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如果是比基尼的话,你让我怎么办?

小说: 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作者: 南凛 更新时间:2016-08-14 13:45:34 字数:4523 阅读进度:93/376

宋庭遇听完苏冉的话,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的状态,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苏冉用手推了他一下:“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宋庭遇才回过神来,深邃的眸子紧紧的凝着她,上前了一步:“真的?”

苏冉微笑,点头:“真的。”

“真的?”

苏冉还是很有耐心的回答。

但他马上又问了第三遍:“真的?你没骗我?”

这个男人简直了,苏冉白了他一眼:“这种事情我为什么要骗你?宋庭遇,你听好了,我真的怀孕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整个人抱了起来,她惊慌失措的搂着他的脖子:“你干什么?”

宋庭遇将她抱到了床上,放在柔软的床褥上,掀开她睡衣的下摆,头靠在她的小腹上,用耳朵紧贴着肚皮。

苏冉不知道他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你在干什么?”

“听听他在里面的动静……”

苏冉笑的不行,眼泪都要出来:“现在顶多一个多月,怎么可能听到动静?你怎么这么傻?”

宋庭遇松开了她,抬起头,脸色有些尴尬,随即也躺在了他的身侧,用手轻抚着她的脸侧:“苏冉,怀孕是不是很辛苦?”

苏冉躺着看酒店里装饰华丽的天花板,慢慢的回响四年前的事情。

“有点。”她微笑:“不过维希一直挺乖的,也没有怎么为难我,但我自己身体的缘故吧,所以有一段时间一直在吐,吃什么都吐出来,把奶奶吓坏了,我吃不下东西她着急了就认为是家里的厨师不行,还专门又请了个厨师回来,每天都变着花样给我做菜……”

苏冉一直都很庆幸,自己虽然嫁入宋家的时候,那么的紧张和不安,但是她遇到了宋老夫人,虽说一开始她对她的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但后来,却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对她好,这点,她能感受的到。

“怀孕后期,我的脚水肿的厉害,那时候学校也不能去了,所以奶奶就让人帮我暂时休学了,每天就待在家里,无论是躺着,坐着还是站着,都觉得难受……”

当时她真的觉得那段日子很难熬,怀宋维希的时候,她也就才二十岁,大二刚结束,准备上大三,大三后半学期她基本都没有去上课,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而且,还住在宋家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如果那时候不是有奶奶,或许她早就逃走了。

“维希四个月大的时候,确定他的性别了,医生指着机器上的图像对我说‘这是你的儿子。’我那时候哭了,奶奶还说我傻……”

后来,每当她觉得难受的时候,她就会将照片拿出来看,好像所有的心情也会在瞬间平复下来。

那段时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可是现在说起来的时候,却又可以挂着笑容。

她发现宋庭遇一直在沉默,还以为他睡着了,转过头看的时候,发现他正盯着她看。

“怎么了?”

宋庭遇用手捧着她的脸颊,吻了一下她的嘴角:“苏冉,对不起。”

他第一次对她道歉,也是第一次问她关于那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他从来不知道,她怀孕的时候,那么的辛苦。

没想到他会忽然说这三个字的苏冉,也愣了一下。

“没有谁对不起谁的,当初也是我自己坚持要嫁进宋家,要将孩子生下来的……”虽说是因为乔青的关系她才这么做的,但宋庭遇毕竟给过她选择。

那时候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的关系,甚至可以说是陌生的,可却有一个孩子,谁都知道,将孩子拿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宋庭遇希望她将孩子拿掉,她之前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乔青拿着刀子出现杂她面前的话,她或许在他还没找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去医院将孩子拿掉了。

宋庭遇将手放在她还很平坦的小腹上:“这个孩子,我会陪伴着他成长,不会再错过。”

苏冉笑了笑,没有说话。

宋庭遇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饿了么?”

他将桌子上放着的那碗海鲜粥拿过来递给她:“刚刚给你买验孕棒的时候,在外面买的,吃点吧,你最喜欢吃的。”

“海鲜粥?”苏冉用汤匙舀了几下,发现还有螃蟹的,她马上摇头:“你吃吧,我不吃了?”

“怎么了?”宋庭遇刚才明明见她挺感兴趣的模样的,怎么忽然就说不吃了?

“粥里有螃蟹。”

“螃蟹怎么了?”

苏冉无奈的用手抚了抚额角:“孕妇不能吃螃蟹,太寒了,不好。”

宋庭遇才明白过来,他看了一眼手上的粥:“那放这,我一会去扔了。”他晚上并不习惯吃东西。

“太浪费了,我拿过去给方嫂吃,顺便看看维希。”宋维希肯定是已经回来还睡下了,她习惯睡前去看看他,不然自己都不安心。

“我去吧,你先睡觉。”

宋庭遇按下她的身体,端着粥出门去了,宋维希和方嫂就住在他们的隔壁房间,他敲了敲门,方嫂过来开了,看见是他:“少爷,过来看小少爷的么?他睡着了。”

宋庭遇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将手上的粥递给她:“刚刚出去了一趟,买的宵夜,你吃了吧,我去看看维希。”

“谢谢少爷。”

房间是双人床的,宋维希此刻睡在靠在里面的一张床上,正睡得香甜。

宋庭遇走过去,用手摸了一下他的头,又帮他将被子拉了上来,吩咐方嫂道:“好好照顾他。”

“少爷放心,我会的。”

宋庭遇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回去的时候,苏冉已经躺在床上了,但显然还没有睡,因为还等着他回来的。

“维希睡了么?”

“睡了。”

宋庭遇换了睡衣也躺在床上,他还是习惯性的将她搂着进了怀里。苏冉闭着眼睛,本来睡意也挺浓的,迷迷糊糊想要睡觉,但又觉得怎么都不太安稳。

她总是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在顶着自己一般,她下意识的伸手来到后面,动了动,想要将妨碍自己睡觉的东西拿开的。

但是她此刻忽然听到身后的男人闷哼一声。

她脑子里光芒一闪,觉得不对劲起来,慌忙甩开了手。

她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脸:“宋庭遇,你……”

她也不知道他是才起来的,还是从浴室到现在就没消下去……

宋庭遇好像也觉得难受,声音嘶哑:“还不都怪你,怀孕了不早说。”

“我哪知道……”她慌忙将身体离得远一些,往床的角落里去。

但是他很快就又贴了过来,手抓着她的手,呼吸洒在她的颈侧,声音很黯哑:“苏冉,我很难受,你帮帮我……”

“我怎么帮你……”苏冉都要哭出来。

“用手……”宋庭遇咬了咬她的耳朵:“嘴也可以。”

“不要,你自己解决。”

苏冉耳根子越来越燥热,死都不肯转过身来:“你赶紧松手,别妨碍我睡觉,我明天要去医院的。”

他依旧搂着他:“我要憋坏了怎么办?”

苏冉挣脱不开,用脚往他小腿上踢了踢:“滚。”

他似乎生气了,捏着他的肩膀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苏冉,你还真当我是那配种的……”

“种猪。”苏冉忍着笑,提了他一句。

他的脸越来越黑了:“所以,现在任务完成了,就不管我的死活,也不想想我这样到底是谁造成的?”

苏冉轻咳了几下,抱了个枕头从床上坐起来,要往外面走去。

身后的宋庭遇道:“你去哪?”

“为了避免你乱来,我去和维希睡,今晚你自己抱着枕头睡。”

“你敢离开这房间试试!”

苏冉转过头对他微笑了一下,下一秒就开了房间门,走-出-去了!!

宋庭遇的脸色郁结到了极点,他很快就开了门追了出去,苏冉正在敲隔壁房间的门,方嫂开了门:“太太。”

“吵醒你了?我过来和维希睡。”

“好。”方嫂愣了一下,刚想让开让她进去,但是下一秒,她就看到宋庭遇从隔壁的房间**着脚冲出来,二话不说就将苏冉抱起来回去了隔壁的房间。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方嫂还一脸的茫然?

什么情况?

吵架了么?

她担忧的上前去,在紧闭着的房间门处听动静,但房间隔音太好,她什么都听不到,只能回去。

苏冉被宋庭遇抱着回去又放在了床上,她爬起来,随手抓过一个枕头朝他的身上砸去:“宋庭遇,你真有病。”

宋庭遇接过枕头,脸色还是很黑:“躺下,睡好了。”

苏冉白了他一眼:“你要是再靠过来,我就去再开个房间,我们分房睡。”

宋庭遇挑着眉:“我没钱。”

“我有。”

宋庭遇此刻不但身体有火,心里也有火,还都怎么都散不出去,他索性躺在了床上,但不知道是不是苏冉刚刚那句话凑效了,所以他也真的不敢再将苏冉拉过去了。

苏冉知道他不会乱来了,所以才躺下来,但还是离得他远远地,他现在身体的火还没散去,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他不会用正常的方式碰她,这她知道,但他会想出各种的花招。

苏冉有点后悔,刚刚应该打电话叫酒店服务再拿多一床被子来的,两人分开盖会比较好。

起初苏冉一直都不敢睡着,警惕的注意着身后的动作,但见他一直都很安分,她也便放下心来,终于闭上了眼睛。

她感觉床动了一下,宋庭遇好像又起来了,过来一会儿,她听到水流的声音传来。

她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看了一眼,浴室的门开着,里面有光亮透了出来。

原来这男人又进去洗澡了。

宋庭遇洗了澡并没有马上去床上,而是去了外面的客厅处,倒了一杯酒然后坐在沙发上,又拿出一根烟出来抽。

抽完了几根烟,又喝了点酒,他才重新回到了房间,此刻苏冉已经睡得很熟了。

……

第二天,苏冉是要去医院检查的,虽然验孕棒已经出来了结果,但那难免也会出错,所以还是到医院才能完全的确定。

苏冉想等完全确定了才将这件事告诉宋维希。

所以她和宋庭遇去医院的时候,便让方嫂先带着他在酒店里。

去的路上,苏冉想起了昨天晚上她似乎听到宋庭遇去了浴室洗澡的声音,便转过头看着正在开车的他:“你昨晚洗冷水澡了?”

说起这个,宋庭遇的俊脸就一黑,昨天晚上他可是足足洗了半个小时的冷水澡才将一身的浴火给降了下去。

离开浴室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身体冰冷,所以才没敢马上躺到床上去,担心冷着她了。

他用长指捏了一下她小巧的下巴:“下次不准勾起我的火,又让我一个去降,你勾起的火你哭着也要把它弄灭了。”

苏冉拍了拍他的手,皱眉:“你那火是我勾起的么?”

“怎么不是?”宋庭遇挑了挑眉:“从昨天晚上在泳池的时候就勾引我……”

“宋庭遇,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苏冉气呼呼的打断他的话,自己可从头到尾都没做过什么事吧?

这个祸,她可不背。

“你穿那么少,怎么没勾引我了?我在泳池的时候就恨不得摁住你来……”

苏冉赶紧伸出手捂着他的薄唇,避免他将那个字给说出来。

“宋庭遇,那是泳衣,还是你帮我挑选的……”她用受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瞪着他开口。

宋庭遇转过头,眸光阴森阴森的:“我知道,幸亏我选的是那套,如果是比基尼的话,你让我怎么办?”

苏冉的脸很燥热,转过头去看向窗外,决定不和这个男人说话,因为没法沟通。

好在很快就到了医院,也不用再和他继续这个没羞没躁的话题了。

他的车子一在停车场停下,她立刻就开了车门走下去,也不等他,就按着指示牌找到了妇产科。

宋庭遇人高腿长,所以很快就跟了上来,很不满意她先走的行为:“苏冉,我是洪水猛兽还是什么?你这么害怕我?”

“不。”苏冉摆摆手:“你是禽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