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历史上的晏氏鼠妇

小说: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作者: 土星喵呜 更新时间:2019-06-15 09:59:58 字数:2248 阅读进度:245/406

直退到最远端最靠海的那块礁石上,彭逢才问道:“首席,你怎么说?”

“哦……”柯理想转头看绯缡。他几乎啥都没看清。

“它可能在进食。”绯缡将自己记录仪上的圆球图样给大家共享,点着小鳞虾,尽责解说道,“它在它嘴边,像不像?”

大家凝目看去,圆咕噜咚一个黝黑大石球,哪有嘴。彭逢抬头再看柯理想:“首席……”

柯理想沉吟不语。

彭逢一见,便立即道:“这里地形不利,首席和晏总长还是先撤回崖上,我们监控锁定那里,叫机器人先去试探再说。”

这是护卫守则第一条,如果专家不能第一时间确定安全性,那么护卫队就要第一时间假定完全没有安全性,并以此为前提进行迅速应对。

自从罗望登陆人员有了伤亡,这条守则便成为外勤铁律。

辅卫张开双臂,每个拢两人,穿越沼滩低空,直接往崖上飞。

“看。”绯缡迎着风指向下方。

留在崖下的研学士和猎手潜在黑球附近的礁石后方,它们要等辅卫将所有人带上崖,才会开始围猎观察。也许正是因为周围清净了许久,那圆球所在位置竟然起了变化。

圆球不圆了,它正在缓慢打开。

“叫辅卫绕回礁石上空,我看看。”柯理想忙道。

“首席,我们必须回去。”彭逢不为所动,下令辅卫加速飞回崖上。

一落地,柯理想迅疾往观察站跑。绯缡自不必说,跟紧首席去看监控。她刚刚在上空,几乎已看到了圆球全部展开后的模样,那身体硕长,由很多油滑黝黑的片甲组成,肚腹部呈现浅粉色,接近肉色,柔软又鼓囊。

那甲虫现已铺开,躺在原先绯缡站着的那个有小凹洼的礁石上,缓慢地耸动着长身体。凹洼里的海水都被它压得满溢出来,顺着礁石表面须臾流泄完。

监控屏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虫头部,粘着好多动物残渣,不只是小鳞虾的,还有不少绯缡他们方才在泥沼表面看见的幼螺类,混着粘液泥浆,令绯缡胃部有些恶心。

猎手机器人走过去,试探了一下。

那长甲虫在众人注视下,竟然立即骨碌碌自行卷起,那些还在吃的食物全数绞进了他的身体里面,一丝儿都没漏下。这就解释了刚才它打开时那些动物残体为什么看着支离破碎且都混粘在一起。

它能将自己灵活地缩拢成一个圆球,若有东西在此时被它缩拢于里,这股绞力该有多强。

彭逢未待柯理想给这条长甲虫定性,早将崖上防卫提升一个警戒度。

“推一下那个球。”绯缡向猎手下令道。

猎手伸手一触,那黑球一丝反抗都没有,便被推滚下礁石,掉落到另一块礁石上,然后,一路骨碌碌滚动,竟然很快地滚向最靠海的礁石上,并掉进了海水中。

它像一个浮球一样,在水面上浮荡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被一个小浪推上潮滩,又在泥滩上保持球体很久,才缓慢地重新打开身体,一耸一耸地往前移动,一路上,它没有放过遭遇的小鳞虾和其他生物。那体型也是奇特,吃了那么多,竟然一点变化也没有,似乎再多也吞得下。

最后,它爬上了潮间带的上半段,在干燥的砾石旁晒着。猎手再去惊动一下,它立即又在一秒之内缩成球状。若从半空俯瞰,也只以为这砾石滩散落了一块大圆石。

“有意思。”柯理想皱眉评论道。“它受惊后团绞起来,几乎不分身旁有什么。需要注意不能近距离接触。而且它如果在黑崖壁底,或者其他露天环境,身体极具伪装性。偏偏身上的这种甲壳还不能被我们的生物探测仪检出,更增加了伪装功能。目前不知它的食物偏好,唔,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准备向生物数据库报备这个物种,并添加安全风险提示。”

众人都点点头。

“晏总长,作为这个物种的首个发现者,你给它取个名。”柯理想说道。

罗望生物数据库中现有的物种,绝大部分都是由机器人发现,然后由相关研究人员鉴定后,科学部物种分类司会遵循联盟通用的系统命名法则进行命名。但是罗望指挥部规定,若是某个物种由登陆人员首次发现,那么命名权属于该发现者。

“……潮生鼠妇。”绯缡只略一思忖,便给了个名儿。

徐进才瞅着没言语,暗地却想,小组长应该多想片刻,给那怪球起个朗朗上口的美名字,毕竟以后要写进教科书里的。

没几分钟,罗望生物数据库里便添录了潮生鼠妇这条目。绯缡瞄瞄新条目内容,第二行上就将目光顿了顿。

潮生鼠妇,又名晏氏鼠妇。

说起来,也怪不得物种分类司。人家确实是按人类发现物种的命名惯例,由她取名,又在她取的大名后面,再给她一道殊荣,以她姓氏自动生成了一俗名。

这俗名恁不好听。绯缡是个挺正经不太会歪想的人,此时也自个忍不住膈应了一下下。

到下午,海上生起雾气。远方的天水一色,看起来蒙了一层轻纱。琼哥的光芒徘徊在轻纱外,似乎一步步在海面上后退邀请。

涨潮时间要到了。

按计划,队伍也该回去了。

彭逢和柯理想在一处交谈了几句,柯理想召集小队:“各位,今天的考察任务完成得非常顺利圆满。刚刚接到金部长的指示,现在的环境参数非常好,气温、风向、潮汐……各项指标都适宜驻夜尝试。所以我们改变一下后续部门作业计划的一些顺序,今晚就留在伯劳观察站这里,分批休息,同时收取伯劳海湾涨潮洋流动态数据,以及明确潮滩生物在涨潮中的活动情况。明天早上,我们进入内陆比芒山观察站,为向际的队伍做好布防准备工作。”

“大家辛苦了,”柯理想环顾四周,特地对着队里唯一的女队员绯缡说道,“晏总长,咱们都要再辛苦一下。”

“好。”绯缡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