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绝望之渊 十二 毒打

小说: 心火谋情 作者: 纪朝歌 更新时间:2018-06-13 16:45:35 字数:4720 阅读进度:277/296

“快醒醒啊,等一下他们就回来了!”沐渔搓着柏亦心的脸蛋。

柏亦心迷迷糊糊的,感觉耳边吵吵嚷嚷。她拧紧眉头,不悦的睁开一点点的眼皮子,看见一个虚晃的影子在她的眼前晃动。

“你能站起来不?”沐渔有点儿迟疑的说。一来,她从来没有和柏亦心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说起来她们也还是陌生人,不熟,她有点儿尴尬,二是,看到柏亦心的后膝上高高的肿起一块,看着就吓人。

柏亦心怔忪一会儿,看了眼沐渔,嗓子一紧,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淡淡的点了点头。

“那现在我扶你起来,趁他们不在,你赶紧离开,我送你出去。”沐渔废话不多说,拿起柏亦心的一条手臂就放上肩膀,撑着她往外走。

外面是浓墨沉沉的夜色,疏淡的室内光照亮她们脚下的路,但渐渐的,光亮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闹闹哄哄的叫喊声,是老宅里的人在找入侵者。

沐渔急到头上冒汗。她一着急人就犯了迷糊,加上天色又黑,她站在这里就找不到方向。

眼看着那些闹哄哄的声音越来越近,沐渔没办法,只能再抹黑扶着柏亦心走一段路,最后把她放下来。

她蹲在柏亦心的跟前,紧张的猛咽口水,四处回眸看看有没有人跟上她们。

“如果罗逸之回到别院发现你不在,他一定会发动整个宅子的人去找你,到时候我们谁都走不了,所以现在,我不能送你了。”沐渔手忙脚乱的拿出自己的手绢往柏亦心额头上的伤口包去,意图能够止血。

“你什么意思?”柏亦心冷静的问,但额头一沉一沉的疼痛厉害得很,让她有点儿没法思考。

“我的意思是,我回去假扮成你拖延时间,你快点从老宅逃出去。”沐渔把手绢的末端打上一个结,站起了身。柏亦心快速的抓住她的手。

“你开什么玩笑,要是他们发现你不是我怎么办!”柏亦心看着她。这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原来她们真的有这么相像。

沐渔是个急性子,她跺着脚说。

“没事的,我可是罗斯柴奇家族的长女,罗逸之不敢对我动手,你就放心好了。”沐渔把柏亦心的手拿开,又看了眼她,交代着。

“你快点离开吧,不用担心我。”沐渔语气迟缓的说,深深的看了眼柏亦心,却又不知道跟她说什么,最后往别院的方向跑回去了。

柏亦心看着她的背影,默默的说了一句谢谢。

她们是同卵双胞胎,可却像两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样,一点也不熟悉,不了解。

不过柏亦心现在也无暇顾及其他了。沐渔说的对,她得赶紧从这里离开。

她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扶着一旁的树干,勉强的睁开眼睛辨别眼前的路,小心翼翼的向前走,没想到还真被她找到了一个出口。

她成功的逃离了老宅的范围内,但膝盖上的疼痛俨然是无法支撑她行走了。她颤颤巍巍的站着,想要打个电话给川雪,发现自己身上的东西都落在了别院内。

柏亦心叹了口气,正狼狈无所适从时,她听到身后传来枯叶被人踩碎的声音﹣﹣

“啊!”柏亦心是草木皆兵,惊愕的喊叫起来,以为是来抓她回去的人。

“亦心小姐!”无顾柏亦心的叫喊,倒是她身后的人比她还惊愕,绕到了她的面前来。

柏亦心惊惶一抬眸,竟发现是因受伤许久未露面的薄拉。

“你怎么全身是伤?”薄拉用手机打光看着柏亦心。

柏亦心见到是他,从刚才的浑身警戒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头脑一昏,眼睛就闭了上去。

***

沐渔赶回到别院的时候,气都还没喘匀。等她安静下来一看,发现自己的胸口领口全是血渍,估计是刚才抱着柏亦心蹭上去的。

她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却把血渍抹的更开,就像是受伤的人是她一样。

等了有几分钟,沐渔都还看不到罗逸之回来,她正好奇,便去了窗口那儿看,刚好发现罗逸之站在下面,对着两个佣人耳语,完了之后,这两个佣人就朝她这边来了。

沐渔想,等这两人佣人上来她先吊着他们一会儿,拖延一些时间之后,再公布自己的身份﹣﹣她把对话的内容都想好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现完全不似她所想的那样,那两个佣人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拿出了一根长长的绳子往她身上套。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快点放开我!”沐渔不知所以,一双眼睛瞪的铜铃般大,她质问着,但是佣人没有回答她,她继而又怒吼。

“罗逸之呢,让他给我滚出来,他.奶奶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佣人绑住了沐渔的手,打了一个死结,才跟沐渔说。

“二少爷说了,让我们把你带下去,医生还有床位都预约好了,准备给你动引产手术。”

沐渔小腹微缩倒吸一口凉气,可还没等她说出点什么来,一块白色的布就被塞进了她的嘴巴里,让她呜呜的说不出话。

“这也是二少爷的吩咐,他说了怕你大喊大叫不配合,所以让我们把你的嘴堵上。”

佣人一人一边架着沐渔的手出去了。到了外面,沐渔看到了倚在车边的罗逸之,她睁大了眼睛,嘴巴里的呜呜声也喊了到最大,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我说过,我是不可能让罗璨火的孩子活下来跟我争家产的,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的一天,罗璨火都别想从监狱里出来,至于这个孩子……”罗逸之阴笑着靠近沐渔,眼神下视盯着她的肚子。

“就让他在医院的垃圾桶终结此生吧。”

沐渔猛地摇头,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可就是说不上话。她被人硬塞进了车子里,然后又连拖带拽的到了医院,最后在好几个人的按压之下,被麻醉师注射了麻醉药,结果﹣﹣

“你们是怎么回事,这位小姐明明没有怀孕。”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气急败坏的跟罗逸之说。

本来还很安逸在抽烟的罗逸之被医生的话惊醒过来,他扯住医生的袖口,恶狠狠的盯着他说道。

“不可能,她的确怀孕了,已经五个月了孩子都成型了,怎么可能会没有怀孕,你TM的给我看仔细了!”

“真的是没有怀孕。”医生也是气急,领着罗逸之到了手术室里给他看B超图,上面一点胚胎的痕迹都没有,很干净。

“你自己看看!”

罗逸之还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反复的闭眼又睁开,还使劲的揉揉眼角,而B超图上,确实是什么都有。

“怎么会这样?”罗逸之愕然的反问自己,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块非常鲜美的鸡肉,已经到了他嘴里了,最后却被人抢走了。

他冷下眸色,转过头看着在床上坐着,麻醉药已经过去了的沐渔。他慢慢的踱步走近他,仔细的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看着沐渔的脸,还有她平坦的肚子﹣﹣她身上沾着的血迹也告诉他,这个人如果不是柏亦心的话,那就是……

“你不是柏亦心,你是沐渔!”罗逸之愤怒出声,脸色扭曲的说。

“你跟柏亦心掉包了对不对,所以你的衣服上才有血!”罗逸之已经推理出个大概了,知道真的柏亦心已经在沐渔的掩护之下逃离而去。

他暴跳如雷,双手叉腰恼火的在原地踏步。

“你想打掉罗璨火的孩子,真是卑鄙,你这么做是会遭报应的!”

沐渔回骂他,炯炯有神的眼睛憎恶的看着罗逸之。她毫不客气的撅起嘴巴,说道。

“我一定要把你怎么对付柏亦心的事告诉罗璨火知道,你把柏亦心达成那样,罗璨火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瞧好了,你这种人,真是让我恶心,我一分一秒都不想看到你!”

沐渔脾气暴躁,压根就不想搭理罗逸之这种自私自利毫无人性的人,她掀开被子就起了身,穿上自己的鞋子,临走前特意瞪了眼罗逸之,没想到罗逸之拽住了她的胳膊,他的手掌捏着她的锁骨很用力,像是要碎掉了似的。

“都是因为你,你打乱了我的所有计划,你这个贱人!”罗逸之捧着沐渔的头往一旁的墙撞去,连撞好几下,最后把沐渔扔在地面上,又狠踢了几脚。

沐渔被打的是眼冒金星,咳嗽了起来,嘴巴里咳出血丝。

罗逸之的打红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能有机会把罗璨火的孩子流掉,却被沐渔打断了计划,这下,罗璨火后继有人了,有人跟他争家产了!

“都是你,你好好的干什么回来,我让你多事!”罗逸之拿起病房里的花瓶向着沐渔的腰部砸去,听得瓷瓶跌落在地面上碎掉的咔擦声,白色的陶瓷四分五裂的在地上。

在一旁看到此情此景的医生们都不敢做声,怕罗逸之的这把旺火烧到他们,但是看着这个女人被打成这样,他们也是不忍心,等到罗逸之在喘气的时候,他们才小小声的提醒说。

“罗二少,这个女人已经晕过去了……”

罗逸之闻言,抬头就瞪向那个说话的医生,猩红的眸仁在告诉别人,他现在有多愤怒。

他拿出手机打电话。

“你们现在快点去老宅的四周附近找找,柏亦心逃了,但是她身上有伤估计逃不了多远,现在立刻马上就去,一旦发现柏亦心,就把她绑到医院里来。”罗逸之冷着声音吩咐着,看了眼在地上昏迷着的沐渔,神色一动,心里掠过一点的懊悔,但人他已经打了。

“你们今晚有谁看到沐渔回来?不等等……”罗逸之顿时灵光一闪。

不对啊,应该没有人看到沐渔回来才对,因为罗璨火今晚带的柏亦心,就是‘沐渔’,那么现在被他打的这个沐渔,就可以浑水摸鱼了。

他窃喜。

“快过来,你们把她抱下去别被任何人看见,把她关在我随便的一个仓库里,每天给她一点吃一点喝的,别让她死了就成。”罗逸之招呼着自己的保镖把沐渔带下去,与此同时,在他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有谁能证明真的沐渔来过老宅呢,又有谁会知道真的沐渔被他毒打了一顿最后关在了小黑屋里?答案是没有人,因为柏亦心的出现代替了原本应该出现的沐渔,即便是到时候罗斯柴奇家族的人来问,他也可以说他没见过,他见到的只是柏亦心一个人。

再者,他知道劳伦斯一直都很赏识罗璨火,他一直担心的就是罗璨火入狱这件事传到了劳伦斯的耳朵里,劳伦斯可能会帮他一把,但现在,她的女儿都失踪了,试问在这种情况下,劳伦斯还怎么可能有心情出手救罗璨火?

真是一举两得的计划。

***

柏亦心醒过来时,身旁站着景和雁。

“你终于醒了。”景和雁似乎大松一口气,刚才僵硬的肩膀一下就放松了。

“抱歉,这里不是医院,条件有限……还有,你不要随便乱动,脑袋上的伤口我帮你缝好了。”景和雁把柏亦心的床头升起来。

“这是哪儿啊?”柏亦心扶着额头发出疑问,她记得自己晕倒了。

“这里是罗总的私人住宅。”景和雁走到另一侧给柏亦心插上吊水的针头,完事之后,他到门口处打开了门,侧过身,让薄拉进来。

“你醒来真是太好了。”薄拉感慨的说,站的离柏亦心稍远,微微一笑看着她,又向后招招手,瞬间,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

柏亦心有些懵,皱着眉头不明所以,有点戒备的看着这满满一卧室的人。

“干什么呢?”她对薄拉发问。

薄拉喊了一个男人的名字,立即就有一个男人站了出来,把手里拿着的一堆文件夹递给柏亦心。薄拉在一旁介绍说。

“他们都是罗总的心腹,罗总说了,如果他遇到重大问题,那么他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将交由给你来掌管。”

Ps:书友们,我是纪朝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