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祝你生日快乐

小说: 先婚后爱:总裁娇宠小蛮妻 作者: 那年长安 更新时间:2019-03-14 22:19:47 字数:2363 阅读进度:277/504

小÷说◎网】,♂小÷说◎网】,

第277章祝你生日快乐

“我去过了,医生说我只是没太休息好,好好休息就好,没什么大问题”。

席景程的语气不容拒绝,“周六去医院”。

“好,现在能让我躺一下吗?”

“明天在家休息”。

白安然困的很,他说什么她都应了。

白安然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下午他回来的很早,递了一部新手机给她,“用这个”。

“我不要,我的手机明天就能修好”。

“拿着”。

她没有力气跟他争论,接过手机之后随手放在床头,并没打算用。

席景程没有离去,“哪里不舒服?”

这几天她的面色也一直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术后没有修养好。

白安然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这里”。

要说不舒服,她浑身上下,唯有心里不舒服,难受的想哭。

“明天去医院”。

白安然摇头,“说好周六去的,明天我要去公司,下去还要去取手机”。

“明天下班我来接你”。

“没关系的,我查了一下,陶小姐定的饭店离我们公司挺近的,过去也方便,等你从公司过来我都已经走过去了”。

白安然见他沉默,她又说,“我找得到路,真的”。

周五早上,草草吃了早饭,席景程拿起外套出门,“衣服穿上,我送你去公司”。

“嗯”。

车上,席景程说,“妈说这周日约了白家的人去家里吃饭,顺便商量婚事,到时候把你哥哥接上”。

白安然看向窗外,眼神被玻璃反光的光泽遮挡。

她说起其他的事情,“我昨天去看席爷爷了,他最近好像身体不太好”。

“他就是操心太多了”。

“你有空还是回去看看他吧”。

席景程奇怪的打量了她一眼。

“老头子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我就是陪他下了下棋,不过输的很惨”。

席景程侧头看她,这一个月以来,他们两人第一次这么平静的说话,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的内心也稍微平静一些。

“医院那边已经让任晓预约好了,明天早上九点过去”。

白安然哦了一声,目光始终落在窗外。

席景程唤她,“安……”

“就在这里停吧,老大说没吃早饭,让我顺路给他买点上去”。

“他自己没手吗!”

“顺便而已”。

席景程停在路边,“过马路小心”。

“嗯”。

白安然下了车,看向他,笑容很轻,“席先生,我走了”。

“安然……”

白安然没听见他的喊声,人已经过了马路。

席氏集团

任晓喊了几声,席景程才回应她。

“什么?”

“席总,之前的项目已经确定下来了,这是资料”。

席景程很疲惫,靠在椅子上,“放着”。

“好,席总,你今天好像状态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席景程轻揉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心神不宁的,白安然早上那个笑容总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的手机也不知道修好没有,刚才打了两个电话也不见她接。

席景程道,“那天你送安然回去的时候,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白小姐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太好,问了一些关于陶姝婉的事”。

“她问什么了?”

“她问陶姝婉调到你身边是不是你的意思,我也不知道陶姝婉为什么会忽然调过来,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席景程眼神犀利,“陶姝婉不是你调过来的?”

“席总,我不负责人事调配,她应该是人事部那边安排过来的”。

“人事部现在是越来越会办事了!”

任晓看他的脸色,“席总,但是一个人事部他们应该不敢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安排你身边的人”。

“你是说有人故意把她安排过来?”

这公司里有这么大权利的,席景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任晓道,“席总,有句公事外的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陶姝婉似乎跟席总监走的挺近的,有人见她好几次出入席总监的办公室,他们在工作上应该没有来往才对”。

“席少颉,又是他!”

“席总,需要把陶姝婉叫进来吗?”

席景程抬眸,“不用,正好今晚有时间问问她!”

七点,清苑饭店

席景程一直站在饭店门口,手里拿着手机。

陶姝婉走到他身边,“景程,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进去吧”。

“你先进去”。

“安然还没到吗?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陶姝婉打了电话,结果很明显,没有人接,她说,“下班比较堵,她大概已经在路上了……”

话刚说完,迎面走来一个快递员。

“你好,请问是陶姝婉小姐吗?”

陶姝婉茫然,“是”。

快递员递上一个纸袋子,“这是一位叫白安然的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请你签收一下,她让我代她说一声,祝你生日快乐”。

“安然?”陶姝婉疑惑的看向席景程。

席景程眼神凌厉,“她人呢!”

快递员说,“这我不知道,她是下午来寄的快件,让我们在这个时间点送过来,陶小姐请你签收一下”。

陶姝婉签了字,快递员走后,她撕开了袋子,里面是一叠文件。

她看见文件上她梦寐以求的五个字的时候,一股兴奋油然而生,不过碍于旁边还有其他人,她忍住了。

面露难色的把文件递给了席景程。

“景程……这……”

陶姝婉递上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落款处签着白安然的大名。

这几个字入眼的时候,席景程肩膀抖了一下。

陶姝婉担心他,“景程,你没事吧……这……这一定是安然给我们开的玩笑……”

席景程抢过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

“景程,你要去哪里……”

陶姝婉拦不住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开车扬长而去,气的跺脚。

席景程几乎是踹开的别墅大门,门打在墙壁上,一声巨响。

“白安然,你给我出来!”

李姨听见动静,急急忙忙跑出来,她从来没有看见席景程生这么大的气。

“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白安然呢!”

“白小姐早上去上班之后,一直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