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 道士心思,去死吧

小说: 网游之逍遥霸主 作者: 孤独星 更新时间:2015-01-16 06:11:57 字数:3170 阅读进度:227/380

神秘女子一个转身,闪过了道士凌厉的一击,顿时神秘女子脸上的冷意更甚,说道:“小道士,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如果你在咄咄相逼,我就不客气了。”神秘女子声音清脆,犹如天籁之音,让人感觉醉死梦生,**游春。

“哼,妖孽,作为茅山第二十七代弟子,怎能与你这妖孽为伍?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妖孽,看剑。”小道士面色正义凛然,根本就不被神秘女子的天籁之音给迷惑,手中的宝剑闪着阵阵白光,双脚轻点,攻向了神秘女子。

神秘女子也大怒,这小道士真不知好歹,一口一个妖孽,弄的她很是恼火,自从她入世以来,这小道士就追着她不放,要不是顾忌小道士背后的茅山,她早就让他归西了,胸口高低起伏,她真的是气得不轻,虽然她知道自己长的很妖异,很**。虽然有点妖孽。但也不至于被别人这样追吧?别人不知道她是不是妖物,但茅山的弟子还看不出来吗?这小道士一看都知道是找她麻烦。

“小道士,既然你找死,那就是别怪我不客气了,就算今后你们茅山人找我报仇我也接下了,可惜今后怕你们茅山没机会报仇了。”神秘女子冷冷一笑,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声音却没有开始那声音**了。

看着呼啸而来的宝剑,神秘女子再也不愿意客气,妖娆**的身材轻轻的一转,充满魅力的双眼更加让人**,右手轻轻抬起,一个兰花指形状。她也不怕惊人骇世,右手的兰花指突然冒起一团黑气,快速的形成了一个妖异的莲花,黑光油亮。在神秘女子的右手的兰花指上不停地旋转,顿时四周的居民嘘声四起,今天他们是开了眼界了。现在他们彻底的相信了那道士的话,这黑衣女子是妖怪,要不然怎么会妖法呢?

小道士手中的宝剑并没有攻击到神秘女子,手腕一转,宝剑‘哗哗’在他手中转了几圈,然后收回手中,本来充满正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他的目的达到了,那就是逼迫这女子使用黑暗之气,这女子的身材让他动心了,虽然他知道这是一个道士的大忌,但他却根本就顾不了这么多了。这就是所谓的‘精.虫上脑’。

那女子是暗魔一族,修炼的是暗魔决,他可以在这尘世中光明正大的说她是妖孽,世人的目光短暂,是很好糊弄的,只要逼迫她使用暗魔决就行了,这样其他人都会相信他的话,心中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怕这居民不相信他的话,然后把他痛扁一顿。

虽然他计划的很好,但事实是残酷的,以前神秘女子没有痛下杀手,他却反而得寸进尺,不知好歹。神秘女子是黑暗一族没错,但他却不知道这女子是黑暗一族第一个高手吧?而且这神秘女子的身份也很特殊,不但是黑暗一族族长的女儿,而且还是千年一见的纯阴之体。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她母亲也是因为难产而死。这是克母。

生下来就是一位美人胚子,她父亲并没有因为她母亲的去世而悲伤,反而因为得到她而高兴,说她是黑暗一族的救星,千年没有圣女的黑暗一族,从此再次有了圣女,而圣女修炼的并不是暗魔决,而且魔神诀,只有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人才能修炼。其他族人根本抵抗不住魔神诀的魔气。

总之,今天小道士注定是要倒霉了,轻则重伤,重则死亡。不过他此时却春风得意,丝毫没有感觉自己要大难临头。

“去死。”神秘女人娇喝一声,手中的黑色妖异莲花突然消失,而且小道士还大条的在那里拿着宝剑冷笑,丝毫没有把神秘女子放在眼里。

突然,小道士的脸色连变,紧接着冷笑的表情就像定格了一样,本来嫩白的小脸慢慢的变成了黑色,两秒的时间整个人都黑的犹如焦炭,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更怪异的是他的头上有一朵漂亮而又充满妖异的黑色莲花。

神秘女子右手一挥,妖异的莲花消失不见,而小道士的身体也配合的倒在了地上,这时,四周的居民也反映了过来,都大惊失色,恐慌着大叫着妖怪,四散跑开。没有了刚才看戏的心态和轻松的表情。

神秘女子看到没看倒地的道士一眼,坐上跑车,快速的离开了溯溪镇。在她走后,那个叫着翔子的少年也被救了上来。

不过翔子一脸苍白,没有丝毫生气,救他的几个人也陆续爬上岸,一脸疑惑的看着一脸苍白的翔子,皱眉说道:“翔子不会挂掉吧?”他说这话纯属是开玩笑,他可不相信翔子会死掉,毕竟死人他还真没见过。刚才岸上发生的一切都太快了,他们在水里虽然听到了吵闹,但却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至于这里为什么没人,他也没多想。

“切,翔子不会这么脆弱吧?我去看看,早挂早投胎。”另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少年一脸嬉笑的说道,看样刚才他也参加了救人的行动,话落,右手手指便向翔子鼻孔放去。

突然,这位少年的脸色变了,右手连忙收了回来,一脸恐惧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翔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在地,用手指着翔子,脸上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好像翔子是怪物一般。

“吆喝,王胜,你的表演不错啊?可是你说哥几个怕过什么?赶紧起来,快点把翔子送医院去,万一挂了怎么办?”一开始开玩笑的那个少年面带笑意的看着那个惊恐的少年,恩,是叫着王胜的少年,还用脚踢了踢他说道。

王胜使劲的咽了咽气,脸上分不清是河水还是汗水,哗哗的直淌,脸色煞白,眼睛睁得的老大,嘴上终于说出话来了。“强..哥,翔子..好像...没气.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胜好像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牙齿打颤,‘吱吱’的发出清脆的响声,说话也结结巴巴。看样不是假的。

其他人一听,脸色一变,顿时都看向了躺在地上的翔子,脸色是苍白的,嘴唇发紫,印堂发黑。刚才他们还没什么感觉,但听闻翔子没气了,这…越看越像真的没气了,看王胜那样子真的不像是骗人的。不过刚才王胜用的是‘好像没气了’。所以说他还不确定。

他们这些混混在一起玩这么长时间,虽然嘴上天不怕地不怕,但他们毕竟还是未成年,也是最叛逆的年龄,做点出格的事都感觉自己很牛.逼,这亲眼看到死人还真不多,顿时脸色都变的苍白,双脚发软。这…翔子不就是落水了吗?这么会死呢?虽然翔子无缘无故的飞出去有点诡异,但谁也没想到他会死啊。

不过这些人还是有几个大胆一点的人物,那就是被王胜叫着强哥的少年,这家伙是这几个人的头头,遇事从不退缩,虽然他的脸色也不好看,但起码没被吓破胆,抱着一丝希望,右手指轻轻的放到了翔子的鼻孔之上,其他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动作,都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强哥右手一颤,心脏猛跳,他敢确定,翔子真的没气了,真的挂掉了。不过他的心境比王胜强多了,虽然心中也有点胆怯,但脸色却不动声色,很有领导者的气势和心思。这死人的事也不是小事,他拿出手机拨打了120.剩下的事就不管他们的事了,最多去派出所做个笔录。

“强哥,怎么样?翔子是不是挂了?”其他人看到强哥镇定自如,并没有出现惊慌失措,小心翼翼的问道。真是小孩子心里啊,自己害怕,难道非得让别人也跟着惊慌失措,惊慌不已吗?这就是小孩子的对比心理。

“怕个鸟?翔子可能是休克了,没气可能是暂时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别大惊小怪的。”强哥一脸的不耐烦,对问话那人摆了摆手说道。其实他也是在安慰自己罢了,不让自己害怕。当然,他也不能说翔子挂了,要不然,他相信其他人听到翔子挂了的话,绝对会扭头都跑。他早就看透了。有好处都往上围,有事都跑路。

“哈哈,强哥,我也是关心翔子不是?既然没事,我们就等救护车来吧,不能把翔子扔在这,奶奶的,这里的人都跑那去了?平时这地方可是很多人的。”那人此时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说的话听起来感觉他还是一位蛮讲义气的人。为了不尴尬,他只有转移话题。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感觉怪怪的,这地方可以说是这个溯溪镇的游乐场,刚才还有很多人,现在人都跑那去了呢?不过毕竟都是热血少年,根本就没多想。

十分钟后,一辆白色救护车呼啸而来,从车上下来几个白大褂,快速的跑到了翔子身边,一位医生用手放到了翔子的脖子,顿时脸色也变了,叹了一口气说道:“先报警,你们是他的朋友吧?通知他的家长,他已经死亡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