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对面的人

小说: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作者: 土星喵呜 更新时间:2019-06-25 04:23:41 字数:2530 阅读进度:260/406

“家里一切都好。”商檀安温声道。他心里不安宁,哪有心思唠闲嗑。偏生绯缡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立在那透明小空间里,等着他说。时间在俩俩对望中显得流得缓滞,但其实照样飞逝如电。他吸口气,展开眉,忖着春远照临走叮嘱的话,便轻巧道,“我们段里有件事,你去躺着听。”

“段里又有事了?”绯缡吐槽道,转头望向身后那只大液槽,“爬上去费劲,很快又要进去了,现在不去。”

“那好吧。”商檀安便随着她,“我讲你听。昨晚你没有回家,我到通桥办公室和你视讯,回去也晚,今天上班走过几家邻居门前,他们都关心问了几句。魏明簧家的嫂子反映说,她家的车开出去,发现和别人家的图徽非常像,因为图徽都已随车号记录在案,她问我们可不可以重刷一遍,我答应向社区中心咨询后回复她。”

“户段长的贡献积分不好挣。”绯缡摇头叹。

商檀安便笑。

探望时间很快在絮絮叨叨这些琐碎小事中用完。

绯缡步到液槽边,回头一望,商檀安仍留在那位置,医院的引导机器人正在他旁边接连做着请出的手势。她扯开嘴角,打断道:“嗨,我怎么上去?太高。”

引导机器人便不再缠着商檀安,转而向她望来。房间里响起一句柔和的提示:“请稍等。”

那大浴缸式的液槽缓缓往下降。

她手一撑,利落地坐上去。将衣袍理理好,抬眸一笑,挥手摇了摇:“檀安,再见。”

商檀安张张口,心里像什么堵实了。

在引导机器人的催赶中,他退出观察室,在门口回转头,那透明四方空间正装着绯缡,向深黑里滑去,只依稀看到有个穿罩袍的人影坐在那液槽顶。

“春院长,很抱歉还来打扰你。”他在地下曲折的廊道里,点开了春远照的联络号。

春远照似乎毫不惊讶:“请讲。”

“能面谈吗?”

春远照的眸光在商檀安脸上流转一圈:“到我办公室里来。”

“谢谢。”商檀安走入院长办公室,开门见山道,“春院长,我想知道绯缡的真实生理状况。之前,她也在,我不好问。现在,请你务必告诉我,她有没有事?”

“你妻子目前的生理指标都不错,你看到她的精神面貌也不错。”

“四天是冠卿和那位兄弟的病发期,也是医院的预防观察期,是吗?”

春远照挑眉,不语。

“现在,医院有方法阻断㧬虫对人体的侵袭了吗?”

“商副司,我理解你作为家属内心的焦虑,你不要太紧张。”

商檀安目中便现出失望之色,他是聪明人,若真有绝对阻断方法或者药剂,春远照怎么会这样迂避?他顿了顿,尽力让声音沉稳:“春院长,你说过,你接收过之前三起㧬虫遭遇事件的当事人,冠卿和那位兄弟不幸牺牲,但还有另一位兄弟,手背被虫体甩到却也没事。我想问你的是,绯缡现在的状况,是和冠卿他们像,还是和活着的那位兄弟更像?”

沉默了片刻,春远照答道:“到目前为止,你妻子的情况和活下来的那例更像。”

“谢谢,谢谢。”商檀安喜出望外,握住春远照的手,“谢谢。”

“但是,”春远照摒住脸,拔出了自己的手,严肃道,“你妻子仍在观察期,明白吗?”

“明白,麻烦春院长照顾绯缡,实在感激不尽。”商檀安笑着,脸如春风化开。

春远照瞅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对于陌生事物,不可预知的因素实在太多,我们的认识不可能一蹙而就,过程变化多的是始料未及。商副司,我保证我对进入医院的每一个兄弟姐妹尽心尽意,但是,遗憾的是,我不能说我保证结果。”

商檀安不期然便想到葛冠卿和邱绵绵,又想到那位连姓名都未曾公布的护卫军英勇战士,再望向春远照平板面容下那一丝落寞,他郑重欠身致谢:“谢谢你。家里人出事,我一整天心乱如麻,之前多有急躁,还请春院长不要放在心上,绯缡就拜托春院长了。”

春远照摆摆手,很快收起那一丝落寞,他掀眸在商檀安脸上打转,笑了笑,冒出一句:“商副司和晏总长的感情很好。”

绯缡又睡了一大觉,睁开眼睛,直勾勾地望了一会儿雪白的天花板。再侧头一望:“又来啦?”

“嗯。”那站得远远的一人,正笑着,可不是商檀安。

呼,绯缡坐起来,理理袍角,瞅瞅他:“不用上班了?”

“部里准我随时来医院看你。”

绯缡点点头,这说明她还在危险中。

“你们部里很人性化。”她评论着,直通通地汇报道,“檀安,我又活过一天了。”

商檀安刚舒畅绽开的笑容,差点被她打回去。

“我想起来,昨天还漏了一句话没有给你说。”绯缡蹙眉,脑频联动机器人甚久,后遗症总是有些。

她整整脸色,定定地注视着对面的人,在这幽闭空间内,她的脑中便会越发容易想起外头敞开舒朗的日子,尤其是过去的好日子。

绯缡望着商檀安。最初,他在东临西宿区小河对面,跳进她养的水葵中,被她拉着脸乱嫌一通。那会子天气可真好。这个清雅又真挚的癸部同学如今忧心忡忡,还站在她对面。

“檀安,我不想把你变成鳏夫。如果实在没办法……”

“绯缡。”商檀安的笑容真没法维持了,“不会的。”他见绯缡还似要说下去,脱口道,“我们段里又有一件事。”

如此,绯缡的每一段调养疗程结束,间歇少许时间,商檀安必然来,和她隔着观察墙,给她说些社区八卦听。

绯缡被拘在里头,连个人通讯器都不能打开,脑子养好了,无处可用,便盼着他来。等他走后,她爬上液槽顶的托垫,还会品味两下。

到观察期的第四日,她醒过来,习惯性地侧头一望,没有人。

她吃一大惊,隔离空间内却响起商檀安的声音,他高兴道:“绯缡,我带来了你的衣服。”

她可以被放出去了。

绯缡溜下液槽顶,这便换衣,开出门去,吓一跳。但见眼面前两只大手不停晃,晃定了,看清是方司徒的笑脸:“嗨,商妈,里面滋味怎么样?”

“还可以。”绯缡站定了,方司徒仍旧借调在医院工作,她便有几分疑惑,“我还要去哪里吗?檀安说接我回家。”

“那必定的,来来来,我带你出去,商爸早等着呢。”

绯缡便彻底放了心,这次确实大难不用死。

绕过曲曲拐拐的甬道,一人在甬道口立着,那修长身影恁熟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