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涉险

小说: 杏香劫 作者: 梅苑雪 更新时间:2019-04-15 16:27:31 字数:2275 阅读进度:267/267

凌雪殿与瑶华宫遥遥相对,吴曼曼只看见重重叠叠的殿宇飞檐,却看不见瑶华宫。

自从入宫以后,有多少个不眠的日子,吴曼曼就这样站在窗前,望着瑶华宫的方向出神。

“曼曼,不要悲戚。或许,林皇后她还活着,你可别听我这张乌鸦嘴的。大不了我们再想办法……”

“或许,这原本便是一场无望的守望……”吴曼曼背对着汪若芸,看着窗外,幽幽说道。

“皇上驾到——”

吴曼曼一惊,一转身,门口一片衣衫一晃,玄帝从外面走进来。

还是那般俊美轩昂。

吴曼曼心中止不住一颤,一头小兔探出个头。吴曼曼极力将这颗小头摁下去,面无表情地立在原地。

“说了不通传的,你喊什么喊!”玄帝对阿力喝道。

“奴才只是通报一场,并未着人通传呀!”阿力诞笑道。

玄帝瞪了阿力一眼。回头我再来收拾你……

玄帝回过头,惊道:“你不是摔伤了吗?如何光着脚站在窗前?”

玄帝的话里,听不出是喜是怒。

吴曼曼忙欲跪下行礼,汪若芸喊道:“才人,你的伤……”

透过半透明的裙裾,隐约可见吴曼曼的双膝上,包扎雪白的着纱布。

“且让她跪!我倒要看看,她的伤到底有多重!”

“皇上……”

吴曼曼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双腿一曲,跪在地上。

玄帝一声冷笑,拂袖转身。

“皇上,这便走了?”阿力躬身笑着问道。

“人家宁可故意摔伤自残,都不愿意来侍候,朕何必还如此不知趣!”

阿力回头使了个眼色给吴曼曼二人。回过头,他笑得更卖力了,对玄帝道:“皇上怕是误会吴才人了!天底下哪有这样傻的女孩子……”

玄帝鼻子哼了一声,道:“她哪里是孩子!她怕是比你还机灵!你没看见,那伤口整好与跪痕十分吻合吗?”

众人一看,果然,包扎纱布的地方,正是吴曼曼下跪被遮住的地方。

汪若芸道:“吴才人原本就是沐浴之后,起身滑倒,双膝跪下而伤……”

吴曼曼轻轻摇摇头,示意汪若芸不要再说。

玄帝道:“就算是真的摔伤,那也该是在将养。如何还光着脚站在窗前看风景?有这般好心情,还有伤?”

阿力见玄帝仍旧一脸怒容,不敢造次。他将身子躬得更低,问道:“那皇上又要去哪里?”

“去哪里都比这里强!”

阿力会意,直起身子喊道:“摆驾宝月宫——”

那郑美人原本打扮得千娇百媚,等着圣驾,却又听说皇上中途折去了凌雪殿,一时火大,在屋里砸东惯西,打下人出气。

正弄得一屋子乌烟瘴气,又突然听报皇上来了,慌忙收拾,少不得又是一番忙乱,总算在圣驾来临之前收拾停当,摆出了一幅楚楚动人的模样跪迎圣上。

看着圣上脸上带着余怒,郑美岚自然是使出浑身解数呵哄,总算将这个要命的男子弄上了床。

……

却说玄帝一行走后,汪若芸扶吴曼曼站起来,查检着吴曼曼的伤,无不心疼道:“你也真是!皇上都来看你了,说明他心中是有你的。作何你还装出一幅冷漠的模样来?殊不知这宫中,有多少人巴不得能得到皇上青睐,哪怕是看一眼……”

“我又不是来邀宠的。”吴曼曼冷冷道。

“是,你不是来邀宠的!你是来受罪的!”汪若芸没好气地扶吴曼曼在椅子上坐下。面前的地上,那团鲜血还在。

吴曼曼不作声。

“你且好生坐着。瞧这膝盖,好好儿的,看着好不容易好起来了,却又弄出了血。我去拿药来重新帮你换上,顺道着人来打扫了这里。”汪若芸皱了皱眉头,又道:“真不请太医?”

吴曼曼若有所思地摇摇头。

“真拿你没办法!和你那爹一个样!”汪若芸嘀咕着出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白衣小宫女拿着扫帚,端着一盆水进来擦地板。看见地上的鲜血,吓了一大跳。

她这种穿白色宫衣的是最低等的宫女,自然是不敢随便说话的,虽心有戚戚,却不敢言语,只低了头干活儿。

突然,小宫女只觉得后脑勺被人轻轻一击,便没了知觉。

等汪若芸拿着调制好的药回到屋里时,只见地上放着半盆水,旁边倒着扫帚。吴曼曼坐的椅子已经空了。她抬头一看,吴曼曼的床上拢起一堆被子,看样子她躺到床上去了。

“这小丫头,地又不擦完,也不知道瞎跑到哪里去了!活该只能做最低等的白衣!”

汪若芸骂着,来到吴曼曼的床前。吴曼曼果然面向里侧躺在床上。

汪若芸猜吴曼曼是累了才自个儿上床的,便道:“到底是受了伤,身子骨终究是要弱些。来吧,再累也要将药换了才能睡,不然,你那伤可有得日子才好。”

床上的吴曼曼一动不动。

“曼曼,换药了!”

床上还是没有动静。

“睡这么快……”汪若芸说着,伸手去拉她,“醒醒,曼曼,我们把药换……”

床上女子被汪若芸一拉,无力地平躺下来。汪若芸一看,顿时失了魂魄。

这哪里是吴曼曼,分明是她刚才叫进来擦地板的白衣小宫女。

她如何会在吴曼曼床上?

吴曼曼人呢?

莫不是被人掳走了?

不对!若是要掳吴曼曼走,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将这个小宫女放到曼曼床上来?且还是剥了外面衣裳的。

薄被下,小宫女只穿了一件抹胸和一条里裤,外面穿的白色宫装已然不见。

汪若芸无意间一抬眼,看见被子下面塞着鹅黄色的衣衫。她扯出来一看,这不正是吴曼曼今日穿的衣裳吗?

汪若芸将衣裳举到鼻子底下,是吴曼曼身上特有的吴家香……

汪若芸明白过来。曼曼是换了这小宫女的衣裳,出去了。

这偌大的大兴宫,她到哪里去了?出去做什么?汪若芸不得而知,满心忐忑。

算了,曼曼一向是最有谋算的,必然不会涉险。就是涉险,她也定然会保护好自己。

只是可恨的是,什么样的事不能吩咐我去做?偏偏要自己亲自去!那膝盖上还带着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