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我说瘦了就瘦了,我能量的出来

小说: 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作者: 南凛 更新时间:2016-08-14 13:45:32 字数:4445 阅读进度:90/376

今天因为要出门,所以并没有午睡,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晚上又出去逛了,说实在的,苏冉是觉得累极了,她现在回到酒店就只想倒头大睡。

原本还想回去酒店就趁宋庭遇进去洗澡偷偷将之前在酒吧得到的那份奖品打开来看看的,但她的身体刚刚挨到床,就自动的闭上了眼睛了。

之后宋庭遇洗了澡出来,用手去拍她,想让她醒来,但是她眼睛都没有睁,胡乱的摆了一下手,想要将他骚扰自己睡觉的手拿开,转了个身继续大睡了。

苏冉这个晚上可是一觉睡到天亮,不知道是因为太累了,还是因为来到淮海市的关系,总之,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宋庭遇已经不在房间,她连忙换了衣服,收拾了一下去了宋维希的房间。

他早就已经醒来,现在正在房间的阳台外面晒着太阳,吃着早餐,坐在凳子上,还不忘晃动着小脚,看起来他真的惬意极了。

“太太,您醒了?”方嫂正在收拾东西,看到她进来,便打招呼:“少爷和唐先生出去工作了,她吩咐我不要去吵醒你,让你多睡一会,说您昨天晚上太累了……”

不知为什么苏冉感觉方嫂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一些异样,带着暧昧的神色,就好像她昨天晚上是因为和宋庭遇做了什么运动所以今天早上才起不来的一样……

不是啊……

苏冉心里无奈,她只是累,纯粹就是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此刻她要是将这话说出来,估计就更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了,她索性忽略她的眼神,点了点头:“你吃早餐了么?”

“吃了的,太太,您想吃什么?我给你叫,少爷说中午不回来了,他安排了人带您和小少爷去玩,他说晚上会回来陪您们吃饭。”

“好。”苏冉轻笑道,本来宋庭遇过来就是工作的,她和宋维希自己找地方去玩就好,而且看小家伙今天的心情和精神都很好,应该很想要外出。

“你帮我随便叫点什么东西上来吧,我都行。”苏冉吩咐了方嫂过后,就开了落地窗的门走了出去。

宋维希正将自己的双手举高,对着太阳那边摊开着小手,正眯着大眼睛,让阳光照耀在自己的脸蛋上。

他听到身后有声响传来,就转回了小脸,看到是苏冉,他立刻就绽放出笑容:“妈妈,你醒了?”

“对啊。”苏冉在他旁边坐下来:“维希,一会吃完早餐我们出门去吧,你想去哪?”

“妈妈,我们先去逛逛吧?先别去游泳了,我想等爸爸晚上回来再去游。”宋维希打的注意是,想跟着宋庭遇一起游,让他教教自己,因为他觉得他肯定游的很好。

而苏冉是旱鸭子这点他是知道的,所以不能指望苏冉教他游泳。

“行啊。”苏冉笑着捏捏他的小鼻子,她也不想去游泳,免得到时候出问题,自己完全应付不过来。

很快,酒店的侍应生就端了早餐进来,苏冉陪着宋维希一起吃了早餐之后,就带着他上了宋庭遇给他们安排的司机的车,然后去游玩了。

这司机是个和蔼的中年男人,是淮海市的本地人,一看就是个很有经验的老司机,所以开车技术很好,也熟知当地好玩的地方。

他带着苏冉母子去了很多地方逛,一天玩下来的时候,宋维希都买了很多的小东西了,他说要带回去给他的那些小朋友们,还要给家里人带礼物的。

苏冉检查了一下他所买的东西,故意逗他:“你给暖暖买的礼物是哪个呀?”

“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她不喜欢这些的,我又不可能给她买吃的回去,所以这些就不用给她了。”

不知道这小家伙从哪儿学来的口是心非,明明刚刚在买东西的时候,他专门挑了个小女孩都会喜欢的布娃娃,那不可能是给男孩子的,所以那肯定是给希暖暖的,偏偏他还嘴硬。

苏冉也不拆穿他,只道:“暖暖看到你都给其他的小朋友买礼物了就是没有给她买,她可能会伤心的。”

宋维希皱了皱小小的鼻子:“希暖暖最爱哭了。”

“她哭了你不心疼么?”

“我才不心疼呢。”宋维希依旧是嘴硬的小模样:“不过她要是哭起来就很烦的,会一直哭,一直哭,哭个不停,可烦了,我也不想听到她哭,所以就把这个给她吧。”

宋维希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布娃娃,很精致的那种手工缝制的布娃娃。

苏冉还说呢,之前在买单的时候明明看到过这个布娃娃的,但刚刚她查看礼物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原来被小家伙收好了。

她憋着笑,一本正经的附和他:“对的,这个礼物不错,暖暖肯定会喜欢的。”

“我才不管她喜不喜欢,反正送给她就好了……”宋维希又嘟哝了一声。

苏冉还想说话,但是她此刻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便从包里拿出来看了看,是宋庭遇的号码。

他已经忙完工作了,让她带着宋维希现在回去,他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就去游泳。

“好,我们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

苏冉和宋维希回去的时候,宋庭遇已经点好菜在等他们了。

带着宋维希去洗了手回来,菜也都陆续上来了。

“爸爸,你点的都是妈妈爱吃的菜呢。”

宋维希一坐上椅子上,双眼就盯着菜式看了一遍,笑眯眯的道。

“也有你爱吃的。”宋庭遇往他的碗里夹了块肉。

“谢谢爸爸。”

他玩了一天也饿了,所以就乖乖的坐下来吃饭。

苏冉低着头吃饭的时候,发现对面坐着的男人的眸光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想忽视都不行。

“怎么了?”她抬头询问道。

“一会你也去游泳。”

“我不想游。”

“你买了泳衣。”

“我先放着,下次再游。”

宋庭遇哪里会让她逃脱:“不去海那边,就在酒店的露天泳池里,在酒店的顶层,一边游泳还能欣赏周围的景色。”

苏冉还想摇头,她小时候学游泳的时候就是因为害怕水,所以一直都没有学会,现在长大了也还是害怕,这个毛病一直都改不了。

但是宋庭遇这个时候则对宋维希道:“维希,你妈妈说不去游泳。”

他使出了杀手锏。

宋维希马上就道:“妈妈,一起一起,我想你和我一起。”

苏冉哪里经得起宋维希这样的祈求,所以还是点了点头,她只希望自己到时候不要太丢人就好,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坚持不要买泳衣,现在也有个借口可以套脱掉的。

见她终于答应下来,宋庭遇才满意了,唇角勾了勾,继续吃饭。

“这不是苏冉么?”

正当他们都在安静的吃着饭的时候,一道声音横插进来,苏冉听到熟悉的声音自然就抬头,看到的是苏莱和她的几个朋友。

“姐。”

“真巧。”苏莱挑了挑眉道:“怪不得爸爸说这几天都联系不上你,原来你也到了淮海市了。”

她说着眸光又落在宋庭遇那边,马上就换了一副面孔:“庭遇,你也在这。”

宋庭遇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眯了眯黑眸,似乎在打量着她:“你是谁?”

苏莱的脸色马上就难看了,没想到宋庭遇竟然会说了这么一句让她难堪的话出来,其实就算在几年前他们要是见过面的,而且,刚刚苏冉明明就已经叫了她一声“姐”,他竟还问她是谁。

摆明了给她难堪,让她下不了台么?

但无论心内多波涛汹涌都好,此刻她还是强忍着,脸上依旧挂着甜甜的笑容:“我是冉冉的姐姐。”

“庭遇,你好像很多年没见我了么?所以认不得我了?我们以前也是……”

“对不起,我对你没什么印象。”宋庭遇冷声打断她的话,长指指了指远处:“你的朋友在叫你,还不过去么?”

本来苏莱是打算坐下来的,但是被宋庭遇这么说了一句,她也不能再坐下来了,脸上的表情和笑容都有些僵:“我这就过去了,那……我们改天在聊,你们就住在这酒店吧?还没这么快回去吧?”

“我们还会过几天。”

“那太好了。”苏莱显得很高兴,又往宋庭遇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就回去朋友那边了。

“你四年前应该也是见过苏莱的,而且之前你去我家的时候没有见过她么?”苏冉在苏莱离开之后,出声道。

宋庭遇抬头,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无关紧要的人,我为什么要记住?”

“……”一句话竟然说的苏冉无言以对。

宋庭遇就是这样的人,对于他不在乎的人和事,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苏冉也没有再说话了,低下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碗里多了一块肉,宋庭遇来回给她夹了好几块肉:“你没发现最近你瘦了?吃多点。”

苏冉一愣:“我没瘦啊。”她去称了一下体重,和从前差不多的,她好像一直都是这个体重。

“我说你瘦了就瘦了,我能量的出来。”

苏冉起初还没明白过来他所说的“量的出来”是什么意思,但发现他的眸光瞥过她的胸前之后,她霎时间就明白过来了。

她的脸燥热的不行,要不是看到宋维希还在这里,她真的想将手里的饭往这男人的头上扣过去。

“流氓。”

她夹了一口肉放进嘴里,此刻说出来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而耳根子的那股红晕则始终都在。

“妈妈,你刚刚说什么?”

宋维希没有听清楚她所说的那两个字是什么,所以仰着小脸问她。

“没,没什么,维希你乖乖吃饭,快点吃完才能去游泳。”

宋庭遇已经放下筷子了,好整以暇的在盯着她带着红晕的小脸在看,嘴角始终挂着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

不远处的一桌。

苏莱本来眸光就时不时的往苏冉他们这一桌看来,当然,也就能看到宋庭遇此刻脸上的笑容,看向苏冉的时候,那眼神明显还带着些宠溺。

她此刻看的有些痴了……

她一直以为苏冉嫁过去宋家就是受苦,因为宋庭遇在新婚之夜就撇下了她,之后四年都没有回来,前段时间回来了,也只是为了宋维希的病而已,听说他们之间的相处挺多矛盾的。而且,宋庭遇不是还有个叫白芷芮的女人么?他何时和苏冉两人的感情这么好的?

苏莱现在觉得,自己在当年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当年苏家陷入困境的时候,苏豪就想攀上宋家来为自己解困,她当时是有个男朋友的,所以当然不愿意成为苏豪手中的一枚棋子,任他利用,但好在苏豪还是挺疼爱她的,她不愿意,他也不勉强,所以便打了苏冉的主意。

最后终于成功的将苏冉嫁进了宋家,那时候她还在想,幸好有苏冉做自己的替死鬼,否则的话,被任人摆弄,最后还惨遭抛弃的不就是她了?

但这几年来,她和之前那个男朋友的感情越来越淡,加上那男人家境一般,当所有的ji情退却之后,便只剩下争吵了,她觉得自己要是嫁给了他的话,肯定过不上她想要的生活,所以就和他分了!

最近她的感情一直处于空窗期,苏豪也在帮她寻找,希望找到一个条件好的,让她能够尽快结婚。

可苏莱想,城中还有哪个条件能比得上宋庭遇的?

她恍然发现,原来最好的,竟然被苏冉占去了么?

她忽然觉得心中有些郁结,而且这股感觉是怎么都挥散不去的。

……

“妈妈,姨妈一直在看着我们。”宋维希吃饱了就喜欢四处看,也就发现了苏莱在频频看向他们这一桌。

“姨妈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有事她会过来说的。”苏冉笑了笑,她看了一下手表,五点多了,回去准备一下就可以去露天泳池了。

“吃饱了么?”宋庭遇看着对面的母子,出声道。

“好了。”

他点了点头:“我先买单,你带维希先上去,一会我去找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