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开开眼界

小说: 邂逅美女大小姐 作者: 大涅槃 更新时间:2018-05-16 13:10:25 字数:11490 阅读进度:1517/1625

“依依后背受伤了么不是,她就总担心背后留疤。”宋晓冬说道。

“嗯,然后呢?”乔禹彤问。

“我现在理解依依的心情了,这么好看的后背,留下疤痕,确实实在是太可惜了。”宋晓冬说道。

乔禹彤脸上一阵红,心里非常特意,笑着对宋晓冬说道:“你还挺会夸人。”

“哎,可惜依依后背上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阴影,我现在的医术,恐怕还不能治好。”宋晓冬叹了一口气。

“脑出血病人你都能治好,一小块疤痕你治不好?”乔禹彤问宋晓冬。

“啊,我告诉你,皮肤最难治了,比脑子里的病都难治。尤其是疤痕,更是难治中的难治。”宋晓冬说道。

“这样啊...”乔禹彤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啊?”宋晓冬问乔禹彤。

“我...没什么。”乔禹彤摇摇头,转过身子来,对宋晓冬说道:“正面我自己来。”

乔禹彤伸出手来要拿宋晓冬手里的防晒霜。

“哎,没事,我帮你吧。”宋晓冬弯下腰来,笑着对乔禹彤说道,手里抓着防晒霜不肯松手。

“你想得美!”乔禹彤白了宋晓冬一眼。

宋晓冬只得悻悻地把防晒霜递过去,转过身回到自己的躺椅上躺成一条咸鱼。

乔禹彤躺在躺椅上,撑起一条腿来,往自己平摊的小肚子上挤了一点防晒霜,往自己肚子上、胸上和脸上涂抹。

“哎,我给你也抹一点啊?”乔禹彤看见宋晓冬死了一样在躺椅上挺尸,转过身来笑着问道。

宋晓冬还是没有搭理乔禹彤。

乔禹彤就直接站起来,来到宋晓冬跟前,直接把防晒霜一挤,挤在宋晓冬轮廓清晰的八块腹肌上。

“哎呦,我查查。”乔禹彤看见宋晓冬的腹肌更是眼前一亮,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嘴上说到:“二、四、六、八,哎你很厉害啊,经常健身么?第七八块腹肌很难连出来的啊!”乔禹彤说道。

宋晓冬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乔禹彤,说道:“我这不是练出来的,我这是天生丽质。”

“不要脸!”乔禹彤就蹲下来,帮宋晓冬在肚皮上涂抹防晒霜,宋晓冬斜着眼睛一看,胸前玉兔暴露无遗,粉葡萄娇艳欲滴。

“真是尤物啊!”宋晓冬心里忍不住感叹道。

“别看了,就两坨肉,有什么好看的。”乔禹彤看见了宋晓冬的眼光,但是并没有生气,只是嗔怪的说了一句,然后顺手捏了捏宋晓冬的胸肌和肱二头肌。

“别摸了啊,再摸收费了。”宋晓冬对乔禹彤说道。

“哎呦,谁稀罕啊?”乔禹彤帮宋晓冬涂完防晒,在宋晓冬胸膛拍了一巴掌,眼睛一动,看见宋晓冬泳裤中的不恰当凸起仿佛又雄伟了几分。

“咯咯咯咯”乔禹彤又笑起来,坏坏地看着宋晓冬,当着宋晓冬的面做出了各种搔首弄姿的魅惑姿态,问宋晓冬:“怎么样?我性感么?”

“我又不是看你起的反应,我看着那个姑娘才有的反应。”宋晓冬用手指了指远处的陈疏影说道。

“隔那么远你都能有反应,真是变态。”乔禹彤伸手轻轻地敲在了宋晓冬的命根子上,感受到了那种石头一般的触感,吓的连忙缩回手。

“这么吓人的么?”乔禹彤问宋晓冬。

宋晓冬看了一眼乔禹彤,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对乔禹彤说道:“乔局,可轻着点下手吧,我家里有十来个老婆等着这东西滋润呢!”

“是都这么硬,还是只有你的这样?”乔禹彤问。

“还都这么硬,做梦呢啊?我说了,我这是天赋异禀功能好,老婆天天晚上喊受不了。除了我,别的男人的都是软趴趴的。”宋晓冬得意地说道。

“你可别骗我,我虽然没见过真的,但是小电影里面的我还是见过的。”

“乔局你都没见过真的啊?”宋晓冬问乔禹彤。

乔禹彤感觉到有些害臊,自己已经快奔三的人了,连男人的宝贝都没有见过。

“嗯...”乔禹彤点点头。

“哈哈哈哈...”宋晓冬当然抓住机会赶紧嘲讽一波。

“笑什么啊?这说明我单纯!”乔禹彤一跺脚,对宋晓冬说道。

“你都快三十了,都没见过真的啊?那完了,最美的青春年华都虚度了!”宋晓冬笑着嘲讽道。

“我愿意!正好可以把我的贞操留到我结婚那天!”乔禹彤说道。

乔禹彤刚说完,发觉自己又说错话了。

自己已经快奔三了,不仅是个老处女,还是一个没见过男人家伙事的老处女。

“啊哈哈哈哈...”宋晓冬又爆发出一阵爆笑。

“你别笑了!”乔禹彤臊的脸上通红通红,伸手握着拳头捶宋晓冬胳膊。

“乔局,完了,你这快三十年都白活了。”宋晓冬憋住笑,看着乔禹彤摇摇头。

“要你管!”乔禹彤生气地背对着宋晓冬,坐在了宋晓冬的躺椅边上。

“乔局,你要是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真的,我可以让你见识见识,开开眼界。”宋晓冬坏笑着看着乔禹彤身子的侧面曲线说道。

“去死!”

“哎呦!”

乔禹彤一胳膊肘就狠狠地怼在了宋晓冬的小肚子上。

“要不,你别动,让我隔着泳衣感受一下吧?”乔禹彤转过头来,一脸期待的对着宋晓冬搓手手。

“不行,我的命根子是元阳至宝,是属于我的老婆们的,除了我的老婆们,谁也不能碰,你要是想碰,就要答应做我老婆。”宋晓冬对乔禹彤说道。

“笑话,摸一下就要当你老婆啊?哪有这种道理。”乔禹彤和宋晓冬争辩道。

“我和你非亲非故,凭什么要让你触碰我的隐私部位啊?”宋晓冬斜着眼睛看着乔禹彤说到。

“你是我**啊!”乔禹彤转过身子就要上手。

“谁是你**?你可别赖上我啊,我和你什么都没发生过,炮栓都没拉开过,谁和你炮了啊?”宋晓冬对乔禹彤说道。

“你就让我碰一下嘛,破个例啊,可怜可怜我这个快要三十了都没见过男人那话的老处女吧!”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想做我男朋友?门都没有

乔禹彤对着宋晓冬拱拱手,嘟着嘴,两条眉毛垂下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宋晓冬。

“不行!”宋晓冬满口拒绝。

“为什么啊?”乔禹彤失望地问宋晓冬。

“因为...”宋晓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乔禹彤眨着大眼睛问宋晓冬。

“我跟你说过,我比别的男人威猛多了,要是你一碰我起了反应,不能释放一下的话,就会一直挺着,到时候你让我就这样顶着帐篷出去啊?大家不以为我是变态啊?”宋晓冬问乔禹彤。

“也是哦...”乔禹彤为难的挠了挠头。

“不过...”宋晓冬话说了半截。

“不过什么啊?”乔禹彤以为事情还有转机,就问宋晓冬。

“不过,要是你能想办法让我释放出来,我就可以让你看一看。”宋晓冬笑着对乔禹彤说。

“你真猥琐!”乔禹彤生气地对宋晓冬喊道。

“机会给你了,你可要把握住啊!”宋晓冬模仿乔禹彤刚才说话。

“你以为我没有经验,就什么都不懂啊?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打手炮么,当我听不明白啊?”乔禹彤越说声音越小。

“乔局,百闻不如一见,理论再丰富,不懂实战,也是纸上谈兵啊!”宋晓冬挖苦乔禹彤说道。

“你就让我摸摸!”

“没不让啊,摸的起了反应,你想办法让它重新老实下去就行了。”宋晓冬耸耸肩对乔禹彤说道。

“那,用水冲会不会管用?”乔禹彤问。

“你说呢?”宋晓冬反问。

“那这样吧,我用手帮你,但是你以后不准再用救命恩人的事情压着我,今天的事情,更不允许和别人说!”乔禹彤下定了决心。

“好,一言为定!”

“你不允许和别人说啊!”

“我和你的事也不是一次了,我什么时候和别人说过了?”宋晓冬问。

“那好,我们去哪里看啊?”乔禹彤问。

“刚才那个大胖子不是去那边了,好像有休息间吧!”

“好!”乔禹彤兴奋的要跳起来。

“这位小姐,您好,我叫李景天,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能够认识一下啊。”好巧不巧,宋晓冬正要起身,看见刚刚那个大胖子像一座山一样走了过来。

大胖子和陈疏影结束之后,觉得有些亏了,没有尽兴,就躺在躺椅上又四下观察,结果发现了乔禹彤。

乔禹彤穿着绿色带白色圆点的一身泳衣,面容姣好身材流畅,一双腿,一对奶都是极品中的极品,李哥看的不一会就又起了生理反应,仔细一打量,发现正是排队买票时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位美女,于是直接走上来打招呼。

宋晓冬回过头来,看见又是这个大胖子,心里一阵上火。

“妈的,又坏老子好事。”宋晓冬心里想着,美女在前又不好发作,就暂时假装听不见也看不见。

“你好啊,我姓乔。”乔禹彤礼貌地对大胖子伸出了手。

“那就是乔小姐了。乔小姐,我四下打量了一周,发现今天这整个水上乐园,都没有人比乔小姐更漂亮了。”李景天倒是很会说话。

“呵呵呵呵...”乔禹彤害羞地捂住嘴,发出一阵好听的笑声,一对硕大的奶上下摆动,看的李景天一阵头晕目眩。

李景天心里暗暗后悔,为刚才的那十万块觉得不值。

一声炮响,黄金万两啊。

“你真会说话,李先生。”乔禹彤笑着对李景天说道。

“不是会说话,是事实啊,放眼望去,你看看,就没有比乔小姐更好,身材比例更好的美女了。”李景天手一甩,指着身后的水池里面玩耍的人群说道。

乔禹彤看见有人走来搭讪,就看了一眼宋晓冬,重新回到自己的躺椅上坐下,李景天也不客气,坐在了乔禹彤身边,一招手,把水吧的工作人员喊过来,说道:“为这位美丽的小姐点一杯鸡尾酒。”

“好嘞好嘞!”水吧的吧台屁颠屁颠的又跑回去。

“请乔小姐喝一杯。”李景天指了指不远处的水吧,吧台调酒正在杂耍一般把一堆瓶子耍的团团转。

“多谢!”乔禹彤礼貌优雅地点点头道谢。

“还看不看了?”宋晓冬在一旁故意一脸醋意,没好气地对乔禹彤吼。

“乔小姐,这位是你男朋友啊?”李景天问乔禹彤。

“就他?想做我男朋友?门都没有。”乔禹彤白了一眼宋晓冬,不屑地说道。

“既然不是男朋友,那我就放心了,也是,乔小姐如此美貌,这样一个普普通通土里土气的人,实在是配不上您啊。”李景天看着宋晓冬,嘲讽道。

“就是!”乔禹彤忍不住笑的回答李景天,嘴角虽然没有上扬,但是酒窝还是露了出来。

“乔小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李景天,是景天地产的老板,有百亿资产,钱,我有的是。”李景天自豪地对乔禹彤说道。

“是么?百亿?这么有钱?”乔禹彤一脸拜金女的表情。

“嗯,还可以啊,勉强生活。”李景天一脸平静的点点头。

“李先生实在是谦虚了,百亿身价还是勉强生活,那我们这些上班族,不都成了难民了。”乔禹彤拍李景天的马屁。

“哎,以前我没有钱的时候吧,总认为,有些东西是钱买不来的。可是我现在有钱了,突然就明白了,没有钱买不来的东西,如果买不来,那就是出的价钱不够高。”李景天又开始用刚才对陈疏影用过的措辞。

实际上,李景天在这里一周就能睡到七八个女人,用的都是这一套说辞。

“李先生说的还有几分道理啊。”乔禹彤点点头表示同意。

“嗯,看来乔小姐对问题的看法和我相同啊。”李景天点点头,心里想着:“有门啊!”

“每个人的脖子后,都有一个价格标签,不一样的人,当然价格不一样,像乔小姐这样的人,价格当然要比她们高很多。”李景天用手指了指自己刚才艹过的陈疏影所在的那一群人。

“但是,我肯定买得起。”李景天说道。

“不知道李先生,想从我身上买点什么啊?”乔禹彤已经听明白了李景天的意思,但是还是明知故问道。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买不起你就说你买不起

“他想买你!”宋晓冬假装生气的白了李景天一眼,对乔禹彤说道。

“你是这个意思么?”乔禹彤似笑非笑地侧着头,问李景天。

“乔小姐,你的这位朋友倒是快言快语,不过,说的还是不恰当,我不是要买你,我只是要买一次。”李景天非常坦然地对乔禹彤说道。

“咳咳咳...”宋晓冬在一旁假装咳嗽。

乔禹彤和李景天都转过头来看宋晓冬。

乔禹彤眼睛一转,转过头来对李景天嫣然一笑,回答道:“李先生,我还有朋友在场,你这样直白,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能买你,也能买他。”李景天看了一眼乔禹彤,又转过头来问宋晓冬:“说吧,我要花多少钱才能买你闭嘴?”

宋晓冬没有生气,而是对李景天说道:“你还是先把你买卖商量成了,再买我封口吧。”

把锅甩给了乔禹彤。

乔禹彤瞪了一眼宋晓冬,对李景天说道:“我这位朋友啊,最大嘴巴了,他还有好多异性朋友,一传十十传百,就算今天咱们俩买卖没谈成,恐怕就是你和我聊天这件事情,就不一定能传成什么,所以,你先买他闭嘴,至于买卖能不能成,再另说。”

李景天听完点点头,就对宋晓冬说道:“你的朋友不放心你,要我先买你闭嘴,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宋晓冬一听忍不住嘴角的笑意,歪着头打量了一下李景天,嘴上说道:“李先生说的有道理,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只有你出不起的价格。整个明河没有人敢让我闭嘴,更没有人敢买我闭嘴,想要我闭嘴的价钱,你肯定出不起。”

李景天一听,呦,这小子还挺狂妄。

不过李景天并没有生气,美人当前当然要有一点风度,于是就笑了一下,对宋晓冬说道:“宋先生口气颇大,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宋晓冬没有了耐心,脸突然阴沉下来,冷冷地对李景天说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

李景天看见宋晓冬这个样子,觉得自己气势上不能输,就对宋晓冬说道:“我是景天地产的老板,身价百亿,不知道,宋先生是做什么的啊?”

“百亿身价?”宋晓冬重复了一下李景天说的话。

李景天以为宋晓冬害怕或者惊讶了,得意地说道:“朋友别不自量力,你老老实实开个价,不要耽误我时间,我还要和乔小姐聊天。”

宋晓冬冷笑了一声,对李景天说道:“好啊,你宣布破产,把资产都兑给我,我就闭嘴。”

李景天听了,知道事情难以友善地解决了,也不搭理宋晓冬,而是转过身来对乔禹彤说道:“你的这位朋友实在是不自量力,乔小姐聪明漂亮谈吐优雅,怎么会认识这种朋友呢?”

“李先生,这是你自己说的,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只有你出不起的价钱。”宋晓冬嘲讽李景天。

“这位朋友,漫天要价是不行的,一条人命才值几个钱,我只是要你闭嘴,你就要我全部身家,是不是有点贪心不足蛇吞象啊?”李景天回敬宋晓冬。

“买不起你就说你买不起。”宋晓冬针锋相对。

“我也许买不起你闭嘴,可是我买得起别人,他们,能让你闭嘴,或者,让你降价。”李景天就对远处水吧的老板点点头。

宋晓冬就拿起电话来给龙六打电话:“进来。”

不一会,水吧里就走出来了五个大汉,一个比一个壮,一个比一个肌肉粗大。

五个人都裸露着上身,露出了健美先生一般夸张的肌肉,下身穿着游泳裤,在室内也带着墨镜,一言不发,把宋晓冬的躺椅围了起来。

李景天侧着头悄悄观察乔禹彤的表情变化。

可是乔禹彤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仍然一脸淡定的喝着饮料,看着宋晓冬。

宋晓冬躺在躺椅上,一动不动,仿佛没有看见这五个人。

“先生,请配合安全检查。”五个大汉中最高大粗壮的一个礼貌地对宋晓冬说道。

“检你妈的*查,我先给你检查检查!”水池另一头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五个大汉转过头一看,看见龙六从水池另一头一跃而起,脚不沾水,一个跟头就翻身来到了宋晓冬等人的这一边,落地之后也不停顿,脚一蹬地,一身黑色的西装如同一道闪电向五个大汉冲过来,其中两个大汉看明白是宋晓冬的帮手,伸手就要去抓,龙六一拧身子,转过身子来一对大头黑皮鞋就踢在两个大汉的下巴,两个人都只感觉到了了“嗡”的一声,耳朵里一阵轰鸣,然后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两个大汉被踢的失去了知觉,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卧槽!”剩下三个大汉也放下宋晓冬不管,直接奔龙六冲过来,龙六一个漂亮的空中翻转,两条大长腿一甩就重新站定,假装要伸手去打迎面而来的一个壮汉的面门,大汉伸手接住龙六一拳,却冷不防被龙六一脚踩在自己脚上,一双大头皮鞋的厚底踩在大汉被水泡的有些发白的脚背上,用力一碾就流出血来,龙三拿起脚来,大汉就整个身子都山一样倒下去,倒在地上捧着自己流血的脚一阵哀嚎。

还剩下两个大汉,其中一个抢上一步来,抡起大腿一样粗的胳膊,握紧拳头就向龙六打来,龙六一个后撤步躲开这一记老拳,伸出手来,用手刀劈在大汉的后脖颈,大汉一声不吭,也倒了下去。

就剩下一个,老板就在面前也不敢逃跑,咬着牙一跃而起,一记拳锤锤向龙六,龙六一招高抬腿,拳头还没锤下来,就被龙六一脚踹在了胸肌上,整个人就像一个沙袋,被踹出几米远,落在了水池中。

水池边上很快就聚集了一堆人。

龙六来到宋晓冬跟前,对宋晓冬低头示意。

宋晓冬点点头。

龙六就站在宋晓冬跟前等候吩咐。

李景天打量了一眼龙六,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黑头发,黑墨镜,黑西装,黑西裤,黑皮鞋。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在水池边上跌了一跤

摘下墨镜来,瞳孔也是黑色的。

整个人就像一条黑色的毒蛇,看似懒洋洋人畜无害,其实正盯着你,伺机而动,准备给出致命一击。

李景天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但是还是没有服气,李景天在这场馆里猎艳多年,显然之前也遇见过这种情况,只是没想到这龙六居然这么猛,这五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居然就被这干瘦的人给打的倒地不起。

李景天也掏出电话来,指着宋晓冬和龙六说道:“你们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我要报警!”

说着李景天的电话就已经接通了,李景天有些得意地看了一眼宋晓冬,对电话那头说道:“喂?王警官?”

“嗯,水上乐园这边有人打架,你们快一点来。”

李景天就放下电话,对宋晓冬说道:“这离警局非常近,出警速度非常快,你要走,现在还来得及,不要打扰我和乔小姐。”

宋晓冬不慌不忙,对李景天说道:“李先生,不如,我也买你一点东西吧。”

李景天看着宋晓冬和龙六感受到了一丝危险,并没有回话。

“我用你两颗牙,买你现在滚蛋,你看怎么样?”宋晓冬问李景天。

“警察就在路上,你想干什么?”李景天虽然没有动,可是语气还是透露出了一丝紧张。

宋晓冬打量了一下乔禹彤,乔禹彤并没有什么特殊动作。

宋晓冬抬头看了一眼龙六说道“就两颗,别多打。”

龙六点点头,看了一眼乔禹彤,一把抓起了李景天。

“你干什么?你敢打人?你想坐牢?我警局有人!”

龙六一只手掐住李景天的脸颊,李景天被迫张开了嘴,露出了两个黄色的大门牙来。

“啊!”

龙六一拳下去,只听见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李景天头向后一扬,又赶紧回过头来,用手捂住自己流血的嘴,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来。

“滚!”龙六眼睛通红,神情凶恶,用手指着李景天说道。

李景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用恶毒仇恨的眼神看了一眼龙六和宋晓冬,捂着还在不断流血的嘴,慌慌张张的向大厅门口的医务室走去。

乔禹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对宋晓冬说道:“你又坏我买卖!”

宋晓冬一笑,对乔禹彤说:“乔局,你这买卖要是能谈成,我自戳双目,算我看错了你。”

“哎呦,那可不一定哦,看他的价钱了,价钱合适,说不定我就答应了。”乔禹彤对宋晓冬挤了挤眼睛。

“...”

不一会,李景天捂着嘴,带着五个警察走了进来,隔着水池子指着宋晓冬和龙六说道:“王警官,就是他们俩,光天化日动手打人,王警官您一定要给我个公道!”

打头的王警官板着脸,带着四个警局的工作人员,绕过水池子,来到宋晓冬乔禹彤和龙六跟前。

“王警官,这两个人实在是猖狂,把这里的安保人员都打伤了,还打掉了我两颗门牙!”

“站起来,靠墙站好!”

乔禹彤乖乖站起来靠墙站好。

宋晓冬看见乔禹彤动了,自己也站起来,示意龙六跟着自己,都乖乖站好。

“什么名字?”

王警官问乔禹彤。

“乔禹彤。”

“谁?”

“乔禹彤。”

“乔...”王警官听见乔禹彤这三个字,心里一阵乱了节奏的乱跳,赶紧来到乔禹彤跟前,仔细打量了一下乔禹彤的脸。

“乔局?”王警官小心翼翼地问道。

乔禹彤垂着眼皮,轻轻点了点头。

“乔局,快,快坐!”王警官赶紧请乔禹彤再重新坐下,就差上手来亲自搀扶了。

乔禹彤低垂着眼睛,脸上也没有表情,坐在了躺椅上。

“乔局,是这样,我们所里刚刚接到报案,说这里刚刚发生了打架斗殴,所以就带人来看看,既然乔局在场我就放心了。”王警官在躺椅旁边站着,弯着腰对乔禹彤说道。

说完,王警官还四下打量了一下,有五个打手站在一旁鼻青脸肿。

“可能是报的假警吧,这里没有发生过打架斗殴啊?不过,这个人刚才在水池边上跌了一跤,摔掉了两颗门牙下来。”乔禹彤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李景天,又脸色平静的对王警官说道。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王警官在乔局跟前连连点头。

“不知道乔局还有没有指示啊?”王警官额头冒汗,只想赶紧跑路。

乔局看了一眼王警官,不耐烦地说道:“去吧。”

“是是是!”王警官弯着腰,倒退出三步之后,重新站起来,手一挥,示意几个人走。

“哎?王警官?怎么走了就?”不明所以的李景天走上来问王警官,说话还漏风。

“把他带走。”王警官阴沉着脸,指挥手下的人把李景天带走。

“哎哎哎哎?王警官你这是干什么呀?”

王警官把李景天带到门外,恶狠狠地对李景天呵斥道:“你干什么呀?这位是明河警局的副局长乔禹彤!她的主意你都敢打?我劝你赶紧跑路吧,以后别在明河混了!”

“谁?乔禹彤?副局长?”李景天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漏出了缺少的两颗门牙。

“你自己自求多福吧,我走了。”

王警官带着人快步向门外走去。

“哎哎哎,王警官,别这样啊,你帮我出出主意啊!”

“我自己还不知道要倒多大霉呢,管不了你!你自己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受着吧,要怪,你就怪乔局好端端的要来这种地方!”

王警官说完就开溜,人一转眼就不见了,剩下李景天愣在原地。

“副局长...副局长...”

“行了,去吧。”宋晓冬对龙六摆摆手。

龙六就向场馆外走去。

“给你牛气的,和使唤佣人似的。”乔禹彤看在眼里,对宋晓冬说道。

“我们是兄弟,兄弟之间不用那么多客套。”宋晓冬看了一眼龙六说道。

“兄弟,你不让他一起来玩水?”乔禹彤白了宋晓冬一眼说道。

“是他自己有眼力见。”宋晓冬笑着对乔禹彤说道。

“哼!”乔禹彤歪过头去不看宋晓冬。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病不讳医

“不过,乔局,你这乔青天,怎么也开始睁眼说瞎话了?”宋晓冬坏笑着问乔禹彤。

“谁说瞎话了?”乔禹彤不承认。

“还在水池边上跌了跤,这是要笑死人。”宋晓冬说道。

“给他吃个教训,还什么都能买?他买得起么?”乔禹彤看着水池另一端的门口说道。

另一边,李景天看见了宋晓冬和乔禹彤,心里一阵心律不齐的跳动,吐了几口气,拍了拍胸口,才又鼓起勇气走过去。

“乔局,刚刚实在是对不起,是我该死,是我该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李景天低着头看着地面,对乔禹彤道歉。

“你给我道什么歉啊?你不是要报警抓我朋友么?”乔禹彤神情冷淡,看了一眼宋晓冬说道。

“是我的错,我不知道是乔局,我要知道是乔局,我肯定会躲的远远的!”李景天弯下腰来,双手合十,把乔禹彤当成佛像一般不断行礼。

“我问你,你在这边买春,多长时间了?”乔禹彤问李景天。

“三年了,乔局。”李景天老实回答。

“真是恶心!”

“是是是,我以后不敢了!”李景天战战兢兢,冷汗直流。

“我懒得和你计较,去吧!”乔禹彤皱起眉头,对李景天摆摆手。

“乔局...您,就这样放过我了?”李景天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你不愿意?”

“愿意愿意!”

“那还不快滚?”宋晓冬替乔禹彤说道。

“是是是!”

李景天一溜小跑。

“真是扫兴。”乔禹彤对宋晓冬说道。

“不扫兴啊,本来我们也玩累了,正好看一出好戏,不好么?”宋晓冬安慰乔禹彤。

“也是,有道理。”乔禹彤点点头。

“好了,我要回去了。”乔禹彤起身。

“回哪里去啊?”宋晓冬问。

“回局里啊!”乔禹彤回答。

“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达成了肮脏的交易了么?”宋晓冬问乔禹彤。

“本来还挺有兴趣的,让这小子搞的没心情了。”乔禹彤说道。

“这小子,我真应该好好收拾收拾他,坏我好事!”宋晓冬心里想着,脸上有些失望的表情。

“不过...”乔禹彤看见宋晓冬的表情忍不住笑出来,嘴上说道。

“不过什么?”

“看你那样吧,我寻思着可以补偿你。”乔禹彤说道。

“怎么补偿我?”宋晓冬好奇地问。

乔禹彤思考了一下,问宋晓冬:“你治疤痕,现在是一个什么水平?”

“水平不高,也就国内一流整形医生的水平。”宋晓冬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很谦虚了。

“你就吹吧!”乔禹彤不屑地说道。

“真的,不信你就去看看依依后背的伤痕,至于颜色有些变化,皮肤表面光滑平整,根本就没有疤痕。”宋晓冬说道。

“闲的我,去看你老婆后背。”乔禹彤噘着嘴说道。

“怎么了?乔局你身上也有伤疤啊?”宋晓冬问。

乔禹彤脸上突然泛起一丝红晕。

“真让我说对了啊?”宋晓冬又说道。

“我是警察,受伤有疤痕很正常好么?”乔禹彤正色道。

“也是,我可以给你治啊,看在咱们俩的关系上,我可以给你打个八折。”宋晓冬点点头,对乔禹彤说道。

“哇,真是小气,好不容易张一回口,结果就给打八折。”乔禹彤说道。

“买卖是买卖,关系关系啊,亲兄弟明算账啊,我这大夫可不是谁都给治的,你也知道,现在林苏儿医院可能有二百多个水痘患者都等着我给开药呢,一天天忙的要死,给你个八折已经不错了。”宋晓冬厚脸皮道。

“你能不能治好还是一回事呢,我好不一定用你呢,你还给我打八折?”乔禹彤一声冷哼,斜着眼睛看着宋晓冬。

“治好是肯定能治好,只不过,治好之后,颜色也不可能和原来一模一样,也许我父亲能达到完好无损的水平,但是我现在还不行。”宋晓冬老实回答。

“我也不要一模一样,只要疤痕凸起能消失就行了。”乔禹彤脸上又红了。

“那肯定是没问题。”宋晓冬自信点头。

“有问题。”乔禹彤却说道。

“嗯?有什么问题?”

“我有问题。”乔禹彤回答。

“你有什么问题?”宋晓冬问。

“我...”乔禹彤耳根都红了。

“疤痕的位置比较...”乔禹彤说了一半。

“哦...”宋晓冬表示明白了。

“你有没有那种能治疤痕的药物,回去我自己上药。”乔禹彤想到了一个办法。

“也不是不行。不过...”

“不看看瘢痕的情况直接用药,还是不妥,因为瘢痕和瘢痕也是不一样的,伤口深度不一样,用药也就不一样。”宋晓冬说道。

“那还是算了,我不治了。就那样吧。”乔禹彤听了之后眼神黯淡下来,对宋晓冬说道。

“病不讳医么,你就让我检查一下,你也不会少了一块肉。”宋晓冬对乔禹彤说道。

“我不!”乔禹彤又撅起嘴来。

“好好好!”

“你等我考虑考虑吧。”

正聊着天,赵副院长给宋晓冬打来电话:“喂?宋先生?”

“赵副院长啊,我现在在外面,一会就回医院。”

“哦,好的好的,那可太好了,医院已经快被水痘患者包围了,他们整个医闹团队都来了,各个全身大泡,哭着喊着要医院救命啊,别提多解气了!”赵副院长说道。

“嗯,你和他们说吧,我今天不接诊。”宋晓冬说道。

“啊?宋先生,这么多患者,再不接诊,不会越传染越多啊,到时候万一疫情不能控制了,事情可就严重了。”赵副院长对宋晓冬说。

“赵副院长放心,那水痘我说不传染就肯定不会传染,要真传染了,追查下来,我有是个脑袋都不够枪毙的,我心里有数。”宋晓冬对赵副院长说道。

“真的不会传染?”赵副院长将信将疑。

“当然了,我...”宋晓冬说了一半。

“我自己亲自下的毒,我心里还没有点数么?”后半句宋晓冬并没有说出来。

“那我就放心了,我还要通知吴局长一声,医院的患者,那就听凭宋先生处置吧,反正我们医院也治不了。”赵副院长说道。

“嗯,好,我这就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