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清晨的雨雾和阳光

小说: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作者: 土星喵呜 更新时间:2019-05-27 05:08:09 字数:3178 阅读进度:209/406

商檀安比往日醒得早,听到“啵”的一声,雨滴掉到院中青石上。一会儿,屋外淅淅沥沥起来。

他睁开眼,透过窗户,看见清晨五点半的雨绵密地飘扬下来,远处天空一片烟灰白。

时间还够。他继续侧躬在睡袋里。

五点五十,天色有些推开了,他坐起来,轻轻地钻出睡袋。大床上,绯缡安安静静地伏卧在被面下,头发散了一枕。

商檀安移眸,拾起衣服悄悄绕过大床,走向床头对着的屋角,一触后,一间转角小室推出,里面的应急感应灯自动亮起,泄出了一束温馨的黄光。他侧身一挡,回头瞧,大床并无动静,便愈发轻巧地关了门。

这是活动穿衣间,给住户换装和整理仪容用,在始临临时居屋图样上,应属于洗漱套间的干室,但如今附载于屋后的真正洗漱内室还缺位,根据居屋部的功能建议,干室储格上配发快捷洗漱液,对着脸简单喷喷,就可将穿衣和洗漱功能二合一,暂且应付这段非常时期。

商檀安拿洗漱液的时候,看见另一个储格里放着一柄黄玉梳。

他笑了一下,穿戴收拾好,推开穿衣间,立时扑面卷来一阵凉风,带着潮意。

“绯缡,你起了?”他讶道。

绯缡穿一身淡藕色曳地长睡袍,裹着花色斑斓的小天使采花蜜的波肯星毛毯,迎风站在门口,门外,雨丝如织,小径被润得湿亮,齐腰高的院门栅栏安静地杵在雨中。

“早安。”她没有回头,声音很清冽。

“你这样要冷的。”商檀安朝屋中望,那大床已自动恢复平整,床角有她的一套工作服,他走过去两步,停住建议道:“你快穿吧,几点上班?”

“工作晨会安排在七点。”绯缡旋转身,“部门通勤车六点三十在段东口来接,就是昨晚你下车的地方。”她麻利地拿下了波肯星毛毯,扔到床上,一把抓起床角的衣物。

“还早。”说着,商檀安脸上被穿门的风袭过,眼见她的缎袍那般凉滑单薄,他蹙眉快步往门口去关门,一转头,见绯缡的裙角正闪进穿衣间。“里面有点挤。”他忙道。

“我知道,从来没有指望宽过。”穿衣间合上了门。

商檀安失笑,将他的睡袋收起,再从大床底下拉出食粮箱,一翻,便又想笑。果然是晏氏风格,她选都没选,全都要了同一个品种。商檀安对吃不讲究,标准只是能填饱,倒也毫不在意,拿出了两人的一日份额。

“好拿吗?”

商檀安扭转头,绯缡已盘起了长发,换了一身牢牢靠靠的高地防护服。“好拿。”他直起身,递过去一半鱼松味营养剂给她看,“你的午餐晚餐都在这里了,我们早餐在家吃了再走?”

“嗯。”

商檀安便转身将西墙的长条凳按出,顺便把他的份额放到门口的工作包里。再一回身,只见绯缡双手捧着他给的六支营养剂,站在一旁,等那大床变形。

“这效率是不是有点慢?”她朝他望过来,蹙着眉。

商檀安毫不掩饰地笑出声,点了点西墙凳:“坐那里吃吧。”又说道,“我将凳子中部抬升,也可算张小桌子,手可以靠。”

绯缡便捧着她的食粮份额,等商檀安给她捣鼓。边凳边桌倒是不麻烦,两人便靠墙坐,吸着营养剂,双双盯着房中央的大床继续变完形。

大桌子很气派,桌面隐隐透出仿木花纹,甚至自动搭载启用了穹顶柔光。配着窗外湿漉漉的景致,方寸之地俨然成了家里的早餐厅,平添几分温馨。

“你转换过吗?”绯缡问道。

“调试的时候转换过一次。”

“不好用。”她不客气地评价道,“这种多功能一体转换,只能说聊胜于无。”

“嗯。”商檀安含笑附和。

“社区活动中心有可供待客的场所租借吗?”

“有,怀词说规划很全面。”

绯缡便放妥了心,刚刚她眼瞧着她昨晚睡过的大床被折拢挤压,团皱到地垫层里去,肯定自己接受不了哪天请外头的来客们坐在那位置说说笑笑,吃吃喝喝。即使现在,只有她自己和商檀安两人,她本要在桌上正经就座吃早餐的那想法,在大床到桌子的转换过程中也打消得一干二净。总之,生活粗糙且多变,闹心的很,她只能让它选一项,单纯地粗糙着吧,不变了。

“万不得已需要请客的时候,我们去活动中心租借场地。”绯缡商量着新居的新规,“以后床还是床,你觉得呢?”

“好。”商檀安完全无异议,顺口提一句,“活动中心还没建。”

绯缡顿了顿,点点头,她能理解,现在百废待兴。

“我们一般用不着请客,现在大家工作量都很大,不太有时间串门做客。”商檀安莫名地笑了一下,抿住唇转而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好。你呢?”

“我也好。”

绯缡侧头,睨了他一眼:“半夜似乎有很大的风声,你不冷?”

“不冷,我睡得很死。”商檀安自谑着,面露关切,“我忘了跟你说,防护罩夜里启开,进行气体交换的时候,声音会有点恐怖。你半夜惊醒了?还是一直没睡着?有没有其他登陆不适?”

“没有。”

“那就好。有的话要及时向医务部汇报。今天我争取早一点下班,不过我有外勤任务,回来有一套汇报流程,不一定能多早,晚的话你自己先休息,要是早的话,我就带你去拜访一下这段的邻居。待会儿我也是六点三十的班车,我们出去坐车,路上也能碰见几位邻居,大家认识了,你可以开展工作。”

“什么工作?”

商檀安瞅瞅绯缡:“户段长。”便见她一脸郁闷,他毫不意外,只笑了笑,起身道:“我吃完了,到外头打套拳。”

绯缡望向窗外,雨仍旧刷刷哗哗。“还在下雨,主动暴露吗?”

“不用,它很快就要停了。”商檀安忍俊不住,开出门去,等了一等。“你慢慢吃,再歇一会儿。”

“这么多雨,洗漱间的水源不够吗?”绯缡缀在他身后,仰头看向上空。“顾先生有说法吗?”

“这雨每天早上下半个小时,是防护罩内的土汽和我们的体汽,还有引入的罗望野外空气蒸腾处理后的雨水,主要用作自循环保养这块高地,顺便给我们的建筑做清洁,可能体量上有些讲究。”商檀安温声解释道,“不是怀词他们管的。听环境安全部冠卿讲,我们生活上的用水另外在比较水源,已经有眉目了,到时洗漱就方便了。”

说话间,雨势戛然而止。

“六点了。”他说道,“你站进去,琼哥没出来,外面还是有点冷。”

绯缡自顾自跟了出来,商檀安忖着她初来新鲜,许是要瞧瞧环境,便也没勉强,径直走到院门栅栏口,准备练拳,给她留了整个院子空间溜达。

“这块石头好像不是每家标配,有用吗?”

“嗯,暂时没用。”商檀安笑道,“我前几天去建筑部工地的时候正好看见,想起你家也放了不少石头,就拿了一块回来,说不定你想做点什么,即使不做什么,当个凳子也好。”

绯缡一听,走过去倾下腰查看。她家老爷子收藏的那些个石头,可都是不世出的奇石,商檀安有心,莫非罗望一来就要给她惊喜吗?

“已经做过安全检测了。”

绯缡顿时兴致褪去,奇石是不可能了。她伸出手指触了触青石表面,抬眸道:“以后你缺石锅,我可以给你凿一个。”

商檀安忍不住笑:“好,谢谢。”他深吸了一口气,见绯缡往穹屋去,便静静心起势推掌。待他两招过后,旋腰一转头,绯缡站在屋前,肃立着正是军体拳起手势,不由愕然挑眉。

“我也有每日强制健身指标,不完成,会扣积分。”绯缡迎着他推出了一掌。

商檀安点点头,瞧着她打了两招。专门为拟景报告上过形体训练课的绯缡,出手之间,军体拳的阳刚变成了曼妙英气,商檀安等她两招过后,自己便也接着出拳。

两人站在院中小径,一人站了一端,同步练着军体拳。

天空又清亮了许多。再往上,白雾积压得苍苍茫茫,犹如浓郁的乳液巴巴实实地结了块,也不散形,从远方的地平线架起,高高地包裹住了这一方雨后世界。

那是防护罩外的晨雾。

琼哥还未照耀高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