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276、唐子楚又怎么样?我一样把他弄死

小说: 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作者: 南凛 更新时间:2016-09-12 12:14:15 字数:2274 阅读进度:277/376

。($>’小‘說’)”田蜜终于开口:“他们瞒着你是为了保护你,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事?你对他们,对整个宋家做了什么事?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今天你会这么痛苦了,因为你发现原来你一直以为的事情,都不是真相,你其实真的很可悲,很可怜,你这么多年像是个刺猬一样的活着,见到谁都想要扎两下,恨着你自以为是的仇人,但发现真相这么残酷,你恨着的人,其实一直都在保护你,你会觉得这么的痛苦,不仅仅是你发现了真相,更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应该一辈子都恨着的人,却是一直都在保护着你的人,对吧?”

顾东城忽然将茶几上的酒杯都挥落在地上,他站起来指着田蜜:“不要自以为很了解我,我没有恨错人,那两个老家伙和整个宋家,就是我应该要恨着的,要对付的……”

“是么?”田蜜很冷静:“那你为什么这么痛苦?仅仅只是发现了真相?顾东城,你就是个懦夫,宋家把你保护的太好,以至于让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你连承认真相的勇气都没有!”

“但你的情况是怎么样的,真的和我无关,我真的没有任何的心思想要知道你的事情,我只麻烦你,离我远一些……”

顾东城缓缓的在她身边坐下来,在她的反抗当中抓住她的双手,紧紧地握在掌心中,他强行将她的右手摊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

田蜜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是当初他们的结婚戒指。

这么多年了,她以为早就不见,也没有任何的心思去管这枚戒指究竟去了哪里,但是现在却在顾东城的手上。

顾东城强行给她将戒指戴上。

“戴在你的手上还是这么的好看。”

田蜜挣扎着,想要将戒指给抠下来扔掉,顾东城紧紧地按着她的手腕,让她动都不能动。

“这枚戒指当初你落在这里了,我捡到了,一直放着,我就觉得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我的身边的。”

“谁要回到你的身边?”

顾东城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依旧在按照自己所想的在说话:“田蜜,你回到我的身边来吧,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来。”

他边说边伸手去将田蜜抱进了怀里,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回响:“我不想再一个人。”

“我宁愿死……”田蜜的声音缓慢而有力:“都不会再留在你的身边。”

“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死……”顾东城看来是喝了不少的酒,什么话都说出来了,他搂着田蜜:“我最近总是梦到你,梦到我们之前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那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日子,如果当初你没有将孩子拿掉的话,现在她已经两岁了,可你狠心将她拿掉了,她五个月大了,你还是狠心将她拿掉……”

田蜜隐约觉得今天晚上的顾东城有些不对劲,以前他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顾东城……”

“嘘,别动……”顾东城将她的双手强行的握住反剪在她身后,这样她就不能够乱动了,也挣扎不开了。

“让我抱一下你,我真的很久都没有好好的抱过你了……”

“顾东城,我不管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放开我!”

顾东城依旧没有理会她,还是在说着自己的话:“田蜜,不要和唐子楚在一块,回到我的身边,我会好好的待你的,其实我心里早就有你,只是我不愿意去承认,你离开我这么久,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你回到我的身边来,我们重新开始,我们一定能够像是从前那样生活的……”

“你做梦!”田蜜艰难的出声道。

她现在已经十分的不舒服,顾东城紧紧地抱着她,两人此刻的身体挨得十分的近,顾东城喝了太多酒,抽了太多烟了,所以现在身上全是烟酒味。

这些烟酒味让她十分的难受,胃里像是要翻江倒海似得。

她在皱着眉头拼命的忍着,但是最终还是忍不住,猛地推开顾东城,朝洗手间跑去,因为曾经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所以她知道洗手间在哪里。

到了洗手间,她扶着洗手台,在洗手盘里呕吐出来,她此刻觉得难受至极,将晚上吃的东西一丁点不剩的全部都吐了出来。

等到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之后,她开了水龙头的水,冲走了一切,洗着手,却发现镜子上面,除了出现她的脸之后,还有顾东城的。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在了她身后。

她忽然觉得从心内涌出来一阵凉意。

顾东城看着她,语气十分的肯定,眼神却又十分的激动:“你怀孕了。”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否定句。

田蜜身体僵住,一直都想隐瞒着顾东城的事实,今天却就这么被他撞见了。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没有,只是胃难受。”

“为什么胃难受?”顾东城显然不相信,他依旧在看着她:“田蜜,你别想骗我,你就是怀孕了,你怀了我的孩子!”

“顾东城你别自作多情!”田蜜冷声打断他的话:“就算我怀孕了,也不可能怀你的孩子,知道是你的孩子的话,我会马上去打掉。”

“要是那一天晚上怀上了的话,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你觉得我会留他这么久?”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留下他,但是你就是怀孕了,而且,怀的是我的孩子。”顾东城的语气十分的笃定。

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曙光,忽然就看到了希望,老天爷果然还是厚待他的,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我没怀孕。”田蜜再一次重申,但是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其实此刻她的声音内带着些颤抖。

她太害怕被顾东城发现了,所以也急于否认。

顾东城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拉回到了客厅坐下来:“接下来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怀的不是我的孩子,而是别人的?或者你会说孩子是唐子楚的?”

顾东城捏着她的下颚,逼她看向他:“如果你真的敢怀别的男人的孩子的话,我会杀了那个男人,我不管那个男人是谁,都活不下来,唐子楚又怎么样?我一样把他弄死!”

“现在你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