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人生真谛

小说: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作者: 土星喵呜 更新时间:2019-03-16 12:58:30 字数:2872 阅读进度:53/406

辛雨虹生性温柔,此时也皱着眉头,满脸同情:“这样的人,遇上了真不幸,还没法指责他如何不好,大过失也算不上,但天天生活在一起,真受不了。”

绯缡心中想着那个妇人受访时对陪购机器人提出的一个要求:“它要会说,亲爱的,好的。好的,亲爱的。”

她无声轻叹,扯扯嘴角,很是不爽地说道:“这样的人形象正面积极,穷的时候,营养剂可以省一半给妻子。但富了之后,从来不会带妻子出去吃美食。如果以此离婚,理由浅薄得只会让旁人说妻子爱奢华。他站在道德至高点。”

“这……是穷惯了吧,怎么会生活好了,还过得这么清苦?”谢安琪完全接受不了。

越谦尘邀请绯缡跳舞之前,早已远远地看过她好几次。她和她的邻居坐在一堆,衣着简单大气,优雅从容,透着一股淑静的华美,另外两个姑娘自然也是,身上衣服都是高档品质。此刻,隔着一堵墙,听着她们三个柔声细语地闲谈,他能想象这些富家女孩子娴雅的姿容,那画面必定是让人心生赞赏的。至少,在这之前,他在会场中时,就忍不住将目光穿过重重人群的幽微缝隙,看了,又看,又看。立于墙根之下,他怀着一股隐秘的期待,行窃听之事时,还是构想着那样美丽的画面。

而此时,一句穷惯了,清脆间带着淡淡的嘲笑意味,说得非常轻描淡写,却倏然刺进了他的心。他握紧了面具。

墙那边,那优雅从容的女孩子的声音淡然接道:“其实和穷富没有关系,不过是他自己能吃苦,不在乎生活品质,也连带着要求别人一起吃苦,不在乎生活品质,秉性悭吝而已。”

绯缡说着,替那个妇人憋屈,半生风雨与共,一辈子郁郁寡欢,从没有觉得被呵护过,偏偏连抱怨都不得理直气壮,别人眼中已足够幸福,唯有自知冷暖。

越谦尘垂眸静立,她声音不高时,若仔细辨听,能听出一丝软酥,配上她沉静的脸容,这种隐隐约约的反差混合成一种奇异的魅力,前不久,在舞池中曾让他紧张得差点踏错步子,此际,却让他有一种别样滋味,她居高临下地看不惯一个肯吃苦的人,认为不在乎生活品质就是悭吝。

他瞥到他礼服的下摆。那衣角挺刮,甚至坚硬,面料有一丝滑光,在满场飘飞了风格的怪装中,它古板而正统。这是他一年级新生入学时在迎新舞会上穿过的。

商檀安暗地摇头,女孩子们一旦聊天,就会没完没了,这几个女孩教养良好,他去找戚唯他们时也碰到几回,都不像是爱八卦之人,却想不到背人处也不能脱俗,谈兴这么浓,更想不到晏大小姐这种个性冷淡的人还能和别人坐着闲聊。

他探手点点越谦尘的肩膀,偏头朝门口示意。越谦尘微微颔首,半转身,尚未起步,就听见隔墙笑声。

“哈,那就是说,一起奋斗可以,但是在奋斗之前,先要看清楚这人的性情,见异思迁的不行,吝啬小气的不行,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谢安琪忽地促狭问道,“雨虹,绯缡,要是那学妹像我们丙三另外一部分同学猜的那样,最后感动了越谦尘,你们觉得他奋斗成功后会是哪种人?我们替那学妹预测预测幸福值。”

辛雨虹失笑:“我才见过几面,哪里说得上来?看面相,他还好吧。”

“我不太认识他。”绯缡摇头道,为那些丈夫功成名就后罹患孤独症的妇女有感而发,“每个人奋斗之初,都是忠厚本分肯吃苦的,潜在的各种缺陷不过是受外界压制,没机会展示而已,所以富贵才见人心。”

“要等以后才会知道啊?那学妹现在追这么辛苦,唉。”谢安琪直啧啧。

“最初看不到未来的幸福值,真是……唉,这大概就是书上说的世事难料,人心难测。”辛雨虹细声细气地也感慨了一句。

“所谓幸福,在于己心,何必要和别人强行关联?”绯缡不以为然地说道。如果心自由自在,不寄望仰赖别人的关爱,就说不上失望落寞,所以,孤独症患者只是因为害怕孤独,若能够自己在孤独中坚守,大概也不会感到不幸福。

她一向不觉得陪伴机器人是解决孤独症的好主意,不过项目仍是要好好做的。

谢安琪抚掌大笑:“是啊,那学妹本身条件不错,她都不用怎么奋斗,就可以过得不错,若是跟了越谦尘,就要先苦一阵,再好起来,这也太曲折了。”

商檀安拧着眉心,觑向越谦尘,后者看不出表情,而且身形不动,竟是还要听下去。他很无奈,今天带越谦尘过来找毛巾,真是失策了。他很能理解越谦尘的郁闷心理,毕竟,听人在背后议论自己,还不全是赞扬的话,任是谁都不会太愉快。

“两个人一起奋斗,如果一方自降起跑线,日后好便罢,不好的话,更容易一辈子意不平。”绯缡想着以前见到的案例,就事论事地分析道。

“照这么说,门当户对要好些。”辛雨虹顺口接道。

“性情捉摸不透,但至少门当户对看得见,我也觉得家世背景相似的话,生活习惯、兴趣爱好都比较谈得拢,容易沟通理解。”谢安琪评论道。

绯缡赞同点头:“门当户对本来就合乎常理,如果执意门不当户不对,不是在起初确有必要的理由,就是在最后付出必要的代价。”

越谦尘起脚往门口走去,商檀安合拢仓库的门时还听见有个女孩子在笑问:“什么是必要的理由?什么是必要的代价?”

他愈发无语,这些女孩子拿越谦尘的事当案例,探讨婚姻感情中的选择条件,实在怪不得越谦尘暗恼。

“谦尘,”商檀安微抱歉意,心下同情,“要不要再坐会儿,等我看完日志一起走?”

“不了,我先过去。”越谦尘摇头拒绝。

商檀安见越谦尘笑意勉强,眉间隐有郁结之色,当下不再说什么,打开门,目送越谦尘僵直着后背出去。他转头往日用品仓库方向看去,微微不喜。女孩子话多,可以理解;背后评说他人,偶一为之,也不好太过苛责。只是她们虽不曾心怀恶意道是非,其目的也旨在探讨人生真谛,但言语间却极是高高在上,说起越谦尘时,隐含了一丝轻忽之意,只怕连她们自己都没有觉察出。

越谦尘专攻机器人外形设计,和商檀安早前已有好几次合作。他品学兼优,刻苦努力,贫寒子弟几乎全靠自己奋斗。商檀安与他情况类似,两人因而很谈得来。越谦尘不是性情孤僻之人,在他班级里参与感不多,也是忙于兼职之故,他平日和要好同学甚会有说有笑,但商檀安能体察到他其实比较敏感。今天三个女孩子的话绝对会令越谦尘不愉快。

商檀安想到晏大小姐和她的两个邻居朋友均是富家女出身,生活优渥,不知疾苦,再想到她们口口声声门当户对,将和越谦尘这样的人一起奋斗说成自降起跑线,他不由摇头微叹,只希望越谦尘听过算过。

越谦尘走出商檀安的办公室后,没走多远就经过绯缡她们所在的那间临时休息室的门口,他脚步微顿,侧头望向那扇门,抿着唇很快大步离开。

商檀安忙完,重新回到会场,他在学生活动中心兼职做机器人管理员,自然要坚守到舞会结束。他瞧见晏大小姐自休息室返场后,和那两个邻居女孩在角落略坐片刻,中途就施然离去。越谦尘一直不见踪影,正当商檀安以为他意兴阑珊,返回宿舍了,却在一个不经意间,在满舞池快乐旋转的人中间,看见他和一个穿着前短后长白色蓬尾裙的女生在跳舞。

商檀安凝眸再看,礼服和蓬尾裙一晃就旋进了狂欢的舞池深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