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勤劳又友善的姑娘

小说: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作者: 土星喵呜 更新时间:2019-02-07 22:16:11 字数:3081 阅读进度:28/406

天色清亮。

这是没有安保机器人驻夜后的第一个清晨,也是绯缡正式实践心理专科医师扫屋处方后的第一个清晨。

这还是水葵采摘重复实验的清晨。

绯缡穿上了古文化体验馆的友情装,粗麻襦裙、碎花布衣,发绾桃木簪,拎着圆木桶轻轻袅袅出了门。

下坡的草坪碧青色,东侧的竹林被晨光照进,扫去了一层落叶后,露出了黝黑的土壤,那些小细茎的野草都似乎为之一爽,欢快地吸收着清辉。

不,不,不。竹林不重要,不应该被纳入拟景过程中。重来。

绯缡折回去,跨进大门槛内,转过身,再面向小楼外。

她吸了一口气,整了整表情,面颊肌肉有点僵。事实上,她现在只要微微一动,就能感觉肩背腰腿无处不酸疼。

昨天最后一个安保机器人撤走后,她怕晚上失眠,影响今日实验的精神面貌,发了狠,临睡前不仅把小楼桌椅都擦遍,还跪在楼梯上,一阶阶地使劲擦楼梯,直擦到纤尘不染,终于换得沾枕即睡一夜安眠。

代价稍许有点,今天起床后她感觉全身大小肌肉群都僵硬梗滞。不过已经活动开,不会影响她的实验动作,而且她现在精神绝佳。

再来。她拎着桶望向小楼外。

下坡的草坪碧青色,就像一大块清新的绿毯子,柔软地从家门口一直铺到水岸边。

绦丝柳在晨风中轻轻摇晃,好像在招呼她快来。

水面静幽幽、绿茵茵,星星点点铺缀着小圆水葵叶,从前几日那令人忧心的一片残梗败叶中焕发出了新生机。

勤劳的姑娘正准备去采那最新鲜的叶。

绯缡提起裙,跨出了门。

四下也无人,左邻右舍俱都出门了,只剩不知哪里的鸟儿在鸣叫,陪她走一路。

来到岸边,拨开那密密的水葵,将她的桶安放在水面,它随着水波微微起伏,刚刚好可以坐进她一人。

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绯缡在水葵间兜兜转转,慢悠悠划着圆木桶,俯身下探,入水摘叶,甩水直腰。这样一套动作不厌其烦地做满一百次,不知不觉便可收工。她没有丝毫懈怠,最后上岸收桶轻巧利落,没有多余的动作。

实验流畅地结束。

绯缡轻轻呼出一口气,弯腰提起装着水葵叶的篮筐时,忍不住反手在腰间捶了两下。先前拟景实验中太过专心,即便一百次伏腰直身的动作也没觉得如何,此刻腰间僵疼的感觉便一股脑儿透出来。

她以手支着腰,不意看到河对岸有人,站在木香蔷薇花圃的矮篱前。

“晏同学,恭喜你完成拟景实验。”商檀安这时才面带微笑走近岸边。

这事需要恭喜?绯缡瞅他一眼,明白他必是等报告等急了。

“报告后天传给你。”她说道,心里也落定了。开始实验前,她多少也是紧张的,就怕今天重蹈覆辙,又冒出什么来迫使她中断实验,幸好一切顺遂。这商檀安若是被她在采摘前看见,绝对给一顿呵斥。

商檀安大概也明白这一点,在对岸一直挂着笑容,连问话都小心而温润:“晏同学,我想和你商量点事,过来说方便吗?”

绯缡的眸光在他脸上流转一圈,想着自己还欠他一份人情,爽快点点头。

“麻烦你稍等。”商檀安旋即返身,去戚唯三人的别墅后方开车,绕过河岸,停在绯缡楼后的桃花林边。

多此一举,隔河也能说。绯缡边忖着他有什么事,边拎起湿淋淋的木桶和一篮子水葵叶。不一会儿,便见商檀安从小楼西墙侧转出,步子加快,向她跑来。

“晏同学,我来帮你拿,介意吗?”他问得非常客气。

绯缡瞅了瞅他,将死沉的圆木桶顺势搁到地上。“谢谢。”

换平日,绯缡不许别人随便碰她的实验道具,不过今日完工,就无甚要紧了。她手酸腰疼,圆木桶既重,这时有人愿意代劳,她也不矫情,行事大方也是一种社交礼仪。

淑女课上,老师一再强调的。

商檀安反倒略微意外,晏大小姐极独立,让他原以为她再累都会一口拒绝,不想态度这么和缓。他欣然弯腰,接过木桶,顺势再问:“篮子我也拿?”

“不用。”

商檀安便不再勉强,拎起木桶,和绯缡两人往小楼回。阳光白白暖暖,洒在草坪上,商檀安微微侧头望了望绯缡,放慢了步速。

绯缡的篮子滴滴答答地掉水,落在她的襦裙边,渗印在草皮上。风拂面而过,竹林边缘的几棵翠竹便垂弯着竹梢,刷刷轻摇,那声音盖过了刚刚白日光里富有韵律的竹篮滴水声。

商檀安的眸光扫量过去。“晏同学,竹林的事,你后来和那边的乙部同学沟通过吗?”

绯缡也望过去。蓝天、翠竹、青草地,极好。

“没有,他留了联系方式,说可以随时找他。你们癸部三个也是。”

“你们住在一起,公共区域的事,守望相助最好了。”商檀安笑。

“刚刚你说有什么事需要商量?”

“是这样的,晏同学。”商檀安回头望了望小河,“你这个拟景现场能借用我一段时间吗?水葵采摘的智能系统完成后,我想让采摘机器人过来试一试。”

这种事情也算常见,机器人在正式交付给客户方之前,总要调试检测。一般癸部的开发人员会自行搭建一些模拟测试平台,但若是能直接借用拟景现场,则更为方便。这次水葵采摘机器人的拟景、外形设计和系统开发都在东临研究院内完成,倒是十分有利。

“你需要用多久?”绯缡问道。

“三个星期,可以吗?”

绯缡微微沉吟,一般没有特殊情况,甲部的人对这种要求都会应承的。“我向校方再申请延期一个月,时间应该足够了吧。”

“足够,谢谢你,晏同学。”商檀安忙保证道,“用完河道后,怎么清理请尽管指示,一定不让你在归还时为难。”

“不必,用完你只要走人就行。”绯缡不以为意道,她瞥了瞥粉白小楼外墙不时映过的彩光,那是商檀安踏入她门前草坪后触发的警示屏光芒。“从今日算起,”她点开通讯器操作,将商檀安的名字纳入拟景现场允入人员,“你可以自由进入实验区,不会再跳出警示标志,每次过来使用无需通知我。它是你的了。”

商檀安停步在小楼大门口,实在感激不尽:“我帮你把桶拿进去,好吗?”

绯缡点点头,又允了,领着商檀安到后院。“放这里。”

商檀安将圆木桶小心轻放,搁在芫樱树下,守礼站在原地,也不四处打量,望着绯缡:“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没有。”

商檀安点点头,便要告辞。

绯缡瞥向手中的篮筐,沾着水光的小圆叶青绿鲜嫩,她抬眸问道:“你想吃水葵叶吗?”

商檀安一怔,晏大小姐今日又要请他吃饭?

“这……”他斟酌着措辞,上次他失约,这次婉拒须得说话客气。

“喜欢的话,这篮水葵叶送给你,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传给你一份水葵叶的烹调资料。”

“……”商檀安委实猜不出晏大小姐冷不丁送他水葵叶的缘由,望着绯缡黑黝黝的眼睛,她表情很沉静,不像别人送礼时那样热情,但是不知怎地,就是让人觉得她确实真心想送。

“晏同学,你自己留着吃吧,你采得这么辛苦。”

绯缡盯着商檀安,半晌微微颔首,将篮筐搁到圆木桶中。

商檀安虽然未见她面露不豫,但毕竟接连拂了人家好意,不由解释道:“我自己不太做饭。”

“哦。”绯缡表示理解,现在愿意自己做饭的人极少,难怪她这篮子水葵叶送不出去,下次再寻个机会还人情吧。

说话间两人已至门外。

“晏同学,那就再见。”

“再见。”绯缡扯开嘴角,弯出一个非常浅的弧度,“谢谢你帮我拿桶,不送了。”

“你留步。”商檀安笑着走至小楼西墙,转头望向小楼,门前已无人影,他又纳闷又感念,这位晏同学相识以后,其实越来越平和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