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利用完你了,当然就丢弃你了

小说: 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作者: 南凛 更新时间:2016-08-14 13:46:31 字数:4381 阅读进度:159/376

那些记者见到白芷芮被推倒在地上,也没有人伸手过去将她拉起来,反而觉得这样更加容易问到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所以话题还在继续,源源不断的朝白芷芮砸过来。

“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白芷芮双手在不断的挥动着,想要将这些一直围着她的记者给挥开,她觉得太恐怖了,她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他们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问那些她最害怕,最不想要面对的问题。

她觉得此刻的这些所谓的媒体记者真的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而她,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被他们围在这里,逃也逃不掉。

“白小姐,请你回答我们的问题好么?请你不要逃避好么?”

“我让你们滚开!”白芷芮尝试着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却很快又被人再次推倒在地上,一张张的脸在她面前不断的被放大,她好像看到他们都扭曲了的五官。

这些问题一个个的砸在她的身上,就像是一块块巨大的石头一般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来。

她只觉得耳边不断的回响着这些人的声音,让她的脑袋都疼痛的厉害,她用手捂住耳朵,几近崩溃:“滚开,你们滚开啊,走啊,不要靠近我……”

她忽然大哭起来。

而后面的陈小姐早就看到了这些情况,所以想要上前去将这些围着白芷芮的人给拉开,带她走。可是她为了躲避别人的眼球,方便行事,所以也是一个人出来的,哪里知道会在机场就遇到这些问题,此刻她就被阻隔在外面,扒着人群。想要进去,但是却丝毫都不能将人给扒开,而白芷芮被这些人紧紧的包围着,她甚至连她的身影都没有看到,只能听到她崩溃的哭喊声。

可是这些声音依旧没能勾起这些所谓的记者的同情心,他们的问题依旧一个个的砸过来。

“你们没看到她已经这样了么?就不能放过她么?她现在都什么情况了?求你们高抬贵手,不要再这样逼她了,她什么都不知道,放过她吧……”

陈小姐不断的说道,但是并没有人理会她。

在陈小姐的印象当中,白芷芮合适试过这样的狼狈,哪怕是从前她往上爬,爬的很辛苦的时候也没有试过这样子。

可即使是她此刻都这样了,这些记者也没有打算放过她,势必要从她的嘴里问到些什么东西来才行。

机场的保安人员都出动了,终于将场面控制了一些,白芷芮却连自己刚刚掉落在地上的东西都顾不得去捡了,她现在就只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些人,离得远远地。

只是,因为媒体记者人多,所以场面并没有能完全的控制得住,所以很快的,她又被拿着摄像机和话筒的记者追上来,陈小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情况,无能为力。

正当白芷芮狼狈到了极点的时候,有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朝她伸出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可是现在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白芷芮急于逃离这些状况,所以便什么都顾不得了,也不管来的是谁,抓着男人的手就跟着他走了。

白芷芮才发现,除了这个男人之外,周围其实还有好几个和装扮一样的男人,黑色西装,墨镜,在拦着这些记者,让他们得以离开人群。

这些应该就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白芷芮跟着男人离开。脚步紊乱却也快速,这个时候只想着能够离开就好,别的再也管不了那么多。

后面还有记者想要追上来,可是都被这些人给拦住了。

男人一直带着她快速的行走,直到到了一辆黑色的宾利面前,有人见他们过来。所以伸手将车门给打开:“白小姐,请上车。”

白芷芮有过片刻的犹豫,但是最终顾不得那么多,所以狠下心上坐上了车后座。

“白小姐,好久不见。”

她一上车,车就被开走了,一道声音传来、

她惊讶的转过头,坐在她旁边的是唐子楚。

所以这些人,都是宋庭遇叫来的。

他为什么要叫这些人过来将她带走?

“唐助理,宋庭遇叫你过来的?”白芷芮镇定下来之后,出声道。

唐子楚微笑道:“我们宋总想见你。”

“那我还真是应该感到荣幸,你们宋总竟然会想要见到我……”

“白小姐还应该感到庆幸。如果不是我们宋总叫我过来的话,或者白小姐现在还在机场那边而脱不了身。”

白芷芮抿了抿唇,不可否认,如果不是唐子楚突然出现的话,她现在肯定还被那群人包围着。

她从来没觉得那些媒体那样的恐怖过,从前,无论怎么样,她都不会惧怕媒体的,她觉得他们这些做艺人的,和所谓的狗仔队其实是相互依存,相互存活的,有时候她还要感激他们给自己制造曝光率。

但是今天。她是真的觉得他们恐怖的就像是毒蛇猛兽一样。

她恨不得将他们全部都给消灭掉了,让他们离自己远远的。

“宋庭遇怎么会知道我在机场?”

“宋总想要知道的事情,还不简单?”唐子楚转过头去看着白芷芮,微笑:“白小姐不是应该好奇这机场为什么突然会候着这么多的记者么?本来白小姐打的主意不是好好地么?让你的经纪人出面帮你将护照和机票都给搞定了,你就只需要出现在机场,然后就能搭乘飞机离开了,可是,怎么会在关键的时候,突然涌出来这么多的记者?”

白芷芮霎时间明白过来:“这件事是宋庭遇做的?”

除了他,还有谁?

唐子楚不置可否:“宋总有话和白小姐说。”

“他人在哪里?”

“白小姐一会就知道了。”

唐子楚说完之后就再也没有李虎白芷芮。

白芷芮现在渐渐地冷静下来了,便在思考,宋庭遇到底找自己什么事?

她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这么多天都没有去管过她,现在却忽然让人将她带过去了!

车子在一家咖啡馆停下来,下午茶的时间,但是这里却几乎没有人。

想必宋庭遇让人将这里包下来了,为了方便说话,也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闲杂人等。

白芷芮被唐子楚带到了一个雅间,他敲了敲门,里面传出来宋庭遇的声音:“进来。”

唐子楚便将门给打开:“白小姐,请。”

白芷芮哪怕再不愿意,还是要走进去。

房间内就只有宋庭遇一个人。

唐子楚带白芷芮进去,也没有离开。

“坐。”宋庭遇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白芷芮知道自己别无选择,所以便在唐子楚拉开了的座位上坐下来。她掏出烟盒,点上一根烟含在嘴里:“原来那些候在机场的记者是你通知过去的,宋庭遇,你到底想怎么样?”

“刚刚的情况恐怖么?害怕么?”宋庭遇微笑,长指放在桌上轻轻地敲动着:“我听说你还哭了……”

白芷芮用手按了一下自己到现在还酸涩的眼睛:“拜你所赐。”

“那不过是前奏而已。”

“你还想怎么样?你已经让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了,我不得不要离开国内去国外避风头,可是你依旧不放过我,叫了一堆人在机场那里将我堵住,宋庭遇,你是不是要将我亡绝路上逼?”白芷芮拿开长长的女士香烟,捏在手上,怒声道。

不同于白芷芮的怒气,宋庭遇却显得很冷静,他的眉眼之间满是冷意:“那你呢?白芷芮,在对我女儿下毒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放她一马?你可不是只想要她的命,你想的是一箭双雕,你还想让维希也活不成……”

“我这么对你。不应该么?”

白芷芮的脸色霎时间变白:“这件事和我……”

“别再和我说这件事和你无关。”宋庭遇冷笑着打断她的声音:“沈静哪怕心里再恨,但是她没那么多心思,她想做什么,就直接来,哪里想得到要用这样的方法?而且,她手上的药哪里来的?”

“别人在背后教她怎么做。和我有什么关系?”

宋庭遇拿过一瓶红酒在酒杯上倒了一点,喝了一口:“今天上午沈静让她的律师过来找我了,说想见我一面,我来和你见面之前,刚刚从看守所出来,你知道她在里面过得怎么样么?挺惨的……”

“沈静这个人我最了解,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什么苦,一直过得都挺顺风顺水的,所以这次她栽了个大跟头,她在里面的生活可不好过,不过短短的数日,我见到她的时候几乎都认不出来了,这还是往日那个光鲜亮丽的沈静么?”

白芷芮看着他:“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她的事情和我无关。”

宋庭遇嘴角勾着一抹笑:“你挺无情的,可能你的无情就是遗传自沈静,你现在为了自己,不管她的死活,而同样的,她为了能让自己好过一些。也不管你的死活……”

白芷芮心里咯噔了一下:“什么意思?”

“她让律师过来找我,就是想让我过去一趟,她说她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我,她想用这消息来换取自己好过一些,她想在案子还在侦查阶段,让我将她弄出去。随便弄个什么名号都好,她只想出去,她像是疯了一样,就不想砸待在里面,所以为了能够出去,什么都顾不得了。自然,你也顾不得……”

白芷芮想要不相信的,可是此刻面对着宋庭遇,心里却没有任何的一点底:“她做什么了?”

“怕了?”宋庭遇嘴角那抹笑带着淡淡的讥讽。

白芷芮没有说话,只是放在桌上的双手紧握成拳,泄露出此刻她的心情。她怕了,真的怕了,而且,特别的紧张,不知道沈静到底知道了些什么,或者是对宋庭遇说了些什么。

要知道。当初她认为沈静对自己充满了亏欠,所以肯定什么都得依着她来,只想好好地弥补一切,她在她的面前便什么都没有顾忌,就按着自己想要做的来。

因为她压根就认为沈静肯定不会背叛自己,出卖自己的!

可现在听宋庭遇说这些。她心里就没有底了!

“你们不亏是母女俩,性格还真像。”宋庭遇挑了挑眉道:“都这么自私自利,为了自己能活的好一些,什么都不管。”

宋庭遇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看看这个号码,还是沈静给我的,她说你经常和电话号码的主人通电话,你的药,也是这个号码主人交给你的,告诉我,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

白芷芮将纸张拿过来,看到上面一连串的数字时,她只觉得手脚冰凉,沈静竟真的出卖她了。

她为了自己的活路,竟然完全不管她的死活!

那个女人真的太狠心!

她刚出生就将她抛弃,现在还自私自利的只想着自己!

她手上紧紧的捏着纸张,满心满眼的恨意!

要是沈静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的话,她恨不得上前狠狠地打她!

“沈静不是已经将电话号码给你了么?她还没告诉你这号码的主人是谁?”白芷芮将纸张扔在桌上,冷笑道。

“她就知道你经常和这个号码的主人联系,她怎么知道是谁?”宋庭遇不慌不忙的慢慢的微笑:“我让人打了一下这个号码,但是一直不通,关机了,你现在是不是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之前这号码还好好地,可是现在你也打不通了?所以你才会落得这样狼狈的下场?利用完你了,当然就丢弃你了……”宋庭遇缓声道:“你说是不是?”

“不是!”白芷芮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人太喜欢自欺欺人可不好,你这么维护那边的人有什么用?沈静都已经懂得自己要怎么做了,你还没懂?刚刚在机场的情况还想再来一次?我会让你经历的比刚刚更惨你信不信?这些天的东躲**生活还没有过够?”

宋庭遇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撑在桌上,盯着白芷芮冷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