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 木拉拉酒吧

小说: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作者: 土星喵呜 更新时间:2019-12-29 00:53:41 字数:2223 阅读进度:340/406

/

木拉拉酒吧是一个奇特的所在。

它是全罗望唯一一个只用钱的地方,社会贡献积分在这里不可以兑换。

它是全罗望唯一一个提供管制酒的地方,罗望的人若想饮酒,哪怕请客办宴要用,也得预先向后勤物资部申报,在这里,却是可以直接买。

不过,每人只能买一杯。

商檀安说的喝一杯,那是真的只能喝一杯。

而且,刷了身份进去后,侍应机器人端上哪一杯,就是哪一杯,没得换种类的。

“因为根据你的生理健康数据,它给你最佳推荐。”尹德成拍拍越谦尘的背,定睛一看商檀安从侍应机器人手里接过的酒杯颜色,哈哈大笑,“完了,完了,今天还是格拉牌最多。”

越谦尘已经排队站到侍应机器人面前,但他并不懂酒,更吃不准格拉牌是什么。

“虽然酒会因人而异,但我们这些年喝下来,总结出了一点规律。”商檀安端着酒杯笑,“回头再说给你听,谦尘你让它推荐吧。”

越谦尘学着商檀安先前的样子,将手心摊开,递过去,说道:“请给我一杯酒。”

“好的。”侍应机器人炯炯地盯住他片刻,扭身从旁边的酒柜里拿出一杯黑漆漆的酒,“不用付钱,商檀安先生买了后面六杯酒。”

越谦尘尚没有来得及反应,他身后排着的尹德成一干人倒是先叫了起来:“檀安,怎么好意思。”

“什么不好意思,我没有吃过你们吗。”商檀安笑。

越谦尘瞧瞧他们,便知大家原是相互请的。

“那谢了。”尹德成爽气地说道,指着越谦尘的酒杯调侃,“这黑色不报酒名我都知道,绝对是浮蛮无疑了。”

“绝对绝对,当年我们都是从喝浮蛮开始的。”顾怀词也乐道,“越老弟,浮蛮卖相吓人,味道还不错的。”

越谦尘笑着,退到一旁和商檀安一起等着大家挨个拿酒,低头一看自己的酒单,果然是浮蛮,一杯七十星币。

他注意到,除开那半路上碰到然后一起来的宣传部文体综艺司肖端,拿到一杯稀奶样的液体,其他人和商檀安一样,拿的都是那绿莹莹的格拉牌酒。

“老肖,说实话,我好奇你这纷芭酒好几回了,上次看你们尚副司也喝这个,你们司的人好像都喝这个。”尹德成指着肖端的杯子叫,“这到底啥味道,好喝吗?”

“我们老大没跟你描绘一下?”

“你们老大告诉我,”尹德成一整脸,冷幽幽模仿道,“你有我这声带结构,就知道了。我能知道啥呀,一回家,我就问我家小花,最近有没有搞砸尚寄声的交办事务。”

肖端笑得快把纷芭酒洒出去,他连忙伸掌护住杯口,念念道:“虽然不好喝,但还是不能浪费一滴的。”又问候道,“你家小花最近还好吗?我们老大一直念叨着以前大家都在本部上班,小花嫂子还有其他人喊一声就都来帮忙,现在都去驻野了,喊不到了。”

“可不是么。”尹德成唏嘘道。

“现在我们老大就盼隔壁文稿司于副司赶紧再培养出一个得力助手,好继续借用。”肖端开玩笑道。“于蛮儿据说怼他,你有我的才情,自己培养去,老抢别人现成的干什么。把我们老大急坏了。”

肖端说着转向商檀安,边说边乐:“我们老大觉着我们文体综艺司都是唱的跳的,于副司那里靠不住了。前一阵子还寻思去找方医生家的华园长,让她先给我们司介绍一两个好的文书助理,我们好申请去。”

“现在怎么样了,方嫂介绍了吗?”商檀安搭问道。

“介绍了,何止一两个,华园长说第二军团来的女士全都是能写会算的,都能担大用。”肖端赞一声,“华园长帮她们协调单位可是不遗余力。”

肖端看见越谦尘,说了一个名字:“越老弟,你们一同来的,认识这女生吗?”

“不认识。”越谦尘摇头笑,“我们行前集训和落地适应课程都是男女分队的,和女生队接触不多,名字是真没印象,碰面倒说不定会有几分面熟。”

“跟我们一样,我们当时受训也是男女分队。”顾怀词他们说道。

一行人说笑着拿了酒,往内堂走。越谦尘和商檀安落后一步,他便趁机问道:“这里喝酒好像有特定规矩?”

“没什么特定规矩,给什么喝什么就是了,主要看个人身体状况。”商檀安解释道,“我们一开始在适应阶段,全都喝浮蛮。后来可以喝别的了,像老肖他们需要护嗓,就专门喝纷芭。我们呢,虽然生理健康数据上也都有口味偏好说明,但酒吧每次开张,推出的酒种类都限于两三种,所以个人口味什么的,并不是它推荐的参考指标。有时候我们全场几乎都喝一样的酒,还好,每次开张主推酒种是不一样的。这次应该是以格拉牌为主,上次……”

商檀安回忆着,很快放弃:“不记得了。木拉拉酒吧只有周末和逢集才开,上一次开是在去年年底,你们来到现在,集市和酒吧一直没有开放,今天是今年的第一次开放日。间隔太长了,我都不记得上次主推什么酒了。”

“你们经常来喝酒?”

“也不是。集市上摊位生意不好,有空闲才来。”商檀安侃道,又给越谦尘细说一回。

“这里离护卫军的大营堡近,护卫军兄弟们来得比较多一点。我们这个木拉拉集市上流动的货物其实一直比较少,后来很多人逛完了或者不爱逛,就都来这里歇一歇,会会朋友。不过,大嫂们来得少,所以怎么说呢,开市日,好像男女都有了自在活动的场所。”

他微抬下巴,示意越谦尘向四周看去。酒吧由几间标准穹屋拼接而成,犹保留着当年凑合的迹象,里头一堵喷塑的分隔墙都没有,四窗全部敞亮,倒更像一间大茶室。男人们一堆堆或坐或站,聊得正开心,酒吧里有种嗡嗡的低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