少年之类。

八千万两是什么概念连唐砂听到这个数目的时候都被惊呆了,他只是一个户部侍郎,就能够有如此大的权利。

单单就他一个人就贪污了八千万两,那么整个陈国的官员加起来,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

不过也还算好,像历史上有名的大贪官和珅,据统计,他贪腐的银子换算成现代货币,高达四千万亿,是的,四千万亿。

所以陈庭和他比起来还算的上是小意思。

那换一个角度来想,陈庭做户部侍郎才短短几年。

这一次,是谁也救不了它了。如果按照国家的律法来说他这种行为得诛九族。

可是还是那个理由现在是国家的用人之时,陈家还不能倒。

“我认罪。”陈庭还是没有抬头,看不起他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

小十一作为证人跪在他旁边,一时间也不知道拿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在先前的时间里,还发生了几件大事。是他取得陈庭信任的关键。其中一件就是,为陈庭当刀。

人,是墨传香的人。那群人都是江湖中人,幻紫一眼就认了出来。

小十一为陈庭挡刀,伤口狰狞。

后来还好官兵及时赶到,才让陈庭躲过了那一结。

陈庭那天抱着小十一的手都在抖。小十一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么短都时间内,陈庭就会看重自己到了这个程度。

陈庭一直守在小十一的身边,后来小十一又发了烧,过了两三天才醒来。

醒来之后,就见陈庭趴在自己的床头,胡茬都好像是几天没有刮了。

小十一想不起当时自己是什么心情,反正有点复杂。那一刻,小十一觉得陈庭这个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坏。

反正自己记得当自己把东西交给谢川的时候,陈庭看自己的那副表情。像是一直被逼疯的野兽,那眼神凶恶得像是要把自己生吞活剥。

可是,在那种狠厉之下,还有悲伤和绝望。

现在在这公堂之上,陈庭对自己犯下的罪过供认不讳。而且说自己就是这件事的指使者,父亲陈醒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

陈清扬那件事情也是因为他被施锦带回来的话误导了,认为陈清扬要对付自己,所以才想要置他于死地。奈何,他命大,被救了。

救他的那个人武功极高,幻紫也不过是一招就被他打得无还手之力。原来,人和人之间都差距,可以大到这个地步。

陈庭以前也认为自己的武功很高,可是在那人面前,自己怕也是走不出两招。

自己以为站到了食物链的最顶端,可是回过头来才发现。这不是什么金字塔,这是一个金丝笼。

让他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陈庭也觉得自己可笑至极,居然会对一个相处不到数月的人动了情。而且,甚至还想过,如果他愿意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他就把妻子也休了。

这么多年来,心甘情愿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人,小十一是第一个。幻紫不算,因为他们之间是有约定的。他是一个重守承诺的人。

幻紫为他尽心尽力那么多年,自己是狠,可是他打算不对幻紫狠。

可是最后,为什么小十一会背叛他

他因为天生和常人不一样,所以干什么事情都要躲着周围的人,不能够光明正大。

身边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自己所谓的朋友,不过是看上了自己的地位,自己的背景。

拿真心对待他的那个人,小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个时候的他也反应过来,陈旋是真的死了,这一切都是圈套。

他一只用狠辣来掩饰自己的柔软,用多疑来掩饰自己的没有安全感。

当他把多年包裹着心的茧,露出了一点缝隙的时候。小十一就猝不及防的钻了进来,然后攻城略地。

他好不容易纯情了一次,好不容易傻了一次。想着,不会是每一个人都对自己有别的心思。万一错过了这一个,到哪里去找下一个呢

所以最后呵呵,他真的太可笑了,他自己都觉得瞧不起自己。

在场的每一个人心情都不是很好的样子。陈醒没有出现,不知道去来哪里。后来听人说是求叶辰了,太和殿外整整跪了一天。

叶辰也没有见他一面。

陈太后和四郎拉姆的斗争也在这个时候告一段落。陈太后明白,陈家要倒了。

陈家的所做所谓她会不知道吗不可能的,连自己的侄儿做的那些事情她也都知晓一二。

奈何陈醒是她的亲哥哥,陈家是她从小到大的家。她看着小时候把她宠上天的哥哥陈醒跪在外面,但她不能动。

因为她从嫁给叶湛的那一刻开始,就是属于叶家的人。她是后宫之主,她的儿子是当今的皇帝。她的儿子姓叶

她能够看的出来,自己的儿子是一个明君,也想成为一个明君。

所以他最开始动刀的是陈家。他连陈家人都敢动,那还有谁不敢动呢

陈家或许最开始是支持叶辰的,因为只有让叶辰当上皇帝,他们陈家才能够继续繁荣下去。于是他们用着这一层关系,借着朝堂其他人对这层关系的忌惮,自己变得肆无忌惮。

叶辰和陈庭之间也有着相当的情分。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少年时期也常在一起欺负别的小姑娘。

慢慢的,越长越大,他成了皇帝,陈庭是他的臣子。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远,两个人终究是走上了自己的道路。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恶人,也没有绝对都善人。究竟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在说不清的情况下,他们喜欢了去采取中庸的态度。

但叶辰觉得,人之初,性本善。所有的恶,都是因为后天环境的影响。

是这个世界逼迫着人们要自私,要狠辣。

陈庭被判了死刑,而且行刑的时间就在春后。

春天,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半。

大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去了,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也许是唐砂经历过的做没有新年感觉到新年。

没有一点喜悦的气息,反而是沉重与压抑。皇城的上空,在这个新年期间,一直被一层厚厚的乌云笼罩。

那天陈庭直到被人压着离开公堂,也没有再看小十一一眼。

小十一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因为被陈庭看着,就会觉得愧疚。

要问陈庭有没有什么对不起她都地方,答案是没有的。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无微不至。

奈何真的没有办法去接受这样一个人。同情陈庭,可怜陈庭,就是没办法对他产生别的感情。

陈庭贪污的银两,全部充了国库,用于开采研制药物。

唐砂出来了,施锦也带着她的爹娘还有弟弟离开了皇城。陈庭虽然不在,但是她还是担心会有危险。

她说,等那一天,她觉得真正安全了,那么她就会回来。或者是等哪一天,朝廷需要像她这样的人的时候,她就会回来。

陈醒一次都没有瞧见过小十一,看见过小十一的,除了唐砂和幻紫,那几个丫鬟都被陈庭杀了。

所以,唐砂自己又换回了男装,小十一回到了唐砂身边。

陈庭还算善良,把罪责都揽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连幻紫都没有牵扯进来。

幻紫本该提早自己的逍遥生活,可是他也是一个重守承诺的人。他要帮陈庭杀一些改杀的人,然后就算报了当初陈庭对自己的恩情。

那个人自然就是小十一,还有唐砂。

陈庭和幻紫到最后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名字。

战王府。

“你这伤是怎么来的”唐砂看着小十一背上那条半米长的伤口,目光不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伤口,我想,陈庭也不会让我去他的密室。而是选择杀了我。”小十一笑了笑。

“这件事情你怎么事先没有和我商量”唐砂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这伤口要是没处理好,或者是力道没有掌握好,小十一可能就凉了。

“我和墨姐姐商量了。”小十一把锅直接甩给了站在一旁的墨传香。

墨传香立刻把自己的视线移到了别的地方,假装看不到唐砂。

“小香香,真的吗”唐砂不打算放过他们。

“江湖人做这种事情很常见。而且这伤也没要命是吧小十一”墨传香冲小十一眨眨眼。

“放屁人家还是个孩子”唐砂打断了墨传香话,瞪了墨传香一眼。

这个事情不开玩笑。先前的事情都是有这十足的把握,或者是周密的计划才做的。

这件事情未免也冒险了。

“那你呢你就认那个叫陈迎杰的欺负还在牢房里差点被人扒了衣裳你的脾气都去哪了”墨传香也开始算起账来。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谁也说不过谁,只有大眼瞪小眼。

小十一捂着头在一旁装死,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话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