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逃不了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8-09-27 08:23:42 字数:2670 阅读进度:1154/1606

“找死!你彻底惹怒我了!”

伊平出惊天的咆哮。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堂堂准帝,会被一个神君压制,被逼得动用神兵自保。

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种耻辱,只能用鲜血来洗刷!

轰!

伊平手中天煞古邪剑猛地一竖,整个人和这口邪剑的气机,彻底交融一体。

人就是剑,剑就是人。

顿时间,他身上突然涌起一股无比霸道的剑意。

剑气还没有出,附近这片天地,就已经被滚滚剑意充斥。

躲在远处的众人,仅仅感应到一丝剑意波动,脸色就不由狂变。

他们的意识,仿佛都被那恐怖的剑意影响,隐约之间,似乎看到了山河破碎,万灵遭受屠戮的场景,还有苍穹尽头的星辰,被一颗颗的斩落,一处又一处的神域分裂破碎的景象。

“这是什么剑意,竟然这么恐怖!”

楚江勃然变色,话没说完,脸上就涌现一片潮红,喷出一大口鲜血。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那剑意太过霸道狠绝了,仅仅扩散到远处的一丝波动,都让他们难以承受。

“伊平准帝这是动了真怒,施展最强手段了,我们再退!”

有人喊道。

就在这时,一阵撕裂天地的剑鸣之音,就响彻虚空。

唰!

一道璀璨的剑光,压下了日月的光辉,使得天地一片银白。

所有人都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就连神念扫视,也是一片银白。

云尘眸中流转着神光,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在他的视线中,看到一道无匹的剑光,横斩而来。

当中散的锋芒锐气,就算是准帝法体被碰上,都会被切开。

他以黑水经凝聚的雨剑,在伊平斩出的那道霸绝剑光之下,纷纷崩灭,重新化为水滴。

“嗯?居然开始拼命了,还不惜燃烧自身精气,不过可惜没有用。你有神兵,我就没有吗?”云尘冷冷一笑。

在伊平那道霸绝剑光,即将攻击到他的时候。

他手掌一抓,一座色彩斑驳的大鼎,被他祭出,抵挡身前。

铛!

天煞古邪剑刺在大鼎上,散出一阵惊天的轰鸣震响。

一圈圈的无形波纹扩散,引了连绵的音爆之声。

伊平人剑合一的巅峰一剑,被生生抵挡了下来,没能击破龙魂鼎。

不过这也正常,龙魂鼎可是以好几件完整帝器的材料,铸就而成,虽不是真正的帝器,但是根基底蕴之前,却是要过一般的帝器。

伊平仅执掌一件准帝神兵,再是拼命,也休想打破这样的宝物。

“你居然还掌握着此等器物!”伊平差点骂娘。

要知道,就算是一位神帝,收集帝级材料,也并不容易,就更不用说去收集能炼制好几件帝器的材料,炼制成这种鼎了。

云尘冷冷一笑,什么也不多说。

与此同时,在他四周雨水不断倾洒,形成了一片画幕一般的风景。

整片画幕中,流转着一种奇特的道韵气机。

伊平被笼罩其中,突然感觉身形变得僵滞,仿佛自身要被那片画幕同化,要融入其中,成为里面的风景。

“黑水真意,天地画卷!”

云尘淡漠高冷的声音响起。

周围水汽浓郁,在身后凝聚成一尊巍峨帝皇的影像,身穿黑水长袍,双手划动,如同以天地为画板,在绘画。

伊平陷落在雨幕内,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身为准帝,眼界凡,自然能

够看得出云尘这一招的恐怖。

这绝对是神帝绝学中的无上杀招!

唯有将神帝级绝学,参悟到圆满极致,才能施展得出来。

轰!

突然,伊平现自己四周的景象,变得迷离起来,周边飘落的一滴滴雨水,都出绚丽的光彩。

他眼前一幕幕虚幻景象,化生而出。

里面天花乱坠,灵玉铺地,仿佛到了一片仙境,里面有玄女在翩然起舞,有神鸟在纵空,有倾城佳人在舞剑,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忍不住沉陷进去。

但下一瞬,这些虚幻景象一变,原本的仙境,突然变成了炼狱,里面尸山血海,有枯骨无尽,在血海中漂浮,让人绝望。

“你要是真的神帝,施展这一招,我真没有办法。不过你还不够资格,营造的这点精神幻象,影响不了我的心神!给我破!”伊平出暴吼,他的神魂似乎在燃烧,化为一股股磅礴的精神力量,冲外冲击。

那一幕幕虚幻的景象,顿时立刻烈日下的白雪消融。

不过那些虚幻景象消融后,伊平就看到自己依旧处在那蒙蒙细雨凝聚的画幕中。

他的身躯上,不知何时,竟然被一根根水汽凝聚的晶莹细丝缠缚住。

水汽细丝上,还有一种玄妙的纹理缠绕,让这些水汽细丝,坚韧无比。

并且,这些水汽细丝,还在不断地缩紧。

这股缩紧的力量,十分的强大,竟然在切割他的准帝法体,而且还割裂出了一道道血痕。

伊平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刚才再耽搁一会,没能从里面的虚幻景象中及时清醒过来,搞不好他就会被这些水汽细丝分尸了。

这可着实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这小子太邪性了,再拼杀下去,我怕是真要葬送在这里,必须先行退走!”伊平也是枭雄信心,见到情况不妙,也不管什么杀子之仇了,立刻就要逃走。

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他很清楚,神帝级绝学,特别是修炼到圆满极致的神帝绝学,威势鬼神莫测!

云尘将神帝绝学修炼圆满,又有窥破了自身的一切破绽和漏洞的能力,再加上还有强大的神兵在手,不论在哪一方面都压住自己。

再战下去,自己绝对要败亡。

“血祭之法,祭献邪灵,给我破开!”

伊平准帝连喷三口鲜血,一道道血色融入天煞古邪剑中。

轰!

天煞古邪剑立刻爆裂出无数的血色剑光,凭空一斩,将缠缚在体外的水汽细丝斩断。

伊平如蛟龙腾空,一冲而起,化为一道惊虹,破空遁走。

“现在想走?晚了!”

云尘话语淡漠,声音中流露出一股无匹的霸气。

他冲着伊平准帝遁走的方向,猛地打出一掌。

顿时间,伊平四周的虚空,猛地扭曲了起来,形成了一道道的空间褶皱。

最后这些褶皱连成一片,形成了一座墓碑。

伊平身形猛地一顿,只觉得无穷无尽的镇压之力,作用在他身上。

那虚空之碑,压在他身上,就犹如镇压着一整个世界。

这赫然是云尘,在以神话宝镜参透镇界之力本质后,自己演化的镇界碑。

伊平本来还在挣扎。

可这时,云尘手掌继续压下。

砰!

一个清晰的掌印,印在了那镇界碑上。

掌印中蕴含了绝世恐怖的大道。

一掌印下,便可镇住诸天。

这个掌印融入镇界碑之后,伊平准帝再也难以底蕴,他所化的那道惊虹遁光,直接被砸落在地上。

远处,众人看到这一幕,死寂一片。

https: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