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 独一无二的新郎

小说: 星球上的完美家园 作者: 土星喵呜 更新时间:2020-01-08 08:48:53 字数:2295 阅读进度:359/406

俞白挑眸看铁连一眼,翘起大拇指朝后指指。

“啥?”铁连莫名其妙往屋内瞧。

“躺床上做梦去。”俞白嘴唇一抿,摒住笑。

铁连哇一声,又发现不能打老大,只好吐一口浑气咽了。“也是,任务系统分配总有规则的,虽然咱也摸不清规则,但哪有长单专门给咱们一个队占嘛?”

俞白觑觑他,哼一声。“规则是什么,请托是规则,系统自动匹配是有规则,要么按经验值,要么按时间顺序,要么均衡分配,要么什么都考虑一点儿,那如果有其他有助于分配的规则,它为什么不采纳?”

铁连半张嘴:“老大,你到底啥意思?”

“啥啥意思,作业越多,津贴越多,就是这个意思,什么机会都别浪费。卖完工顺口说两句自家好,又说不死人。”俞白拍拍靴子,往地上猛掼两下,站起来回屋去。

“对对对。”铁连一个人也无心坐在门槛上吹风,跟进屋内。“咱就要说自家好,我要是那老嫂子,肯定下回就想指定我们队包活。”

“别下回不下回的。”俞白理着床铺,告诫道,“你总说老嫂子,小心哪天说惯了走漏嘴,被她听见,你就有好看了。”

“我就这么一说嘛。”铁连有意缩了缩脑袋,朝四处偷瞧,自己也不禁好笑起来。

俞白瞅瞅他:“咱们队今儿干的这活,听说以前都是护卫军那些大兄弟能人们帮着人家干的。但人家今儿也说了,他们机器人自己一批也干过,估计护卫军也有帮不过来的时候。”

“所以才需要我们呀,我们干得多好。”铁连乐呵呵地。“多勤勤恳恳,指东打东,指西打西,又不是吹的。”

“你就不问问,他们机器人自己干的时候,是谁在管机器人?”

铁连一顿,哇一声,瞪出眼,凑近俞白:“你说这老嫂子……”

“还老嫂子,铁子,她本事比你……”俞白停一下,加道,“我,都大。”

“确实确实。”铁连点头如啄米,索性换到俞白床边坐,满是兴趣地探讨道,“哎,俞老大,你说,她是不是达到了牧器高等级?高等三级有吗?”

“人家根本不用考我们部这级。”

“你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我猜的。”俞白哗一下撕开被褥套钻进去,翻过身去,“你自己猜一个去。”

“哎,哎。”铁连拍着他的背,还想再夜聊一会儿呢。

俞白嫌弃地抖抖背。“不说了,睡。”

罗望四年七月七,双叉戟时。

好日子总是有很多人想要的。

绯缡和商檀安当年破土动工的好日子,今儿也有大喜事。罗望护卫军的军属随第二军团登陆,已逾七月。在始临高地防护罩内的汇云社区集中居住,已顺利渡过必要的适应训练。

在这期间,护卫军木拉拉大营堡的旁边一座小山谷,地段极好,紧邻着木拉拉集市,又离小青青保育园也不远,建筑部的人修起了一片新房舍。那正是护卫军的家属村。

一切准备妥当。

今天是护卫军给这批远道而来的两百军属举办集体婚礼的大喜日子。

全球放假,观礼吃喜宴。

绯缡一早起床,推开窗户,迎着晨光眺望她家的农田,这是她自打住进沃沃后就形成的习惯。

历法部节事司简直神算,今天天气好得正适合办喜事。夏日清晨,从庄稼叶子上渗出的水汽薄薄一层抹在叶面上,令远处庄稼梢顶的晨光都泛着氤氲的光亮。

有视讯到,她一看,是凤花儿。

“商嫂,早啊,哟,这是刚起?”凤花儿一旦有事忙,说话就跟熟裂的豆荚似的,一颗一颗儿带着脆响往外欢蹦,好久没碰面,她一点儿也没见生,宛如昨儿晚上才跟绯缡说过一箩筐话,今儿再接着唠一样,令绯缡嘴角微翘。

“早,尹嫂,这一向可好,尹大哥也好吧。”绯缡倚着窗框。

“好。”凤花儿摆手,利落一挥,“顾不上他。哎,商嫂,我这会儿已经快到家属村了,我们筹委会要早点聚到现场准备,可突然接到一个视讯,把我急得呀。是这样的,你们有没有接到筹委会通知,希望大家尽量穿咱们罗望本土布料的服装,女装推荐鲜亮色彩,男装除长礼服外的正装皆可,有条件的话,最好一甲或几甲能在风格上有统一性?”

凤花儿两三秒的时间内就把那有关观礼服装的通知一字不差地复述了一遍。

尹嫂子实在是个很积极帮忙参事的人,每回大型活动什么的,都敬业地操持这些琐事杂务,而且总是充满激情和活力。绯缡在心中敬佩道。

她是真的敬佩。她不是凤花儿这样的性格,大约也做不来凤花儿操持的这些事,当作任务一板一眼完成或许也可以,但决计不会像凤花儿这样如鱼得水般自然天成。

这几年下来,绯缡和各种各样性格的征召团家属们在罗望这个荒星上朝夕相处,无论是通过口口八卦,还是通过工作直接交流,她就这样过着瞧着,和她们一起融入罗望的生活中,好像也习惯这些和她有着迥然不同性格的女人们,在习惯中,并慢慢生出友好欣赏之感来。

“有通知。”绯缡知道凤花儿忙,一下就回得很详细,“我们这甲商量好,都用最近发的新款罗布做好了礼服。女士全部过膝裙,长度一致。男士全部正装,都没有长礼服。”

“男的什么颜色?”

绯缡略一想:“深蓝。”

“哎呀,”凤花儿都快急死了,“怕什么来什么嘛。你说后勤物资部搞服装设计的那些人,一直说新郎新娘的礼服样式要保密保密,他们的新郎服是蓝色的。”

凤花儿说到这里,见绯缡一贯那副好温静的模样,从容含笑地听着不插嘴,便觉得她肯定也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今天才有人想起咱们这批外头定居点的人新发的布料中也有蓝色的,就说可别颜色冲突了。商嫂,要命啊。先前的通知上还要求我们大家尽量统一风格,这一冲突,可就冲突一大片呐。新郎是要独一无二的呀。”