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投影印记

小说: 修罗刀帝 作者: 恋青衣 更新时间:2019-11-12 17:21:41 字数:2550 阅读进度:1581/1598

云尘一飞身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交汇到了他身上。

他弄出的动静太大了。

其他人从各条通道出来,通道都是好好的,只有云尘出来后,那所在那条通道就崩溃了。

这不想引人注意都不行。

云尘对于众人的注视,毫不在意。

他目光扫视一圈,看到裴玄道等裴家之人,走了过去。

“唰!”

袖袍一甩之间,裴荣酉被抖落了出来。

“多谢云先生出手庇佑我裴家族人。”裴正元脸闪过一丝复杂之意,当先开口道。

裴玄道一看这场景,也知道是云尘保下裴荣酉过关了,当下也神情感激地道谢。

裴家这次在蔷薇帝尊的道场中,折损的高层实在太多了。

能够多存活一个,那都是惊喜。

“不必客气,我也算是裴家客卿,举手之劳罢了。”云尘摆了摆手。

说完之后,他也没有和裴家的人多说什么,禁止朝着那殿宇行去。

伊子真见到这一幕,脸上浮现一丝讥讽的神色。

其他人也都摇头失笑。

大家这么多人,现在都等在外面,是因为什么?

进不去啊!

“云先生,这殿宇外的那光幕……”

裴玄道看到云尘解救了裴荣酉的份上,出声提点了一句。

然而话还没说完,他眼珠子就猛地瞪圆。

只见云尘前行的脚步根本没有丝毫停留,在触碰到那光幕的时候,身上突然有东西散发出了霞光,将他整个人笼罩。

殿宇外的光幕,对他而言,就犹如不存在一般。

他轻轻松松地就穿了过去。

“怎么会!”伊子真笑不出来了,满脸惊骇。

有性子急的,更是直接冲上前去,想尝试看看,是否光幕失效了。

结果一碰触到,人就被直接弹飞。

“云先生!”裴玄道急忙喊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由不得他不着急,这次裴家损失惨重,他就指望着能够进入殿宇中,获得一点好处。

云尘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斩杀掉通道中那些拦路截杀之人,自可得到信物过关。”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如遭雷击。

先前大家在面对截杀者的时候,为了节省底牌的损耗,都是选择以最快的速度突围出来。

哪里想得到竟然还得将人彻底杀死。

“该死!这笔买卖亏了。”田胖子嗷叫一声,立刻返身钻入自己先前出来的通道。

其他人动作也不慢,纷纷选了通道进入。

伊子真和姜怜心对视了一眼,因为他们原先所在的通道崩溃,便也只能地选一条,去抢夺通行令牌。

云尘没有管这些,已经迈入了殿宇之内。

殿宇之内,原本光线幽暗,可是在云尘踏入之后,一簇簇的烛火,突然亮了起来。

在正上方的位置,有一尊丰神俊朗的男子雕像屹立着。

雕像男子手中捏着一株蔷薇花,展颜而笑,说不尽的出尘洒脱。

云尘目光四下看了看,但却没有妄动,而是在尝试以神念,传音沟通那白帝鱼鳞。

“你要的东西,到底在那里?这座大殿里,似乎也只有这座雕像……”

等待了一会,云尘没有得到回应,正准备再次传音时。

他的识海中,终于想起了白帝鱼的声音:“这处殿宇内,存在着几重界中界,我要的东西,就在里面。不过这大殿内,留有一些布置,你需要通过之后,才能找到那样东西。”

云尘一听这话,脸色微微一变。

大殿内竟然还有布置?

也对,当时花七也说过,击杀了他和十二傀儡之后,也只是说明自己有进来这座殿宇的资格而已。

可没说,就能得到蔷薇帝尊留下的机缘。

这殿宇内留下的布置,恐怕不会简单,比起外面可能还要凶险得多。

想到这,云尘连忙道:“前辈,既然你已经知道东西就在这里,何不自己取了?”

白帝鱼的意识波动了一下,沉寂了片刻,才沉声道:“你懂个屁!这处道场,若是百花留下的那座百花宫,那我说不定会现身出来。可这里,只是百花那个弟子所留,我是何等身份,又岂可亲自出手……”

“百花?”云尘闻言,神色一动:“是蔷薇帝尊的那位极道师尊的名讳吗?”

白帝鱼冷哼一声,斥道:“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瞎打听。你现在立刻进去,触发殿内的那些布置吧。百花那位弟子,似乎是有意留下机缘,布置的并非绝杀之局,而是一些考验,你并非没有机会。快去!”

在说到最后“快去”两个字时,其声音中明显已经带上了几分不耐之意。

事实上,白帝鱼这次能够一次和云尘说这么多话,已经属于特例了。

正常情况下,没有极道层次的奇珍,白帝鱼鳞都不会复苏。

云尘知道自己不能再废话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上前时。

大殿正上方那尊男子雕像,竟然发出莹莹的霞光。

整个男子仿佛活了过来,脸上挂着的笑意,都多出了几分生动。

云尘眸光猛地一凝,只见那男子雕像中,内里散发的霞光,竟然凝聚成一道透明的虚影。

这虚影从雕像中一步迈出,目光落在云尘身上,似在看着云尘,又似在看着更深处的东西。

“不知道是那位极道大人降临,蔷薇有礼了。”透明的男子虚影微微躬身,冲着云尘的方向见礼。

云尘身形一僵,他自然知道对方不是在冲自己见礼。

此刻,他心里有些震惊,弄不明白对方如今是一种什么状态。

蔷薇帝尊早就已经陨灭,看着像是一缕残魂寄存于雕像,可其实又并不是。

云尘并没有感受到对方有任何魂力的波动。

对方给他的感觉,更像是一种投影印记,可长存万古而不灭,可承载蔷薇帝尊曾经的思维和念头。

“你居然能感应到我的存在?”云尘体内传出了一阵轻咦声,只见那枚鱼鳞从云尘体内飘浮了出来,光影浮动之间,显化成了一尾大鱼的形态。

大鱼眸光打量着蔷薇帝尊的影像,眼中闪过几分讶然,继而感慨道:“不愧是百花最惊艳的弟子,没想到当初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倒是可惜了,若非时运不济,你也可踏上极道之位的。”

“原来是白帝鱼前辈,你太过誉了。”男子虚影淡淡一笑,哪怕是面对极道生灵,他也依旧气度从容,说道:“白帝鱼前辈不愧是神魔古灵榜的前十神种,当年那一劫,师尊陨灭,再无复生希望,前辈你却已开始复苏再生的进程,可喜可贺。”

白帝鱼声音低沉道:“没什么可喜的,我和百花……都算是当年的失败者。如今的我,也不算是完整的白帝鱼了……”

听到这一人一鱼的对话,云尘瞠目结舌,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接触到了当年神魔时代的绝世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