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和我演戏呢

小说: 邂逅美女大小姐 作者: 大涅槃 更新时间:2018-06-13 16:35:14 字数:11541 阅读进度:1544/1552

“完了,她不会真的想碰瓷吧?”

“哼!和我演戏呢!”宋晓冬说道。

孔小姐看着摄像头,缓缓地举起了自己手上闪烁着红光的刀。

两个家将想要上前,又被孔小姐要捅自己的威胁动作给吓了回去。

宋晓冬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些不妙啊。

“宋家主,我就不信你真的能够见死不救!”

“噗嗤...

孔小姐一刀就扎进了自己的肚子,剧烈的疼痛袭来,刀刃没入了肚皮三寸,流出血来。

孔小姐低头一看,血都流出来,腿当时就软了,手里还握着刀,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宋晓冬赶紧通知门口的两个家将:“把人送进来。”

其中一个家将就一把抱起孔小姐,一溜小跑,把人送到了宋晓冬所住别墅的一楼大厅。

“你看看你,非要等到人家闹成这样你才管!”苗青青皱着眉头狠狠地敲宋晓冬肩膀。

“哎呀这人真是有毛病,都什么年代了还弄一个以死相逼,你搞一个以身相许也比这强啊!”李思婕也说道。

“你们两个别下来了,思婕你和我下来。”

家将把孔小姐送到一楼的大厅里直接放在地上的地毯上,宋晓冬和李思捷都下楼,宋晓冬去自己的炼丹室内找自己的那套设备,走出来,孔小姐躺在地上,和家将一起捂着自己肚子上的伤口,还在不断出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衣。

孔小姐神志已经有些不清晰,看见宋晓冬蹲下来,伸出另一只手就抓住宋晓冬的胳膊。

“我就知道宋家主不会见死不救的!”孔小姐有气无力地说道。

“孔小姐,我可以救你,但是你老板,我肯定不会救!”宋晓冬脸色铁青地对孔小姐说道。

“宋家主,如果你不救我家先生,我就死在你府上!”孔小姐已经开始神志模糊,眼睛也已经开始向上翻了。

宋晓冬就对李思婕说道:“你来帮忙!”

“啊。”看见这么多血,李思婕也有些紧张。

“别怕,没事,有我在,死不了。”宋晓冬对李思婕说道。

“嗯。”李思婕点点头说道。

“把她衬衣剪开。”宋晓冬对李思婕说道。

“好。”

李思捷结果宋晓冬递过来的剪刀,把孔小姐染满鲜血的白色衬衣剪开,露出了一条三厘米左右长度的刀口,还在不断向外流血。

“拿干毛巾!”宋晓冬对李思婕说道。

李思婕把干毛巾递给宋晓冬,宋晓冬轻轻地擦去了伤口上的血,一瞬间看清了刀口的情况之后,拿起两根银针,轻轻地从刀口刺进去。

宋晓冬想用银针试探,了解孔小姐这一刀有没有刺伤脏器,幸亏只是小肚子,这个位置只有小肠,再向上就是肝,在向下就是肾。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孔小姐在捅自己之前简单调查了一下重要脏器的位置。

宋晓冬没有时间计较这些,用银针探查了一下,发现只是腹壁刀口,肠子都好好的,也就不再墨迹,用银针缝合,再撒上一些金疮药,最后用绷带绑扎好。

宋晓冬想了想,还从自己炼丹房里拿出一个小瓶来,倒了一小杯药液出来喂给已经晕厥的孔小姐。

收拾完,宋晓冬就上楼了,嘱咐家将安排人照顾孔小姐。

李思婕不放心,就留在了楼下守着。

看见宋晓冬上楼,苗青青和苗轩轩都问:“怎么样了?”

宋晓冬回答:“没事,包扎好了。”

“这女人真是疯了!不要命了啊?”苗青青语气激烈了三分。

“没事了,死不了,别激动,别激动。”宋晓冬对苗青青说道。

“现在怎么办啊?人都躺在咱们家里了?”苗青青问。

“醒了就送走就完了呗。”宋晓冬回答。

“她要不走呢?”苗轩轩问。

“不走就在咱们家吃住,也饿不差这一个人。”宋晓冬说道。

孔小姐就躺在一楼客厅的大沙发上,李思婕小心地给盖好被子,和苏家家将一起守着。

不一会,孔小姐就醒过来了,痛苦地睁开眼睛,整张脸都被疼痛折磨的扭曲变形。

“行了啊?来,喝一点水。”李思婕把水杯递给孔小姐。

孔小姐也顾不得说谢谢,张嘴就把一大杯水喝的就剩下了一个底。

失血太多,孔小姐已经虚脱,嘴唇发白,但是她顾不得自己,开口虚弱地对李思婕说道:“夫人,请带我去见家主!”

说完,孔小姐就要站起身来。

“孔小姐!你别动啊!”李思婕赶紧上来按住孔小姐。

“夫人,我家先生性命危在旦夕,一定要请宋先生救人一命!”孔小姐还是挣扎着要起来。

“孔小姐,我和你先生,可以说是深仇大恨了,你家先生要让判我无期徒刑,你还来求我救他,你也有胆子来求我救他!”宋晓冬听见楼下的动静,下楼来对孔小姐说道。

“宋先生,我家先生就算把你判了无期,也能把你救出来,因为他只是想要让你给看病,没打算让你真的进监狱!”孔小姐声音极为虚弱,上气不接下气。

“哼,你家先生知道我是大夫,才会这么想,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他会放过我么?”宋晓冬对孔小姐呵斥道。

“宋先生,你如果是普通人,会去砸王公子的车,还打他的人么?”孔小姐反驳到。

宋晓冬一听,觉得有道理啊。

但是总得做足姿态吧,宋晓冬一挥袖子,对孔小姐说道:“孔小姐,你受伤不轻,可以在此休息个一日半日,你在我苏家门口动刀我自然不能见死不救,但是你家先生,对不起,休要再提。”

宋晓冬就转身往回走。

“宋先生!”孔小姐忍不住喊了出来,震动伤口一阵疼痛。

“宋先生,我手里有王家的保险柜钥匙,他家里的东西,你看上什么,就拿什么!只希望能够救我先生一命!”孔小姐说完,眼前一黑,就又晕了过去。

“哎,她没事吧?”李思婕问宋晓冬。

宋晓冬走上来,给孔小姐摸了摸脉,只是脱力,没什么大碍。

“没事,走吧,上楼吧,让他们看着就行了。”宋晓冬对李思婕说道。

第二千一百零一章一文不值

宋晓冬带着李思婕上楼。

“完了,赖在咱们家了!”苗青青对李思婕说道。

“没事,孔小姐已经说了,只要宋先生能够救他家先生一命,他王家保险柜里的东西,任咱们晓冬挑。”李思婕说道。

“是嘛,你满意了?”苗青青问宋晓冬。

“不满意,最好能以身相许!”宋晓冬回答。

“思婕姐,你打她!”苗青青对李思婕说道。

“这种一言不合就自残的女人你可离远一点,可不像我们这些傻女人这样,就任凭你在外面拈花惹草,万一哪天你说你和乔局在外面缠缠绵绵,结果她拿着刀就去找你俩,就要切腹,你说这场面多尴尬啊?”李思婕开口说道。

“不能够,乔局是警察,专治这种歹徒。”宋晓冬说道。

“哈哈哈,你就不怕再在乔局胸下划出一条疤来!”苗轩轩说漏了嘴。

这件事情,乔局只是上次来的时候对宋晓茹悄悄的说过。

现在苗轩轩知道了,就相当于整个苏家大院都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了?”宋晓冬问。

“我知道的多着呢,我问你,乔局身上皮肤好不好?身材好不好?”苗轩轩问宋晓冬。

“当时太黑了,我也没看清...”

“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孔小姐醒过来,觉得身体好了一些,居然站了起来,也不顾家将们的阻拦,走上二楼来敲宋晓冬的房门。

“人家醒了。”李思婕就去开门。

“孔小姐,你好好休息啊,别乱动啊!”李思婕上前赶紧搀扶住孔小姐,苗青青苗轩轩都行动不便,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孔小姐。

“宋先生,请救我家先生一命!”孔小姐就要跪下来,但是被李思婕给搀扶住了。

宋晓冬盯着孔小姐的眼睛,对孔小姐说道:“孔小姐,我给我不想给治的人看病,价格可是很贵的!”

“宋先生,先生一生喜欢收藏,手里的稀世珍宝数不胜数,肯定有宋先生中意的,只要是宋先生喜欢的,都可以拿走!这件事情,我就替我家先生做主了!”孔小姐说道。

“那好,带路。”

宋晓冬就带人找来一架轮椅,把孔小姐送上车,一起去王刚家。

其实不是王刚的家,王刚在干休所住了十几年,家底都在王超家。

但是现在王超和王刚都在医院。

车上,宋晓冬问孔小姐:“孔小姐,我不明白。”

孔小姐和宋晓冬一起坐在车后排座椅上,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小腹上的伤口再崩开。

“宋先生,你为你老婆,打王超的时候在想什么?”孔小姐问。

宋晓冬没有说话。

王超住在郊区的一个大院里,很气派,但是人很少。

人都在医院里照顾王超和王刚。

王刚老婆已经去世了很多年,只有王超一个宝贝儿子,家里佣人很多,但是照顾两个病人还是显得有些不够。

但是还是有人迎接上来,看见孔小姐苍白憔悴的脸和坐在轮椅上一动不敢动的身体疑惑不解。

“孔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这位是宋先生,带我去地下室。”

“宋先生?苏家的宋先生?”

“孔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紧?”

“我没事,带我们去地下室。”

孔小姐虚弱地摆摆手。

王家的人就代替苏家人,推着孔小姐,带着宋晓冬去王家的地下室。

孔小姐说的是保险柜。

说保险柜其实不恰当的,应该说是保险库,地下室们打开,走下台阶,迎面而来的是一面墙,一面金属墙,上面有一个大锁。

宋晓冬识货,这个保险库,有好几道锁,密码锁、虹膜识别、指纹识别和人体动作捕捉。

用上这么高级的保险箱,说明这里面确实有一点好东西啊。

孔小姐把眼镜贴在虹膜识别的机器上扫描,然后识别指纹,输入密码,最后再接受人体工作特征扫描捕捉,层层通过之后,半米厚的巨大圆形铁门终于打开,孔小姐被人搀扶着勉强站起来,迈开步子走进铁门内,只允许宋晓冬和孔小姐进来,进来之后重新把大铁门关上。

孔小姐站立不稳,宋晓冬只好绅士地伸出手来让孔小姐挎上。

宋晓冬四下环视,这里面简直就是一个藏宝地啊,摆放着各种珍贵的藏品,瓷器、青铜器、玉器、古玩字画、紫砂壶、象牙雕、贵金属应有尽有。

宋晓冬一看,王刚这老爷子根本就不懂收藏,只是挑贵的买,然后放进保险柜里坐等升值。

“宋先生,这里的东西,可以都送你。”孔小姐虚弱地说道。

宋晓冬对古董不感兴趣,但是对钱感兴趣啊,自己之后炼丹不知道还要消耗多少珍贵的药材,上一次去京城买药材的时候还想着能够坑谁一笔,这不,机会就在眼前啊。

问题是,这些东西,虽然值钱,但是并不能让宋晓冬动心。

钱虽然也是好东西,但是和王刚的命比起来,多少钱都亏,明显是命值钱啊。

孔小姐小心地观察着宋晓冬的表情,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宋先生,这里的东西,各个都是天价,买一条命,足够了。”孔小姐说道。

“孔小姐,命和命的价值明显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我的命,或者是你的命,这里随便一件都能买的来,可是,副司令的命,就我现在看到的东西,加在一起也买不来。”宋晓冬转过身来对孔小姐说道。

孔小姐叹了一口气,长长的眼睫毛都垂了下来。

“看来我家先生说的没错,钱财对你来说根本就一文不值。”孔小姐感叹了一句。

“不不不,我当然知道钱财宝贵,但是和命比起来,当然一文不值。”宋晓冬回答道。

孔小姐就带着宋晓冬穿过这一堆堆的金银财宝,来到这保险库更里面的一层。

原来里面还有一层。

而且还需要重新输入密码。

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两件东西。

一件白色的大氅,一个小盒子。

一件白色的大氅,叠的四四方方放在中间,上面放着一个小盒子。

第二千一百零二章不如谢谢你家的孔小姐

宋晓冬能够感觉到盒子里的东西,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同时也带着冷冷的杀机。

宋晓冬想要拿起盒子,却发现,这个盒子非常的重,要很用力才能够拿起来。

宋晓冬立即就来了兴趣。

打开盒子,宋晓冬终于眼前一亮。

一直在偷偷观察宋晓冬的孔小姐看见宋晓冬的这个反应也是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说明终于有东西能让宋晓冬看上眼了。

这里面的东西也并没有什么稀奇,是一根非常细,肉眼几乎难以看清的金黄色的针。

上面带着各种龙纹,宋晓冬能够看清,而因为太精微了,孔小姐看不见。

宋晓冬看着放在盒子里的丝绸上,把丝绸压出深深的一道褶子的这根金针,眼神有些迷离。

这是宋晓冬父亲用过的东西。

宋晓冬想要用两根手指把这一枚金针夹起来,可是这一枚小小的银针仿佛有秤砣一般的重量,根本不是宋晓冬拿的起来的。

宋晓冬的父亲当年是离成仙只差一步的男人,他用的东西,哪里是只有三道真气还没有大圆满的宋晓冬能够轻松就拿起来的。

宋晓冬一用力,五根手指头一起,胳膊上青筋暴起,才把这一枚针给拿起来。

孔小姐显然知道这一枚针的事情,所以对于这反常的现象并没有非常惊讶。

宋晓冬自己就是用银针的,银针的重量轻,所以甩出去之后杀伤力有限,因为动能小,而这一枚针可能要有几十斤沉,如果将来宋晓冬有力量能把这一枚针给甩出去,威力肯定会非常恐怖。

这个时候,宋晓冬还不知道自己刚刚得到了自己父亲的神兵,只以为这是一件寻常的暗器而已。

宋晓冬就转过身来对孔小姐说道:“孔小姐,这一件,我要了。”

“宋先生请便。”孔小姐一伸手。

孔小姐一伸手,桌子上的白色大氅就一动,仿佛被风吹起一般,就要掉在地上。

宋晓冬一伸手,一把把这大氅接过,发现有问题。

和那几十斤重的银针不同,这四四方方叠了好几叠的披风,没有一点重量。

显然这也是一件好东西。

这是宋晓冬生母的东西。

“这一件,我也要了。”宋晓冬说道。

“好。”

“不过,宋先生拿走之前,我应该先为宋先生讲讲这东西的玄妙,宋先生不要把这东西当成了凡物。”孔小姐对宋晓冬说道。

“此物有什么玄妙?”宋晓冬拿着白色大氅问。

“这件东西,没有重量,你知道,而且,刀枪不入。”孔小姐说道。

“刀枪不入?”

“是,我们做过实验,用枪,都打不出窟窿来。”孔小姐说。

“好。”

宋晓冬点点头,带着孔小姐开始向保险库外面走。

“古董我不要,这些金砖和其他贵金属,我都要了。”宋晓冬指着角落里几个金砖箱子说道。

“稍后我就安排人送到苏家大院。”孔小姐也爽快答应。

“送我去见你家先生。”

“好,但是,宋先生,我就不去了...”

孔小姐有些累了,脸色蜡黄,鼻尖冒汗。

“好。”

“我安排人送你去。”

孔小姐就安排人把宋晓冬送到王刚住院的医院。

王刚已经住进了icu,全身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带着呼吸面罩艰难的呼吸着,比上一次和宋晓冬见面的时候更苍老瘦弱了很多。

在京城的最高军事法庭上,王刚和高风亮并不能治宋晓冬的罪,王刚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明河,看见自己的儿子躺在病床上的凄惨样子,气的病情突然加重。

大部分时间王刚都是在睡觉的,但是他特别通知,如果这位传说中的宋先生能来,就把他叫醒。

王刚身边的工作人员知道来的人是宋晓冬,赶紧走进来,轻轻地把王刚叫醒。

王刚的呼吸粗重缓慢,眼睛浑浊不堪,嘴唇干瘪苍白,没有了那天和宋晓冬在风景区见面时那种逼人的气息。

无论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是位高权重还是轻如鸿毛,在面临死亡的时候,都难以保持和年轻时一样的体面。

“宋先生,你还是来了。”

王刚的声音虚弱苍老,说完一句话需要休息好长时间。

“你在哪弄到的这两件东西?”宋晓冬问王刚。

“是我国外的朋友送给我的。”王刚回答。

宋晓冬问的当然是刚才孔小姐送给自己的两件东西。

“古董对我没有什么用,这两件东西对我很有用,而且我还拿走了你很多金条。”宋晓冬对王刚说道。

“这我倒是有些意外了,宋先生千亿身家,为什么还在乎我这点东西。”王刚好奇地问道。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大夫,给人看病是需要成本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病入膏肓的患者,需要的药材都非常珍贵又少见,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宋晓冬回答道。

“前几天有人来消息了,说我的结发妻子,在雪山草地边上的小村子里,而且还留下了后人,正在来看我的路上,不知道我也能不能看见。”王刚说完又虚弱的闭上了眼睛。

“你在那堆宝贝里,我就看中了这两件,所以我让你多活二十天。”宋晓冬对王刚说道。

“宋先生不要说是20天,如果我能看见我结发妻子的后人,明天就让我去死,我也已经准备好了。”

“那好,我就让你多活20天,如果20天后你还是不想死,你就需要再拿出来什么其他能够让我动心的东西。”宋晓冬对王刚说道。

“宋先生心比天高,这世上又有多少东西能真正的让你动心啊…”

于是宋晓冬就给王刚扎针,一套流程下来,王刚感觉自己仿佛吃了兴奋剂一般,全身上下都年轻了好几十岁,甚至有了站起来去外面跑上几圈的冲动。

“多谢宋先生。”

“王司令,你谢我,不如谢谢你家的孔小姐,我只是拿钱看病而已。”

“哎,真是苦了她了…”王刚也一声感叹。

他心里很清楚,能把宋晓冬请来,孔小姐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头。

第二千一百零三章干女儿

“你儿子都未必为了你能这样做,不知道你和孔小姐究竟是什么关系。”宋晓冬问道。

“他是我战友的孩子,算是我的干女儿。”

“你的命,是她救的。”宋晓冬说着就向病房外走去。

“宋先生,我和我儿子和宋先生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王刚对宋晓冬说道。

“王副司令,你是你,你儿子是你儿子啊…”

宋晓冬说完就推门走了出去,留下王刚看着天花板发呆。

在回家的路上,乔禹彤又给宋晓冬打电话。

“乔副局长啊。”

“嗯。”

“你今天有时间吗?”乔禹彤问宋晓冬。

“乔副局长,今天实在是不凑巧,你要是请我吃饭啊,我就勉为其难,但是看病的话实在是不行了。”

“怎么啦?为什么啊?”乔禹彤问道。

“因为我刚刚才给一个患者看完病,已经很累了,治疗伤疤是一件很耗费精力的事情,而且既然是给乔局做吗,就一定要做得十全十美才行,我现在这个状态我害怕不能彻底把疤痕消掉,要是二次手术的话,你不是又要遭一次罪吗。”宋晓冬对乔禹彤说道。

“你今天又有患者啦?你以前不是说你很少看病的么。”乔禹彤在电话那头说道。

“你猜猜我今天给谁看病了?你绝对想不到。”宋晓冬对乔禹彤说。

“谁呀?”乔禹彤问。

“就是王刚啊!”宋晓冬说道。

“你给他看病干什么,难道你们和解了啊,这也不是你风格啊。”乔禹彤说道。

“谁和他和解,是他求着我去的,我发财了我跟你讲,那老头子有一个地下室我跟你讲,里面堆的全都是金银财宝,光金砖就有好几箱,他们王家人和我说,只要我能把老头子治好,这保险箱里面的东西任我挑。”宋晓冬说道。

“哈,原来是财迷了心窍了。”乔禹彤嘲笑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很合理呀。”宋晓冬说道。

“我问你,你每次给人看病,看完之后都会很累吗?”乔禹彤问道。

“也不都是,病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就会比较累,如果只是普通的针灸吃药的话就不会。”

“那你现在很累吗?”乔禹彤问。

“是的,很累,非常累。”宋晓冬回答道。

“那你来我这吧,如果你离我很近的话,你们苏家大院在郊区,到家要开好长时间车的,你是一个人开车回去的吗?疲劳驾驶很危险啊。”乔禹彤问宋晓冬。

王家人要送宋晓冬,但是宋晓冬实在是太疲惫了,根本不想再花费精力和王家人打交道,所以就自己开车。

“是啊。”

“那你直接来我这休息吧,我给你做蛋炒饭啊,上一次你还没吃就睡着了。”乔禹彤说道。

“你这次做了恐怕我也吃不上,我要先睡觉。”

不一会宋晓冬就开车到了乔禹彤家,走上楼来的时候还哈气连天。

“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乔禹彤有些心疼的看着宋晓冬,对宋晓冬说道。

宋晓冬确实脸色苍白,走起路来步伐也十分沉重。

“这个患者的问题比较严重,耗费了我不少精气。”宋晓冬说道。

“我知道,王刚不是肝癌晚期吗,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乔禹彤说道。

“嗯。”

宋晓冬走上楼梯来,仿佛喝多了一般摇摇晃晃,乔禹彤赶紧走上来搀住宋晓冬的胳膊,把宋晓冬扶进门来。

乔禹彤穿着灰白色的棉服,下身是白色的裤袜,脚上踩着一双巨大的戴着兔耳朵的棉拖鞋,搀扶起宋晓冬,宋晓冬的身体仿佛像铁打的一般沉重,乔禹彤虽然是警察出身身强体壮,但是要把宋晓冬扶起来还是很吃力。

宋晓冬疲惫的仿佛要虚脱一般,任由乔禹彤搀扶着自己,闭着眼睛,一只脚踩着另一只脚上皮鞋的鞋跟,就要把鞋脱下来,但是宋晓冬穿的皮鞋是系鞋带的那一种,蹭了半天鞋子也踩不掉。

乔禹彤低头看了看,就蹲下身子来,对宋晓冬说道:“你自己扶好。”

宋晓冬就紧紧的抓住门框,乔禹彤蹲下身来,帮宋晓冬解开两只皮鞋的鞋带,把鞋子脱下来,然后重新站起来,搀扶着宋晓冬坐到沙发上。

“我再给你榨一点果汁啊?”乔禹彤走进厨房,问宋晓冬。

“不要胡萝卜。”宋晓冬仰头躺在沙发上,后背紧紧的靠着沙发靠背,嘴里模糊不清的说道。

乔禹彤就重新从厨房里走出来,对宋晓冬说道:“别在沙发上睡,去我卧室里睡,我把床都铺好了。”

“嗯…”宋晓冬闭着眼睛,模糊不清地应付了一声。

“别在沙发上睡!”乔禹彤双手抓起宋晓冬的一只手,向后用力拉扯,要把宋晓冬拉起来。

宋晓冬身体只是摇晃了几下,但是并没有站起来。

乔禹彤干脆直接坐在了宋晓冬身边的沙发上,把宋晓冬的一只手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用力站起来,直接把宋晓冬架起来,送进了自己的卧室,把宋晓冬直接扔在了床上。

乔禹彤的床很软,宋晓冬在床上弹了好几下。

宋晓冬仿佛喝醉了酒一杯,趴在床上就一动不动了,乔禹彤把宋晓冬的身子扳正,平躺过来,头下面塞进枕头。

宋晓冬穿的衣服太紧了,自己闭着眼睛无意识的开始挣扎着要把衣服脱下来。

乔禹彤做了一下思想斗争,还是费力的帮忙把宋晓冬的外套和衬衣都脱了下来,露出了大理石一般坚硬厚实的胸膛,和隐隐的八块腹肌。

这一身漂亮的肌肉看得乔禹彤脸上发烧,忍不住伸手轻轻地在宋晓冬的胸上摸了摸。

“要不要帮他把裤子也脱下来?”邱禹彤又开始在自己的脑内进行思想斗争。

想了一会儿,看着宋晓冬不住的蹬腿,觉得还是帮忙,于是就伸手解开了宋晓冬的裤带。

乔禹彤的脸上更热了,全身上下都开始发烧。

宋晓冬外面穿着一件薄薄的西裤,里面是一件毛裤,乔禹彤在帮宋晓冬脱下西装裤的时候,不小心轻轻碰到了宋晓冬宝贝根子的生长部位,吓了乔禹彤一跳。

“这么长的么?”乔禹彤在自己心里嘀咕着。

第二千一百零四章你真是不会说话!

“啊,我在想什么?”

邱禹彤一边在心里谴责着自己,一边忍不住向宋晓冬的裤裆看过去。

她甚至开始忍不住比对,自己的深度和宋晓冬的长度是否匹配。

“不行啊,会被弄坏的啊!”

乔禹彤心里的自言自语太过强烈,一不小心就说出声来,吓得乔禹彤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好在宋晓冬并没有什么反应,仍然在闭着眼睛呼呼大睡。

乔禹彤赶紧拿起自己刚刚拿出来的那一床被子,帮宋晓冬盖好,灰溜溜地逃出了房间。

下午三点多,宋晓冬才悠悠转醒。

被子上散发着一种清香,枕头上有几根头发。

宋晓冬从床上坐起来,打量着乔禹彤的卧室。

宋晓冬之前来过一次了,虽然好事没成。

太阳西斜,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射进来,照在乔禹彤床头的水晶球上,闪闪发光。

床对面的大衣柜微微开着一条缝,里面是叠好的被子和整整齐齐的衣服。

巨大的公寓里,只有这一件大衣柜,只有这一间卧室,才有一点生活气息。

对于乔禹彤来说,住处就真的只是用来睡觉的,不是用来生活的。

警局的工作就是乔禹彤的生活。

身为一名警察,就要随时对地为社会治安服务,随时随地服从使命的召唤。

但是乔禹彤到底是女孩子,卧室里面还是能够看见乔局的少女心。

比如粉色的窗帘,海绵宝宝的墙纸,床头的水晶球,少女图案的被子。

整个卧室里都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洗衣液残留的香味。

宋晓冬掀开被子,看见自己只剩下了内衣。

衣服都在床头柜上,叠的整整齐齐。

乔禹彤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打游戏。

宋晓冬起床,穿衣服,推开卧室的门。

乔禹彤对宋晓冬一笑。

“你醒啦!”

“有没有吃的?”宋晓冬张嘴就问。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啊?”乔禹彤问。

“蛋炒饭啊,上一次都没吃到。”宋晓冬说道。

“你还说,上一次我做了好多,我自己吃了好几天。”乔禹彤埋怨道。

“嘿嘿嘿”

“为什么你每次给别人看病,结束之后都这么,虚脱呢?”乔禹彤问。

“也不是每一次,只是这两次,都比较耗费真气。”宋晓冬回答。

“那我给你做一点什么好吃的,补一补啊?”乔禹彤对宋晓冬挑眉毛。

“你看你那冰箱里,什么都没有,还给我补一补,你拿什么给我补啊?”宋晓冬看着乔禹彤家空空如也的冰箱说道。

“哼!”

乔禹彤穿着睡衣,带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忙活活,宋晓冬养大爷一般躺在沙发上,顺着厨房门,欣赏乔禹彤的身材。

“别看了,要不然你就来帮忙!”乔禹彤瞪了宋晓冬一眼,抿着嘴唇说道。

“干嘛啊?”宋晓冬问。

“你给我切一点葱花。”

两个人在厨房忙了一会,准备了一桌简餐,一道番茄鸡蛋汤,一道烧土豆,还有一盘蛋炒饭,厨房和客厅里都散发着饭菜的香气。

“嗯啊——,乔局手艺不错啊!”宋晓冬闭着眼睛闻了闻空气中的香味说道。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旁边。

“当然了,一般人根本没机会吃的,我对外面的人一直说我不会做饭的!”乔禹彤得意地说道。

“嗯,能吃到乔局的饭,我也实在是荣幸啊!”宋晓冬点点头,食指大动,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添了添舌头。

“你是就吃饭了么?我还得伺候你睡觉,和个大爷似的!”乔禹彤白了宋晓冬一眼。

“是是是,乔局赏光,我真是荣幸之至啊!”宋晓冬又恭维道。

“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叫我乔局!”乔禹彤不开心地低下头来。

“那我,教你禹彤?不好听,彤彤?”宋晓冬试探地问。

乔禹彤低着头,眼睫毛低低地垂下来,点点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开口说道:“嗯。”

“不过,当着外人的面,尤其是我们机关单位的人的面,不许这样叫我。”乔禹彤又抬起头来盯着宋晓冬的眼睛说道。

“好的,彤彤。”

“当着你老婆们的面也不许这么叫!”乔禹彤又说道。

“好的,彤彤!”

“...”

“彤彤!”

“噗嗤...”乔禹彤忍不住笑出来,用手捂着嘴,头偏到一边。

“好了,吃饭。”

宋晓冬一边吃一边夸奖乔禹彤:“嗯,好吃好吃!”

“嘿嘿嘿嘿”

“比我老婆做的好吃多了。”

“你真不会说话!”乔禹彤举起筷子就要打宋晓冬。

“我错了我错了,我说错话了,我嘴笨!”宋晓冬赶紧说道。

“哼,你还嘴笨,油嘴滑舌,不然怎么把那么多老婆都骗到手?”乔禹彤不高兴地对宋晓冬说道。

“我追我老婆们靠的是一片真心,追你也是一样!”宋晓冬厚着脸皮对乔禹彤说道。

“呸!”

“哎,我做菜比你哪个老婆好吃?”乔禹彤问。

“比我所有老婆做菜都好吃。”宋晓冬回答。

乔禹彤眼前一亮,对宋晓冬说道:“真的吗?”

“嗯。”宋晓冬一边嚼着一边点头说道。

“但是,没有我姐做的好吃。”宋晓冬说道。

“哦...”

吃过了,乔禹彤就把餐具都收起来,随后就放在了水槽子里。

“直接刷了啊?不然晾干了更不好刷啊。”宋晓冬说道。

“不爱刷!”乔禹彤躺在沙发上一蹬腿。

“你刷,我做饭,你刷碗!”乔禹彤指着宋晓冬,闭着眼睛说道。

“咱们俩石头剪刀布啊?”宋晓冬问。

“好啊!”

乔禹彤一个鲤鱼翻身就坐起来,对宋晓冬说道:“好,来。”

“石头剪刀布!”

宋晓冬输了。

“快,愿赌服输。”

宋晓冬就去刷碗。

收拾完,两个人在沙发上面对面又坐了一会,天已经黑了,宋晓冬看看表,起身要走。

“乔局,呃,彤彤,天黑了,我走了啊。”宋晓冬说道。

“嗯,男人啊,在外面再风流,玩够了也还是要回家睡觉。”乔禹彤幽怨地说道。

“你搬到我家来住啊,我就和你一起睡。”宋晓冬对乔禹彤使了一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