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揭穿楚莲的真实面目

小说: 休夫狂妃:暴君,敢约么 作者: 柳香橙 更新时间:2019-04-15 16:23:52 字数:2219 阅读进度:460/460

“是。”楚非冷点头,挥手示意侍卫将连仁等人押回蓝桃苑。

连仁等人沉着脸,面面相觑。却没人起心思逃跑,他们不是李魁没那个勇气,更重要的是他们自身实力及不上李魁。李魁觉醒之路前,在天骄论道上一举成名。后,在觉醒之路小世界秘境测试的时候,十分活跃。当初,他与唐千瑶等人参加第九院的测试,吓坏了不少人。

现今回头一看,真正白痴的人其实是他们。

从刚才楚莲和李魁二人对话中,不难听出,这个世人嘴里的废物学院,实际上隐藏着不少秘密。勿怪加入第九院的几人,俱都在觉醒之路测试排名上名列前茅。当初,无数人嗤笑他们不识好歹。

原来,这一刻连仁他们才发现,不识好歹的人一直都是他们这些井底之蛙。

“连仁,现在怎么办?”

“嘘!先冷静点,撑过今晚再说——”

既然第九院的人就在桃花镇,想必他们不会见死不救。再则,从刚才对话中他们了解到玄凰学院那边已经注意到桃花镇的异样了。他们目前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其他事情徐徐图之。

听连仁这样说,第一院众人纷纷冷静了下来。

顺从回到蓝桃苑,且小心翼翼将女学生护在最中间。好几次,连仁想质问楚非冷询问小舞的下落,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势弱,如果执意得罪楚非冷的话,说不定小舞更危险。连仁屏住呼吸,只得沉默着跟随众人安静走回蓝桃苑。

这边,楚非冷紧跟着楚莲,朝紫桃苑疾驰而去。

李魁速度不慢,奈何自身实力跟楚莲二人相差一大截。饶是速度快,依旧被追赶了上来。

“欧阳淞,做好准备——”

突然,西御寒猛地站起身。没有回头,却丢给欧阳淞一句话。

欧阳淞微震,没有多问。直接拿出武器护在胸前,紧盯着屋外,西御寒让他准备多半是李魁那边出乱子了。他了解李魁的脾性,看似粗鲁莽撞,却不是愚笨之人。尤其是在这种状况下更不可能惹事,此刻,多半是跟楚莲闹掰了——

果不其然。

少许后,李魁一身狼狈奔了进来,急声道:“西御寒,小心!楚莲那娘们实力很强。”

说着,后背堪堪就被楚莲长鞭甩出来的劲风扫到。一个趔趄,栽倒下去,庆幸李魁皮厚肉粗,顺势一个驴打滚避开楚莲接下来的攻击。

“神煌王朝最神秘的九皇子,久仰大名!”楚非冷拾阶而上,安分站在楚莲身侧,后退半步。立场很鲜明,俨然以楚莲马首是瞻。其他楚家人,在楚莲授意下,为明晚午夜祭坛做准备。各司其职,谁都没有在楚公馆中晃荡。

西御寒微抬头,扫过楚非冷。压根就没有开口的打算,目光冷漠落在楚莲身上,摸着眼角,淡淡道:“我该称呼你千机女,还是孟秋水,抑或你更喜欢楚莲这个名字?嗜血教让你打前锋,看来还真是将桃花镇视为囊中之物。只是,以嗜血教霸道的性子,楚家真就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要知道,桃花镇这里面涌进了不少人,这些人背后势力错综复杂,别说区区一个楚家如何担负得起。就怕,嗜血教都不够资格与整个西大陆为敌,毕竟,数百年前的惨剧谁都清楚不是吗?”

西御寒说话时,不疾不徐。

但,每句话每个字眼都恰到好处敲打在楚莲和楚非冷心头。

楚莲眼微沉,怎样都没想到西御寒会直接拆穿她的真实身份。一时间,沉默着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厢,楚非冷脸骤变。楚家对嗜血教了解甚祥,在西御寒道出楚莲另外两个身份的时候。楚非冷神情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嗜血教当年被西大陆众势力驱逐,教中高层基本上无一例外被杀或是被镇压。唯独千机女逃亡成功,这些年没人知道千机女是死是活。千机女最可怕的不是她的实力,而是她的心机和谋算。这一刻,西御寒揭开楚莲的面具,打击最大的不是李魁他们,而是楚非冷。

楚家之所以愿意与嗜血教合作,其中一个原因是知道嗜血教高层没有真正厉害的人物。对传承已久的楚家来说,他们有些看不上现在的嗜血教。这种高高在上的心态,很奇怪。不是实力上的看不上,而是对历史传承的看不上。现今,得知楚莲真实身份竟然是曾经的千机女。楚非冷有瞬间动了杀心,楚家与嗜血教合作是想占据主动权。现在一看,别说主动权,怕是所做一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这份忐忑,让楚非冷迟疑了。

“不愧是神煌王朝的人。”楚莲微惊,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西御寒漠然,没有答话。

旁边,欧阳淞和李魁则好奇打量着楚莲,愕然道:“西御寒,你说她是嗜血教那个千机女?那她岂不是几百岁的老妖婆了?”

“呀!我想我需要再去浴房泡个澡了——”李魁吐槽道。想着这一路上楚莲娇羞的样子,就忍不住浑身冒起鸡皮疙瘩。难以想象,一个几百岁的老妖婆做着少女怀春的模样与他打交道,绝逼是疯了!

听着欧阳淞和李魁俩的吐槽,楚莲愤怒了,哪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和年龄?被人这样当面打脸,楚莲脾气再好都会发飙有木有?再说了,楚莲脾气本来就不好……

“现在,你们也就只有耍嘴皮子的功夫了。楚非冷,启动楚公馆的防御阵,我要将唐千瑶和这些人困死在楚公馆。等待名望午夜祭坛开启后,直接用他们祭祀……”楚莲愤怒道。气得娇躯发颤,很显然欧阳淞和李魁的话说到她的死穴上,没直接动手算是还有点理智。

楚非冷点头道:“是!”

直接点信号弹,让楚家那边开始防御阵。这防御阵是楚家在楚公馆中生活无数岁月才一点点摸索出来的,迄今为止,楚家都没有完全掌控得了这楚公馆。至少,他们不清楚这些矗立在楚公馆各处的石雕,究竟是个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